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2. chapter 02

安黎愣了下,“找我?”

“嗯,找你。”

钟暝比他高小半个头,看他时微微垂眸,颜色极深的眸子显出了几分柔软,又强调了两个字,“特地。”

安黎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没找错人?我不是认识你啊。”

“没找错,”钟暝注视着他,“你是安黎,对吗?”

听钟暝报出自己名字,安黎点下头,难道是他忘记了?

目光落在钟暝身上,他仔细观察钟暝,试图回忆起自己见过对方的记忆,不过因为看得仔细,他又被美颜暴击了,忍不住再次赞叹钟暝的好相貌,实在是太好看了。

被他打量,钟暝眼底忽然闪过笑意。

触到那抹笑,安黎回过神,不好意思咳了下,收回了视线。

他可以十分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钟暝,不过他倒是想到钟暝认识他的原因,他是演员啊。

“你看过我演的剧?”

钟暝摇头,“没有。”

“那综艺?”虽然总是当累死累活的工具人,露脸镜头不多,但也有可能被记住。

钟暝又摇了摇头。

安黎:“……”

大概是颜控属性不小心点满,尽管钟暝否认了他的猜测,却又认识他,他警惕心倒也没提到满值,毕竟他身上并没有值得钟暝利用的地方。

钟暝可能真的有事找他。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他直奔主题。

综艺彩排下午三点开始,现在十一点,时间很充裕。

本来是想吃完饭再回趟家,但难得遇见一个特别养眼颜值爆表的帅哥,如果真的有事,牺牲回家的时间听他说说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并不耽误什么。

“在这里说吗?”钟暝往他身后望了一眼。

安黎下意识转头,这才注意到,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了几个年轻女孩,正望着他们说悄悄话,跃跃欲试地想上来搭话。

也对,这里虽然偏僻,人流很少,可不是没有人,他跟钟暝本身就显眼,旁边还停一辆十分吸睛的劳斯莱斯,简直就跟国宝熊猫上马路一样,扎眼极了。

他想起附近有家餐馆,菜的味道不怎么样,胜在环境还可以,有单独包间,隔音不错,就说:“那换个地方吧。”

……

面对面坐在包间,安黎点了几道菜,然后把菜单递给钟暝,“附近比较偏,就几家餐厅,这家环境好一些,适合说话,但整体味道偏重,比较推荐就咖喱鱼丸,他们家鱼丸是纯手工的,师傅是F市人,很正宗。”

钟暝望着坐姿端端正正的安黎,压下心底的思念,弯了弯唇。

当年情况紧急,钟暝没办法,只能强行逆转时间又扭转时空,将安黎送到三千年后,以至于安黎成为人类婴儿,失去所以记忆,像人类一样长大。

尽管如此,可安黎还是安黎,小习惯仍然一样。

保持警惕的时候,身体是绷着的,腰挺得笔直。

不过,二十年在人类社会的成长,也在他身上添加了属于人类的习惯,比如谈及食物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如同九天银河倒映在其中。

“你对吃很有研究。”钟暝点了安黎推荐的咖喱鱼丸,又要了一杯咖啡。

安黎喝了口柠檬水,“嗯,我喜欢吃,享受美食很幸福。”

服务员收了餐单出去,安黎放下杯子,重新看向钟暝,“好了,说正事吧,我晚点还有事,吃完就要走了。”

而吃饭的时候,他更喜欢“食不言”,专注享受食物的味道。

钟暝是个耐心的猎人,尽管在知道找到安黎的那一刻,就迫不及待先跑了过来,但真正要接近安黎,却也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他花了点时间回溯了安黎这二十年的成长,心疼和怜惜的同时,也摸透了他重新养成的那部分性格。

他现在是颜值加成的好感度,其实不高,安黎对他还保持戒心,如果太着急,反而弄巧成拙。

“我想先给你看样东西。”钟暝取出了找梼杌要的照片,轻轻推到安黎面前。

“照片?”安黎挑了下眉,心想自己难道被拍到什么照片了吗?钟暝拿着照片来找自己,难道是同框的人里有他的爱人之类的?

发散着脑洞,安黎低头看照片。

目光触到照片后,他怔住了。

照片是一张三人的合照,两个小孩一个男人,最小的孩子尚在襁褓,被男人抱着,大一点的小孩约莫七八岁,穿着整整齐齐的小西装站在大人旁边。

而照片里的婴儿,是他。

猛地抬起头,安黎直直望进钟暝的眼睛。

钟暝迎着他的目光,露出安抚的笑容,又郑重说:“安黎,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你不是孤儿。”

“你是安家最宝贝的小儿子。”

钟暝努力压着自己的嫉妒心。

他十分柠檬貔貅他们给自己安的身份——安黎的亲人,父子、兄弟什么。这样的身份设计,本来就显得亲昵,容易亲近。

但也仅此而已,他并不满足亲人的身份,由始至终,他都是想以爱人的身份,陪伴在安黎身边。

这份惊喜突然降临的时候,安黎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一个梦?或者,钟暝在整蛊自己。

于是他十分用力掐了自己一下,却被疼痛激地回了神。

大脑逐渐开始运转,喜悦的情绪争先恐后跑出来,按住自己控制不住轻微颤动的手指,他目不转睛盯着照片。

“这两个人,分别是你的父亲和哥哥,他们现在在国外,本来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要回来,不过遇到暴雨,停航了,回不来,拜托我先来找你,看看你好不好。”

钟暝出手大方,让梼杌一个月多了两千万零花钱,他投桃报李,给照片的同时,顺便附赠了貔貅他们杜撰的关于安黎的身世故事。

依照这个故事背景,钟暝重新杜撰了一个“哥哥朋友”的角色,演技百分百,“当年,你被佣人偷偷抱走,从此了无音讯,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找你。”

他的话里带上庆幸和感恩,语气轻柔,“你很好的长大了,真的太好了。”

有记忆开始,安黎就生活在孤儿院。

听程姨告诉他,他被抱回孤儿院的时候,才两三个月大,身体非常不好,大病小病不断,光给他治病,就差点花光孤儿院的钱。

他曾经以为,他是被抛弃的,因为身体不好,父母养不起。

原来并不是。

“他们……”安黎说了两个字,却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没了下文。

他有些怀疑,又忍不住欢喜,脑子嗡嗡作响,理不出头绪,好在这时包间门被敲响,钟暝示意服务员进来,体贴地给他喘息时间。

服务员上完菜,重新退出去。

听到关门声,安黎思绪终于清晰起来。

他又看一眼照片,抬起头说:“我想先见他们一面。”

钟暝知道过犹不及,何况他的角色定位是“哥哥的朋友”,本身就没什么话语权,没再多说什么,尺度把握得很好。

“最迟明天晚上,他们会回来,我会带他们第一时间来见你。”

说完,他将一张写着私人电话的名片递给安黎,“这是我的号码。”

安黎收了下来。

跟钟暝分开,安黎拦了一辆出租,报了电视台的地址后就安静坐在后座,没像往常,会找话题跟师傅聊天。

张立没有给他报班,让他系统的学习演戏,好在他遇见过几个老戏骨,他们告诉他,首先要学会观察,有一双发现的眼睛。

这个方法很有用,所以,他一直习惯观察别人,跟人聊天,了解他人的生活。

可是现在,他没有心情。

静静坐一会儿,他忍不住又把照片取出来,专注地看三人的合照,眼神描绘他即将见到的两个亲人——父亲,哥哥。

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人呢?性格呢?会不会觉得他不够优秀?

会不会对一事无成的他失望?

安黎靠在车窗,想了很多很多,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钟暝的言谈举止处处透着优雅和贵气,一看就有良好的家世,作为朋友,他的哥哥肯定也很优秀。

收了照片,安黎低头打量自己,一百块打包三件的T恤,洗得干净却已经显旧的鞋子……就有点落魄。

明天,去买一身新衣服吧。

到达电视台,比预定的时间还早半小时,工作人员忙来忙去,没人注意安黎,他乐得自在,找个地方窝着翻陈时航给他的微电影剧本。

至于综艺的剧本,他昨晚翻一遍,就不想看了。

看多了心塞。

他今天依旧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工具人,负责扮丑和搞笑,也就是即将到手的小钱钱能治愈他。

不过安黎不知道,这会儿的总导演和男主持人正因为钟暝突然出现,默默抱团,惊悚到不行。

为、为什么烛龙大佬会过来!

他们只是可怜无助弱小,只修炼了几百年的小妖怪而已,不要吓妖啊!

“烛龙大、大人。”节目组的总导演战战兢兢地缩在会议室的椅子上,脸色苍白,紧张的蛇尾巴都要跑出来。

他的声线颤抖,“您、您怎么来了?”

旁边同样缩成一团的男主持人支棱起耳朵。

钟暝脸上找不见刚才面对安黎时的温和,纯黑的眸子注视他人时,显出了睥睨和威信。

倒不是故意要欺负两只小妖怪,只是他万年来,一贯如此。

他是钟山之神,诞生于混沌初期,同句芒一起掌管昼夜四季,本身就是神,只是喜欢待在诞生地,又懒得管事,最终没有列为神。

钟暝放下茶杯,“我想看看节目流程和剧本。”

“是,马上!”

根本不敢计较钟暝没回答他的问题,也不敢好奇原因,总导演立刻跳起来,火急火燎往外跑。

不一会儿,他回来,恭恭敬敬把剧本、流程、嘉宾阵容都交给钟暝,“您有什么不满意,都可以改。”

话落,他瞬间窜回角落继续缩着。

钟暝一目十行翻完,明白了今天安黎的任务。

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几下桌面,他开口:“家里有小朋友要参加今晚的录制,他年纪还小,你们多照顾他一些。”

咽了咽口水,总导演小声问:“请问大人您说的是?”

“安黎。”

钟暝看了他一眼。

“咚——”

总导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紧接着旁边也一声“咚”,是男主持人变回黄鼠狼原型,直挺挺掉到地上的声音。

蛇妖·把安黎当工具人导演和黄鼠狼妖·打算针对安黎男主持人都只有一个想法:吾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