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神]反派养成计划 》牛奶燕麦不放糖

7. 007

往常需要十几分钟才能结束的晚餐在三人风卷残云下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便搜刮得干干净净。

谁也不想延长这种痛苦,几双筷子在五条绫音面前闪出残影,生生将这顿本应十分“温馨”的聚餐用二倍速提前结束了。

夜一和浦原冒着冷汗,硬是抗住了来自好友的黑暗料理攻击,继而在“以后常来”和“下次一定”的礼貌拉扯中悄悄捂着胃飞速离去。

连道别都没来得及说。

丝毫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奇怪,五条绫音将桌子收拾干净,继续坐在自己仅收养了几天的少年对面,默不作声地同他一起品茶。

蓝染无声望向那个眉眼含霜的女子,对方微微收起的下颌线条柔美,略显苍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隐约析出几分透明。

拨至脸侧的刘海在她抬手间再度滑落,伴着杯中缭绕的雾气,少年恍惚觉得那副面容此刻竟出奇地温柔。

五条绫音自然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没什么表情地抬眸与少年相视。

比天空更加澄澈的苍蓝瞬间穿透薄雾,蓝染脊背一寒,只觉自己在那双眼中已然无所遁形。

少年不由捏紧茶杯。

他压低嗓音,声线有些模糊不清:“……绫音姐为什么要说,我是天才那种话呢?”

五条绫音瞥了他一眼,十分坦然。

“看见的。”

蓝染:“?”

“方才我同你对视时,你的灵压有一瞬间起伏。”

“波动明显,你在慌乱。”

她淡定地喝了口茶。

夜一之前说过,交流是促进人际关系的重要方式,所以她要和少年多多交流才行。

但五条绫音明显没有获得夜一真传,也压根不懂什么叫语言的艺术,直截了当又毫不留情地挑破了少年不太想承认的心态。

她摸了摸那头细软的棕发,对这种奇妙的触感有些爱不释手,只是嘴里的话却不那么中听。

“感到恐惧也是正常的,灵体在我眼中没有任何秘密。”

蓝染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他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少年有些坐立不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对方极不明显地弯了弯唇。

五条绫音阖上双眼,微凉的声线平缓而又宁静。

“只是能看到灵力,并没有读心的功能。”

听到她的解释,少年面色忽然古怪起来。

——怎么可能有那种功能?

关于这一点蓝染还是十分肯定的。

如果五条绫音真的能读心,那她早在第一次做饭时就该知道自己那盘煎蛋到底是什么神仙难救的灾厄,更不会一遍又一遍地给他塞到碗里,还劝他多吃点长身体。

讲道理,他没变成供养尸魂界的灵子就已经算福大命大了。

蓝染隐晦地抽了抽嘴角。

想着能对这个人再多一些了解,少年又好奇地问她:“这是绫音姐天生就有的能力吗?”

“……”

女人出乎意料地沉默了,一向冷漠的脸上微微泛起波澜,似是在回忆什么。

她顿了顿才又开口道:“大概算是……一些人留给我的遗物吧。”

少年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五条绫音没有继续解释,只睁开双眸定定地看着他,忽然转移了话题。

“今晚你似乎不太高兴,是因为夜一他们么?”

蓝染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五条绫音会和自己谈论这些,虽然对别人的情绪也有感知,但他知道对方其实并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

少年犹豫了一下,毕竟那是她的好友,而且还是二番队的队长与三席,如果他说了不喜欢是不是会影响到……

不,等等。

蓝染忽然想起什么。

先不说他愿不愿意,就光说今天这顿晚饭已经足够劝退那两人了吧?即使五条绫音特意邀请,四枫院夜一和浦原喜助真的还想再来吗?

就结果而言,他说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吧。

于是少年点了点头,褐眸里浮出些许郁闷,神色有些恹恹。

“四枫院大人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五条绫音没有说话,这件事她其实早就察觉到了,不过想到这孩子是自己带自己教,反正不可能让他人经手,便也没有那么在乎。

现在看来是她想错了。

少年明显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多了她可能没法处理,若这只是她随手捡来的孩子倒也罢,但蓝染对于她的意义非同寻常。

五条绫音不想让任何人扰乱自己的计划,她思忖片刻,心下打定主意。

“好,以后便不再邀请任何人了。”

少年闻言一怔,有些难以置信:“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五条绫音漠然:“无妨,反正也没人来。”

蓝染:……

原来您对自己的人际关系还是挺有数的。

一壶清茶慢慢见了底。

五条绫音心里的天平早已开始倾斜。

既然死亡并非终点,那她理应也为自己做些什么。

牵住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掌,那双蓝眸在月光下更显冰凉,略带寒气的肌肤被对方高于她的体温无声浸染,热意顺着血液缓缓汇入心脏。

她看着棕发褐眸的少年,轻声道:

“你是特别的。”

……

…………

【不告诉他吗?】

“什么。”

【嗤,当然是他那出苦肉计早被你发现了的事啊。】

“没必要。”

【有意思,简直太有趣了,我现在真的很期待你们俩最后会走到哪一步。】

【那你觉得——你和他,谁会赢?】

“我。”

【这么自信?】

“上班了。”

【?你是工作狂吗!】

“加班吧,碎空。”

【——你这女人!!!】

五条绫音无视了他的怒吼。

啊,今天也是努力上工的一天呢。

-

经过昨晚那番“秉烛夜谈”,五条绫音认为自己和少年的关系应该拉进了不少,于是起了个大早,高兴地为他做了四菜一汤后才翩然离去。

徒留少年一人满脸感tong动ku。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

五番队众人明显感到今天的副队长好像突然和蔼了不少,不仅说话没那么以前生硬,甚至还多问了两句他们的工作情况,这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啊!

被那张冷脸长期施加高压的小青年们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

——拜托,那可是五番队之花欸!

在办公室里翻阅文件的五条绫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忙碌。

不过她却发现今天的报告好像比平时多了近两倍,而且也不是由岛田统一进行汇总了。

往常连话都不敢和她讲的那些队员们像是打了鸡血,一个个排着队进来要和她探讨工作。

绫音扫了眼办公桌。

她看上去很闲吗?

为什么这些家伙非要一个个来。

面无表情地送走了又一位队员,五条绫音拿起后面那个青年交上来的报告,原本透亮的蓝瞳已然一片暗沉。

她默不作声地翻了几页,随手拍在桌上。

“3月1日,无事。”

“3月3日,无事。”

“3月8日,无事。”

“一直到3月17日都无事。”

五条绫音抬眼看向青年,声音几乎降至冰点。

“请问,您什么时候才有事?”

被她询问的队员脸色倏然惨白,结结巴巴半天也给不出一个完整的理由。

完全忘了这位在工作上的铁面无私,排在青年身后的其他队员见状也冒起冷汗,齐刷刷朝五条绫音鞠躬道歉,随后一哄而散。

刚才还被挤到水泄不通的办公室瞬间冷清下来,只剩面前那个青年紧张的吞咽声。

五条绫音将报告推至他面前,眼带寒霜,薄唇微启:“退下。”

“遵、遵命!!!十分抱歉打扰副队长了!!!”

青年抱着工作记录马不停蹄逃了出去,带走了屋内最后一丝热闹。

看着手边基本没动几张的公文,五条绫音闭了闭眼,起身往十二番队走去。

虽然三倍工资是很爽,但她并不想天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家,尤其是在家里还有人等她的情况下。

她已经决定要好好培养那个孩子,如果可以,绫音希望平子真子能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里干他该干的事。

也好让她腾出空来教导蓝染。

——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些队员偷懒的习惯多半也是学的某人。

作为救援队伍,五番队上下其实很少接到指令出动,毕竟好战的十一番队队员实力各个出色,有什么危险基本都是他们冲在最前,再加上每任队长都是当代的剑八,几乎没有多少事情可供五番队解决。

闲着闲着,队里的风气便也出了毛病。

老队员还好,他们知道平子真子虽然散漫,但关键时刻是全队上下最靠得住的。可在绫音之后新来的队员便不一样了,这些年轻人有的是专门为她而来,有的则是听说五番队工作轻松,只想混混经验,然后再跳槽去别的番队。

不太喜欢管事的平子真子也一概接受,他不在乎这些,反正大事有他在,小事也有五条绫音在。

只看得见队长偷懒,却不知他实力强大,新入队的青年们便日益懒散起来。

而这次去十二番队,除了要抓平子真子回来干活,五条绫音也是存了整顿队风的想法。

站在吵吵嚷嚷的监控室外,面容清冷的女子抬手敲门,打断了里面正在“嬉闹”的两人。

“平子队长。”

“——该上班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