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晚饭多吃肉

第二十章 礼貌克制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独一无二,每个人的人生也都是要自己过。无人能复制你的人生,却有人能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采纳或是忽略,都是你自己的人生。

而人的一生里,总会有很多风景,有的人不着痕迹的从你的世界里如鸿毛、如飘雪般划过,你发现了,想留下它,回过头却连影子都找不到;有的人却是在你的世界里铁钩银划般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遍地狼藉。

成年人的生活枯燥而无聊,夜里难捱的情绪在天亮后抛之脑后,第二天的工作还是要继续。

中午时候,时月给李安订的餐到了,送进来时,李安看着面无表情、意兴阑珊的她,想安慰她却不知从何说起,很多时候,很多事都只能自己慢慢熬过去。

只是看着以前并不怎么化妆的时月,开始学着化妆,仍然遮挡不住的黑眼圈和红肿的眼睛,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熬过去就好了,撑过去就是成长。

只是时月并没有点东西吃,从上班到现在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连水都没有喝。时月在这个时候越坚强就越让李安觉得心酸。

感情里,谁不是这样。越拥有越不想失去,就算明知道结局就在眼前,却也是遮掩着双眼不去相信,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只能自己熬。

如是三天。

周五上午八点五十分,写字楼过道刷门禁卡的时候,李安碰到了时月,时月首先笑着和李安打招呼说早安。

李安点头回了句早,然后一前一后进去。进了电梯后,李安才察觉到今天的时月状态不太一样。

和前两天比较起来,状态轻松了许多,说话也轻松了许多,不再是死气沉沉,心不在焉的样子。

在进电梯时,李安大致看了一眼,今天时月的状态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一样的原因,大致应该是一向是素颜不化妆的她,今天化妆了。

很精心的妆容。

修了很工整的柳叶眉,浓郁翘立的长长的睫毛,浅浅的淡粉色的眼影,本来内双的双眼皮也显得很是清晰,丹凤眼。柔顺的长发,没有扎上,自由披散在脸颊的两侧,露出白皙的额头。粉嫩的脸颊,涂了口红的唇。

整个人就好像是浴火重生了一样,明艳而动人。

随着电梯里一层层的抵达,也一点点的下人。时月跟着李安乘电梯到了顶楼。昨天晚上十二点,大飞在欧洲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大飞和李安还有几个公司高层、董事开了个短暂的高层会议,简述了这次欧洲项目的事情,大致说明了被人截胡的事情。

然后今天李安上班的第一时间到顶楼自己的办公室,而不是十八楼的投资部总监办公室,那个办公室很快就不属于他了。

昨天开会时,有人对时月身兼数职提出了疑问,李安也附议,确实有点忙不过来,大飞同意了委托猎头公司尽快寻找合适人选上任。

出电梯的时候,李安笑着对时月说了一句:“今天妆很漂亮,很适合你。”

时月愣了一下,眼睛眯着回道:“谢谢。”

李安进了办公室,先开了电脑,便在文件架翻找着上次放的文件。时月端了咖啡进来,李安早上刚到公司上班的时候会喝一杯咖啡,几天来,时月基本上摸清了李安的习惯。

等到时月把咖啡放在了桌子上,李安的手边,李安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开口说道:“对了,之前给你说的,明天需要去澳门出差几天,本来看你状态不好,想着给你放假几天,让你休息几天,调整一下。”

时月笑眯眯说道:“不用了,我的私事已经解决好了,我的工作,我自然也能胜任。谢谢李总的关心。”

李安抬起头看了时月一眼,复又低下头,想到今天时月的状态似乎也调整的不错:“那也行,这次去澳门时间也并不紧张,工作量也不大,你跟着去也当散散心了。”

“嗯,那就这样,明天机场见。你去忙吧。”

不熟悉的时候,李安对任何人似乎都是礼貌而疏离,亲切中带着隐隐的距离感,话少而高冷。相处久了,熟络下来,李安就有些话痨的潜质。

时月点头出去:“好的,李总。”

看着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说话,今天恢复正常,又开始叫李总的时月,李安眯着眼摇了摇头。礼貌就是距离,克制就是退让。

自己的那天晚上的话,还是让她清醒了许多,只不过自己内心好像隐隐有些失落是怎么回事。

中午没有再在公司吃订餐送过来的食物,李安和时月下楼去吃东西,去了楼下经常吃东西的餐馆,李安本着女士优先的精神,让时月点餐。

午餐时间,时月并没有像上班时间和李安保持着那么疏离的距离,笑嘻嘻的说道:“那我不客气了。”

李安等着看她随便点的时候,却发现时月只点了简单的家常菜,一份酸辣土豆丝,一份尖椒炒蛋,然后要了几张饼。然后笑盈盈的把菜单给了李安,李安加了份汤,玉米羹,就递给了服务生。

然后李安就听见了时月问服务生:“你们这儿,果盘里有没有圣女果,就是小番茄。”

服务生点头回应,时月就让人给上一份过来。

在等待上菜的过程里,时月问李安:“你为什么喜欢吃圣女果啊,没别的意思啊,就是好奇,纯粹好奇。”

李安笑着看她:“知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啊。”

时月双手托着下巴,不置可否:“这不是吃的还没上来吗,等着无聊,就八卦一下,八卦一下,嘿嘿。”

李安把手机放下,跷着的腿也放下,右手抵在太阳穴上揉了揉:“这个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原因,可能就是小时候的事情吧。”

时月双手托腮,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安,一幅准备好了听故事的样子,李安哑然失笑。

“你也知道,大飞是我学长是吧,我们还是老乡你不知道吧。”

时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李安继续说道:“我也是商城人,很小的时候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住在乡下,想起来都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当然也饿不着,有吃有喝的,但是也并不像你们住在城市里那么方便,那么任性,想吃什么都有。”

时月打岔:“别你们,我小时候也跟着奶奶住在乡下的。”

李安噗嗤一声笑道:“别打岔,你还要不要听了,不想听就等着吃东西。”

时月立刻捂嘴,示意你继续说,我不说话了的样子。

“那个时候吧,也是吃得饱,吃的暖,衣食不愁。就是那时候有一次去上街买东西吃的时候好像,第一次见到小番茄,小时候问奶奶,奶奶说叫小番茄,后来后才知道还有学名叫圣女果,”

“缠了奶奶很久,奶奶都没有买给我吃,因为要买西红柿,奶奶说大的小的不是一样吃吗,大的还可以做菜,就没给买。”

“后来,好像过了好几天,我都忘了这件事了,有一次,爷爷偷偷买了很多的圣女果回来给我吃,我很开心,但是奶奶发现了。不过奶奶没有训我,也没有说爷爷,就是说,买都买了,你吃个够,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可是我却没有吃够,那天吃了多少,我都记不清了,就知道很多很多,撑的饭都没吃,然后以后每一次奶奶出去买东西,只有见到有卖的,就会或多或少买一点给我吃。”

服务生端着一份果盘过来,打断了李安的叙述,也打断了他的回忆,李安捏着一颗,刚刚刚洗过的圣女果还能清楚的看到饱满鲜艳的果肉外粘着水珠,晶莹剔透。

“然后我爸妈带我走,去南京那天,我奶奶对我说,去了那边,小番茄到时候你想吃什么,就能吃多少了,让你爸给买好多,随便你吃。”

李安笑意盎然,笑嘻嘻的说着,声音却越来越低落:“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吃这个了,似乎从那天开始我就不喜欢吃了一样。”

时月看着李安手里的圣女果:“那你现在?”

李安笑了笑,把手里的圣女果放进嘴里,很享受、很好吃的样子:“现在,因为现在觉得它真的很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