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之造梦师 》乐乐不改名

第一百零七章 典妻(3)

想到这里,张大山心里虽然不着急,还是紧赶慢赶往镇上跑。

柳芸跑了一半路就没力气了,她慢吞吞的在路上走,还要多亏昨天藏的那碗冷粥,不然今天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她不是往镇上柳家去的,现在走的路和去镇上的路是不同的方向,所以她完全不担心张家人追上来。

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到了目的地。

松鹤书院,也是柳夫人儿子,柳芸嫡兄柳天瑞就读的书院。

柳天瑞今年二十一岁,在松鹤书院堵了五年书,已经有了举人名头。

他是柳夫人的心尖子,年少有为,前途无量,也是县里有名的才子,名声极好。

只是被柳夫人保护的太好了,为人有些天真。

当日柳夫人说一句她自甘堕落与人私通,柳天瑞就叹一口气,觉得她不贞不孝,不再与她说一句话。

柳芸平时对于这位兄长,也是崇敬大过亲近,见兄长看她如一滩泥的眼神,心中怯懦,纵然以后活不下去也没想到找柳天瑞求助。

柳芸来到松鹤书院门前的时候,衣衫褴褛,头发枯黄,风霜满面。

当她说找兄长的时候,守门的小童还以为她是哪位师长的穷亲戚。

“我找柳天瑞。”她说:“劳请通报一声,就说芸娘知错,另有一件关乎兄长前途的大事要告诉兄长。请兄长一见。”

一听是关乎前途的大事,小童不敢怠慢,把柳芸迎进了书院待客的雅舍,又端上三碟点心一壶茶,让她等等。

说柳举人正在上课,要等半个时辰后下课才能出来。

柳芸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为了显示心中焦急,她一口水都没沾,坐的极端正。

这样的举止让小童高看了几分,心想这位娘子身形瘦弱,脸上骨头突出,想必平日是吃不饱的,如今看了美味的糕点也不为所动,看来以前也曾富贵过。

对她说的柳举人妹妹的身份信了几分。

小童这样想,就招呼奴仆嘱咐了几句,奴仆领命走了。

柳芸待的这间雅舍,环境极好,推开窗子就能见外面绿树掩映,白墙和芍药山石组成了一幅极好的画。

方圆数十里被干旱影响,草木枯黄仅剩枝干,河流干涸,土地开裂。

松鹤书院却绿草如茵,假山上泉水滚泄如珠,叮叮咚咚,悦耳动听。

有钱。

柳芸心里想。

等了大概半刻钟,柳天瑞穿着儒衫来了。

柳芸立刻站起来,殷切的喊了一声兄长。

柳天瑞偏过脸说:“当日你既然为了一奴仆与家人**,如今还要叫见我做什么?”

说着看了她一眼:“这些年想必你过得不好,那些大家小姐跟人私奔的,岂有好下场。也罢,你既然知错,我让书童取些银两,你是我亲妹,总不能见你饿死。”

说着就要招手让外面等着的书童进来。

“等等!兄长,银两的事不急,我有一些要紧事要说,只有咱们兄妹能听。”

柳天瑞放下手:“你说。”

“兄长,我知道这件事您很难相信,但我一定要说。十六岁之前,我服侍嫡母至孝,嫡母生病,我服侍她吃药喝茶,夜晚睡在脚踏上不敢合眼,唯恐嫡母有事我不能及时回应。为了让嫡母病好,我跪在佛堂整日抄佛经,三天水米未尽,只求菩萨看我心诚,让嫡母的病早一点好……”

柳天瑞听着似有动容,但还是说:“那又如何,你忤逆父母,和奴仆私通,已是不孝至极,纵然抄再多佛经,也难抵消万一。”

“兄长,我今天来就是想澄清这件事。芸娘自小深闺长大,哪里来的胆子忤逆父母。是张大山那厮……他,他强逼于我,趁着左右无人毁我清白!”

说着捂着嘴就哭起来。

柳天瑞一听,愤恨无比:“你接着说!”

“我本想自尽保全名声,谁料到张大山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与他成婚,就要宣告四邻。毁了柳家名声。我当时胆小懦弱,只想着毁我一人名声总比毁了柳家名声好,就认下了这件事。

嫡母不知真相,厌憎于我,我毫无怨言。张大山又威胁我,如果我寻死,他就纠结一伙人冲进庵堂毁了姨娘名声。这三年我无一日不是在苦捱。前些日子,青山村大旱,张大山带我去柳家门口跪着,我感念嫡母赐银的恩情,不是不想进去,而是不能进。

一旦我和柳府和解,张大山岂不是要趴在柳府喝血吃肉?更何况,我做下那等错事,也没脸见嫡母。我只想接下来的日子日日念佛为嫡母祈福。可惜,张大山没有丝毫廉耻之心,回去后就与一山里人立了契约,要将我典出去。

我死无所谓,兄长您以后是要当一方父母造福百姓的,岂能有一个作为典妻的妹妹。”

她掏出从张大山胸口拿出的纸递给柳天瑞。

典契

青山村张大山因家遭天灾,无力养活妻儿老小。愿将内妻柳氏芸娘经中人说合,典身于山人赵勇为妇,听其使唤。经商议典身价小米两斗,后昌宁十三年二月四日唤回,若柳氏在赵家身有怀喜,其子婴为赵门之后,与张门无干,空口无凭,立此契存照。

柳天瑞看着这一纸契约,愤恨到了极点,手都在颤抖。

“兄长,我是死都不愿意被典出去污了柳家的名声,如今天大地大无处可去,我宁愿去庵堂和姨娘一起吃斋念佛。”

“张大山那厮……可恶,可恶至极!妹妹,你放心,兄长必定为你讨个公道。”

柳天瑞说着就要往外走:“报官!”他斩钉截铁说。

张大山真是猖狂至极!竟然敢把芸娘典当出去,还典两斗小米。

柳天瑞认为,张大山这就是赤裸裸嘲讽柳家。

柳家的千金他敢染指,柳举人的妹妹他敢典当,还笃定柳家无人出手收拾他。

这种人,柳天瑞恶心到极点,把自己的名字和他放到一起都不愿意。

柳家一向与人为善,善良到张大山这种人都敢欺上来的地步。

他莫不是忘了,世间的公平正义还在。

以为芸娘不说就能逃脱法网,天真!

如果连自家亲妹的事他都做不了主,怎么谈以后为天下百姓做主?

这件事他一定要管!

妙书屋

(记住本站网址,www..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