《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8. chapter 18

京南路靠近城郊,原先规划建个富人休闲度假区,划了很大一块地,但因为投资商跑路和开发商**,房子没建起来,一片的烂尾楼。

烂尾楼对面,是城中村。京南路79号,就在里面。

这个城中村,其实也很少人住在里面了。

几个月前,这里接连发生命案,**三个人,传言有连环**犯,而且之后,诡异的事接连发生,害怕的人都搬走了,剩下一些实在没钱,和胆子比较大的人。

站在城中村的入口处,混沌和钟暝的表情都变得严肃。

在人类眼里,什么都看不见,灵魂不稳的、敏感一些的,最多也只能感受到陈旧、**的气息,但在钟暝和混沌眼里,整个城中村都笼罩在黑压压的邪气和鬼气里,它们还在向外蔓延。

混沌一改吊儿郎当,“这是隗魁的鬼气?”

钟暝摇头,“隗魁已死,三千年前,安黎杀**他。”

“但安黎那个时候,已经很弱了,隗魁利用梦魔,给人类制造了一个盛大的梦境,那是绝望的噩梦,他们陷在其中,误以为被神抛弃,不再信仰安黎了。”

混沌沉声,“隗魁是鬼王,号令百鬼,或许他当时利用什么办法,将自己灵体分离出来,而你们没发现。”

他叹了一声,“那个时候,你们的注意力,都在安黎身上吧?”

从人类愿望里诞生的神明,不再被人类信仰,生命便走到了尽头。

安黎是所有神兽们捧在手上的珍宝。

他的生命,牵动所有神兽的心。

在安黎即将消亡的的情况下,谁又会去注意,隗魁到底有没有真的死,还是金蝉脱壳逃走了?

钟暝眉头皱起,非常排斥回忆起当年发生的事。

半晌,才说:“我们确实没注意。”

的确像混沌说的,他们只在意安黎。

他们原本就不是人,对人类没有感情。

没有安黎,他们甚至不会管隗魁怎么对待人类。

看着眼前几乎冲天的鬼气,钟暝不再跟混沌说话,一挥手,太阳破开云层,直射下来,鬼气逐渐淡了些,“先进去。”

话落,他抬脚迈了进去。

混沌低头看了眼自己崭新的白西装,默默加了好几道清洁法术,跟着走进去。

很快,他们到了79号。

“这里鬼气最浓。”混沌说。

钟暝“嗯”了声,开门进去。

里面空空荡荡,地面积了一层灰,边角甚至结了蜘蛛网,显然很久没人住了。

“怎么会没人?”混沌不信自己找错了地方,忍着洁癖,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却仍然没找见半个影子。

“你没找错,”钟暝开口,“只不过他早就离开了。”

钟暝停在一面墙壁面前,眉眼压得极低,眼神黑得仿佛泼了墨,神兽气息完完全全爆发出来。

混沌听了话,从“自己居然会预判错误”的思绪里回过神,注意到钟暝的状态,踱步过来,“你在看什么?你在生气?”

“隗魁,还活着。”

钟暝盯着墙,语气冷得仿佛冰封了万年的寒冰,“我感觉到了他留下的气息。”

猜测真的落实,混沌沉默下来。

他循着钟暝的视线,也望向墙壁,脸色徒然一冷,“里面……”

“尸体。”

钟暝指尖动了下,墙壁就像被重物用力击打,外面的水泥簌簌掉下,露出里面被挖空的墙。

墙体里,嵌着四具尸体。

一家四口。

钟暝垂眸,看了一眼他们,“灵魂被吸食,身体被用来做阵法,隗魁还很弱。”

他又拿出手机。

混沌不解,“你干嘛?”

“报警,”钟暝转身,“现在的世界,人类才是主宰,另外,隗魁极有可能寄居在人类身体里,混入了人类社会,我们找不到他。

但**案的话,警方肯定会追查凶手。”

混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钟暝报完警,挂了电话对混沌说:“你在这里等警察过来。”

混沌:“……”

艹。

钟暝回了一趟钟氏。

找到几只小妖。

虎妖、蛇妖、猫妖哆哆嗦嗦站成一排,不明白大佬忽然找他们有什么事。

呜呜,他们真的没做坏事!

每天战战兢兢当人,起早贪黑,工作时间996,很乖的。

打量完他们,评估了实力,钟暝指尖轻轻点了几下桌面,“你们替我做件事。”

蛇妖小心翼翼抬眼,“是什么事?我们做人好多年,不想做坏事……”

他的话没说完,就因为钟暝一个眼神止住了。

“你们替我保护一个人。”钟暝吩咐。

他现在还能时时跟在安黎身边,但以后安黎会红,会需要离开京市去其他地方,他没办法总跟着。

九尾狐、貔貅他们也都有各自要做的事。

唯独梼杌清闲。

但梼杌外表又是孩童的模样。

三只妖怪忽然想起朋友圈的那张合照,瞬间福至心灵,“您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老板娘!”

钟暝被这震耳发聩的“老板娘”震得愣了好几秒。

随后心情突然美丽起来。

想见安黎了。

“具体怎么做,席煖会告诉你们。”

不再停留,说完这句话,钟暝便撕开空间,直接离开。

留下三只小妖面面相觑。

虎妖说:“刚才,大佬的心情好像好了不少?”

蛇妖猜测,“因为我们说了老板娘?”

猫妖点头:“绝对是!”

三只妖对视,都有了拍彩虹屁的方向。

安黎跟着裴槿青学演技,已经初见成果。

原先他的演技里,尽管灵气很足,但十分青涩,很多情况下,没有将他观察到的东西灵活运用。现在不会了。

他让自己,成为了小狐狸,循着小狐狸的思想、语言风格、行动方式做事。

看起来,非常舒服。

不是在演戏,而是生活化了。

钟暝进到剧院的时候,看见安黎和曹安轩一起坐在舞台边缘,两人离了一米远。安黎手里捏着一撮麦穗,晃着脚,回答小王子的问题。

小王子问:“你是谁?你看起来好漂亮。”

小狐狸答:“我是一只狐狸。”

小王子:“你来跟我玩吧,我现在很伤心,跟你玩的话,心情应该能变好。”

小狐狸:“我不能跟你玩哦,我还没被驯化。”

小王子:“驯化?什么是驯化?”

小狐狸:“就是,建立联系。如果你驯养了我……”**

……

安黎发现了钟暝,悄悄对钟暝比了个手势,又对钟暝笑了下,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状。

望着安黎的笑脸,钟暝心底因为隗魁积攒的怒气,散得一干二净。

勾了勾嘴唇,也朝安黎笑起来。

排练结束,已经十二点。

安黎听完何晓晓建议的话,就兴奋地朝钟暝挥挥手,直接要从舞台上跳下去。

“别跳。”钟暝连忙制止。

舞台其实不高,跳下去也不会有事,安黎被制止,乖乖绕到旁边楼梯,一路小碎步噔噔噔跑到钟暝面前。

“你来得好早。”

“处理完事情就来了,”看见安黎额角的汗,钟暝拿出一条手帕,帮他擦干净,“累了吗?”

安黎摇摇头,“不累。”

他眼睛亮亮的,又说:“大家都很厉害,排练的时候,能学到很多东西。”

钟暝嘴角噙着一抹笑,拿出一个保温杯,倒出泡好的蜂蜜水递给他。

安黎一口气喝完,“好喝的。”

其他人也都走过来,曾明月看着他们,说:“走吧,去吃饭,我们已经订好餐厅了,离这里不远。”

蒋歆语气满是期待:“听说这家餐厅的味道很好,很多明星都去吃过饭,我的男神也去过,还给了好评!”

她对安黎抛了个wink,“我男神是池当康哦,超帅气,他除了是演员外,还有个外号,美食评论家,他都说好吃的店,味道肯定特别好。”

安黎听过池当康的名字,还踩点过他评价过的店面,无一例外都是好吃的。蒋歆抛出他来举例,安黎迅速被说服了。

他对美食根本没办法抗拒,立刻兴冲冲说:“那我们快走吧!”

钟暝被安黎拉着袖子,又看他如同漫天星辰倒映下来,璀璨明亮的眼眸,好笑道:“你这样,改天有人拿着几道菜,就能把你拐走。”

安黎觉得必须为自己辩解,他没那么容易拐的,“才不会。”

他又说:“我也看脸的好么。”

他审美很高的,至今能入他眼的,也就只有几个人。

想了想,安黎继续补充:“能拐走的人,要有我认可的颜值,我认可的能力,然后,要会做饭,很会做饭那种。

对了,还得会养花,植物**绝对不行!”

每一条,钟暝发现自己都能对得上。

他忍不住喝了口水,借此挡住唇角止不住扩大的笑容。

“不过,有一条最重要的,我要喜欢他啊,我不喜欢的话,他就是再厉害,也是不行的。”说完,安黎仰起脸看钟暝,露出了甜甜的梨涡,“所以说,我不会那么容易被拐啦。”

钟暝回过神。

低下头,他看着安黎,安黎的眼神清亮,里面并没有明显的爱意,只有信任和朦胧的好感,更多是看朋友的神情。

“对。”钟暝说,“互相喜欢很重要。”

他得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