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卒 》高月

第八十四章 一个交易

郭宋给施童挑了一把很不错的骑弓,施童兴致勃勃跟随梁武练习骑射去了,郭宋却独自来到了官衙,就在刚才,梁韫道派人来找郭宋,请他有时间去一趟官衙。

梁韫道官任灵州刺史府法曹参军事,同时也是朔方节度府法曹参军,属于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这也是朔方节度使一般同时兼任灵州刺史的缘故。

很快,一名士兵把郭宋带到梁韫道的官房,“梁参军,郭公子来了!”

郭宋现在在灵州颇有点名气,连普通士兵都知道他是梁家堡的外援。

梁韫道笑呵呵迎了出来,“其实不是我找你,而是节度使找你,你和他见过吗?”

郭宋点点头,“打过一次交道。”

梁韫道恍然,“难怪,节度使很看重你,我和他今天谈到了你不想做备将之事,节度使便想和你谈一谈,看他的态度,好像也不会勉强你。”

“现在就去吗?”

“对!你随我来。”

梁韫道将宋领到一个小院,敲了敲门,“段使君,郭宋来了!”

“快请他进来!”房间里传来段秀实的声音。

梁韫道一摆手,“你进去吧!结束后不妨到我官房来坐一坐。”

梁韫道先一步离开了,郭宋推门进了段秀实的官房,官房分里外两间,很宽敞,外面是议事厅,摆放着八张雕花围屏坐榻和茶几,里间便是办公之地,中间用一扇很大的屏风隔开。

郭宋绕过屏风,只见段秀实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桌前飞笔写着什么,桌上摆满了各种文书和卷轴,他身后是一座博物架,摆放着各种精美的茶具以及古玩。

郭宋连忙施礼,“小民郭宋参见节度使!”

“郭公子,我们又见面了,请坐吧!”

“多谢!”

郭宋在旁边的坐榻上盘腿坐下,这倒不是客气,因为对方也是坐在很矮的榻上,如果你不坐,而站在一旁,就会显得居高临下,反而有点无礼,所以坐下后,两人倒是平视了。

一名茶童进来,给郭宋上了一盏煎茶。

段秀实笑道:“我昨天听到军队禀报,说有人在城外射杀了二十名薛延陀骑哨,应该就是你吧!”

郭宋点点头,“正是小人!”

段秀实缓缓道:“你的箭法很厉害,上次你射树枝我就知道了,这样的身手不为国效力实在可惜,其实我一直想任命你为旗牌官,并不是一个区区备将,你意下如何?”

旗牌官就是段秀实的帐前校尉,是亲兵将领之一,不过段秀实任命的旗牌官还是一种没有朝廷编制的将领,属于幕僚性质,吸引力还是比较弱。

郭宋当然不可能答应,他微微欠身道:“小民之前是山野道士,习惯了自由自在生活,不愿意受任何束缚,请使君谅解。”

“你文才和书法好像也很不错,我在梁参军那里也亲眼目睹了你的书法,颇有大家风范,令我自愧不如。”

“使君过奖,只是会写几个字,粗通皮毛罢了,上不得台面。”

段秀实微微一笑,“年轻人谦虚是好事,但太谦虚就会给人一种不自信的感觉,适当张扬一点,自己也活得痛快。”

郭宋沉默不语,段秀实话题一转,又问道:“上次你提供了关键情报,使我们发现党项人和薛延陀人勾结,很可能党项人也会出兵来攻打灵州,对此,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应对之策。”

“我只是一介小民,怎么敢妄议军务。”

“不妨,你姑妄言之,我也姑妄听之。”

“那小民就献丑了。”

段秀实笑着点点头,“我洗耳恭听!”

郭宋沉思一下道:“其实党项人和薛延陀人不一样,他们不敢向薛延陀人那样肆无忌惮地掠夺唐朝的人口和财富,他们确实很渴望灵州这块宝地,但只能憋在心中,不敢表露出来,他们毕竟依附着大唐,一旦他们公开出兵来抢夺灵州,那就是造反了,朝廷一定会出重兵镇压。”

“你的意思是说,党项人只是暗中支持薛延陀,不敢公开出兵配合?”

“使君应该比我清楚,大唐是讲究实力的,以党项人现在的实力,他们还有没有割地自立的资格?”

“你说得不错,党项人是有点实力,但还远远到不了割地建国的程度,一旦朝廷出兵,很容易将他们镇压,他们的野心其实朝廷早就知道,只是不理睬他们罢了。”

“既然节度使知道,那还担心什么呢?”

“我担心他们派兵扮作薛延陀军队,参与攻打灵州城,等薛延陀人掠走了人口和财富,他们再假装出兵抵抗薛延陀人,这样就把灵州占领了。”

“确实有这个可能,但要破解他们的冒险其实也很容易。”

段秀实笑道:“你说说看,怎么破解?”

郭宋不慌不忙道:“使君可派一千军队进驻夏州,党项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党项上层若派兵参与攻打灵州,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安全?这一千军队就像卡在党项人喉咙的骨头,他们咽又咽不下,吐又吐不出,只能乖乖的按兵不动。”

段秀实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还真是这样,一个很简单的措施就把党项人的冒险给破解了,除非他们公开叛唐,否则在唐军监视下,他们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看问题竟然如此透彻,聊聊数语就解决了自己的一大心病。

段秀实捋须欣然道:“你说得很好,郭宋,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也不勉强你做朔方军备将,只要你答应替朔方军做一件事。”

郭宋淡淡道:“既然是交易,那我的好处在哪里?”

段秀实从桌子上取过一只纸卷,递给郭宋,似笑非笑道:“昨天才收到的,你看看就知道了!”

郭宋打开纸卷,顿时吓了一跳,竟是抓捕他的一等通缉令,‘崆峒山恶道郭宋,欺师灭祖,烧毁敕造宝殿,杀死御封真人,十恶不赦,特发告天下各州府通缉,擒之献官府者,赏钱三千贯,助官府抓获者,赏钱五百贯,落款是原州刺史府。’

上面画的人像粗眉暴眼,凶神恶煞,这是自己吗?

“居然还是一等通缉令,郭宋,这些罪行都是你犯下的吗?”段秀实冷冷问道。

郭宋摇了摇头,“完全是一派胡言,我什么时候欺师灭祖了?至于烧毁敕造宝殿,杀死御封真人,那是他们罪有应得。”

“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既然原州的通缉令送到了灵州,那就说明已经在刑部备案了,才能跨州缉拿,除非你改名换姓,远离陇右,去江南或者岭南默默过一辈子,否则你逃不掉天下通缉令,这样告诉你吧!一等通缉令只有十恶不赦的死囚才有资格获得。”

沉默片刻,郭宋问道:“这就是交易的筹码?”

段秀实点点头,“你替朔方军做一件事,这个通缉令我帮你撤掉,如何?”

郭宋又沉吟一下又问道:“要我做什么事?”

“现在还不能说,但肯定不容易,而且还很危险,这只是一个交易,你可以答应,也可以不答应。”

郭宋忽然问道:“小天弓是使君送我的吧!”

段秀实一怔,“你怎么猜到的?”

郭宋轻轻叹息道:“我想了很久,除了使君,我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

段秀实微微一笑,“确实是我送你的,我怕你不肯接受,所以才用个委婉的法子,怎么样,还是喜欢吗?”

“我非常喜欢,感谢使君赠弓之德。”

“不必客气,我现在更关心这个交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郭宋心中苦笑,他能不答应吗?他若不答应,段秀实立刻就可以抓捕他。

他沉默良久,起身道:“我答应了,我愿为朔方军做一件事,希望使君尽快为我撤销通缉令。”

段秀实注视着郭宋淡淡道:“我知道你心怀疑虑,但我段秀实也是一诺千金,等你去京城之时,我保证这份通缉令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