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卒 》高月

第三十四章 武道大会(十四)

官差事件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影响到接下来的较量,不到一个时辰,前五名便出来了。

郭宋、张灵子、金玄子、赵灵子、赤玄方士。

按照规则,赤玄方士是上届第一,既然前五要出现轮空,那他就直接坐擂,然后其他四人争夺唯一一个攻擂资格。

当然,如果刚才郭宋对阵的是赤玄方士,并将他淘汰,那赤玄方士也就没有资格坐擂,连前五名也进不了。

说起来,郭宋选雷灵子,而没有选赤玄方士,也是赤玄方士的运气。

接下来的较量要快得多,几乎都在十招内分出结果。

郭宋三招击败金玄子,张灵子第九招败在赵灵子剑下。

最后是郭宋和赵灵子争夺最后的攻擂资格,事实上,前三名已经出来了,赤玄方士、赵灵子和郭宋,只是名次还没有排定。

接下来需要稍微休息一刻钟。

木真人对郭宋笑道:“至少三百斤油和三百斤盐已经到手了,不过你最好要银子。”

“师父,我们要银子做什么?”

木真人想了想,还是对郭宋道:“本来我想比完赛再告诉你,但既然你已经问了,那我就告诉你,接下来的三年训练,你要去张掖。”

“弟子去张掖训练什么?”

木真人看了他一眼道:“骑射!”

郭宋愕然,木真人淡淡道:“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练的是侠之武吧!”

“弟子明白了。”郭宋立刻调整心态,接受了师父的安排。

木真人见他这么快就接受了,心中颇为欣慰,拍拍他肩膀,“我会陪你一起去,指点你一段时间,然后你就自己练了,明天一早你就出发,不过我可能会先走一步,去给你搞马和弓箭,我们到时在张掖见。”

“等弟子挣下盘缠给师父。”

木真人微微一笑,“盘缠是给你的,我才不需要。”

这时,他忽然发现师兄甘雷失魂落魄地从殿外走进来,靠坐在一根大柱上,眼睛都直了。

“师父,好像师兄出事了!”

木真人瞥了他一眼,冷冷哼了一声,“没出息的家伙,整天为儿女情长所困,注定他做不了什么大事!”

“师父,师兄确实对李师姐有感情。”

“屁话!认识才几天,会有什么感情?他就是这个德性,我还不知道他?李温玉真嫁了别人,过几天他就恢复正常了。”

“我去看看师兄!”

郭宋心中还是有点不安,快步走了过去。

“师兄,怎么回事?”郭宋在甘雷身边坐下。

甘雷痛苦地扯着头发,“刚才雷灵子找到我,他告诉我,赤玄方士也要娶温玉。”

郭宋吓了一跳,李温玉看起来普普通通,就是肤色稍微比别的道姑白净一点,怎么都要娶她,有这么抢手?

郭宋忽然意识到问题严重了,赤玄方士没有遇到阻击,已经进入前三了。

“师兄,雷灵子会不会是故意骗你的,让你绝望!”

“不会,这种事情他不会骗我,赤玄方士之所以没有进紫霄天宫,就是在等这个机会,杀进前三,可以迎娶一名女道士,说实话,我宁可雷灵子娶了温玉,也决不能让赤玄方士得到温玉。”

“为什么?”

甘雷一时难以启齿,他忽然附耳对郭宋道:“听说赤玄方士有龙阳之癖,和武妙真人关系暧昧。”

郭宋的后背忽然布满了鸡皮疙瘩,浑身一哆嗦,这个死胖子靠自己太近了。

郭宋用木剑代替自己的手,拍了拍甘雷肩膀,“没事,等会儿我把他彻底阉了,让他只能做宦官!”

甘雷猛然下定了决心,他咬咬嘴唇,刚要对郭宋说点什么,比赛的云板敲响了。

“师弟,你先去吧!回头我再告诉你,我已经决定了!”

郭宋笑了笑,“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去给你挣盘缠!”

他起身大步向擂台走去。

“道友请了!”郭宋抱拳行一礼。

“师弟请!”赵灵子也回一礼,他很轻松,已经进入前三,他不指望自己最后能战胜赤玄方士,实际上第二名和第三名没有什么区别,但他必须要保住自己不受伤,不能像雷灵子那样,肚子上被捅个洞。

“开始!”裁判一声大喊。

郭宋一反守势,以雷霆之力,劈头一剑向赵灵子砍去。

这一剑仿佛风云聚合,雷霆万钧,赵灵子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他横剑抵挡,只听咔嚓一声,赵灵子的剑竟被劈为两段,铁木剑继续砸在他锁骨上。

赵灵子大叫一声,‘蹬!蹬!蹬!’连退十几步,一头栽下擂台。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无不骇然。

木真人却心如刀割,‘我的铁木剑啊!这个小混蛋太糟蹋东西了。’

…………

赵灵子昏迷不醒,他的锁骨也断了,不躺上几个月休想下床,迎娶道姑什么的也暂时别想了。

郭宋大开杀戒,杀气腾腾,整个大堂上胆战心惊,紫霄系上下没有不怕他,孙灵子、雷灵子伤在他手上,赵灵子也被打伤,这混蛋简直就是魔王转世。

很多真人都向白云真人望去,他们不明白,明明可以让官差把郭宋带走,那是多好的机会,白云真人怎么变了主意?

白云真人似乎铁了心要展现公平,他铁青着脸高声宣布道:“擂台决战,开始!”

郭宋再次走上擂台,赤玄方士也从对面走上来。

两人默默抱拳行一礼,‘当!’比武的云板声响了,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擂台上。

郭宋和赤玄方士同时出手,‘当!’一声巨响,两人兵器相交,各被震退一步。

下方木真人脸上一阵阵抽搐,大家还以为他在担心自己徒弟。

赤玄方士的兵器也很特别,是根黑色的铁棍,前端十分尖锐,很像一根削尖的铅笔,这种兵器叫做棍刺,既可打砸,同时也能刺杀。

两人力量极大,震得他们双臂发麻,但他们没有停留,低喝一声,再次揉身而上。

赤玄方士是上届第一名,也是上一辈的第一年轻高手,他晋升方士后,第一年轻高手的头衔就让给了雷灵子。

但郭宋明显感到,赤玄方士的武艺比雷灵子高多了,赤玄方士不仅身形快,而且力大沉猛,滴水不漏。

自己毕竟才十四岁,和他拼力量,恐怕最后吃亏的是自己。

郭宋身形一变,立刻改成轻盈之路,身法快如鬼魅,忽东忽西,在赤玄方士周围盘旋,冷不丁地来一剑,恰好就是赤玄方士瞬间露出了漏洞。

只片刻,赤玄方士左支右挡,被杀得狼狈不堪。

他也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必然会被对方木剑刺中,他必然要改变被动局面。

他怒喝一声,黑铁棍横扫而出,左肋下顿时暴露了大片空挡,看似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却暗藏杀机。

可惜他低估了对方的智慧,郭宋和他游斗了一刻钟,对方偶然暴露的漏洞都只有寸许大,转瞬即逝,怎么可能出现整整一片漏洞,分明是个陷阱。

郭宋忽然长啸一声,低头闪过了对方的铁棍横扫,侧身一剑向对方左肋下劈去。

赤玄方士大喜,对方上当了,他的道袍内穿了一件内甲,十分坚韧,挡住了前胸和后背,就算刺中也伤不了他,更不用说劈和砍了。

他拼着受对方一剑,但铁棍也同时要打断对方的脊骨,内甲是他的秘密武器,他从不暴露,现在到了关键时刻。

就在赤玄方士准备承受对方利刃割衣之时,他猛地想起,对方用的不是长剑,而是无锋铁木剑。

他暗叫一声糟糕,但已经来不及,‘砰!’一声闷响,郭宋的铁木剑重重砸在赤玄方士的左肋上,连续响起咔嚓声,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准备狠狠砸向郭宋后背铁棍也当啷落地,他浑身力量消失,握不住铁棍了。

郭宋却没有停步,木剑一收,向后一记撩阴脚,动作一气呵成,正踢在赤玄方士的后裆部上,这一脚又重又狠,赤玄方士哀嚎一声,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直接痛晕过去了。

大殿上鸦雀无声,上千名紫霄系道士鸦雀无声,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惊恐地望着擂台上的郭宋,由恨他变成了怕他,生怕他的下一个目标变成自己。

百余名观战的野道士也没有喝彩,他们心中滋味复杂,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野道,就横扫紫霄天宫,空前绝后,恐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白云真人连声令道:“快把他抬下去疗伤,他的肋骨断了,小心一点。”

十几名道士小心翼翼将赤玄方士抬上担架,飞奔而去。

白云真人这才笑眯眯对郭宋道:“恭喜道友夺冠!”

郭宋淡淡道:“把奖励折成白银给我,仪式就免了,以免大家的面子不好看。”

“呵呵!这是什么话,好!既然道友要银子,那就给银子,武道会夺魁奖励可折银子一百两。”

“可以!”

白云真人一挥手,“取银子来!”

有道士取来一盘银子,十两一锭,都是官银,正好十锭,郭宋也不客气,将银子揣入怀中,大步走上前,“师父,师兄,我们走吧!”

师徒三人离开大殿,扬长而去。

紫霄天宫一班道士目瞪口呆,紫霄天宫二号人物白驹真人有点急了,低声问白云真人,“师兄,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白云真人冷冷道:“是天师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

“啊!”白驹真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