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5. chapter 15

回到家里,已经九点多。

安黎抱着花束一踏进家门,就被抱了个满怀,脸颊又得到熟悉的蹭,耳边是他哥激动的声音,语气都透着喜悦。

“小安黎,我回来啦!我好想你啊!”

安黎有些无奈,推开他的脸,“哥,你才出差两天!还有,我的脸要被你蹭破皮啦。”

“会吗,我有那么用力吗?”九尾狐听完大惊,捧着安黎的脸,仔仔细细看了半天,发现光滑的不得了,皮肤超级好,便又继续蹭,“哪里有,小安黎还是这么漂亮可爱。”

“而且两天已经很久了好么!”他认真强调。

“是是是,很久。”

安黎觉得,他跟他哥哥的年龄应该互换,他哥哥明明比他幼稚很多。

又粘人又撒娇什么的。

钟暝不在,九尾狐蹭了个满足,总算松开安黎。

他的注意力又被安黎怀里的花束吸引,“谁送的花?”

安黎摸了摸花苞,笑意荡在眼角,“钟暝送我的杀青花束,我很喜欢。”

九尾狐惊讶,“微电影杀青了吗?”

“对啊,今天拍完了。”

“啊啊啊我以为是明天,我还特地赶回来了!”九尾狐陷入了自闭,“明明我想看小安黎你杀青的。”

安黎拍拍他肩膀,等他抬头,朝他笑了下,“还有很多机会。”

九尾狐眨了几下眼睛,捧着脸又笑起来,“嗯!”

客厅电视开着,貔貅坐在沙发上,在看一档综艺。

安黎进来,他转头,“回来了?”

“我回来了,爸爸。”安黎开心回答。

听到电视里传来笑声和主持人cue流程的声音,他又好奇问:“你看在什么节目?”

貔貅很少看电视,只有偶尔会看一看新闻联播和cctv十套科教频道。

“《快乐你我》呀,”九尾狐笑眯眯说,“今天这期有小安黎你呢。”

说完,他拉着安黎蹬蹬蹬跑到沙发旁边,把他按在沙发上,又将他的花束交给树妖,然后给他塞一块小蛋糕,“小安黎陪我们一起看吧。”

安黎捧着小蛋糕,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今天确实是《快乐你我》固定播出的日子。

他两个星期前录的那期,就是今天播出。

《快乐你我》每周六晚上八点半播出,现在九点多,已经开播半个多小时。这会儿主持人正带着嘉宾们做游戏,台下时不时传来观众的哈哈哈哈哈。

“小安黎,你录得好开心。”看着电视里安黎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九尾狐转脸戳了戳旁边安黎的胳膊。

“这期是录得很开心。”安黎点头。

他不仅没被当底层工具人,还因为站在蒋越身边,把蒋越衬托成了空气,他气炸了却又不能发火,还得对他笑……他很爽!

“镜头太少。”貔貅忽然开口。

仗着钟暝不在,九尾狐胆大包天,说他坏话,“钟暝不称职!”

“我录这期的时候,经纪人还是张立,”安黎下意识帮钟暝解释,“是因为钟暝,我才有这么多镜头,我原本的角色定位其实是林崇在节目做的事——出丑、搞怪、逗观众笑,替其他嘉宾挡攻击。

是类似工作人员的角色,不是当嘉宾,不会那么早上台,也不会一直站在舞台上,更没机会说话和表演。”

调查资料上的只是言简意赅地说了安黎被经纪人忽视,却没有详细说张立是怎么把他当工具人榨干价值。

九尾狐听得心疼起来,又抱住安黎蹭他,“那么坏,哥哥替你出气!”

貔貅也摸了摸安黎的头。

安黎心里暖暖的,摇了摇头,“已经都过去啦。”

张立已经被辞退,蒋越被解约,连同他身上的两个代言和即将签约的剧本也都没了,而且这期综艺的镜头也被剪得七七八八。

吃了口蛋糕,安黎眉眼弯弯的继续,“其实我的镜头已经很多啦,其他嘉宾都是带着作品上去宣传的,我一没作品,二来几乎没人认识,如果给太多镜头,反而不好,这样差不多,是花瓶,但不会被忽视,最后还有一个carry全场的表演,足以给人留下印象。”

确实像安黎说的。

节目开播以后,网上关于他的搜索量直线上升,他的单人cut和截图流传了起来,颜粉们嗷嗷呐喊,为他打call。

【艹,这人是谁,哪来的大美人!】

【**一个响指直接出玫瑰,这是魔术么!!!】

【啊啊啊啊啊,《天空之城》!我的童年!】

【小哥哥人美会撩人(魔术),还会弹琴,爱了爱了,弹得真的好!】

【一分钟,我要小哥哥的全部资料啊啊啊啊啊,颜值粉直接入坑,完全长在我的审美上!】

【是安黎小哥哥啊!】

【楼上的,交出你的资料!!!】

【你们是不是在用2g啊,太延迟了!安黎之前就上过热搜的,尽管是被推出来挡枪。顺便说一句,我收藏夹里有很多安黎美照哦!】

【姐妹,加个微信聊一下吗,好东西需要分享的嘛。】

……

作为颜值粉,在看脸的时代,作品是次要的。

何况,安黎最后那一段表演,直接碾压其他六位嘉宾,光芒根本无法被遮挡。

不过,除开一批颜值粉以外,网上对安黎的评价更多带着负面和质疑。

尤其是第二天,这些质疑声达到顶峰。

匿名论坛接连飘起好几个帖子讨论《快乐你我》,并且都有人抛出“节目组为捧新人,丧心病狂让大咖嘉宾做配”的观点。

顺利挑起其他嘉宾粉丝的不满。

【这期主要就是在捧安黎吧?】

【为什么一个没有作品,也查无此人的新人有这么多镜头?!】

【几个主持人照顾得也太过了吧,时不时cue安黎什么意思,别的嘉宾没有姓名的么!】

【蒋越比路人还路人了,他有点惨。】

【说起蒋越,他确实挺惨,好像被解约了,代言和谈好的剧本也没了。】

【这个我知道,我有朋友是华川的员工,华川空降了一个新老板,新老板是安黎的金主,要捧安黎,然后因为蒋越得罪过安黎,就被解约了。】

【惨蒋越 惨。】

人为下场的痕迹太重,许易天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动手反击前,许易天收到了席煖的消息。

席煖:[老板让我给你的。(文件.doc)]

许易天点开文件,整整一千字关于蒋越的黑料。

插刀朋友,明知道对方杏仁过敏,故意请对方吃加了杏仁的蛋糕,顺利抢走角色;曾经被包养,当过男小三;睡粉丝……

甚至连他小学偷过班费却反诬陷同桌,坐公交把一块钱撕成两份只投一半,初中霸凌同学都有。

许易天:“……”

忽然发现,他的工作有点轻松?

蒋越的粉丝不少,战斗力也不弱,昨天节目播出,他们已经炸了一次。

知道蒋越被“欺负”以后,炸得更加厉害。

然而没等他们完全抱团,就被许易天打包甩卖给营销号的证据确凿的爆料弄得措手不及,直接原地解散。

看完千字爆料的人,对华川解约蒋越、《快乐你我》剪蒋越镜头,都只剩下一个“好”字。

于是,蒋越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打算趁机卖一波惨,却把自己彻底作没了。

原本向他伸出橄榄枝的经纪公司纷纷反悔,表示自己没有提过,即将上映的新剧因为他的负面,新闻延期,并再次被卡审核。

剧方拒绝支付最后尾款,并且正式向**提起诉讼,要求蒋越赔偿损失,支付巨额赔偿金。

这件事没有持续多久,中午就落下了帷幕。

安黎没受到丝毫影响,反而涨了不少粉,微博粉丝突破五十万。

安黎不是手机控,也很少上微博,一直到上午的表演课上完,才从裴槿青那里知道这件事。

上楼到许易天的办公室,他了解到了整件事的原委。

“你怎么没跟我说?”安黎问。

“因为没必要,为你解决突发事件,为你的形象做公关,替你营销宣传,是我的工作。而你的工作,是演员,是演好戏。”许易天手肘支在办工桌,十指交叉,下巴垫在上面,“你现在的唯一任务,就是提高演技和专业水平。

你是觉得自己时间太多了,还是觉得需要做的事情太少?”

安黎:“……”

不了不了,时间不多,真的。

他今天拿到了许易天为他制定的行程表,上课、排练,发声练习、台词练习,一天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忙碌程度堪比重读高三。

一天也就午休一个半小时和晚上十点半过后,才是他能自主安排的时间。

光速转身,安黎快步朝门口走,“钟暝来接我了,我去吃饭。”

话落,直接开门出去。

吃饭的时候,安黎边接受钟暝的投喂,边拿着手机吃瓜,在翻蒋越的千字黑料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他本来觉得蒋越也就是嫉妒心强,被嫉妒裹挟,所以做了错事。

但这人,根本就是从小坏到大。

吃一口钟暝投喂的虾仁,他气呼呼,“太坏了,老人也欺负!”

“啊啊啊,居然**动物,小动物多可爱。”

“**,还用小号网暴别人,有种别躲在网线后面啊,正面刚!”

见安黎义愤填膺,手攥成拳在空中挥来挥去,钟暝好笑,抽走他的手机,“别看了,专心吃饭。”

安黎视线跟着手机跑,“我还没看完。”

钟暝把手机放在自己手边,又给安黎盛了一碗鸡汤,声音温柔,“乖,吃完再看。”

目光被鸡汤吸引,安黎心里,美食到底地位更重。

“好的吧。”

吃饱喝足,安黎摸摸自己有点凸的肚皮,“撑了。”

钟暝拉他站起来,“那去散散步,附近有个公园。”

公园中午人不多,两人并肩走在湖岸边,迎面的微风有些凉。

现在已经是十月下旬了。

公园有个玻璃花房,种了不少花草,安黎看了一眼,便挪不动步。

素冠荷鼎!

他扯着钟暝的衣袖,对钟暝说:“我们进去看看吧。”

安黎的眼睛明亮,阳光下呈现出漂亮的琥珀色,非常好看。

看着他,钟暝莞尔,“好。”

走进花房,安黎就拿出了手机,换了好几个角度拍兰花。

一连拍了十几张,他才总算满足。

“对了,”想到什么,安黎转头,仰起脸看钟暝,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身上,光线在他的眼睫上舞蹈,唇边绽开的笑容明艳不已,“我们合照一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