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认盘古做大哥 》醉佳第六人

30 盘古的计划

退回去?要撤吗?

齐正心中一喜,正合我心意!

老蚌太强,趁现在没有惹怒它赶紧逃走!

“好,这就走!对了,要不要高呼一声风紧扯呼?”

齐正想让这帮人一起撤走,毕竟拥有圣母裱基因的人,见不得别人枉死在自己眼前。

“扯你妹的呼?这帮人暂时不能动,需要帮我们把老蚌拖住。回去,回到第一间楼宇中!”

齐正不敢怠慢,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武宗的长老突然高呼道:“你们还愣住干吗?趁我们将它们缠住,赶紧去把那颗金丹取走!”

张守一等人愣住,并没有立马行动。

因为后天灵宝只有一件,只能由一人持有,如果拿着冲上去,剩下的人肯定会和后面的散修一样,陷入幻觉中,变得神志不清,胡乱攻击自己人!

他们可以毫无怜悯之心的看着散修们自相残杀,但对自己的同门还做不到那么硬的心肠。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修罗傲然一笑:“既然你们这么谦让,不如就让给我好了。”

说吧,扛着大刀,一往无前的冲了出去。

刀身如血,一股血腥之气从刀上透体而出,修罗化作一道血光,向漂浮在虚空的玉台冲去,伸出大手就要抢夺金丹。

“你敢!”

在场的年轻众人齐动,在他将要接触到金丹时,符篆、剑气、飞剑等同时向他砸去。

“修罗血狱刀!”

修罗一声大喝,通体绽放血光,无数鲜血化作长刀铿锵作响,冲向四周,迎上杀上来的攻击。

通道顿时一片大乱,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七大势力的人不得不出手,一起向玉台冲去。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齐正没有留在里面,而是迅速回到第一楼宇中。

“古大,然后呢?”

“往前走六步,看见你左手边有一块好似门一样的白色东西了吗?整个人贴上去。”

“没有啊古大!”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盘古形容的地方。

盘古醒悟,齐正现在看到的是老蚌施展幻术的情景,所以看不见他说的地方。

当下说道:“就在你面前,张开双手贴上去!”

眼前是一面普通的玉墙。

齐正不疑有他,立马照做。

人形大字开大,全身无缝隙的贴合。

心中奇怪,这玉墙不仅不硬,反而软乎乎的,就像女朋友的肚子一样。

没想那么多,问道:“是这样吗?”

“对!保持不动!”

说吧,盘古凝神静气,开始炼化吸收。

说到底,这些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楼宇并非真实,而是老蚌施展的幻术,真实的场景是在老蚌的腹中。

这些玉墙是老蚌白花花的肉,里面充满了灵气。

如果割一块下来清蒸沾醋吃,肯定很美味。

可惜,盘古不好口腹之欲。

所以浪费了如此美味的河鲜。

一边炼化,盘古一边暗自庆幸。

天时地利人和,齐了!

如果没有七大势力那帮人拖住老蚌,以盘古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敢这么做。

毕竟,虽然老蚌寿元将近,但怎么说也是金丹巅峰的大妖。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么大的一坨肉随便蠕动一下都能把他挤死。

但现在却不同。

七大势力的人让它焦头烂额,根本腾不出也不敢腾出精力来对付他。

如果在战斗中分神,真当七大势力只是说说的吗?

保证让它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所以,此时的盘古就像是蚊子叮在鲜嫩的肌肤上,肆无忌惮的吸取灵气。

第五楼宇中,正在与七大高手纠缠的三件兵器突然停顿了一下,原本行云流水的配合被破坏。

被压制的七大高手立马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反击。

不过很快,三大兵器便调整好了节奏,继续围攻七人。

与此同时,齐正身旁凭空出现一道身影。

正对着齐正的眼睛,几乎脸贴着脸。

“卧槽!”

齐正被吓了一跳,要不是盘古提醒他不准乱动,他早就跳了起来。

“大爷,你咋出来了?”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先前在第三楼宇中装受伤的老者。

老者道:“小伙子,打个商量如何?你现在离开,我不为难你,怎么样?”

这个时候要是还猜不出老者的身份,那么齐正就真是脑残了。

老蚌成精啦!!!!

内心虽然在狂喊,但表面依旧风轻云淡。

“大爷,我这么跟你说不知道你信不信,其实我现在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现在做的事情并不是由我主导,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明白了,”老者点头道:“不想离开是吧,真以为我现在无法对你怎么样?”

“别介啊!你忙你的去,不用管我,放心,吃饱了我就会离开的!”

嘴上这么说,内心却在咆哮:“古大,你确定它不会突然暴起把我吞了吗?我怕!”

“怕个毛!”盘古一边加紧炼化灵气一边安慰道:“它现在就是强弩之末,对于七大势力的人已经耗费了很吃力,根本分不出精力来对付我们,否则何必和我们废这么多话!”

“当真?”

“骗你不是人!”

齐正:“……”

你本来就不是人好不好!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说罢,老者突然变成一头巨大的骷髅,张开牙齿向齐正咬了过去。

齐正下意识的想逃,盘古却立马喝止。

没有办法,只能眼睛紧闭,手掌握拳,内心狂吼道:“玉皇大帝保佑我!”

一阵风吹过身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心翼翼的睁开一条缝隙,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

嗯?

眼睛全部张开,不仅没有发现老者,而且周围的楼宇也消失不见。

真实的场景就这么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

然后,齐正想吐!

他全身贴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玉墙,而是一大坨黏糊糊的肉!

刺鼻的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味觉神经,使其恶心的想吐。

“古、古大,我觉得我不行了!”

“坚持!”

盘古的声音中充斥着浓浓的兴奋,“只要将这一坨肉炼化,我可以给你200个贡献点!”

“不行啊古大,太恶心了,我忍不住想吐!”

话还没有说话,胃里便开始翻涌。

“压下去!”盘古无比霸道的说道:“忍一会,我先暂封你的嗅觉!”

然后一边分心施展法术,一边兴奋道:“卧槽,这次赚大发了!这只老蚌大限将至,体内灵肉早已腐朽,只剩五块而已,就是所谓的五间楼宇。

只要我能炼化一块灵肉,我的实力就能恢复不少,到时候别说这一坨肉,整头老蚌我能将他全部炼化!

所以现在一定要争分夺秒的将这块灵肉炼化掉,否则等老蚌的灵识摆脱那些人的纠缠后来对付我们时,我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