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4

根据安黎点的菜,钟暝做了四菜一汤。

汤炖的山药排骨汤,小火煨了一个多小时,盖子一掀开,满室飘着香味。

安黎差点化身杰瑞鼠,跟着香味飘过去。

坐在餐桌旁,安黎拿着筷子,眼巴巴等着钟暝上菜。

钟暝看着他,忍不住莞尔,弯腰点了下他的鼻尖,“我把饭端出来,很快。”

鼻子被点,安黎自然地皱了下,表情可爱。

抬眸望钟暝,他点点头,欢欢喜喜的,“嗯啊。”

钟暝眼神柔和,又轻轻揉揉他的头发,转身进厨房。

四菜一汤加一锅米饭上桌,钟暝给安黎舀了碗汤,“先喝点汤。”

汤有点烫,安黎拿着汤匙,小口小口地喝,入口鲜甜的味道让他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你手艺真好!”喝完一碗汤,他朝钟暝竖起大拇指。

“再尝尝鸡翅。”钟暝笑了笑,夹了根鸡翅放到安黎碗里。

安黎嗯嗯应声,埋头啃鸡翅。

钟暝一手托着腮,另一手给安黎夹菜,望着安黎的眼神写满宠溺,仿佛星辰入眼,满满的星碎光芒。

安黎啃完大半盘鸡翅,正要找水喝,旁边就递过来一杯解腻的茶。

接过来喝了大半杯,他才抬起头,而后直接撞进了钟暝的眼睛里。

他忽然怔住。

钟暝垂着眼,目光安静地落在他身上,专注又温柔。

心脏跳动的频率蓦的加快,安黎回过神,迅速转开视线,夹了一只香辣虾放进嘴里,又扒了一大口饭。

心跳为什么还这么快呢?

那再吃几口好了,应该能压下去。

后面,安黎吃得有些食不知味,满脑子都是“钟暝钟暝钟暝”,于是他的脉搏跳得很快,耳朵更是很不争气烫了非常久。

直到一顿午饭吃完,钟暝说有要给他看得东西,上楼去拿了,他才缓过来。

安黎摸了摸自己胸口,皱起眉。

他是真的不懂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钟暝不知道什么已经下来,他将手里拿着的画轴放在旁边,在安黎面前蹲下,关心地看着他。

压下突然冒出来的这份奇奇怪怪的心情,安黎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吃的有点撑。”

他又说:“因为你的手艺太好了,不小心就吃多了。”

安黎没说实话,钟暝怎么会看不出来,但安黎不说,他就也不问,他尊重安黎。

“下次别吃那么多,你喜欢,我随时可以做给你吃。”钟暝又强调了一句,“任何时候。”

“嗯。”安黎心虚地垂下眼睛,他不是故意说谎的。

他自己都弄不懂原因。

余光注意到沙发上的画轴,安黎顺势转移话题:“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吗?”

明白安黎的想法,钟暝配合他,“对,刚才去超市的路上,我不是说过,要给你看我的画吗?”

安黎很惊讶,“原来真的有吗?”

他真的以为,钟暝只是在哄他。

钟暝笑了下,将画展开。

画是水墨画,但画的是什么,安黎没认出来。

他拿着画卷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半天,最后忍笑抬起头,安慰地拍拍钟暝的肩膀,“没关系,你已经非常棒了。”

钟暝噙着一抹微笑,“现在信了吗?”

“信了!”安黎自信心回来了。

瞧瞧,钟暝这么厉害的人,也有短板呢,他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会画画太正常了。

而且,他画的比钟暝好!

见安黎小尾巴又要翘起来的样子,钟暝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无比柔软。

真是把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了。

那么可爱。

在钟暝家待了一个下午,傍晚安黎才离开。

走之前,他要走钟暝的画。

抱着画回到家里,貔貅、九尾狐已经在家了,宋嘉也在,安黎笑着一个个喊过去。

九尾狐日常扑过去,抱住安黎蹭,“小安黎,你回来啦!”

宋嘉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安黎驮着自家哥哥,走过去,宋嘉握住他的手,“给你捂捂,你的手很冰。”

宋嘉的手很烫,被她握了会儿,安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热起来,暖意沿着他们碰触的地方,蔓延全身。

“暖和起来没?”宋嘉松开了手。

安黎点头,“嗯。”

九尾狐看见安黎放在旁边的画轴,好奇拿起来,“小安黎,这是什么?”

“钟暝送给我的,他的画。”

“他画了什么我要看。”

九尾狐当场就要打开,被安黎抢先一步拿回去,宝贝地抱在怀里,“不能给你看,你绝对会笑话他。”

九尾狐:“?”

安黎抱着画站起来,“我先回房洗澡啦。”

目送安黎咚咚咚上楼,等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九尾狐才眨眨眼,十分不解:“钟暝的画,千金难求,我是好奇他画了什么,为什么要笑话他?”

貔貅没说话,但觉得手有点痒。

想**。

排练了一个多月,《小王子》终于要在今晚正式演出。

剧院后台,安黎已经换上小狐狸的戏服,也画好了妆,正拿着剧本来来**踱步,神情掩饰不住的紧张。

其他人倒还好,毕竟不是第一次演出了。

就算是年纪最小的曹安轩,也已经有一年的舞台剧经验。

“很紧张吗?”曾明月放下剧本,问他。

安黎揉揉自己的脸,叹了声,“嗯。”

曾明月刚张了张嘴,想开导他,却看见钟暝出现在门口,她笑起来,“有人来找你了,去吧。”

安黎疑惑转头,对上钟暝含笑的眼,他怔了下,快步走过去。

“你怎么跑到后台来了?”

周围人太多,也太嘈杂,不适合说话,钟暝拉着安黎的手腕,拐进了旁边何晓晓的休息间,何晓晓在忙,没在。

“来送你一份礼物。”钟暝拿出一条手链,链子是编织的,缀着一颗晶莹的琥珀石,简单,却也很漂亮。

安黎的皮肤很白,手链戴上去,特别合适。

给安黎戴好,钟暝才凝视安黎,温声说:“勇气手链。”

安黎低头盯了会儿自己的手腕,心脏被温暖包围,他爱不释手的摸了摸,链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摸起来很舒服,还暖暖的。

忍住要翘上天的嘴角,他佯装嫌弃:“你还相信这个的么,又不是小学生。”

“偶尔相信一下,也不是不可以。”钟暝轻笑了一声,捏了捏安黎的脸颊,又捧起他的脸,“你信我吗?”

他们间的距离很近,钟暝说话时呼出的气息,洒在安黎脸上。

安黎呼吸微怔,有些不好意思地拍开他的手,却笃定说:“信。”

“戴着它,会给你好运的。”钟暝勾着唇,认真说。

摸着手链,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安黎觉得自己的心情真的慢慢平复了下来。

这时,曾明月敲开门,探头进来提醒,“安黎,要上台了。”

“去吧。”钟暝微笑说。

仰着脸,安黎静静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又摸了摸腕上的链子,呼出一口气,重新扬起笑脸,“我要上去了。”

……

陈星星是个勤勤恳恳的上班族。

唯一的喜好,就是下了班以后,窝在床上刷八卦,再磕磕小墙头的颜。

话剧对她而言,是非常遥远的东西,也一点兴趣都没有,偏偏父母是实实在在的话剧迷,硬是拖着她出了门。

进到剧院,找到位置坐下,她就找到舒服的姿势,打算把舞台上演员的声音当催眠曲,闭眼补眠。

但这份漫不经心,在安黎上台以后,就立刻消失不见。她睁大双眼,挺直腰背,如果不是剧院不允许拍照和录像,已经摸出了手机。

然而,她很快从安黎的颜值过于优秀的相貌移开注意力,进入了剧情里。

她的笑因为小狐狸和小王子的对话。

她的皱眉,也因为小狐狸和小王子的对话。

最后,当小狐狸终于教会了小王子什么是责任,与小王子告别时,她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话剧终了,演员谢幕时,陈星星迅速摸出了手机,打开聊天群,开始激情安利《小王子》话剧和安黎:

【啊啊啊啊啊,大家快掏出手机订门票,明天下午七点的话剧《小王子》,绝对不会亏!看了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最重要的是,饰演小狐狸的小哥哥太好看了,演技也超级棒!!我宣布他是我的新任老公!】

很快有人回复她:

【星星你被**了吗?】

【哈哈哈,星星你看话剧吗?你不是对话剧最不敢兴趣了?】

【《小王子》?不要啊,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真人毁所有!】

【没有照片不做数,星星先分享一下小哥哥的照片?好看我就买票去看,决不食言。】

陈星星眯起眼,丢下一句:【你们等着!】

剧院只有一个大门出口,陈星星没跟父母一块走,而是蹲守在门口,打算拍一张安黎的照片,让群里的姐妹逃不过真香定律。

等了四十几分钟,她终于看到演员们陆续出来。

帅气的小哥哥也在里面。

她看他们互相告别,小哥哥身边没了人,路灯下,侧脸美得不像话。

擦擦口水,她将镜头聚焦对准。

但下一秒,她听见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响起,喊了小哥哥名字。

安黎。

小哥哥原来叫安黎啊,名字也那么好听!

陈星星暗暗感慨完,刚准备拍照,就看见镜头里,出现另外一个俊美到让人脚软的男人,然后他轻轻抱住了安黎。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一秒失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