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之造梦师 》乐乐不改名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典妻(12)

“确实有远见。”

“容大儒,你这弟子收的不亏。”

“才思敏捷,还算能看。我教人作画看的是人的悟性和勤奋。其余的聪明都是虚的,一介女子,再有才华又不指望她读书当官。反而知道的越多,越不利于她生活。”

“行,总归是你弟子,你想怎么教都行。”

一群人歇到下午太阳不大的时候启程,又去了几户人家参观。见了民间手工艺品的制作过程,感觉大开眼界。

“不出三年,此地必然兴盛啊。”李三元感叹。

“不出十年,必然闻名全国。”谢院长抚须感叹,眼神满是笃定。

“松鹤书院学子的父母帮了大忙,已经替这些商品找好了销路。只要百姓勤劳肯干,就能一直赚钱。再有松鹤书院领头做规划,此地商业必然兴盛。商业兴盛,就有钱做别的了。”

“怎么样,青山镇灾荒时期不但无人饿死,还家家户户欣欣向荣的场景美不美?”

……

瞧他嘚瑟的!其余人心里不屑的想。

不过我能不能在我隐居/教书/故乡的地方引用这样的模式,带动百姓生活越来越好呢?

他们几乎立刻就这样思考起来。

柳芸创作的松鹤学子作画图总算得到了回报,守门小童说院长买了这幅绣图,出价千两银子。又说院长给她找了个老师,是全国闻名的大儒。

柳芸心想谢院长给一千两银票的时候会不会心疼的滴血。

罢了,骗一个老人家钱也不道德。

她收了一百两,剩下九百两让守门小童拿回去,说已经收到院长价值千金的诺言了。

又说新的绣图还没修好,等绣好就去拜访。

柳芸知道之前那群人对她不屑一顾,等图一绣成,必要让瞧不起她的人好看!

谢院长拿到银票的时候,再次感叹柳芸心思机敏。

各位大儒的文章陆陆续续传出去,柳氏芸娘也因此出名。

豫州的富贵人家听闻大儒齐聚于此,带着后辈和礼物急忙赶来。

柳氏女不过一介女子,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儒这般赞誉,说不得他们府里绣娘都比柳氏厉害。

家世不显,又无名师,让人相信她能绣出让众位大儒交口称赞的绣图。还不如让人相信有人生而知之。

豫州豪富齐聚青山镇,给尚处于灾荒中的百姓带来不少商机。

大儒们也察觉到富豪的消费并非不好,因此拒绝的态度不如以往坚定,这让富豪们心中生起希望。

又听说柳氏献图的始末,觉得总算弄明白了,原来你对大儒恭恭敬敬他不看你一眼,你使劲抨击他,说他不好,他才会对你感兴趣。

实在是有些……嗯……不可言说。

自觉找到了拜师方法,一些出身显贵的少年人就一个个开启了嘴炮模式。

某天李三元出门打了一套拳,当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特别是他穿着一身宽袍大袖,行动间衣袂飘飘,特别潇洒。

柳芸远远看着,心想李三元武功不差,怪不得这么狂傲。

这时就见一少年人不屑冷哼:“李三元引以为傲的白鹤长拳,不过如此!男人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能够杀敌立功收复山河的武功被打成这样花里胡哨的样子,武功不用在杀敌,反用在表演上,实在让人痛惜,唉!”

少年慷慨激昂说完这番话,扭过头作不屑状。

眼睛却不时瞥过来,心想快反驳我啊,你不反驳我怎么能知道我胸怀大志,不是一般庸俗之人。见识到我的才华,你怎么能不收我为徒?

听说你性情狂傲,谢院长那样才华横溢德高望重的人都得不到你一句好话。我说了这么多,你起码给个反应啊。

他不看我,他怎么还不看我?

少年人心急如焚,然而李三元就像没听到那番话一样,自顾自的打拳。

嗨呀!要不我再说一次?

少年人等的焦灼,脑海中闪过李三元对他万分赏识的样子,亲自教他读书,让他考上状元,他就先赴琼林宴,再打马御街前。

无数闺中少女向他投花,一品大员们虎视眈眈要选他做女婿。

少年人心中想着以后的风光,狠狠心把话又说一遍。

还想着你今天只要跟我搭一句话,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比如李三元于乡间见一少年,感慨其风姿志向,途中传授一言,被少年尊为一言师。

如果李三元忍不了骂上来,回去就说李三元见一少年言论极谬,不忍其误入歧途,大骂以醒其志。

比如李三元见一少年,年十七,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余嘉其能行古道,作某某以赠之。

来啊来啊,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借着名气青云直上。

柳氏一个不读书的都能得到赏识,为什么我不能。

李三元却偏不如他意,心中还想今天我是捅了马蜂窝了吗?怎么到处都能遇见说话刺人的和马蜂一样的少年人。

稍微一想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之后就充耳不闻。对付这种人,你跟他说一句话就是给他脸。

世风日下啊,读书风气不正,不老老实实打基础,都想着扬名,扬名,扬你奶奶个名。老子闭门苦读多少年才连中三元,老子的名声是那么好蹭的吗?

这读书人的烂事儿,有那闲心还真不如扶持柳氏呢。

正想着柳氏,就见她提个篮子从远处走来。

柳芸笑着打招呼:“李大儒,你刚才打的拳可真威风。”

李三元一听就笑了,看看,看看,说话这么好听,做人又这么诚实,不捧她捧谁。

李三元就得意回答:“算不了什么,你要想学可以教你。”

柳芸立刻说:“您既然这样说了,那就不能反悔。”

李三元就说:“反悔?我从不反悔!你要是不嫌辛苦那就说定了,每天早上松鹤书院学子读书的时候你就过来,跟着我打拳。一刻不停练两个时辰。”

见柳芸不说话,他立刻就说了:“我可是听说你现在一幅图价值千金,你舍得浪费刺绣的时间来做这种对你们女子来说没用的事?”

在一旁头扭的都要断掉的少年人看着柳芸,心说原来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柳氏芸娘。姿色只能算清秀。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就能得了这群大儒青眼呢?

他心里着急,眼看自己的一番话没有发挥作用,李三元却看中了远不如他的人。

差点就说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答应,你要不答应我就答应了。

妙书屋(记住本站网址,www..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