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大妖都宠(娱乐圈) 》朽木刁也

4. chapter 04

节目录制完,已经将近凌晨。

安黎今天累了一天,跟工作人员道谢、告完别后,控制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眼皮耷拉下来。

提了提背包带,他转身朝厕所方向走,打算洗把脸。

经过主持人的休息室,门没关严,蒋越的声音传出来。

安黎对偷听没兴趣,正要走开,却忽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脚步一顿,他停了下来。

蒋越想到安黎今晚全程站在自己身边,自己被衬托的像是地上的石头,毫不起眼,最后的表演更是压倒式的被比下去,攥紧了手,内心的怒火遏制不住。

“林哥,今晚的录制是怎么回事?怎么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你为什么一直帮安黎!而且节目组怎么也突然这么照顾他?!”

得知安黎要跟自己上同一期综艺,他就想到借此机会恶整安黎一顿。

他托人打听到安黎的剧本,知道是又辛苦又累的“丑角”,便又找了非常爱钱的主持人林崇,花了三百万跟他约定在不超出剧本合理范围内,让安黎出更多丑。

但是,林崇什么都没做!

而且不止什么都没做,还热心抢走本来应该由安黎扮演的角色,之后又帮安黎解围!

黄鼠狼妖好不容易劫后余生,没被大佬当场碾死,现在听到安黎的名字就悚得慌,即便知道烛龙已经走了,还是下意识用神识去探,一点上古神兽的气息都没探到,才放松下来。

“你在质问我?”林崇抱着手臂,掀了下眼皮,似笑非笑。区区人类。

“我不是,”蒋越反应过来,瞬间换上讨好的笑,“林哥,我只是被安黎气坏了,口不择言。”

林崇作为一只黄鼠狼妖,心眼特别小,“你可以滚了,以后也别找我。对了,因为你我心情不好了,之前答应帮你时你承诺的钱要翻倍,明晚以前打到我的账户。”

“翻倍,你怎么不抢银行!”蒋越没忍住吼了出来,表情狰狞了一瞬。

林崇吹了吹指甲,心安理得,“精神损失费。”

林崇这么不要脸,蒋越终于忍不下去,炸了,狠狠道:“我可以曝光你,能让你再也混不下去!”

林崇不在意的抖抖腿,“你去吧,我不拦你。”

他抬头,看着蒋越,“但你别忘了,你同样有把柄在我手上,你大可试试谁更有能力,谁的动作更快。”

他们后面的谈话,安黎没有继续听。

反正听见两人狗咬狗,他已经出气了。

回家回家。

晚上肯定能睡一个美美的觉。

如安黎所想,他这一觉睡得特别好,如果不是张立打电话过来,他还能继续睡到中午。

抱着被子坐起来,安黎接起电话,“喂。”

“还在睡?”张立对他的态度依旧冷冰冰,直白的表示不喜欢。

揉揉头发,安黎从床上下来,“不是没有我的工作吗?”

“不是工作,”张立问,“公司高层变动,你换身好点的衣服现在过来公司,见新老板。”

安黎看着镜子里睡眼惺忪的自己,拍拍脸颊,清醒一些,“我能不去吗?反正你没准备捧我,去了也没用。”

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

从他拍第一部戏时得罪了男主,差点被雪藏,后来又接连在饭局上不给张立面子,拒绝向投资商示好以后,张立就恼了,懒得再管他,只是为了不主动违约,让他找到理由可以解约,会从指缝里漏点资源给他。

张立直说了自己的目的,“你的脸好看。”

“但你知道我的底线。”

“我知道,也没准备让你做什么,总之,你先过来,”他又说,“你的合约还没到期。”

话音落下,直接挂了电话。

安黎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郁闷地叹了口气。

四十分钟后,安黎站在了公司所在的大厦门口。

华川娱乐在大厦的15-18层,张立让他直接上去18层找他。三部电梯都刚上去,还得等一会儿,他摸出了一瓶旺仔牛奶。

“安黎。”

听到熟悉的声音叫自己名字,安黎偏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正好对上钟暝含笑的眼睛。

钟暝今天穿着正式的西装三件套,衬衣扣到最上面一颗,打着领带,凸起的喉结格外性,感,又增添了禁欲气息。

安黎松开咬着的吸管,“钟暝?”

“嗯,是我。”

停在离安黎一步远的位置,视线从安黎手上的旺仔牛奶掠过,又到他脸上,钟暝十分自然问:“吃过早餐了吗?”

安黎愣了下,回答:“吃过了。”

“那就好。”钟暝笑了笑。

电梯刚好下来,门打开,钟暝右手掌心虚虚按在门上,让安黎先进,然后才进去。

“你到几楼?”他问。

“18。”

钟暝点头,按了楼层数,又说:“你父亲和哥哥已经上飞机了,下午两点到机场,你跟我一起去接机吗?”

下午两点。

现在是上午九点,还有5小时他就能见到家人了。

安黎心跳得有点快。

等心跳缓下来,想起张立,安黎皱了皱眉,肩膀垮下来,“我不一定有空。”

张立那边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钟暝笑了下,笃定说:“你会有时间的。”

安黎:“?”

这时,电梯停了下来,安黎看了眼楼层数,18楼。他要出去了。

“那我先走了,晚点联系。”他对钟暝说。

钟暝却跟了出来,“我也到这一层。”

看了眼跟自己并肩的钟暝,安黎忽然想到张立提到的新老板,“你——”

他后面的话被张立打断了。

“安黎!”张立黑着脸,大步朝他走来,身后跟着得意洋洋的蒋越。

安黎不用想也知道,蒋越肯定跟张立说了些什么。

“你昨晚做了什么?”张立厉声质问。

安黎侧过身面对他,十分无辜,“我没做什么啊。”

张立:“蒋越昨天上节目是去宣传新剧的,可你做了什么,你把他的风头全部抢走,他还宣传什么?”

虽然知道张立不喜欢他,但听张立这么说,安黎还是有些失落,偏心偏得太明显,已经连道理都不讲了。

正要张口,却听见钟暝说:“安黎更优秀,自然吸引更多目光,与其责怪他人,不如反思自己为什么不够优秀,吸引不了观众。”

钟暝说完,扫了一眼蒋越。

他生来为神,对很多事物,都是旁观心态。

在他眼里,人类很弱小,他轻轻动一下手指,生命就会消逝。

但他也并不介意,释放神兽的气息去碾压一个凡人。

安黎是他的底线。

这个人类对安黎存有的恶意,已经刻进灵魂里,满的几乎要形成魍魉,化作实体。

触到钟暝的眼睛,蒋越心底突然升起极深的恐惧,控制不住地后退了好几步,大口大口喘气。

张立这才注意到钟暝的存在,看了过去。

看清钟暝的长相,他忍不住惊叹,心里迅速打起算盘,思考对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安黎的朋友,有没有兴趣签约做艺人……

然而没等他开口询问,就听见一道女声响起,“钟总,您来了。”

钟总?

新老板!

张立神色一变。

而他身后,蒋越的脸色已经惨白。

安黎原本就猜到了,这会儿并不惊讶,只是看向钟暝。

钟暝快速冲他眨了下眼睛,“我说了,你会有时间的。”

进到办公室,钟暝示意助理去准备些茶点进来,然后脱了外套随意放在沙发扶手上,在安黎对面坐下。

“红茶可以吗?”他温声问。

安黎对什么茶叶并不挑,“可以。”

钟暝点下头,亲自煮水泡茶。

将泡好的茶推到安黎面前,他才分了点目光给站在旁边惶恐不安的张立。

“我看过安黎的通告,他签约的这两年里,除了第一部戏制作班底还不错,其他不是雷剧就是神剧,他总是扮演反派,跑龙套。

你作为他的经纪人,很失职。”

张立张了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可他回忆起来,却又找不到可以辩解的东西。

最开始安黎因为锋芒太露得罪人的时候,他没尽力周旋,为安黎争取公道,导致安黎失去了最佳红起来的机会。

后来他看投资商们喜欢安黎的长相,只要安黎对他们笑一笑,就愿意给资源,便带着安黎四处去饭局。

再后来,安黎不喜欢他的做法,不肯配合,几次反抗他,让他在饭局上丢脸,他就彻底放弃了安黎。

“我要把安黎的经纪约转到我这边,你有意见吗?”钟暝语气很淡,听不出喜怒,然而张立抬头看他时,却注意到了他神色间与生俱来的睥睨,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只有视线投到安黎身上的时候,才落入凡尘,染上真实情绪。

张立顿时明白了安黎在钟暝心里的地位。

他飞快摇了摇头,“没有。”

钟暝“嗯”了声,收回分给他的一点目光,下逐客令,“那你出去吧,会有人跟你去办交接。”

张立离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黎放下绿豆糕,抬眸直视钟暝的眼睛,露出笑容,“谢谢你。”

钟暝跟他对视,笑着指了指他嘴角,“沾到了。”

安黎愣了一秒,连忙用手背蹭了蹭,耳根有些发烫。

好一会儿,热度才下去。

钟暝弯了弯唇,又给安黎倒了杯茶,主动提起,“昨天晚上,你表演的魔术和指弹很精彩。”

听了话,安黎诧异,“昨晚你在?”

“嗯,我在。”钟暝换一个坐姿,双手交叠,放在腿上,身体放松靠在沙发背上,“本来,我只是去跟电视台谈一笔生意,无意间知道你会参加晚上的综艺录制,有些好奇,就留下看了。”

安黎反应很快,“所以,是因为你,我的台本才全部改了吗?”

他就说,为什么总导演会突然叫他过去,给他郑重道歉。

然后编导给他改台本,不仅让他提前上台,把本来由他担任的“工具人角色”挪给林崇,还让他表演才艺展示自己。

钟暝没否认,颔首,“对。”

望着安黎,他一字一句,“你如果站在舞台上,就该是最明亮的那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