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3

钟暝的话,仿佛耳边落雷,炸的安黎直接灵魂出窍。

他呆呆看着钟暝,好半天回不过神。

还是太急了点吗。在心里轻叹一声,钟暝错开目光,又开口,“你是特别的,我们找了你很多年,见到你,知道你受的苦难,便想宠着你,把全世界都放到你的面前。我也不例外。”

安黎眨了几下眼,说不清心里是失望还是放松。

“我要走了。”他突然站起来。

“那我送你。”钟暝也起身。

并肩走到门口,见钟暝还要陪自己走,安黎停下来,“我自己回去就好,离得不远。”

见安黎坚持,钟暝没有勉强,只说:“到家告诉我一声。”

安黎想说他不是小孩,而且小区很安全,他不会走丢,但张嘴却是:“好。”

因为被放在心上的感觉很好。

“那我走了。”他摆了摆臂,转身要离开,忽然又听见钟暝喊他。

“?”安黎回头。

“晚上早点睡,明天我去接你,”钟暝又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晚安。”

安黎仰起脸,“晚安。”

回到家里,安黎跟貔貅和九尾狐打过招呼,就上了楼。

洗完澡,他顶着毛巾,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怀里特别定制的猫咪老师抱枕,下巴陷在里面,安静出神。

自己有点奇怪。

尤其是面对钟暝的时候。

目光总是会被他吸引,不自觉看向他,跟他待在一起,觉得很安心。

然后下意识的,想依赖他。

是因为,是钟暝最开始先找到他,告诉他,家人并没有放弃他,在寻找他的缘故吗?

雏鸟情节?

啊啊啊啊啊,无声尖叫了一会儿,安黎蹬蹬腿,又把脸埋进了抱枕里。

想!不!通!

过一会儿,安黎把头抬起来,用力拍了拍脸颊,重新提起精神。

想不通就暂时先不想了。

现在,话剧比较重要。

练习练习。

第二天,安黎顶着浓浓的黑眼圈醒来。

他抱着被子在床上坐了很久,才精神一些,掀开被子下床,刷牙洗脸,基础护肤。

换衣服的时候,他挑了件羽绒服,蓝色的,衬得他皮肤更加冷白。

下楼的时候,钟暝已经到了,坐在客厅里。

“醒了?”钟暝给他递了杯温水,“先喝点,润润肠胃。”

“爸爸他们呢?”安黎喝完水,问。

“工作上的事,出去了,”钟暝好笑地捏了下安黎的脸颊肉,“你起得太晚了。”

“难得休息一天么。”

安黎看了他一眼,小声嘟囔,“而且我昨晚太晚睡了。”

日常的发声和台词练习完以后他躺在床上,又想了半天钟暝,翻来覆去好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走到餐桌旁,管家爷爷已经送上了早餐。

安黎坐下以后,对管家露出笑容,“谢谢。”

“不客气,小少爷。”树妖笑着说完,又对旁边的钟暝恭敬示意一下,离开了客厅。

钟暝在安黎对面坐下,托着腮望着安黎,柔情盈满整双眼睛。

吃过早餐,两人出发去超市。

昨晚下了霜,今天气温又降了些。

安黎坐在副驾驶,玩了会儿手机游戏,觉得无聊,便收了手机,幼稚地对着玻璃哈气,在上面画画。

“在画什么?”钟暝含笑的声音响起。

“随便画画,我画画很糟糕,”安黎回忆起什么,脸皱起来,“高中美术课,美术老师搬了个石膏像过来,让我们画。

我画了个四不像,老师直接在我画纸旁边批了四个字:灵魂画手。”

顿了顿,他撇撇嘴,“被笑了很久。”

“我觉得你画的挺好。”钟暝开口,嗓音好听。

“……你闭眼吹彩虹屁的吗?”安黎觉得钟暝估计自动戴上了八百米滤镜,一键美颜那种。

“我说的真话。”

安黎不信,指了指车窗上十分抽象的小动物,“那你认得出来我画的什么吗?”

趁等待红灯的时间,钟暝转头看了会儿窗上的画,勾了勾唇,很肯定说:“猫和狗。”

安黎很惊讶,“你还真的认出来了?”

“我说了,你画得很好。”钟暝冲他眨了下眼睛,“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安黎半侧过身,好奇追问:“什么秘密?”

“我其实画得比你还差。”

安黎怀疑地打量他,笃定说:“骗人。”

红灯变回绿灯,钟暝踩下油门,“没骗你,等买完菜回去,我找出来给你看。”

安黎靠回椅背,过了会儿才说:“其实你不用特地哄我,我没有特别在意。”

顿了下,他继续开口,尾音扬了起来,洋溢着喜悦,“不过我现在很开心,心情美美的,给你开朵花呀。”

钟暝偏头,看见安黎两手放在下巴,冲自己露出灿烂的笑脸。

也跟着笑了。

十几分钟后,车子拐进地下停车场,找位置停好。

周末的超市人比较多,安黎和钟暝两个超级亮眼的帅哥推着车一起买东西,姿态亲昵,回头率百分百。

好在两人都免疫目光,并不在意。

“要买点零食吗?”走过零食区,钟暝问。

安黎上次逛超市,已经是半年前,走在琳琅满目的商品间有种久违的感觉,听到钟暝询问,他点头,“好呀。”

走在安黎身后,钟暝诠释了什么叫有钱任性,只要安黎多看了几眼,他就拿下来丢进购物车,安黎拦都拦不住。

零食区刚走了一半,购物车已经快满了,钟暝还在往里面丢东西。

安黎:“……”

“够了够了,真的可以了。”他无奈说,“已经放不下了,我们还没买食材呢。”

钟暝难得给安黎买买买,有点意犹未尽,“我去再推一辆购物车。”

安黎哭笑不得,拉住他手腕,“这些零食够我吃几个月了,虽然我喜欢吃零食,但零食吃多了不好,也不能当正餐吃。”

钟暝这才停下来。

换到生鲜区,安黎直接上手挑菜,蔬菜选了几样,又开始挑肉类。

“你会做可乐鸡翅吗?”安黎忽然想吃。

“会。”

“那我买鸡翅啦。”

安黎又继续抛出菜名:“香辣虾?”

“板栗烧鸡?”

“龙井虾仁?”

钟暝走在他身边,莞尔说:“嗯,都会做。”

于是安黎满意地挑够了食材。

结完账走出超市,安黎就翻出一包牛肉干,拆开来吃。

“你要吃吗?”他递到钟暝嘴边。

钟暝低头,吃掉喂到自己嘴边的东西,唇瓣不小心擦过了安黎的手指。

他抿了下唇,看向安黎。

安黎:“?”

又问:“还要吗?”

钟暝垂眼,“不用了,你吃。”

等钟暝移开视线,安黎才悄悄松一口气,大拇指摩//挲过刚才钟暝碰到的位置,耳根渐渐发烫。

回到钟暝家,已经十一点多。

快中午了。

现在做饭,至少要一点多才能吃,钟暝担心安黎会饿,便把糕点拿出来,给安黎先垫肚子。

安黎吃了几块,就溜达到了厨房。

家里开了暖气,安黎脱了外套,只穿一件加绒的卫衣,卫衣画着海绵宝宝,童趣又可爱。他挽起袖子,打算帮忙。

“我能做点什么?”

钟暝只穿了一件衬衣,袖子挽起,露出的手臂肌肉结实,听了话,他说:“帮我系一下围裙?”

“哦,好。”

安黎很快找到围裙,抖开要给钟暝围。

“你转过来。”他戳了钟暝的背。

钟暝闻言转身,安黎靠近他,两手绕过他的腰,把带子系好。

“然后呢?”安黎问。

“然后你就乖乖等吃饭,”钟暝注视他的双眼,对他笑了下,“说好今天这顿是要哄你的,所以你不能出手。”

也对哦。

“那我当吉祥物好了。”

安黎迅速给自己找好新定位,蹬蹬蹬跑出去,没多久搬着一把凳子回来。

他在厨房门口坐着,脚踩在脚踏上,弯着腰,手肘撑在腿上,掌心托着腮,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钟暝,“你做菜吧,我陪你聊天。”

钟暝轻笑了声,“好啊。”

因为是随意的聊天,安黎的话题很跳,一会儿还在好奇钟暝的家庭,一会儿又跳到自己喜欢的音乐风格上。

又接着转到历史、地里,喜欢的书籍。

钟暝一边处理食材,一边跟着他的思路,跟他聊天,偶尔回头看他。

这时,两人总会对视着笑起来。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云层出来了,阳光从清透的玻璃窗投掷进来,照在屋子里,室内温暖而安逸。

满满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