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卒 》高月

第九十四章 西受降城

西受降城是一座大型军城,城池周长宽二十里,高两丈,城墙宽厚坚固,城内居民约两万余人,大多是各族商人,或者是从事相关服务行业,不少人都是从丰州过来。

薛延陀骑兵虽然时常入侵骚扰灵州和丰州,但因为粟特人对葛逻禄的影响较大,在粟特人的施压下,薛延陀人对西受降城的存在也采取了默认态度,从不来骚扰。

西受降城内属于朔方节度府管辖,朔方节度府在这里设置了部落安抚使,另外,朝廷在这里设立了互市监,主管贸易税收,保证贸易的有序繁荣。

众人从南城门入城,一股喧嚣热闹的气息便扑面而来,两边店铺密集,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叫卖声、吆喝声起此彼伏,一队队满载着货物的骆驼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可以看到各种民族的面孔,一个个热情洋溢。

郭宋看得眼花缭乱,回头对李安笑道:“安叔,你们的货物完全可以在这里出手嘛!不用再千里跋涉去草原深处。”

李安摇摇头笑道:“这里只是普通货物,买不到真正的好东西,比如羊皮,这里都是出售一两年的羊皮,你想买十年以上的老羊皮,这里就买不到,必须去大部落的牙帐所在地,而且你也必须拿出这里买不到的货物。人家才肯交换,还有生长了百年的老药材,也只有去牙帐才能买到。”

“安叔这次带了什么货物?”

“郭公子,很抱歉,这种情报不能外泄,我只能告诉你其中一样,货物中有蜀锦。”

郭宋点点头,他能理解,商业机密岂能轻易外泄。

这时,身后引发了一阵骚动,郭宋回头,只见一大群人围住了他们的一辆大车,发出一阵阵惊叹声,郭宋顿时想起来了,大车放着狼王的尸体。

郭宋拨马回去,一名伙计指着郭宋道:“是这位公子的东西,你们问他好了!”

十几名唐朝商人立刻将郭宋围住了,七嘴八舌嚷道:“这位公子,这头白狼能否出售,我愿出五百贯钱买下!”

“我出六百贯!”

“我出一千贯!”

郭宋见他们眼中充满了热切,便知道这只狼王恐怕非同寻常,他抱拳笑道:“各位,狼皮我要带回长安的,恕我不卖!”

这时,李安过来对商人们道:“大家散一散吧!这只是普通的白狼,体型大一点而已,草原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李安也是商人,他了解商人的心理,这些商人当然不会认为这是白狼王,而以为只是普通的白狼,而他们买回去后,可以冒充白狼王糊弄草原贵族,再卖个高价。

“若是白狼王,我们还能活着出狼山?”

商人们想想也有道理,他们围着狼尸又转了一圈,心中估计这是头染色的巨狼,这支商队也准备运去糊弄草原部落,既然认定了是假货,众人便没有了兴趣,各自走了。

“安叔,这只狼王很名贵?”郭宋笑问道。

李安低声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我只是听到向导说,这只狼可能是传说中的白狼王,但究竟怎么个名贵法,我也不知道,刚才我只是糊弄他们一下,用你的话说,就是捣捣浆糊。”

郭宋点点头道:“安叔要去找客栈吗?”

李安向前方一指,“向导说,前方有一座新平客栈,我们会在那里投宿,等会儿你也过来吧!”

这时,马车车帘拉开了,车内年轻男子对郭宋笑道:“郭公子,这只白狼王卖给我吧!我出五千贯钱。”

郭宋看了看他,笑道:“还没有请教公子尊姓呢!”

年轻人歉然一笑,“是我失礼了,我叫李晋阳,长安人,昨晚郭公子救命之恩,我铭记于心。”

李安在旁边解释道:“李公子是我们商队的东家之一,在路上感恙病倒,九原县的医士说不能见风,我们西受降城停留两三天,也是为了休养治病。”

“原来如此,李公子喜欢的话,这只白狼王就送给你了,只是需要公子自己找地方硝制。”

李晋阳一愣,立刻微微笑道:“这样吧!这只白狼王我先收下,回头我也送给郭公子一件礼物,能认识郭公子这样武艺高强的侠士,是我的荣幸。”

郭宋淡淡一笑,“彼此彼此!”

李晋阳向郭宋抱拳行一礼,又将车帘拉上了,这并不是失礼,而是他染病不能见风,郭宋倒也理解。

这时,李安命人把韦平和张权勇叫来,指着狼尸吩咐道:“你们二人去客栈把狼皮剥了,小心一点,是主人要的东西,然后交给老吴头,他会硝制,需要什么材料,让他在受降城内购买。”

两人答应一声,把狼尸抬到最后的马车上去。

郭宋见他们自己会收拾,便和李安告辞,自己到城内游逛去了。

城内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基本上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东西,他原本是打算买点名贵的纪念品,但李安告诉他这里卖的都是大路货,他便没有兴趣了。

这时,他见旁边有家皮毛店,便走了进去,店里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兽皮,甚至还有长着长长尖角的羚羊头。

但最多的还是羊皮和牛皮,高高地堆在店中间的几张木榻上,这才是唐朝商人采购的大宗货物。

店主是一名铁勒人,铁勒人就是突厥以外的草原民族的统称,比如回纥、思结、薛延陀、契芯、仆骨、拔野古、黠嘎斯等等。

他热情迎上前,用一口流利的汉语问道:“公子想要买点什么货物?”

“店里有十年以上的羊皮吗?”郭宋问道。

店主呵呵一笑,“公子若只买几张的话我有,但要大量购买,我就没货了,现在的行情就是以两年的羊皮最多,好一点就是三到五年。”

“十年以上羊皮有什么好处?”郭宋忽然问道。

店主挠挠头,居然有人问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不过看郭宋身材少见,相貌不凡,他还是认真问答道:“老羊皮对老人最好,冬天用一张十年的老羊皮裹腿,整个冬天就不会受寒腿疼。”

郭宋点点头,“我明白了,另外,我想再请教一下,昨晚我们在狼山遭遇一群狼,狼王好像是一头白色巨狼,店主有听说过吗?”

店主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你是看花眼了吧!你若真是遇到白狼王,你还会站在这里,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白狼王很有名吗?”

“当然,前面的山脉原本叫小青山,就是因为出了白狼王,才改名叫狼山,白狼世世代代为狼山之王,我们称它为银狼,金狼是可汗之神,银狼就是大酋长之神,我进出狼山二十年,还从未见过它,但见过它的人都*屏蔽的关键字*,所以它只是在传说中存在。”

郭宋忽然意识到自己恐怕惹下了*屏蔽的关键字*烦,居然把草原之神给干掉了。

.........

郭宋又在城内逛了一圈,才来到了客栈,白狼王的皮已经剥完,狼尸被深埋处理,一名老车夫正在院中处理狼皮,需要用水泡上两三天,使皮子变软,然后再进行硝制。

郭宋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他刚进屋坐下喝水,便传来了敲门声,“郭公子,是我!”

是领队李安的声音,郭宋连忙上前开了门,外面果然是李安。

“安叔找我?”

李安笑道:“郭公子,我刚才打听了一下,这只白狼王还真是稀罕之物,平均五十年才会出现一只,号称狼山之王,我家主人愿意送你一座长安的宅子,希望你能接受。”

“安叔请进来说吧!”

郭宋将李安请进屋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对他道:“白狼王的来历我也知道了一点点,据说它是草原之神,我建议最好不要带去草原,我担心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李安呵呵一笑,“看来公子对草原还是不了解,狼确实是草原各部落崇拜的神灵,但同时也是他们最大的敌人,牧民杀狼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否则他们就无法生存了,这和崇拜狼是两回事,思结人看到白狼皮只会崇拜,而绝不会埋怨你杀了它。”

“我明白了,草原部落只是崇拜狼的精神和魂魄,而不是崇拜它们的肉体。”

李安大笑,“说得好,就是这么回事!”

李安从怀里取出一份叠好的黄纸放在桌上,推给郭宋,“这是宣阳坊一座三亩小宅的房契,送给公子作为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