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 chapter 01

朽木刁也/文

9.23。

安黎盘腿坐在沙发上,一手撸猫,另一手毫无顾忌地大口吃能量爆炸的炸鸡块。

“你真是,羡慕死人。”坐在他对面的好友陈时航嘴角抽动。

掀了下眼皮,安黎又往嘴里丢了块盐酥鸡,“怎么了?”

“吃啊,”陈时航点了点铺了一茶几的炸鸡,抱着手臂,“一般人像你这么吃,早就胖成球了,你吃不胖的体质多少人羡慕。”

安黎继续撸猫,懒洋洋的,“哦。”

“说起来,”吃得腮帮子鼓鼓,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你火急火燎叫我过来,让我帮你什么忙?”

“对你来说最简单的事,”说到正事,陈时航敛了神色,“当我第一部微电影的男主角。”

“微电影?”安黎有些诧异。

“我报名了微电影大赛,男主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下午剧本一完成,我就迫不及待想让你看。”

陈时航移到安黎身边,勾住他脖子,“怎么样,帮忙吗?我记得你明天戏份杀青后,有半个月假期?”

“是有,不过我定了机票,要去x市旅游。”

“退了退了,下次再去,”陈时航像用胡萝卜吊驴一样,抛出诱惑,“你帮我,我请你吃一个星期城南新开业那家米其林三星甜品店的甜品,听说黑森林和芝士蛋糕非常好吃。”

“……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被收买吗?”安黎一脸无语。

陈时航不慌不忙,竖起一根手指,“那再加一盆春剑皇梅,我刚好知道哪里有,还养得很好。”

安黎一改懒洋洋的坐姿,握住了陈时航的手指,“成交。”

陈时航一脸“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表情,得意洋洋打了个响指。

安黎看他嘚嘚瑟瑟,嘴角弯了下。

算了,就让他这么以为好了。

他本来也没打算拒绝。

就是下个套,多收点报酬而已。

“剧本先给你。”陈时航递给安黎一份文件。

安黎低头简单翻了翻,“《无声的呐喊》?”

“嗯,讲抑郁症,就你单人演,没别人,情绪要全部靠你自己把控,没办法跟别人的节奏来,”陈时航捞过安黎怀里自己的布偶猫,亲了亲它鼻子,“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作为导演时会很严格,不会放水的,所以你那部神剧杀青以后就好好研究它,我的目标是第一。”

他扬了扬下巴,“我相信我们合作一定可以。”

安黎收好剧本,点点头,“好,我会认真研读。”

目光移回猫咪身上,他刚想抱回来,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只好先接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他的经纪人张立,安黎连忙对旁边逗猫的陈时航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才接起来。

那边立刻传来冰冷冷的声音,“在哪里?”

安黎换个姿势,抓了个抱枕塞在怀里,闭眼瞎说:“酒店。”

“吃了吗?”

“吃了吃了,”他十分熟练的报菜名,“水煮鸡胸肉,水煮青菜,小份牛肉,半颗水煮蛋,半碗饭。”

旁边陈时航指了指茶几上的炸物,朝他做嘴型。

安黎瞪他一眼。

经纪人信了,冷硬的声音继续,“我给你接了部综艺,明天杀青完就过去,综艺剧本我传给你,你晚上把流程和剧本背熟。”

安黎戳了几下抱枕,“我能拒绝吗?”

他不喜欢综艺,尤其是经纪人给他接的,因为他没名气,节目组根本把他当工具人,怎么好使怎么来。

“不能,就这样。”

说完,电话已经挂断。

安黎放下手机,立刻蔫了,对满桌香喷喷的炸物没了兴趣,陈时航抱着猫逗他,他捏着治愈系猫垫,也还是有点低气压。

陈时航放下猫,示意它自己去玩,沉吟一会,说:“能解约吗?”

“暂时不能,”安黎叹气,“五年约,还差三年。”

“违约金多少?我还有一点存款,再加上我哥,应该能凑到100万。”

“不用的,因为不够,违约金500万,主动违约要翻倍,”安黎到底天生乐天派,郁闷的情绪去得很快,拍拍脸颊,重新打起精神,“虽然这份经纪约很讨厌,不过它也救了程姨。”

安黎有时候挺庆幸在孤立无援的时候碰见张立,签约当了他手下艺人,这才在最短时间内凑足了手术费。

其实一开始,张立确实挺看好他,至于后面,只能说利益相关。

毕竟不是朋友。

见陈时航还皱着眉,替他不满,叉了块盐酥鸡给他,“没关系,反正就剩三年,而且艺人来钱快,我虽然每次角色都是只有几集的龙套,也比一般工作赚得多,能存下不少钱,刚好做本金,等解了约,我就开一家花店。”

他摸了摸下巴,认真规划,“到时候你入股,我给你算分红。”

陈时航看着已经恢复心情的安黎,摇了摇头,“本来该是我安慰你来着。”

过一秒,又笑起来,“行吧,等你花店开张,给你入股。”

半夜下了一场大雨,不过早上放了晴。

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乌云,今天会是好天气。

安黎提着早餐到达片场,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来的七七八八,导演、副导演也全部就位,就差男主角。

男主角何烨是这部剧咖位最大的演员,拿过最佳男配,演技和人气都不差,会来演这部又穷又雷的电视剧,属于“纡尊降贵”,制片方和导演期待他能带来收视率,对他要求一直放得很低,从不计较他耍大牌的行为。

安黎也不在意,反正他在剧里饰演反派龙套,出场十集就要死了,跟何烨唯一有的对手戏就是今天这场。

他被男主一枪毙命。

而且他觉得何烨人其实挺好,虽然爱耍大牌、爱迟到,但每次给剧组加餐,都没忘记他,不像其他人,他永远没份。

以及,是第一个注意到他对芒果过敏的人。

半小时后,何烨姗姗来迟。

在等他上妆的时间,安黎搬个小马扎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吃早餐。

钟暝偷听到貔貅和当康、凤凰他们的对话,知道终于找到安黎后,立刻迫不及待找了过来。

他隐着身,找到的时候,恰好看见这一幕。

灰扑扑的旧戏服穿在少年身上,却一点也掩饰不住他的风华,皮肤白皙、细腻光滑,找不到一点杂质,眉眼干净好看,透着灵气,一双眼睛明亮、澄澈。

他捧着一个跟脸差不多大的面包,吃得腮帮子鼓鼓,眉眼弯着,十分满足。

钟暝站在原地,定定看着,舍不得眨眼。

“有三千年没看到他了吧,还是没变,容易满足。”

听到声音,钟暝一愣,回头看从撕裂的空间里跳出来的梼杌,“你怎么来了?”

梼杌外形是个十几岁的小孩,脸上还有未退的婴儿肥,非常可爱,“跟着你来的,你偷听貔貅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看到了。

我一直跟着你,是你因为要见小安太兴奋,没注意到我。”

仰起头,他说:“你不过去吗?”

钟暝当然想,可他不能就这么过去,显得莫名其妙不说,万一安黎以为他不怀好意怎么办?

毕竟,安黎已经不记得他了。

忽然想起一件事,钟暝低头,朝梼杌伸手,“你有貔貅他们伪造的照片吧,给我一张?”

“有是有,”梼杌提条件,“给你可以,但别供出我,貔貅超凶,我打不过他。另外,给我涨零花钱。”

他晃了晃两根手指头,“不用很多,一个月这个数就好。”

小气饕餮,小气混沌,居然限制他零花钱!

不就是给主播多打了些赏吗!

他堂堂天地唯一一只凶兽梼杌,几百万那是事么!

“两千万?”

梼杌本来只想要两百万,不过送上门的钱哪里有推开的道理,当即点头,“对!”

钟暝最不缺钱,更不怕貔貅,当即按住他脑袋,大力揉了揉,“一言为定。”

上午九点,因为何烨迟到,推迟半天的戏份正式开拍。

这场戏没什么难度,就是男主逆袭归来,一个个报复曾经想害他性命的人,第一个人就是家境已经落败的前少爷。

安黎秉持敬业的态度,认认真真演坏人。

一阵“砰砰砰”的枪响和群演制造出来的脚步声,安黎顺势被子弹射中。配合地咬破含在嘴里的血包,他直挺挺往后倒,死不瞑目瞪圆了眼睛。

镜头360度对着他的“尸体”拍了一阵,坐在监视器后的导演终于满意,“咔——完美!”

安黎迅速跳起来,工作人员给他递了瓶矿泉水漱口。

漱完口,又在原地等了十几分钟,导演宣布这场戏过,不需要重拍,也宣布他杀青。

几个跟他比较熟的人跟他道了“恭喜”,安黎笑笑,礼貌道谢。

卸了妆,换回自己衣服,安黎从剧务那里拿到一个大吉大利红包,背上包打算离开。

“恭喜杀青。”

闻言,转头看向来人,安黎愣了下,说:“谢谢。”

何烨拿出手机,“合照一张?”

安黎又怔了怔,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哦,好。”

何烨把手机递给助理,走到他身边。

拍好照片,他低头摆弄了会手机,抬起头说:“p好了,我发你?对了,我没你联系方式,先加个微信,你扫我吧。”

话落,他已经调出二维码,放到安黎面前,一脸期待。

安黎觉得莫名其妙,可也不好拒绝,只好拿出手机,在何烨炯炯的目光下,扫了他的微信二维码,加了他好友。

何烨在通过的瞬间,就给他发了张表情包,接着把合照发给了他。

“晚点我会发微博艾特你,记得互动。”

“……好。”

保存好照片,他又看了看何烨,迟疑说:“那我走了。”

“嗯,再见。”

等安黎走远了,助理才凑到还站在原地目送安黎的何烨身边,好奇问:“何哥,你喜欢安黎?”

何烨飞快摇头,“我可不敢喜欢他。”

他又不是不要命了。

“那你为什么又是合照又是要人家微信号码,还要发微博让人家跟你互动?”

“你不懂,这叫打好关系。”

何烨想到刚才看见的烛龙大佬和梼杌大佬,觉得自己马上要被带着飞。自己真机智。

安黎顶着一脑袋问号离开,没弄懂何烨的目的。

不过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他一穷二白,在娱乐圈内还是“查无此人”的状态,没什么可以被利用的。

倒不如说,何烨跟他交换联系方式,让他跟他微博互动,是给他递橄榄枝,让他蹭流量。

这件事很快被丢到脑后,安黎走到马路边拦车。

尽管非常不想去参加综艺,然而现实很残酷,他没钱,付不起违约金,只能兢兢业业工作,等合约期满。

他站了一会,忽然一辆劳斯莱斯在他面前停下来,后座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男人。

安黎下意识看过去。

入目是一张精致过分、俊美无双的脸,很好看,但并不会显得女气。

又注意到对方的衣着打扮,跟脸一样,从头到脚的服饰也相当出众——都是超一线奢侈品的高定款式,加起来上百万。

安黎自认为审美要求很高,圈内那么多俊男美女,没有人能让他一眼惊艳,男人做到了。

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好看吗?”

嗯,声音也很好听。

听到一声轻笑,安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顿时觉得尴尬。

刚想道歉,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生气,望着他的神色甚至含着笑意,安黎干脆落落大方抬起头,跟他对视,夸赞道:“你很好看。”

安黎发现,男人更开心了。

“你也好看。”男人说。

安黎回了个微笑,然后向旁边移了一步,给男人让路,并不计较男人才是突然出现,挡住他的人。

对方却没有走,而是继续望着他。

安黎不解,偏了偏头,视线重新落回男人身上。

“我叫钟暝,”他声音温和下来,“我是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