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西子想要幸福生活[综漫] 》竹子吃熊猫

第十二章

我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这也许也是正儿八经接近学生爆豪的机会。八月底参加香耶婚礼的路上我追捕敌人,礼服裂开,阴差阳错地借用了爆豪的外套。

他绝对不会想借给我的,只是形势所迫,最后还被老妈强行带走了。

盘腿坐在蒲团上,仰头看着晾衣绳上被风吹着飘扬的外套,脑子里已经浮现出爆豪极度不爽的吼声了。

去死去死去死!

有点像生气的吉娃娃是怎么回事。

去年教凝山国中的时候根本没有学生像爆豪这么不给面子,或者说大家都对个性老师挺尊敬的。就算当时的轰焦冻还是孤狼状态,也对我规矩有礼。

我翻看了一些教育教学的资料,还有典型案例之类的,就是想看看怎么应付爆豪这种学生。没想到大部分的书给出的意见都是用爱感化,坚持引导,因材施教。

哎——还是看看伊尔迷的照片缓和下心情吧。

看着手机屏幕痴笑两声,我又发了动态。

我:【别人云吸猫,我云吸照片。】[双眼桃心.jpg]

万万没想到这条动态发出去没多久,某个骗我跑路的家伙居然打来了电话,这还真是稀奇了,他终于不对我设置关机状态了?我岂是那么容易就原谅他的,所以我也要拿出态度,不接电话。

我没理奇犽的电话,哼着小调继续搞自己的事。走去卧室,我看到了站在隔壁阳台吹风的御子柴実琴,我便走过去,笑着招手。

“嗨~”

发现我的御子柴実琴本想赶紧溜回去,我这招呼一打,他迈开的脚步又停住了,潇洒转身,摆了个帅气的姿势倚靠在栏杆上冲我微笑。

“这么急着和我打招呼,是想我了么,这几天很少见你呢,小·猫·咪~”

我:“……”

御子柴実琴:“你倒是说点什么啊!不要摆出冷漠的样子!”

我:“你每次这样就不腻么,再激动一点,你的耳朵尾巴又要出来了。”

御子柴実琴:“我有什么办法!你就不该和我打招呼!”

我:“好的好的,我的错,你不需要在我面前表现的和现充一样。你桌上的游戏和手办已经暴露你的属性了……”

御子柴実琴的尾巴耳朵砰的冒出:“你闭嘴!”

“对了,之前和你家借了镇宅符,现在还给你,等我一会儿。”这样说了声,我回屋拿了两张新的符咒,以及冰箱里的一些甜点打包。

两个阳台就隔了不到两米的距离,我将东西递过去,御子柴実琴看着点心有点茫然。

“这个是感谢借符咒的回礼,记得替我和你爸妈说声感谢啊。”说完这句,想到之前他的话,我又笑着补充:“这几天我早出晚归是因为去上班了。”

御子柴実琴嘀咕:“我又不在意你去做什么……等一下,你上班,我爸说你是雄英的教师,难道是真的?”意识到这点忽然有点激动的他。

我:“对啊,嗷~我知道了,想要欧尔麦特的签名是吧,行,你爸和你的我都会去要的。”

御子柴実琴的脸泛出红晕,眼珠子轱辘转,这才略带腼腆地看向我,声如蚊讷地说:“欧尔麦特的当然要,但,还、还有一个。”

“你说啥?声音大点。”

“还,还想要一个老师的签名。”

“谁?”

“就是……午夜老师的!”

听到青少年鼓起勇气的回答,我有点意外,可一想御子柴的手办,我又露出一个我懂得的表情。

“你这什么表情啦!我,我就是崇拜!不行吗!”

“啊,没问题,午夜老师很热情的,我还会请她给你写上小御御加油怎么样?”

“哎!真的吗!”

“是的,不过什么亲爱的,小宝贝,小猫咪,小羊羔什么的,我是不会让她这么写的。”

“才不要这样写啊!我在你眼里到底有多么不堪。”争辩的御子柴実琴甩着尾巴,耳朵都气的抖动了几下。

哦,真可爱。

今天我拿着爆豪的衣服到了学校,这节是我的实战演练课。两人一组,去森林场地里找到我放的熊猫布偶。这次分组我特意让学生们选择和自己不太适合打配合的人组队,下面传来小小声的抱怨。

“虽然和自己相性好的同学互相配合能发挥更大作用,但实战中哪里有那么幸运,以后出了学校去事务所,分配到的总会有和自己不太适合的,那个时候再练习就晚了。现在去找自己认为很难配合的人组队,不管是个性还是性格。你们要多尝试和不同类型的人合作。”

我说了这么长长一串话后,才算是压下了他们不情愿的情绪,毕竟这也是事实。于是在十分钟找队友的过程里,某个杠精开始了。

爆豪:“哈!垃圾白痴傻蛋,我为什麽要和你组队!”

被素质三连的好脾气绿谷:“可、可是小胜,竹西子老师这节课的内容就是让……”

爆豪截断他的话,不客气道:“老子一个人组队,你滚开!”

峰田:“这节课对绿谷来说还真是找虐呢。”

八百万:“可是以前绿谷和爆豪也不是没组队过。”

常暗:“当时合作也很吃力,被欧尔麦特打很惨,不过好歹是坚持下来胜利了。”

饭田:“爆豪太不像话了,既然以前合作过,现在再加深了解……”

爆豪:“别恶心我了!谁要和臭久再了解!而且老子以后去事务所也不会和他合作!”

轰:“爆豪,别把职业英雄想的太简单了,很多时候发生的事不会如你想象那样。”

今天这节课也成为众矢之的的爆豪恶劣地哼了一声,凶神恶煞地用个性溜了。

芦户:“明明以前也合作过,现在居然更加抗拒了。”

蛙吹:“可能因为这节课是竹西子老师的,所以小爆豪更加没办法遵守了。”

蛙吹同学说话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呢,望着爆豪矫健离去的身影,两个被他讨厌的人——我和绿谷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我冷笑一声:“绿谷,老师和你组队,爆豪肯定要自己去找熊猫布偶,咱俩抢在他前面。”

绿谷震惊:“哎!!!和老师你组队!?”

我:“对,一定要赢过爆豪哦,挫挫他的锐气。”

绿谷:“竹西子老师你笑的好可怕……”

虽然和我组队感到了万分的压力,可绿谷是满脸期待的,他跑在我前面一边碎碎念一边时不时期待地回头看我。因为我偶尔会指点他露出的破绽,和需要注意的事项。

释放出圆感知到了爆豪在附近,还没等我想办法提醒绿谷,他已经注意到了爆豪留下的爆炸痕迹,顺着残留的气味和被火焰燎到的印记,他立即停下脚步。

如临大敌的绿谷:“竹西子老师等下,小胜在这附近。”

蒙圈的我:“所以?”

绿谷:“避开他,熊猫布偶应该不在这,他已经搜过了。”

热血的我:“怕什么!绿谷不怂,正面杠他!”

绿谷满脸黑线:“啊,那个,不,所以不是杠不杠的问题,这节课的重点不是找布偶吗老师。”

“绿谷同学真的是谨慎又不忘初心啊。”

“……”

“行,你去找布偶,老师去找爆豪。”

“……哪里不对啊老师!”

将绿谷的声音抛在了身后,我足下发力,一个瞬步蹿出几米远。在树枝间闪腾挪移,很快我就追上了爆豪的步伐,早就察觉到被跟踪的爆豪回头就是一巴掌。

屈膝避过冲脸而来的火光,我跨步一跳,幽灵一样绕到爆豪的身后,雷霆一般的肘击顶在了他的腰侧。

“嘶——”

压抑住喉咙里的抽气声,爆豪拧紧眉头回望过来,在看清是我时,他就更加面目狰狞了。

“爆豪,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以一种我上他下,我反剪他双手,膝盖顶着他的背的姿势降落在地面,我很是认真地这样说。

脸被摩擦的爆豪尝试挣扎,但力气居然没我大,脸都要气红了。我默默地看着他像条鱼一样在我手底下扭动了几分钟,是有多固执。

“我问过别的老师了,你在他们的课上都表现不错,为什么就针对我?你是觉得新老师不够资格教你吗?可我现在能轻而易举地镇压你,你还认为我不够实力?”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你实力不够了!”

“你的行为无时无刻不在这样表现。”

“你蠢吗!那只是恶心厌恶你!”

“不,你这样说更过分了,太打击老师的积极性了,如果老师说你恶心讨厌你,你会开心吗!”

“求之不得,老子才不稀罕!”

“……”

我想吃小孩。

“你有本事就说说,到底为什么对我意见这么大,老师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你个啰嗦怪矮萝卜,狗屁都不记得了,和你有什么好提的!”

“看来我绝对得罪过你,什么时候,在哪里。”

“……”

这回爆豪打死不回话了,就和我拧巴着,居然一直僵持到了下课。第一个拿到熊猫公仔走来的靓仔看着我俩的姿势很明显的愣了下,我赶紧松开爆豪。

轰:“老师,这是单独辅导吗。”

我赶紧比出大拇指:“啊哈哈哈哈,对!”

爆豪整理着手上的手套,看都不看一眼我俩,就这么快步走了,一转头碰上赶来的绿谷,他又是炸毛一样喊着垃圾去死,这才彻底消失在我们面前。

绿谷:“太好了,小胜还是这么精神。”

轰:“……”

我:“绿谷,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绿谷赶紧摇头:“不不不,只是老师之前和我分开去找小胜时的表情有点让我担心,我怕小胜被你……不,没什么。”

你是担心爆豪被我拆骨头吧。

和绿谷、轰一块返回原点,他俩都拿着一只熊猫公仔,看起来还挺萌。绿谷看着熊猫,有点惋惜,别人都是组队拿的,只有他是一个人,就连我都半路跑了。

我歉意地说:“抱歉啊,说了和你组队,结果半路跑了。”

绿谷:“不用道歉的老师,组队的时候你已经提点了我不少,我才是要道谢。”

轰:“老师,什么时候也和我组队,对战也行,想要你指导一下。”

这话说的是很平静,只是少年眼里透出的渴望还是被我捕捉到了,确实最近焦点一直集中在杠精身上了,多少有点忽略大家。这点不行,我要关注班上的每一个人。

我:“呃,我想想,等我找个放假的时间吧。”

轰:“好。”

我:“你们补考英雄临时执照的同学已经通过了吧?”

轰:“开学没多久就补考通过了。”

我:“那就好,不耽误。”

绿谷:“真好,我也好想去,不过放假要去事务所实习。”

我:“对哦,轰你不需要去实习吗?”

轰:“哦,是去我父亲的事务所实习,但是没关系,老师想约什么时候都行。”

还是透出对老爹的一丝丝嫌弃呢,不过没有国中时那股偏执的恨意了。

“对了,因为一些原因,爆豪的外套在我那里,一会儿拜托轰你拿去还给他吧。”想起来这茬,我连忙说。

轰:“好,只是为什么不找绿谷。”

绿谷:“……小胜大概不会想见我。”

我:“我也这样觉得,不管是我还是绿谷都不适合送。”

轰:“我倒是认为,他对你俩态度不一样。”

我&绿谷黑线:“被极度讨厌着是吧。”

忽然和绿谷达成了被讨厌战线同盟,我俩产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情,情不自禁握手对视,无语凝噎。

我惊讶地看着绿谷的手:“你手上怎么这么多伤痕?”

被我注意到的绿谷下意识地想要抽开,我反而用力握紧,扣住了他的手腕,吓得绿谷咦咦咦地叫出声。

将他的袖子往上卷起一些,疤痕暴露的更多,像是攀附在皮肤上的蜈蚣一样。我另一只手也触摸上这些疤痕,轻轻摩挲了一下。

“那个、这个,是以前个性用过头弄伤的,现在已经不会再这样误伤自己,那,那个老师,手手!”脸红到语无伦次的绿谷。

“老师,手,握太紧了。”

直到被轰提醒,我才撒开手,绿谷一副松口气的样子。我表示自己那里有还不错的祛疤药,可以拿来给绿谷。

脸带红晕的绿谷:“谢谢老师。”

轰若无其事地安慰:“竹西子老师有时候会对学生忽然上手,习惯就好,绿谷。”

绿谷震惊脸:“啊?习惯?上手?怎么习惯?还要上手哪里!”

我:“……”这话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