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神]反派养成计划 》牛奶燕麦不放糖

014

一张精致的黑色邀请函被送到五条绫音桌上。

高档的硬纸镌刻着独属于四枫院家族的暗纹,凌厉又不失大气的家徽将开口处微微封住。

五条绫音拨开火漆,抽出里面同色的请柬。

略过前面占了极大篇幅的客套言论,她直接跳到邀请函最末端,果不其然找到了某人特意圈出来的重点。

——由朽木家特别承办的春季赏樱茶话会。

五条绫音深吸一口气,迅速合上纸页塞了回去。

自打她成为副队长以后,接触到的人也越来越多,作为队舍紧挨着的两个番队,绫音当然知道六番队是贵族专属的一支队伍。

虽然身份不同于其他人,但这并不代表六番队的整体实力就会差。相反,这里聚集了大小贵族里所有的精英弟子,而领头者正是目前尸魂界四大贵族之一的朽木家家主,朽木银铃,副队长则是他的儿子朽木苍纯。

若要问这尸魂界最美的樱花在哪,所有人都会回答:朽木家。

存续了上千年的古老贵族自成立起就在家族里栽种了许多樱花,每当花季来临,朽木就会邀请各个有名望的家族前去赏樱,一方面是为了维系友谊,另一方面……其实也存了联姻的目的。

据说朽木苍纯的妻子就是在赏樱会上和他一见钟情的。

一晃多少年过去,他俩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五条绫音头疼地按了按眉心,知道夜一这是不想去又推不掉,这才谋划把她也拉去跟着一起受罪。

虽然但是,她在五条家的时候可没少参与类似的茶会,怎么来了尸魂界都逃不过一劫……

想到家里还有个蓝染需要照顾,绫音面无表情地凝聚灵力,直接在手里团出一颗赤火炮准备把请柬烧掉,只当自己从来没见过。

然而外面的信封一遇到火便忽然发出一阵强光,她眯起眼睛,这才发现邀请函背面涂了一层奇特的不知名物质。

一行字在烧灼中缓缓浮现。

【知道你肯定要毁灭证据,所以留了一手,只要这次茶会你跟我一起去,四枫院家的书房随你进出。】

“……”

五条绫音迅速收起赤火炮将请柬小心地放到一边,随后神色严肃地从桌柜里翻出信纸,一本正经地提笔书写。

回信很快便被呈上,四枫院夜一随手拿过信纸打开,娟秀端正的字体立刻映入眼帘。

然而雪白的纸面上只有两个字:

——成交。

夜一眼角一抽,咬着牙把她的回信团成一团丢了出去,挂起阴险的笑容走向卧房。

“碎蜂,和我一起帮我们敬爱的五条副队长选套和服,要最好看的!”

“是,夜一大人!”

黑色短发的少女哒哒跟了上去。

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的五条绫音还在埋头工作,虽然笔下不停,但心早就不在文件上了。

她盯着邀请函背面那句话,半阖眼帘陷入了沉思。

贵族家的书房一般不会允许任何外人进入,甚至连本家地位较低的成员也没有资格,因为里面通常都藏有历代长老收集来的珍贵古籍,或是关于贵族圈子内部各种秘辛的记载。

当然,她对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并不关心,不过四枫院家家大业大,作为“隐秘机动”的历代掌权者,他们自有一套训练家族弟子的方法,说不定书房里就有相关的资料。

她身体素质一般,虽然只用一年就从真央毕业,但都是为了完任务速成的体术和剑道,跟其他学生学的东西不太一样。如果按照她的方法教导蓝染,不仅事倍功半,还会把少年教歪,这可不是她的初衷。

唔,说起这个,不知道她有没有可能去朽木家看看,万一也有什么好的书籍可以给右介用呢……

五条绫音皱起眉,开始认真思考潜入朽木家书房的可能性,她瞥了眼空荡荡的腰侧,指尖在桌面轻轻敲了一下。

“碎空。”

【……】

“碎空——”

【啧,干嘛?】

狂野而低沉的嗓音忽然响起,带着几分慵懒与傲慢,在五条绫音脑中缓缓漾开。

她抬手抵住额角,目光不经意瞥向门外,在心里和斩魄刀对起话来。

【如果在朽木家打开通道,会被那位老爷子发现么?】

【哈?你终于要对死神下手了?居然从贵族开始么,我不是很建议你这么选。】

绫音:“……”

她这把斩魄刀,是真的爱搞事。

五条绫音冷漠:【不,我只是想去他家书房看看。】

【哦,又是为了那个小鬼啊,无聊。】碎空打了个哈欠,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以你现在的实力也就那几个年轻队长发现不了,但凡上点年纪的,比如朽木银铃,再比如卯之花烈,都能发现。】

【所以——先想办法变强吧,绫音。】

恶劣的讽笑回荡在脑中,五条绫音眸光一暗,蓝瞳逐渐晦涩。她看着自己有些过于纤细的手掌,不由紧紧握拳直至关节泛白。

除去缺失的感情,这日渐虚弱的灵魂也是个问题啊……

她轻轻叹息。

随后眼神一厉。

“平子队长,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间吧。”

某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倏然僵住:“?!我都这么小心了怎么还能被你抓到啊!”

“因为,你的羽织露出来了。”

“什么!可恶啊!!”

把临阵逃脱的平子真子按了回去,五条绫音坐在他旁边淡定监工,一边品茶一边盯着蔫了吧唧趴在桌上的青年。

“我说……我都这——么辛苦地工作了半个月了诶!出去散散心也是正常的吧?”

平子真子在纸上歪歪扭扭地签着字,一双眼睛也耷拉着,死气沉沉地瞪向她。

“只是半个月而已,您就已经不行了吗?”

绫音吹了吹杯中沉浮的茶叶,面上一派平静,看得金发青年忍不住攥紧钢笔,险些把那支从现世带来的名牌货一下折断。

平子真子冷哼一声,用力扯过旁边一叠整理好的档案丢到她面前,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神色有些得意。

“你知道你家队长我这半个月干了多少活儿吗?我都快把下半年的事情提前干了!”

豁,还真是。

五条绫音有些惊奇地翻着档案,里面的内容系统又完善,的确是平子真子的风格。

她抬起手,拇指翘出:“厉害。”

平子真子:“……”

“不要用你那张面瘫脸做这种动作啊喂!完、全!感觉不到高兴!”

“哦,那还真是抱歉。”

“——道歉也给我诚恳一点啊!”

绫音淡定喝茶。

忍无可忍的平子真子几乎揭竿而起,将她连人带壶拎出了队长室,咧开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弧度,啪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被他赶到门外的五条绫音沉默,和恰好路过的岛田和人大眼看小眼,无声的尴尬弥漫在两人之间,岛田眼神一飘,结结巴巴道:“早、早早早上好啊副队长!”

绫音面无表情地纠正:“已经中午了。”

“啊?啊哦哦,那……中、中午好!”

“午好。”

“……”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其实完全没有感到尴尬的五条绫音朝他点头致意,提起茶壶端着茶杯转身便往食堂走去,岛田和人见状连忙和她道别,却被忽然打开门的平子真子拽着衣领拉进了办公室里。

绫音听着某人压榨队员的命令声翘了翘嘴角,昙花一现的笑容转瞬即逝。

等她将茶具送回食堂,大厅里也聚集了不少队员,正好也到了饭点。

一一和他们打过招呼,她看着厨房阿姨熟练抖动手腕的模样,耳边都是队员们“您再给块肉啊”的哀嚎。

五条绫音疑惑地看着那位她经常打饭的阿姨,完全不知道对方居然是这种作风。

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乐呵呵地又扣了勺青菜,没有理会青年眼角含泪的请求,她忽然看到站在旁边的五条绫音,眼睛一亮立刻招手将她叫去,塞了绫音满满一盘的肉和菜。

“诶唷,副队长好久没来食堂吃饭了,看着又瘦咯,得好好吃饭呐!”

热情的妇人还给她端了碗汤,五条绫音盯着上面那层厚厚的油花,若有所思地问道:“今天的汤……”

“哦,那可是我专门挑的鸡!保管有营养!”

她点了点头,又向对方请教了一些基础菜式的做法,在妇人不舍的挽留和队员幽怨的嫉妒里将一大盘肉菜打包带回了家。

顺道还买了只鸡。

第一次做鸡蛋以外的料理,五条绫音不太有把握,准备让少年先吃她带回来的饭,等自己实验过后再试着给他加餐。

她看了眼在篮子里左顾右盼的母鸡,回忆着和摊贩请教过的处理手法。

唔,多少有点血腥,万一右介看到可能会有阴影。

——那就用碎空处理吧。

体贴的家长毫无负担地想到。

反正以她操控灵力和咒力的可怖精细度,想来炒个菜也不是难事。

信心满满地回到家,五条绫音一打开门,愕然发现院子里居然飘着一股饭菜香气。

她眉头紧蹙,瞬间定位到厨房里的某个灵压。

……哎?

右介?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