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神]反派养成计划 》牛奶燕麦不放糖

11. 011

与她的初遇,是在南流魂街一区的某条街道。

彼时的五条绫音还穿着印有家徽的黑色振袖,精致而繁复的花纹构成整片典雅的绘羽,自肩部延至衣摆,其针脚之细腻让见惯了夜一正装模样的浦原喜助都为之侧目。

不过在那背影上多流连了几秒,衣着华美的年轻女子便已察觉,她转过身,氲着寒霜的蓝眸瞬间将他锁定,相视片刻后又漠然离去。

一种怪异的不适感从心底升起。

目光交汇的那一霎,浦原几乎以为自己变成了什么实验材料,正赤身裸1体地躺在研究台上,被她冰冷的视线剖析殆尽。

那种由内而外的、被物理意义上一览无余的感觉真的非常奇怪。

他不禁又多看了一会儿,直到被夜一狠狠敲了脑袋。

“喂喜助,你在干嘛?居然会看美女看到发呆?”

好友的调侃让浦原一下哽住,连忙摆手否认:“没、没有啦!我是在想那个女孩子衣服上的家徽好像从来没见过,是尸魂界有新的家族晋升了吗?”

“怎么可能,想也知道那群臭老头不会放权给新人……”夜一不屑地笑着,眼神往那边一瞥,不由也顿了顿,“咦,你还别说,我也没见过欸。”

他们盯着那抹身影看了又看,但女子却再未回头。

浦原挠了挠脸,刚想对夜一说要不还是走吧,眼前便突然一花,下一秒就看到好友站在对方身边,兴致勃勃地与她搭起话来。

再之后,浦原和夜一双双晋升,越发忙碌的工作让三人聚少离多,夜一不想放弃和五条绫音的友谊,她担心自己几天不见很快就会被对方疏远,于是直接将人推荐去了真央,时不时用挑选学生的名义专门去看她。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仅仅一年时间,五条绫音便将真央的所有学科全部掌握,甚至已经融会贯通。

虽然因为体质问题白打和剑术看上去没什么力道,但她在考核里从未被人碰过衣角,姿势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可以说非常标准。

如此天才,自然引起了各个队长们的关注,有些人甚至提前邀请她进入队伍,在五条绫音还是一回生的情况下。

教是已经没什么好教的了,实战连五回生都完全碾压,人队长都找上门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毕业吧。

于是五条绫音便去了五番队,呆了一个月就把副队长拿下了。

夜一当然很想让她来二番队,但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好不容易让那家伙有了点人情味,万一刺客当久了人性又没了那她好几年的功夫不是全都白给?

所以她和五条绫音推荐了五番队,希望平子真子能促进她的改变。

——结果改变没看见多少,本来就呆的某人还变成了工作狂。

她的学习速度实在太快了,平子真子只在旁边提点两句,没过多久就能代替他处理绝大部分事务,这可把他高兴坏了,直接撂下工作明目张胆地偷懒。

要不是夜一的无情“举报”,这呆子多半得被青年剥削好久。

总而言之,除了感情问题,五条绫音学习任何事情的效率都非常高,远远超过大部分所谓的“天才”,可她心灵上的残缺也被总队长评价为“还需要更多历练”,即使能力再强也无法胜任队长一职。

不过嘛……当个铁面无私的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四枫院夜一躺在五番队的训练室内,随手拿过旁边的茶点喀嚓喀嚓地吃了起来。

场地中央的三个年轻人正在一起接受特训,明明手里也拿着木刀,却个个都被五条绫音一人打的嗷嗷乱叫,尤其是那个粉头发的女孩,叫得最惨。

这场单方面的殴打让隐秘机动的总司令看得津津有味,没一会儿便将盘里的茶点吃了个精光。

伸出去的手忽然抓空,夜一啧了一声,拍掉指尖上的碎屑坐了起来,伸伸懒腰开始对小年轻们的修行进行一番指指点点。

“粉头发那个,右后方有破绽。”

带着几分慵懒的提示声突然传来,被她点到的千守鹤子下意识扭身防御,却反被木刀砍中,粉发女孩嗷一声立马跳开,抱着胳膊眼泪汪汪地看了过去。

“四、四枫院队长QAQ……”

成功骗到小孩的夜一乐不可支,略显锐利的眉眼此刻也柔和了许多,五条绫音无奈摇头,向她这位酷爱戏弄后辈的好友投去谴责的目光。

被她盯着的夜一咳了咳,收起脸上的笑意正色起来,锐利的金瞳扫过每一个人。

“你们这样下去根本不行啊,旁边的人随便干扰一下就要挨揍,如果来了敌人……你们仨就是最先死的那批。”

毫不留情的批评让三人都低下了头,星崎见咬着唇,捡起地上被挑飞的木刀不甘心地再次握住。

栗色短发的女孩执刀而立,挥去了犹豫的眸中一片坚定,率先向五条绫音发起了进攻。

上川翔太朝千守鹤子点点头,两人循着绫音没有防备的身后迅速逼近,试图将她困住给同伴制造机会。

四枫院夜一扬起眉梢,对他们调整心态的速度暗暗点头,随后也不再捣乱,开始认真指导几人的修行。

时间过得很快,这样上午办公下午训练晚上还要给自家崽授课的日子咻——地就没了半个月,五条绫音主动使用六眼的次数越来越多,对精力的消耗便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蓝染是最先发现这种变化的。

到底是住在一起,五条绫音的任何异状他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尤其人在安全的环境里休息时会不自觉暴露出真实状态。

她眼底不时闪过的疲惫已经非常明显了。

蓝染默默收起饭盒,在五条绫音说出她要开始教导自己之后就再也没有亲自做过饭,每天都是中午匆忙赶回来送一趟就走,晚上下班再买不一样的一起吃。

最重要的是……晚餐在某一天后突然增加了很多甜食。

此前的蓝染可从没见过她会吃这些东西。

少年眸光一沉,眉头不由拧起了结。

“绫音姐最近很忙吗?”

五条绫音啃着糕点,苍蓝的眼瞳转向他:“怎么问起这个?”

“因为你看上去很累,还吃了平时根本不喜欢吃的东西。”

五条绫音:……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喜欢吃的。

而且,都能被这孩子看出来了,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她还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呢。

五条绫音双眸半掩,放下吃了一半的红豆糕微微摇头。

“没事,忙过这个月就好,也没有很累。”

的确不是很累,毕竟她时刻在用反转术式使自己达到最佳状态。

但蓝染根本不信,以他对女人的了解,这个月里她绝对会一直维持这种情况,说不定还会变本加厉。

就算是机器也该有休眠的时候。

少年捏紧筷子,泛着暖光的褐眸里满是不虞。

“如果绫音姐继续这么勉强自己的话,那我就不学了。”

他冷淡地收起餐具,平日里时常弯翘着的嘴角也拉成一条直线,清秀的脸上笼罩着刻意营造的疏离,和她生硬地道了晚安后便哒哒跑回房间,啪一下关上了门。

五条绫音呆愣地看着少年忽然开始闹脾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生气。

桌上还没吃完的糕点已经无人理会,绫音站在少年门口,眼神纠结动作犹豫,表情难得露出几分无措。

然而这份忐忑并没有被人理解,房门内传来少年清朗的声音,带着不甚明显的别扭。

“时间不早了,绫音姐快点休息吧,今天我不想上课。”

五条绫音抬头看了眼才落到一半的太阳,默默回到桌边将剩下的甜点吃完,洗漱一番后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两人的卧室只有一墙之隔,即使不用眼看不用耳听,从对方的灵压位置也能大致判断他/她在做什么。

少年正在书桌边练字。

五条绫音无声叹息,也坐在自己那张桌前仔细翻阅从真央借来的教科书,虽然内容她都记得,但还是再回顾一遍以免误人子弟。

昏黄的烛灯明明灭灭,不知不觉练了一个时辰的字,蓝染揉了揉眼睛,看向隔壁房间与他靠得极近的某个灵压。

仔细听去还有纸张翻页的沙沙声。

少年顿了顿,抬手在墙上轻轻一敲,随后便铺好被褥钻了进去。

墙壁另一侧的细微声音停了一会儿,蓝染默不作声地听着对方轻轻收起书籍,踏着几不可闻的步伐走到远离他的另一端。

唉。

根本就听不进去嘛。

少年烦躁地拉起被子,连人带头整个拢了进去,蜷成一团郁闷地窝在里面。

可恶,可恶!

——反正只是利用而已,管她那么多干嘛?浪费时间。

……睡觉!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