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英美]宝石商人 》机械松鼠

19

除却流电之外,那一对鞭子似乎还附着着别的什么特性,导致一鞭下去就可以在地面上敲击出深深的辙痕。

史蒂夫·罗杰斯下意识地就要摸自己的后背,随后懊恼地发现,为了以示诚意,他今天根本没带武器。

振金盾绝对能够挡得住那家伙的攻击……

在对方再度不耐烦地扬起鞭子的时候,阿尔冯斯突然举手:“你找斯塔克?”

男人的动作停了一下:“你认识?”

“如果你是往斯塔克工业的地方去的话……”

炼金术师斟酌着说道:“你方向错了,这附近是斯塔克工业的工业产业园,他的工厂开在这附近,但是研发主楼是在市中心的。”

鞭索:“……”

阿尔冯斯:“……你是不是卧薪尝胆好几年搞出一身装备来,结果杀到纽约之后没看地图啊。”

这绝对是合理的揣测,技术宅大多如此,佩珀私下里曾经透露过斯塔克连自己的社保卡号都记不住,如果没有一个优秀的人工智能以及佩珀的帮助的话,他很有可能生活不能自理。

鞭索僵硬了一下,梗着脖子不说话。

史蒂夫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鞭索,又看了一眼阿尔冯斯。好像这人一直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哪怕大敌当前,都提不起什么紧张感来。

他甚至还有精力去吐槽鞭索的装备。

“就算你的卖点在于武器,前胸起码还要戴一点护甲的嘛。”

炼金术师发出嫌弃的声音:“裸着怎么行,除了很丢脸以外,要是对面有个□□,那你不就被烤熟了。”

而且你这身衣服真的很像比利王,让人根本没办法严肃。

斯塔克的战衣倒是有一定的耐高温特性,还加装了温控循环系统,但是仍旧对于精神攻击没什么抵抗力——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道。

这附近就是矫正中心,还有不少孩子在这里,史蒂夫顿觉任务重大,想要把战局往附近空旷的地方引。

“阿尔,你照顾好你自己,然后联络一下斯塔克看看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史蒂夫微微前倾身子,决定突破两条鞭子的攻击近对方的身,再想办法直接将其击倒。阿尔冯斯拍了拍美国大兵的肩膀,用同情的声音表示,现在就算给斯塔克打电话,对方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得罪了谁,或者应该说他得罪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一个去回想根本来不及。

还有那些被他彻底忽略掉的那部分——站在舞台聚光灯下的人,会不可避免地忽略掉场下观众的面容。

“你看上去很懂嘛。”

鞭索桀桀怪笑,朝前走了几步,扬手提着电光流溢的鞭子遥遥指向阿尔冯斯:“你和他很熟?那先干掉你听上去也不错——”

他一鞭子抽下去,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中,滋滋作响的流电和钛合金鞭砸在了无形的圆盾之上。阿尔冯斯甚至还将身边的史蒂夫笼罩在了范围之内,手心的钻石熠熠生辉。

美国大兵忍不住斜眼看了一眼:这就是弗瑞的情报里提到的那个……

仿佛这个行为,大大激怒了对方一样。

鞭索完全没想到这是神秘侧的可能性,只觉得这可能是什么斯塔克工业的秘密武器。看那家伙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斯塔克应该确实给了他些许甜头,但——那都不可能敌得过自己!

他加大了电压,电流虬结攀援在两条长鞭之上,发出灼目炽白的光芒。令人头皮发麻的滋滋作响声接连不断,穿着战衣的男人向着前方连走好几步,就在史蒂夫已经忍不住要窜出去的时候……

他的脚下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如果不认真听,甚至都很难被发现的嘎吱声。

石榴石的硬度,在六点五到七点五之间。但是这种炼金术的产物和天然开采的石榴石相比内部留有空腔,在受到过强的局部载荷之后就会发生破裂。

或者说,一次性破坏也是它的触发机制之一。

“——你不应该在我浑身上下都是武器的时候这样威胁我的。”

炼金术师收敛了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辰砂色的石榴石珠串。

漆黑的雾气几乎一瞬间就从地面蹿升起来,将男人整个包裹在了其中。

……

等到金红色的战衣从天而降的时候,托尼·斯塔克眼前的就是如此一片混乱的场面。

鞭索整个人看上去陷入了狂乱,四肢抽搐不能控制,口角流下涎水,整个人发出已经听不清词汇的声音。阿尔冯斯和那个老冰棍站在一旁,后者露出有些担忧的表情来。

“他怎么样了?”

史蒂夫问:“就算是犯罪者也不能太……”

在遭到法律的审判之前就直接傻掉算动私刑了吧?

“精神紊乱,关几天就好了,一枚宝石的效果维持不了多久。”

炼金术师不以为意,反倒是折损让他觉得比较心痛:“他一脚踩碎了我几十万美金。”

——阿尼姆斯菲亚那个混蛋绝对是在山顶太久不谙世事,花钱如流水简直没完没了。

“说实话阿尔如果你肯卖我点别的我不介意把这些损失添上。”

小胡子的男人从钢铁战衣之中走了出来,抹了一把脸:“这可真厉害,毫发无伤一击必杀。”

“他还没死呢。”

史蒂夫反驳道,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决定打电话给神盾局的善后组让他们过来处理后续。三人心思各异,托尼·斯塔克揽过阿尔冯斯的肩膀,絮絮叨叨地许诺如果阿尔你肯继续出售别的宝石的话,我甚至可以送一套钢铁战衣,后者显然不太习惯这种肢体接触,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挥开。

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啊?

自来熟的商人看到敌人盏茶功夫就被干掉,语气轻快地建议要不要一起喝一杯,美队摇了摇头,仍旧忧虑重重。

炼金术师神色轻松地解决掉了一位颇具威慑力的敌人,甚至没能露出幅度大一些的表情。他想到了尼克·弗瑞的另一个嘱托,决定抽时间开口建议。

——那关乎一个联盟的建立。

很快,驱车而来的神盾局职员们将鞭索铐上手铐押入运输车,史蒂夫刚想着如何开口提及复仇者联盟这个计划,就看到他的劝说对象之一摸出一个精制的怀表来,皱着眉掀起表盘。

“阿尔冯斯你现在有空去圣殿吗!”

怀表里传来莫度的声音:“黑暗维度那边的空间裂隙需要修补,师父带着很多人去追卡西利亚斯了我们这边抽不开身!”

……

看来现在还不能休息,金发的宝石商微微叹了一口气,身边的两位知名英雄抱着手臂,一副“我等你给我个解释”的表情。

“呃,就是,总之是魔术师们的争斗。”

炼金术师摆出习以为常的表情来:“空间裂了个小口子,我们要像是做外科手术一样把它缝起来,现在他们的手术医生人数有点不足,所以外聘我来打杂。”

“斯塔克工业的外聘申请你从来就没看过。”

托尼·斯塔克抱怨道:“只顾着你的魔术师朋友们。”

“说是同事更准确一些。”

阿尔冯斯伸手在口袋里一通翻找,确认了一遍自己手头的库存:“偶尔也会有这种不得不加班的时候……回聊?”

他并没有等待史蒂夫或者是托尼·斯塔克的回复,视线扫过疑虑未消的二人,炼金术师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套上悬戒,动作生疏地划拉出一个闪烁着金色火圈的传送门。

“……没有锚点的空间传送无论尝试多少次都不会习惯。”

伴随着最后的一句抱怨,阿尔冯斯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托尼·斯塔克转头看向史蒂夫:“老冰棍,他刚刚在手上戴了个什么东西?”

美国大兵迷茫地摇头,不想说那长得像是个装在手指头上的胡桃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