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chapter 33

第二天广告拍完,安黎再次投入话剧《小王子》的怀抱。

很快迎来第二次公演。

由于之前钟暝空降微博表白,安黎回应,直接出柜,再加上后面各个领域大佬跨界送祝福,抽奖一波接一波,跟安黎相关的热搜接连挂了三天,更多人认识了他。

对安黎好奇的人、支持安黎的人、粉上安黎的人纷纷开始抢票。

因此这场话剧的票早就卖光,黄牛票甚至炒到了天价。

开场前,安黎跑到前台看了眼观众席,发现坐得满满当当,看着大家期待的样子,他稍稍有点紧张,但视线对到坐在前面的钟暝后,又放松下来。

抬手对钟暝比了个心,安黎朝他笑笑,就转身回后台,准备开场。

曾明月见安黎从前台回来,笑着问:“会紧张吗?”

安黎摇摇头,“本来有一点点,但我看见钟暝了,就不紧张了。”

曾明月被秀了一脸,眼睛却更加明亮,笑眯眯评价一句,“恋爱的酸臭味。”

安黎朝孟子凡的位置努努嘴,“你们也一样好么。”

“好吧,我承认。”曾明月甜蜜蜜一笑,又朝他wink了一下,说,“说起来,介意给我一张你跟钟暝的合照吗?

我嗑的cp在一起了,作为cp粉正在狂欢中。”

“可以啊,”安黎抬头,“不过现在没照片,下次拿给你。”

“什么照片?”蒋歆和曹安轩凑过来,如出一辙的好奇脸。

曾明月说:“安黎跟钟暝的合照,我作为cp粉,在向安黎要签名。”

“那我也要!”蒋歆立刻说。

曹安轩咳了一声,迟疑几秒说:“还有我。”

安黎一视同仁,“行呀。”

蒋歆开心地拉着曾明月蹦了蹦,曹安轩也一脸高兴。

过了会儿,曹安轩又有些感伤说:“以后,你要再来找我们玩啊。”

安黎郑重点点头,“会的。”

“我有礼物送给你们,”他将护身符手链拿出来,送给他们,“记得带在身上,可以驱邪避凶哦,链子是我亲手编的,不是特别好看,不要嫌弃。”

“突然就迷信了起来。”虽然这么说,但曹安轩拿过手链后,就开开心心戴在了手腕上。

“不是迷信,是我对大家祝福的心意都在里面,你们得时时带着,感受我的心意。”安黎拍拍胸口,一本正经说道。

曾明月和蒋歆听完,笑起来,将手链戴上,“很合适,我们会一直戴着。”

安黎满意地点头,又拿着几条手链跑去找罗钧、何晓晓、孟子凡和贺峰,以同样的方式送了出去。

送完,剧目开场的时间也到了。

……

毫无疑问,这场演出很成功。

谢幕时,观众掌声轰鸣,响彻整个剧院。

告别所有人,回程路上,安黎靠在钟暝肩膀,怀里抱着抱枕,拿手机翻看观众对今晚演出的反馈。

【第一次看话剧,以前一直觉得会很无聊,但太太太好看了!现场好震撼!】

【看完了,我真的……尼玛找不到形容词,简单来说,太好了!!】

【两个字,炸裂。】

【安黎绝对会红,他不红我抄字典!放话在这里,一年以后回来挖!】

【没看过的人可惜了,看过的都赚到!】

【虽然是童话故事改编而来的剧本,但演得真的很好,不止安黎,台上每个演员都表现地特别出色。当然,安黎尤其好,我有滤镜我做主!】

【想要二刷,但安黎不再参与后续的公演了呜呜呜呜。】

【不怕,安黎接下来会演电视剧或者电影,到时候可以二刷三刷四刷五刷!!我好期待!】

当然也有不好的评论,安黎也仔仔细细看了。

然后将真正言之有物的剧评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准备时不时复习一遍,以后不会再犯。

看了小半个小时,安黎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就收了手机。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

见状,钟暝问:“不舒服吗?”

“看太久手机了,眼睛酸。”安黎仰起脸看他,语气软软的,尾音像是在撒娇。

钟暝低头,亲了亲他的眼尾,然后伸手覆上他的眼睛。

安黎轻颤的睫毛,仿佛羽毛似的挠过他的掌心,有点痒,痒意又往心里蔓延,钟暝喉结滚动了下,轻声说:“乖,把眼睛闭上。”

安黎乖乖闭上。

带着暖意的灵力从钟暝的掌心到达安黎的眼睛,舒缓了他的疲劳和干涩,困意跟着席卷他的大脑。

连续不间断的排练和日常发声、台词练习,再加上刚刚死里逃生,身上又还有没有解除的咒术,安黎累了。

察觉到安黎的困倦,钟暝收起笔记本,揽过安黎的腰,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又调整了姿势,让他可以舒服地睡觉。

“睡吧。”钟暝的声音轻柔。

鼻尖是熟悉且安心的味道,安黎在钟暝怀里蹭了蹭,陷入了熟睡。

司机将车速放得更慢,开得非常稳当。

车外万千广厦霓虹落在这座城市,灯火通明,马路两边的路灯斜斜地从车窗照进来,落在钟暝的侧脸,他低着头,温柔的目光投落在怀里沉睡的安黎身上,专注地凝视他,眼里唯有他一个人。

进入十二月,B市迎来了初雪。

当天晚上,安黎接到许易天的电话,让他第二天去公司。

许易天为他争取到了一个剧本,刑侦剧,饰演男三号。

剧本大纲和前几集内容安黎熬夜看完了。

他饰演幕后大boss,跟男主是朋友,是个心理学博士,也是个连环杀手,一直跟警方斗智斗勇,最后被绳之以法。

人设上,性格有转变和冲突,随着故事深入,人物的背景、成长都被挖掘出来。

表演上需要很多的层次感。

虽然是反派,但他坏的有魅力,安黎很喜欢,非常想挑战。

所以第二天,安黎迫不及待往公司跑。

钟暝去了钟氏,今天陪着安黎的是梼杌。

自从上一次安黎在梼杌面前出事,梼杌就发誓,绝对不会再分心,他特别尽责地当保镖,视线一直围着安黎转。

安黎有些哭笑不得,捏了捏他的腮帮子,“你别总盯着我,太奇怪了。”

“不行,”梼杌抬起头,目光在安黎被衣服盖得严严实实的肩膀扫过,“我上次没看着你,你就出事了。”

“上次我还没有记忆,现在有了,如果隗魁出现在我面前,我能认得出来。”安黎注意到了梼杌的视线,微微弯腰,视线跟他平齐,一字一句,认真说:“我再重复一遍,上次的事,不是你的错。”

梼杌噘着嘴,不说话。

安黎看着他。

“那好吧。”梼杌退了一步。

谁让他比安黎大上好多岁,虽然是小孩子的体型,但也是哥哥。

哥哥就是要让着弟弟。

梼杌心想。

这场初雪很大,整座城市被银装素裹包围。

安黎不喜欢下雨天,却很喜欢下雪天,因为曾经一到下雪天,钟暝就会到昆仑山,陪他待一个冬季。

托着腮,安黎想到钟暝,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大厦外面,安黎带着梼杌走进大楼。

电梯到达属于华川娱乐的楼层,他们走出来。

这是安黎回应钟暝表白,公开出柜后,第一次来公司,看见他,所有人的动作一停,过一会儿才继续做事。

不过余光仍然总往安黎身上飘。

忽视掉或者嫉妒或者羡慕或者亮闪闪的眼神,安黎带着梼杌直接进了许易天的办公室。

许易天的办公室里坐着约莫四十岁的男人,看见安黎,他露出笑容,“你好安黎,我是张楚明。”

安黎知道张楚明是谁,张楚明主动开口跟他打招呼,他有些受宠若惊,“您好。”

张楚明是一位十分有名的导演,十年前一部《温暖岁月》让他一炮而红,拿奖无数,捧出一个视帝一个视后。

他的作品不多,两三年才一部,但部部都是精品。

跟张楚明握了手,安黎在他对面沙发坐下。

梼杌坐在安黎身边,仔细打量张楚明,确定对方无害,才转开目光,但始终保持警惕。

安黎能够察觉到梼杌的警惕,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然后从桌上拿一碟点心,放到他手里,让他吃。

“这位是?”张楚明问。

“他是我弟弟。”安黎说完,梼杌有些郁闷地看了他一眼。

安黎对他眨眨眼。

梼杌撇撇嘴,叹气。

谁让他是小孩子的身体呢。

许易天听完,看了看梼杌,再一次感慨基因的伟大。

他倒没问为什么会带着弟弟来公司,毕竟安黎现在名义上是他的艺人,实际上,是他的老板娘啊!

他给安黎倒了杯茶,进入正题,“张导希望你先试戏。”

安黎挺直背脊,“没问题。”

张楚明温温和和的,“你剧本看过了吗?”

“看过了。”安黎说。

“那就试许翎跟受害者A见面那一场,他们在酒吧遇见,许翎诱//惑他,我帮你搭戏。”张楚明点了试戏的剧情。

他又说:“许翎不单漂亮,而且很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所以他是明艳的,风情的。你需要演出那种气场和魅力。”

“我明白,”安黎回忆剧情,迅速在剧本上找到对应剧目,望着张楚明说,“请给我十分钟。”

张楚明见他不需要找,一翻就翻到剧情所属页,脸上笑意更浓。

他颔首,“嗯,你准备。”

十分钟很快过去。

安黎收起剧本,解开衬衣的一颗纽扣,露出精致好看的锁骨,接着挽起一点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腕。

他又找许易天借了眼镜,将头发揉乱一些,才迈着步子,走到张楚明身边坐下。

并没有主动说话,他就坐在那里,翘着脚,姿势慵懒,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拿起玻璃杯,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杯壁,眼神含笑,落在前方。

偶尔偏头,看一眼别处,眼神在顾盼间,满满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