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晚饭多吃肉

第三十二章 我不想恰柠檬

“哎,墨墨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齐文洋故做做作的说道,小心翼翼又有点束手束脚的谄媚,赶紧把两人让了进来:“先进来,喝点东西不?”

他把门彻底打开,让开身子让钟墨先进来,然后拦住李安,挤眉弄眼的嘀嘀咕咕:“你*屏蔽的关键字*道啊,就这么把我出卖了,不帮我拦着点。”

李安推开他走了进去,故意大声的说道:“墨墨啊,齐文洋说……”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你要是来找我,提前给我说,我好下去接你去啊。”齐文洋在身后关上门,赶紧打断了李安的话,在钟墨扭头看过来的时候赶紧解释道。

钟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房间内有没有别人居住留下的痕迹,一边冷冷的说道:“我怎么敢不事先给你打电话呢,当某人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齐文洋尴尬的笑笑,不接这个话茬,对着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李安疯狂使眼色。李安无声的笑笑,看到钟墨漫无目的的在套房内转了一圈停下来后,才开口说道:“墨墨,你刚刚不是着急忙慌的找蚊子有事吗?刚刚在我房间给你水都顾不上喝了。”

搜查了一圈,虽然并没有什么发现,但钟墨仍然冷着脸没好气的对着齐文洋说道:“齐文洋,你下次再出来玩,能不能不刷我的信用卡,消费记录提醒我,你今儿刷卡开了四个豪华套房,你自己出来玩,能不能注意点。”

齐文洋愣怔半晌,想起来好像确实是刷的钟墨的卡,不由得对着钟墨讪讪的笑着说:“这不是我的卡,都被你保管着呢吗,你就给了我一张卡,我也不想刷你的卡,你也不给我这个机会不是。”

“怎么,你自己答应阿姨把你的卡放在我这儿,交由我暂时保管的,怎么你后悔了,行吧,那我把你的卡还给阿姨保管。”

钟墨有些愠怒,作势就要给齐文洋妈妈打电话的样子。齐文洋赶紧凑上去,无比的谄媚的样子:“别生气,别生气,我又没说不愿意,我说了给你保管就给你保管,想保管多久就保管多久。”

他一边安抚着钟墨,一边把钟墨的手机拿了下来放在一边:“再说了,你也知道我妈现在的状态,医生一直说她不能受刺激的,你也不忍心看被我气病的,对吧。”

李安在一边看着两人说话相处的状态,不由得有些牙酸。

这么熟络的相处方式,要是说没在谈恋爱都没人相信,但偏偏齐文洋一直明里暗里的逃避钟墨的各种暗示。

钟墨也明白他的逃避,也不敢逼的太紧,怕齐文洋真的明确的拒绝了,到那种地步,连现在这种好朋友的关系都做不了的话,她接受不了。

两人就这么一直耗着,从齐文洋大一、钟墨初二开始到现在,一个打死都憋着不敢说,一个顺势装作不懂。

李安看着都纠结,此时牙口泛酸插嘴:“哎呦喂,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点形象,这还有一个大活人呢,这么打情骂俏的,真的好么。我不想恰柠檬,酸*屏蔽的关键字*都。保护单身狗,人人有责。”

“滚滚滚,别瞎说,我钟墨妹子还要嫁人呢,别毁人清白。”齐文洋看着钟墨已经平静下来,应该是暂时安抚好了,转过身扔过来一瓶水,笑骂着说道:“来,喝口水漱漱口就不酸了。”

李安侧身躲过扔过来的水,余光里瞥见了钟墨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转瞬即逝,又恢复正常。李安也没戳破,顺着齐文洋的话接下去:“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别介意啊,墨墨。”

钟墨神色如常,大气的挥了挥手表示没事,表情略有些严肃看着齐文洋,当着李安的面也没回避什么。

“齐文洋,你自己也知道,齐叔叔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你自己能不能注意点,别这么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了,派出所是你现在没事儿就能去的地方吗!”

李安听着听着有点晕,怎么又扯到派出所去了,这追根溯源到头来还是和因为自己的关系啊。

齐文洋绕过钟墨走到李安的对面在沙发上坐下,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嗨,最后还是你爸给你打电话来看着我呗?”

他看着李安疑惑不解的样子遂解释了一句:“她爸,钟建青,*屏蔽的关键字*局局长。”

李安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撇过头看着钟墨脸黑的好像要*屏蔽的关键字*一样,就准备赶紧走人:“那个啥,你们内部问题,自己解决,我就先撤了哈。”

他站起身拍了拍齐文洋的肩膀小声的说道:“她也是关心你,关心则乱,你多哄哄她。

那个,墨墨我先回去了,脑壳疼,我再躺会儿,晚会一块吃饭。”

话不多说,李安和钟墨打了个招呼也不等她回应转身就走。刚迈出房间关上门,就听见钟墨在里面气急败坏的声音,还伴随着摔东西的声音?

这是酒店,不是自己家,打坏了要赔的。

李安摇了摇头,他们两个就是冤家,也早就习惯了,径直回了自己房间准备再躺会。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三十分了,李想躺在床上总是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做,但却想不起来是什么事。

在商城的时月,在李安家里待到了下午三点钟都没有看到李安的回信,有些不高兴的拉着自己的行李回家了。

出门的时候想给李安发个信息说自己回家了,信息都已经编辑好了,却想到李安到现在都没有回自己的信息,不由得更加不开心了,默默的删除了字节,息屏打车回家。

到家里的时候由于还是上班时间,时月家里并没有人,她也松了一口气,正好避免了被秦芬唠叨。

把衣服收拾出来后,又在家无聊的待了半天的她,有些烦躁,打开手机看到‘二百多斤的大傻子’还没有回信息,默默地删除了聊天框,想了想,和自己的闺蜜傅雪漫发了条语音信息。

“漫漫,还在商城没,出来玩啊,喝酒去不去,我请客。”

没过多久,时收到了傅雪漫的回复,声音极为怨念:“拜托,大姐,这才几点,去哪儿喝酒啊!您老踏实会儿,无聊就找你男神老板去玩哈,乖。”

时月有些委屈的说道:“诶,你够不够朋友啊,我现在心情不开心,你陪不陪我一块去。”

这次傅雪漫的回复速度明显慢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字回复。

“……”

“我等下就出门,你先定地方,到地方等我。”

“OK,就还去上次那家把,是叫什么陈述酒吧,我喜欢那个比较氛围,没那么乱的感觉。”

那家店和你看上的那位可关系匪浅,你这居心不良的小妮子。傅雪漫默默腹诽着,就应了声行。

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才刚七点,天才刚刚黑下来。

这么早去酒吧,也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