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晚饭多吃肉

第八十二章 无法插话

  时月在蒲灵旁边坐着,一度有些坐立难安的的样子,她害怕李安过来凶她,但她又想和李安解释清楚,纯粹是巧合。

  但李安没过来,甚至对时月一丁点的关注都欠奉。

  这时候,时月更害怕了,她才知道,相比于李安凶她,她更害怕李安无动于衷的样子。

  时月不止一次和李安说过,当他们两个人有矛盾,意见不合有争吵的时候,不要冷战,也可以凶她,但是绝对不可以冷战,不可以不理她。

  李安也是听进去了,并且也记住了的,只是现在的他喝多了,是那种意识不清醒,无法独立思考的那种喝多了。

  以至于时月以前说过的那些话,他俨然已经忘却了。

  眼前的酒才是李安目前最喜欢的东西。

  时月看着李安一杯杯的把酒灌进肚子里,她突然就有些心慌了。她不怕李安凶她,只怕李安默不作声、一言不发的喝酒。

  她害怕李安不理自己,无视自己。

  时月有些坐不住,她需要做一些什么让李安明白刚刚真的只是误会,那是巧合。

  包厢里的气氛一直居高不下,时月看着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了的李安,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她想过去把李安拉出来,但是她现在没有理由,没有身份和立场。

  时月并没有想要就这么简单直接的把自己和李安的关系公诸于世。

  但是她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脑海里有一瞬间也是闪过故技重施的念头,但是冒充岳飞打电话这种事情,第一次还好,但同一天的时间,前后相隔不到三个小时再来一次,好像是有点不太合适。

  更何况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吧。

  时月想到现在的时间差不多应该已经有十一点了吧,她不确定,但是她能确定的是,她一直从上场唱‘致姗姗来迟的你’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看手机。

  时月想到这,才赶紧拿过来手机,目光有些寒怕。瑟缩着不太敢看手机屏幕上的显示。

  然而就算再不想,也还是要看,将近十个红色的未接电话显目的躺在通话记录里,微信里未读信息和未接电话则更多。

  时月看着这些,感觉有些脑壳疼。信息和电话都是时月妈妈发来的,没有时月爸爸的来电,让时月稍微轻松一丢丢。

  手机显示时间已经是二十三点二十五分了!

  这个时间对时月来说,早已经超过了她家里的门禁时间,只要不是出差和报备被允许之外,时月几乎很少敢胆子这么大、敢自己私自决定这么晚才回家。

  但时月现在还不想、也不敢和时月妈妈回消息,因为一旦回信息,那么就一定要马上就回家,就算有任何事、任何借口都不行。

  时月现在只是想和李安解释清楚,她是打心底觉得有些害怕。

  只是还没等时月想到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李安、或者是把李安哄出来的想法,时月的手机就又收到了微信消息。

  时月尽管有些烦躁,却还是点开了。

  是时月妈妈的信息死丫头,你再不接电话,你就自己小心你爹等下出去找你啊,到时候后果什么样,自己心里有数!

  时月瞬间脸色就变了,愁眉苦脸的盯着手机,可凭借她的小脑袋瓜,完全想不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无计可施,一筹莫展。

  而之前邀请时月唱歌的那个男人此刻又走了过来,他今晚的目标就是时月了。

  只可惜,时月并不是他想的那样,本来她也只是为了刺激李安,只是好像没有控制好力度,玩的过火了。

  时月看着男人走过来,心里已经把李安生气的原因都归咎与这个男人了,要不是这个男人唱歌唱这么好,李安怎么会误会!怎么会这个样子对自己!

  时月本来心情就不好,又加上李安现在好像误会了自己,并且时月妈妈又逼迫她,几重因素相互叠加之下,时月马上就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要暴走了。

  “**姐,唱歌很好听啊。”

  男人只是很寻常的夸奖式开口,却好像**一样,把时月的情绪彻底点燃了。

  时月皱着眉,看着想要坐下来套近乎的、占便宜的男人,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冷冷的说了一个字“滚。”

  男人愣了一下,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啊?”

  时月扫了男人一眼,一字一顿的说道“哥屋恩——滚!”

  尽管时月很不客气,但是男人丝毫没有生气一般,只是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毛,还是冷静的礼貌笑意,极为绅士的说道“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希望你们玩的开心。”

  话音落下,便丝毫不到留恋的转身就走。花花世界,应有尽有,他是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及时转换目标,才把让自己时刻立于不败之地。

  男人刚刚转身离开,时月的手机来电铃声就响了起来。

  时月看着来电显示上那极为醒目的四个大字——‘母上大人’,心里的烦躁情绪突然好像翻了好几倍!

  但又不能不接,她还真的害怕她的父亲大人,下一次给自己下禁足令,把自己锁家里。

  时月对着旁边的蒲灵示意了下,自己要出去接个电话,蒲灵点头表示知道了。时月这才捂着手机出去外面接电话。

  这一切,都落入了李安的眼里。

  李安看见了那个男人从时月身边走开后,便知道自己是误会了,想着果然是喝酒误事,一些简单的逻辑思考能力都丧失了。

  时月除了睡觉以外的全部的时间几乎都和自己在一起,哪还有多余的时间和别的男人去练歌!还是同个公司的男人!

  嗯……睡觉的时间有时候也和自己在一起……

  李安已经沉默了好几分钟的时间了,想通了后又突然活跃了起来,眼睛里带着笑意的和众人喝了一杯,表示自己先休息一会儿,大家继续玩。

  大家都已经玩的很忘乎所以了,身份之类的事情,也被抛诸脑后了,李安让出来座位,便有人补了进来。

  李安晃了晃脑袋,是觉得有些头晕了,但是他还是知道要做些什么的。挥手叫来了一个他还算有印象的人过来,两人交头接耳的开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