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晚饭多吃肉

第一章 尘嚣中重新来过

你知道吗,我来到这座城市五年了,我对这座城市的概念就是干净。

这是大飞在李安刚到这座城市的第一天,为他接风洗尘的时候说的,当时李安特疑惑,为什么对一座城市要用干净这个词形容呢。

而大飞只是笑着和李安举杯,500毫升一杯的扎啤咕嘟咕嘟的从他口中滑下去,驻唱歌手在唱着一首没听过的歌,应该是民谣,不清楚。李安看着大飞,用了三口才把一杯扎啤喝掉。

他笑着看着李安说,你这酒量不行。

李安强行辩解说,我这喝的慢,但是我喝得多,喝的时间长啊。

大飞哈哈笑着对李安说,你还嘴硬,行,今天,谁怂,谁是孙子。

李安是有点怂,但是对大飞,不能认,他心想着,我一个年轻大小伙,他都一奔三出头了的人了,当然不服。

在一个叫‘陈述’的小清吧里,李安和大飞坐在四号桌,顾客不多,装修也很简单,旁边就是那个长的很清秀的驻场歌手在自顾自的唱着歌。大飞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李安不知所以然,就一杯一杯的陪着。

那天是李安刚从金陵回来,回到一个内陆小城,一个大飞口中干净的小城。他当时不知道大飞为什么要这么形容这座城市。

他没问,大飞也没解释。

只是后来才知道,干净,这个词不仅仅是用来形容状态。它用在别的地方也可以如此贴切,如此的让人难过。

那晚,不知道是谁先醉的,也没人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回去的。李安也是在第二天才知道大飞和他未婚妻分手许久了,他记得那天他哭了,他自己好像也哭了,他说他放下了,他说他也放下了。

大飞是李安学长,他在金陵实习时候也是跟着他。后来大飞离职了,就断了联系。现在他是李安的顶头上司。

大飞大李安四岁,也大李安四届,正常发展的话,现在应该已经结过婚了。

李安是在大一下半学期,认识的大飞。当时大飞女朋友和他同届,叫陈述,是中文系系花,一个很温婉也很漂亮的女孩子。当时李安和陈述她们宿舍搞联谊,等到晚上大飞来接他女朋友,李安才知道大飞是他们学长,也是他们系很出名的学长,大名鼎鼎的‘抗金英雄’——岳飞。

一个人扛起了整个金融系的大旗。

当时他们寝室长私下小声的忿忿不平的说,原来系花有主了啊,还是这么个大神,墙角都不敢挖。

大飞当时特严肃的对李安他们宿舍老大严冰说,不怕死的话,你也可以试试。只是片刻后他自己就又笑着说,哈哈哈,不用这么严肃,叫我大飞就好了,你们现在的导师是李老师是吧,他和我说你们这一届比我们那一届强多了,我还想着你们在学校帮我看着点陈述呢。

他搂着陈述的腰,仿佛在宣誓主权,又一边给李安他们台阶下。自信、强势,很符合当时他在新生中的形象。

后来陆陆续续吃过几次饭,大三李安去一个公司实习,恰巧又是他手下,才知道还是老乡,这才慢慢的熟悉起来。

也听说当时他和人回学校招聘,是陈述一见钟情,开始倒追他,几个月后,他沦陷了。

中间几年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大飞后来突然离职了,然后便音信杳无。

在他离开后,李安在金陵待了一年也离职了。宅了两个月后,突然收到大飞的信息,问他怎么离职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李安就实话实说,现在在家宅着,也还没有打算。

大飞说他开了一家公司,经营还不错,正需要人,问李安愿不愿意过来,考虑了几天后,李安回到了他的老家,从幼时便离开了的城市,几乎没什么印象的城市。

商城,一个曾在历史上也曾浓墨重彩出现过,现在变得籍籍无名的城市,一座内陆城市。

就这么简单的就进入了大飞的公司,在投资部工作。李安等到周一下午四点三十分的时候,走出了办公室,拍了拍手,等到大家都停下手上的活后,看着他们故作严肃的说:“看样子,今天我刚来,各位要陪我加班了”

听着他们小声的埋怨和唏嘘声,他忽然有种久违的恶趣味的开心,想起来大飞以前也是这个样子总是逗他们,一晃都过了快三年了。

“哈哈哈,好了,不逗大家了,大家抓紧时间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我订地方,请大家吃饭,当然如果各位有安排的话就算了。”

看着大家兴奋的说着没有没有、谢谢总监之类的,李安笑了笑,示意大家噤声:“好了,那各位先处理好工作,那个林乐乐进来下。”

“我好久没回商城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好,你们平时都去哪儿聚餐?你帮我定一下位置。”

“好的,总监。”

“去忙吧。”

李安看着林乐乐走出去后,走到窗边,站在十八楼的高层,看着地面上渺小的如同蚂蚁般的车水马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记住了,你叫李安,熬过去就是明天。

落日的余晖斜斜的洒进来,暖黄色的光束晕开,看起来大半个办公室像是被金黄色笼罩其中。三月的阳光好像驱散了所有的冷意,心生温暖。

李安就站在床前,影子被夕阳拉的又细又长,他站在那儿,就好像宛如新生。

晚上快十点,大家都吃喝尽兴,有人起哄说转场,李安看着他们投票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决定不去酒吧喝,去KTV继续玩。

李安坐在首位想了想说:“转场继续,我请,但是你们保证明天还要有精力工作,我这刚上任,你们要和我一起做出点成绩,让老板看到。OK吗?”

“OK,谢谢总监。”

“好,出发。”

众人打打闹闹的结伴而行,由于好多人喝酒了,不能开车,于是叫了几辆车送大家过去,等到看着最后一波人也上车出发后,李安刚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就听见身后有人弱弱的说话。

“李总监。”

李安扭过头发现还有一个小姑娘,拍拍额头:“你看我,不好意思,喝的有点多,等下辆车,我们一起过去。”

“不是,李总监,时间有点晚了,我要回家了。”

李安偏过头看了看她,顿了下:“好,时间确实也不早了,我帮你叫车,你自己小心点。”

“嗯嗯,谢谢总监。”

车来了之后,李安打开后座车门,手抵着车顶:“时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

“没事,我正好也吹吹风。”

就在这时,李安的手机响了,大飞打来的,李安坐进副驾接通电话:“大飞,怎么了?”

“四儿,在哪儿,怎么样,笼络你的下属顺利嘛。”

听着把疑问句问成陈述句的大飞,李安视线瞥了一眼后座玩手机的小姑娘,嘴角有些笑意不可抑制的泛起,似乎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

“很顺利啊,这不,时间有点晚了,我正送你的小员工回家呢。”

“什么情况你这是?”

李安无视了电话那头大飞的问题,通过内后视镜看见后座的小姑娘突然脸红,嘴角的笑不可抑制的扬起来。

李安没给大飞解释什么情况,在大飞说了等下清吧见后便挂了电话,看着小姑娘到了小区大门口就和师傅说到地方了,李安又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和小姑娘说了明天见后,便吩咐师傅去‘陈述’清吧。

有些昏暗的酒吧内,射灯忽闪忽闪,透着一股朦朦胧胧,欲拒还迎的气氛。本来应该最合适的时间,酒吧内却并不显得怎么热闹,三三俩俩的人坐在卡座里或交谈,或碰杯。

大飞在吧台和一个背影看起来高挑的姑娘交谈着,看起来气氛不错。

李安从大飞身后错过,在他身后隔了几个位子坐下,正好能到和侧坐着对着大飞的姑娘,长得还不错,正心里给姑娘打分的时候,酒保过来问要什么,李安收回了目光没接酒水单:“威士忌,酒水一比一,谢谢。”

酒保去拿酒,李安有些无所事事,遂转下转椅子,打量着陈述酒吧内的装潢,看着看着,视线焦距开始聚集在了姑娘的身上。

接过酒水,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看着生意不是怎么火爆,质量倒是都还不错,大飞倒是找了一个好地方,眼光可以。

“啧,眼光的话,我一向自认不错。”

大飞拍了拍李安的肩膀,调侃道。

“你眼光肯定错不了,要不然我们大学时候那么心心念念的,万人追捧的陈述小姐姐怎么就能遭你毒手呢,我们可是忿忿不平了许久呢。”

“你小子,真的是,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大飞笑着摇摇头,转口又说道:“这不是先到先得,先下手为强吗,要不然你们这群小子的花花肠子那么多,谁能确定会花落谁家啊。”

“哈哈哈哈,说的也是,便宜你了。”

“碰一个。”

酒杯与酒杯碰撞之间,清脆的玻璃声响起,在酒吧内有些聊胜于无的舒缓人心的效果。李安接口说道:“还以为看着这个酒吧,你还没放下呢,不过你放下了也好。”

“来,喝一个。”

有人说,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那是梦破碎的声音。

“李安,这酒吧是我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