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10. chapter 10

九尾狐最终没被打。

逃过了一劫。

回去的时候,安黎依旧跟钟暝坐一辆车。

因为被九尾狐打断,安黎没听到钟暝的话,上车以后便问:“你刚才要说什么?”

钟暝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说,你不用总跟我道谢。”

安黎记得钟暝昨天说起过类似的话,明白过来。

歪了歪头,他朝钟暝笑了下,“但是这次,是要说的。”

阳光落在他的眉眼上,映得他本来就浅的瞳色越发清亮,像一汪清泉,又仿佛是盛满了夜色的湖面。

钟暝没忍住,轻轻碰了下他的头发,“那就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向我道谢了。”

安黎想了想,点头,“好。”

钟暝弯起了唇角。

车开了会儿,安黎就开始犯困了。

他昨天被迫早起,本来就没睡饱,接着因为见到亲人兴奋了一天,晚上又熬到快一点才睡,现在浑身软绵绵的,眼皮不禁直往下掉。

“困了?”钟暝小声问。

安黎脑袋一点一点的,尽管很努力想睁开眼,却坚持不到十秒,又要闭上。

钟暝轻笑了一声,将他的脑袋捞过来放在自己肩膀上,力道轻柔地捏了捏他的肩膀,让他放松身体,“睡吧。”

无意识用脸颊蹭了钟暝肩膀,安黎睡了过去。

浅浅的、温热的呼吸打在钟暝脖颈,钟暝偏过头,入目是一张久违的香甜睡颜。

过去,安黎便总喜欢枕在他肩膀睡觉。

他怀念地看着,目不转睛。

安黎一觉睡得很好,醒来时车子已经下了高速,正在往市区开。

大脑还没彻底清醒,他保持靠在钟暝肩膀的姿势没动,有些茫然地望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高楼。

半晌,他才彻底醒来,意识到自己还靠着钟暝,连忙坐直。

飞快摸了下嘴巴,又看了眼钟暝的肩膀。

没口水印。

安黎松了口气。

将他的动作和神情全部收入眼中,钟暝眼里闪过笑意,“睡得好吗?”

“嗯,”安黎又看向他的肩膀,“要不要我帮你按按?”

钟暝作为神兽,当然不会被枕一下就僵硬,何况半路上,他担心安黎保持一个姿势睡久了会不舒服,又将他抱进怀里。

但这会儿安黎主动提出来,他自然不会拒绝的。

“好啊。”他笑着说。

不过也舍不得让安黎按太久,会手酸,所以没过多久,钟暝就说:“可以了。”

安黎甩甩手腕,靠回座位。

接下来要帮安黎搬家,快到安黎租的房子的时候,钟暝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她联系搬家的工人。

安黎觉得有点赶,等他挂了电话说:“我东西还没收拾。”

“我们一起帮忙。”钟暝的声音温和。

安黎想起家里已经好几天没收拾,到处都乱糟糟的,捂了捂脸,并不想被他们看见,委婉说:“我最近比较忙,没有收拾,比较乱。”

“没关系,”钟暝说,“反正要搬的。”

下车以后,安黎又跟九尾狐和貔貅说了一遍,同样得到两人的“没关系”。

安黎:“……”

不是,你们没get到我的意思!

安黎叹了口气,认命带他们爬楼梯。

这房子是老楼,没电梯。

张立不待见安黎,公司进了几批新人后,便委婉让安黎搬出宿舍,他没帮忙,于是安黎不得不自己租房子。

爬到五楼,安黎掏钥匙的时候,又回头看了钟暝他们一眼。

九尾狐疑惑地凑上去,“小安黎,怎么不开门?”

安黎认命开门,露出跟“垃圾场”有一拼的客厅。

九尾狐眨了眨眼,随即笑了起来,又抱着安黎蹭脸颊,“原来小安黎是害羞啦,不好意思让我们看到。”

“是因为我太忙了,没来得及整理。”安黎推开九尾狐拼命蹭他的脸,强调并且解释。

钟暝走到他身边,拽住九尾狐衣领,把人提溜开,温声说:“我们知道。”

貔貅又指挥九尾狐,“去买些箱子。”

九尾狐:“……”

两只超级坏兽啊啊啊啊啊。

安黎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加个小阳台,四十几平米。

客厅很小,被沙发、茶几、餐桌占掉以后,就剩一块很小的地方,再加上乱糟糟堆满了一地的东西,几乎没地方下脚。

安黎把沙发上堆得书和剧本拿走,从冰箱里拿出两瓶水给他们,“你们坐一会儿,我先收拾收拾。”

钟暝脱了外套,挽起衬衣袖子,“我来帮忙。”

貔貅同样脱了外套,准备动手。

抱着东西愣了会,安黎笑起来,用力点下头,“好。”

安黎的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更多的书和bd盘以及一阳台精心养殖的植物。全部收拾完,装了好几个箱子。

钟暝收了电话,说:“工人马上就到了。”

九尾狐看了眼时间,对安黎说:“小安黎,你饿不饿啊?要不要先去吃饭?”

现在快七点了。

他们不吃饭倒是没什么关系,毕竟他们主要的食物来源,其实是天地之间的灵气。

安黎一听,摸了摸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

不过工人要到了,总不能让人家等。

钟暝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走到他面前,“东西已经都整理完了,剩下的,席煖会负责,你不用担心。”

“你助理也会来吗?”

“她要带那些搬家工人进小区,否则门外保安不会让他们进去的。”

安黎这才放心,点点头,“那麻烦她了。”

走到楼下,安黎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陈时航。

安黎拿着手机对钟暝他们比了个手势,落后几步,按下接听键,那边立刻传来陈时航活力十足的声音,“安黎,你在家吗?我和我哥来找你了。”

他顿了下,又说:“已经进小区啦。”

安黎还没说话,就看见了陈时年的车,“……我看见你们了。”

“啊?!”

安黎用拿手机的那只手朝不远处的车挥了挥,那边回应一般,闪了两下车灯。

钟暝注意到这一幕,停下脚步,侧身看安黎。

安黎几步追上他们,“我的朋友来了。”

几分钟后,陈时航提着一袋子食材,和陈时年一起走过来,停在安黎面前。

“安黎,他们是谁啊?”陈时航看一眼钟暝他们,好奇问。

“我的爸爸和哥哥,”安黎指着貔貅和九尾狐介绍,最后又介绍钟暝,“他是我哥哥的朋友,也是我的新老板。”

陈时航惊得瞪圆了眼睛,声音没控制住,“爸爸和哥哥?!!!”

陈时年同样露出诧异的神情,可随后,他又笑起来,欣慰的目光落在安黎身上,“恭喜你,安黎。”

“谢谢你,时年哥。”

陈时航终于从震惊状态回来,顾不上自己还提着一袋子食材,直接抱住安黎,大力拍了拍他背,声音夹着几分哽咽,“太好了,安黎!太好了!”

安黎回抱了他,“嗯!”

松开安黎,陈时航飞快擦了下眼睛,又看向貔貅和九尾狐。

而后,就被他们出色的相貌震得出神好一会儿。

半晌才收回视线,他扯了扯安黎衣袖,小声跟他咬耳朵,“你们一家都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可以都长得这么好看!”

安黎挺了挺胸膛,“基因好。”

见两人还在亲亲密密说悄悄话,钟暝走了几步,来到安黎身边,“叫你的朋友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坐下再聊。”

陈时航闻声抬头看钟暝,又是颜值暴击。

他恍恍惚惚地想,高颜值的人原来都是扎堆的么。

坐在一家火锅店的包间里,陈时航时不时看向好友,有很多问题想问,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中间的鸳鸯锅正咕噜噜冒热气。

安黎面前的碗已经装了满满一碗的菜,都是九尾狐、钟暝、貔貅给他夹的。

陈时航看了半天,到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什么都不用再问。

他们的表现已经很清楚了。

温柔、关心、疼爱的眼神不是作假,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肢体动作,更不会骗人。

低头放心地笑了下,他夹起一块牛肉塞进嘴巴。

吃饭吃饭。

他肚子饿扁了。

吃到半饱,陈时航开口,提了今天的热搜,“你知道吗安黎,宋嘉拿奖了。”

安黎眼睛瞬间亮了,“最佳女主角真的是她吗?!”

他攥紧拳头,激动地“啊啊啊啊啊”了好几声,好在还注意着音量,只是小声地叫。

“小安黎,你喜欢宋嘉吗?”九尾狐的表情有点微妙。

“喜欢呀,我是她的粉丝。”安黎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又叹了一声,“上次我本来就要见到她了,可是临时有工作,错过了。”

给安黎倒一杯豆奶,又给他烫了些青菜,貔貅问:“你想见她吗?”

“想啊。”安黎鼓了鼓腮帮子,又把青菜夹回貔貅碗里,弯着眉眼冲他笑。

貔貅摇摇头,表情温和,“青菜也要吃一些。”

说完,却又换了牛肉继续给他烫。

“会见到的,”钟暝突然说,“她一回来,就会亲自来见你的。”

思绪被拽过去,安黎不解地望着他,“?”

钟暝托着腮,飞快冲安黎眨了下眼睛,“宋嘉,她是你表姐哦。”

安黎:“!!!”

这!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