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21

钟暝下来的时候,话题已经谈开。

混沌和梼杌也来了。

梼杌坐在窗台上,晃着脚,抱着一盆鸡爪,啃得一嘴酱料。

看见钟暝,他跳下窗台,“我可以去找安黎玩吗?”

“不可以,他还不认识你,”钟暝给他塞了张纸巾,“擦擦嘴巴吧。”

“好的吧。”

梼杌有点失望,但也知道在安黎的事上面不能随性子乱来,接过纸巾,几步又跳回窗台,抱着鸡爪继续啃。

混沌端着杯茶,“白泽没回来?”

“麒麟在Y省发现旱魃的痕迹,白泽跟他一起去了。”九尾狐说起正事,总算不再跳脱,神色严肃起来。

“Y省啊,难怪旱灾严重。”饕餮剥了一碗开心果,献宝一样放到貔貅面前,“吃吧。”

貔貅扫了他一眼,没理他,“先说说你们今天看见的事。”

他看着钟暝和混沌。

钟暝沉声说:“隗魁还活着,精通法术、阵法,但还很弱,靠吸食人类精气、灵魂为补充力量。”

混沌皱眉补充,“他对法术的精通程度,不亚于我,或许比我还高。他能强行让道行不够的妖怪成精,这些妖怪吸食的人类精气,都会转移到他身上。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法术,哪怕最开始女娲在将法术传给人类时,她也没有提过这个。”

“隗魁,那个混蛋,我们居然让他躲了三千年。”宋嘉把头发扎了起来,又飒又冷,朱雀的怒火散发出来,她周身萦绕着一层明艳的火光,客厅的温度瞬间窜得很高。

她闭了闭眼,冷静下来,看向钟暝,“所以,你们有他的线索吗?”

“他把气息隐藏得很好,钟暝静静坐着,没有一点表情,“不过现在不是过去,一旦涉及人命,会引起很大骚动。

以他现在的能力,不敢制造大范围的伤害,否则会很快引起特殊部门的注意,这应该是他制造精怪,借助它们吸食人类精气的原因。

这给了我们找到他的办法,从失踪和死亡的人类着手,以及,人贩子,暗网交易等等。”

貔貅点头,“混沌你来调查,你在警局和特殊部门有人,比较方便。”

“行,但要时间,我还担心一件事,”混沌放下手里的茶,十指相交,沉吟了会儿,抬起头环视众人,“如果隗魁活着,梦魇呢?”

梦魇。

这是所有人的噩梦。

一开始,他出现的时候,所有神兽、凶兽、乃至妖兽们都没在意过他,只觉得不过一个小妖怪。

可他们低估了人类的负面心理。

也高估了他们自己。

人有欲望,会因为欲望,诞生很多负面的情绪,恐惧、焦躁、嫉妒、仇恨、厌恶……太多太多。

他们也并不例外。

虽然曾经超脱世外,可因为安黎的出现,他们逐渐进入人界,像人类一样生活,也学会了感情。

有感情,就会生出负面,就容易被影响。

梦魇最爱这些情绪,食用它们为生。

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梦魇变得很强大。

但梦魇其实伤害不了他们,他们几乎都是混沌初开,便诞生在这个世界,只要世界不灭,他们就不会死亡。

然而安黎不是。

隗魁很聪明,他知道安黎是他的克星,便设下计划,时间横跨了上百年,成功让梦魇变得强大。

一场噩梦,人类只记得被神抛弃了。

便也抛弃了信仰。

他们因此,险些失去安黎。

“不,他就算还在,也不足为惧,”钟暝率先开口,打破了一室的安静,“现在世界,人类早已经不再信仰神明,他们信自己、信家人、信国家,他们认为,鬼神是虚幻的。梦魇无法复制曾经的灾难。”

“对,毕竟建国以后都不许成精了呢。”九尾狐插一句。

玩笑一样的话,让气氛轻松下来。

“梦魇我来找吧,如果他还活着,我会找到他。”饕餮主动揽下任务。

貔貅看了看他,“好。”

又继续讨论了会儿,钟暝忽然察觉到楼上结界传来波动,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安黎下来了。”

“那先这样,我们走了。”混沌说完,拎起梼杌就走。

空间扭曲了一瞬,又恢复原样。

与此同时,楼梯传来脚步声。

安黎有点渴,想下楼拿水喝,楼梯走到一半,忽然察觉到好几道目光,便回望过去。

大家都坐在客厅呢。

“你们在聊什么?”小跑着下楼,他走到钟暝身后,弯下腰,两手搭在沙发上,好奇地问了一句。

“工作上的事。”钟暝回头,看见他只穿了薄薄一件睡衣就下来,摸了下他的手,发现有点凉,便脱了外套,给他披上,“你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

“刚才练得有些热,就把衣服脱了,没再穿起来。”安黎老老实实回答。

笑了下,他又说,“不过我也不冷,手冰是因为下来前洗过的缘故,有点困,我用冷水洗了脸。”

“困了就睡,不用勉强自己清醒,”钟暝看到安黎的黑眼圈,“你最近都没休息好。”

安黎绕到钟暝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好几口,才摇头说:“那不行,我的任务没完成,发声练习还没做呢。”

貔貅看着他,“我给你准备点宵夜?”

安黎舔舔嘴唇,有点馋了,“那我想吃酒酿丸子。”

“好,你等等。”貔貅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

“谢谢爸爸。”安黎仰起脸,软软地笑。

吃过宵夜,安黎顿时觉得自己元气满满,精神十足,还能再战到天明。

跟大家道过晚安,他蹬蹬蹬上楼,再次投入练习中。

安黎的练习是有成效的,第二天,他被何晓晓表扬了。

一直到坐上钟暝的车,他还哼着歌,笑得牙不见眼。

钟暝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颊,软乎乎的,“许易天给你找了助理,你下午去见见他们。”

安黎已经习惯钟暝时不时亲昵的动作,钟暝戳完,他只是看了钟暝一眼,就点头,“嗯。”

车子停在华川所在的大厦门口。

安黎下车,想到什么,又弯腰对钟暝说:“待会儿我要去找一趟时航,晚上我会自己回家的。”

“早点回来。”

钟暝又抛给他一串钥匙,“这个给你,车子停在停车场,你开它去吧,比较方便。”

从华川娱乐到陈时航的学校确实有段距离,而从学校回家又会更远,开车的确方便很多,能早点回家。

安黎这么想,便没拒绝,“好的。”

目送钟暝车子走远,安黎才提了提背包肩带,转身走进大楼。

推开许易天办公室的门,安黎一眼就看见三个年轻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他一进门,就齐刷刷看向他,眼神闪着炽热的光。

安黎:“?”

“来了。”许易天从文件堆里抬起头。

安黎思绪被拽回来,“钟暝说你给我选了助理,让我来见见。”

他走到单人沙发坐下。

“正确来说,是两个助理,一个化妆师。”许易天说着,从办公桌后站起来,来到另一侧的沙发坐下,“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指着其中一个戴着圆眼镜的男生,“他是胡杉,之前是唐琳琳的助理。”

“这是涂梅,以后就是你的专属化妆师。”对方是个短头发的女生,画着精致的妆容,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猫眼,长得也很可爱。

最后,他介绍皮肤很白,高高瘦瘦,眯眯眼的男生,“这是佘荣浩,同样担任你的助理。”

安黎朝他们友好地笑笑,“你们好。”

“您好!”三人异口同声。

望着他的眼睛越发明亮。

安黎:“……”

从许易天办公室出来,安黎身后跟了三条小尾巴。

“你们现在,不用跟着我。”等电梯时,安黎说。

胡杉说:“但我们是你的助理。”

“我知道,”安黎笑笑,“不过我是要去找我朋友。”

佘荣浩牢记钟暝给的任务,张嘴想说什么,被涂梅拦住,“那我们要做什么?”

安黎想了想,说:“你们先跟着许易天吧,他会给你们安排工作。”

说完,电梯门刚好打开,他走进去。

电梯门合上,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人。

“怎么办?”

“老板特别交代过,不能让老板娘离开我们视线。”

“偷偷跟上?”

“跟上!”

……

安黎并不知道他们跟着,顺利在停车场找到了车,开车去陈时航学校。

这个时间不堵车,四十分钟后,他就到了学校门口。

陈时航已经在校门口等他。

找地方停好车,安黎下车,陈时航走向他,给他塞了一瓶热奶茶,“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对了,你看过我发给你的样片了吗?”

“看过了,”安黎接过奶茶,给陈时航竖起大拇指,“很棒,如果不是知道你一个人兼顾所有,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砸了大价钱请百万后期和剪辑来制作,不输电影大片的感觉。”

陈时航哈哈哈笑,用力拍拍安黎肩膀,“因为你演得就很好。”

安黎挺了挺胸膛,“那必须的。”

两人对视,又笑起来。

好一会儿,陈时航才收敛了笑容,跟安黎说:“这次微电影,报名的人很多,之前已经筛选了两轮,今天是第三轮。

学校请了凌霄来做总评委,凌霄你听过吧,著名导演,我让你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让你们认识。”

安黎自然知道凌霄,他诧异了几秒,又笑着说:“那我赚到了。”

“才不是,如果凌霄能认识你,是他赚到了才对,你会成为非常优秀的演员的。”陈时航笃定说。

安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