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4)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吴世勋没有意识到当自己把‘田柾国’这个名字说出口时,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冷漠,是近乎刺人的冷锐。

“世勋。”小队金俊勉出声了,刚想要提醒自家忙内注意点,嘟嘟大魔王都暻秀也开口了:“世勋啊,公放吧。”

就像夏日轻柔却迅疾的风,田柾国的声音在吴世勋按下公放键的瞬间,回荡在偌大的练习室:“把电话给允熙。”

无需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份,彼此都对电话那头的人,心知肚明。

——隔着手机,沉默地对峙。

“她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吴世勋一只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攥紧了池允熙的手。

她想要去把自己的手机抢回来,然而165的女孩子根本完全不是184的男孩子的对手。

“前辈是在用什么身份对我说这句话?”田柾国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柔和,仿佛沉淀着雾化的颗粒,听不出分毫的尖锐。

这句话落在吴世勋的耳里,却像把裹着棉花的刀子,缓慢在他心脏上方划拉。

他看见金俊勉和金珉锡同时对他摇了摇头。

朴灿烈蹙眉,对他比了个口型:“别自爆。”

毕竟……是对家。现在又是至关重要的打榜期。吴世勋身为人气上位圈成员,万一爆出来恋爱,对EXO会是致命的打击。

吴世勋舔掉口腔内壁咬出的血:“好朋友。”

田柾国舌尖又顶上了内腮:“好巧。我也是。”

EXO的练习室里因为金钟大被李秀满叫走了,张艺兴在华夏跑行程,正好,是七个人。

BTS的后台休息室,也是七个人。

“柾国啊。”此刻BTS的小队金南俊和EXO的队长心情是如出一辙的无奈,看着自家同样倔强的忙内,除了叹气,一时还真想不到该劝说些什么好。

珍忙内·金硕珍杵在真忙内·田柾国的身后,眼疾手快替他按下了公放键。

所有人都听见了从田柾国的手机音孔里清晰飘出来的吴世勋的声音:“是吗。好朋友?”

吴世勋不含感情地笑了:“允熙今年住院的时候,身为好朋友的你,在哪里?”

事故原因是疯狂私生饭穷追不舍,负责接送池允熙的司机又是疲劳驾驶,在一个拐弯处严重追尾。

导致车祸发生的罪魁祸首重伤,池允熙也受了伤,颅骨再次受创,轻微脑震荡,小腿也缝了十几针,医生说要十四天后才拆线,她却没有拆线就开始跑行程,导致伤口二次感染,急性感染差一点引发败血症。

而当时BTS又一次远在太平洋的彼岸,在夏威夷拍摄《Bon Voyage》第二季。

金泰亨的神情晦暗不明。他眼帘低垂,嘴唇抿得很紧,面色就和忙内田柾国一样苍白。

“前辈真的觉得自己有资格,问我这句话吗。”池允熙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田柾国生气了。

当他把疑问句说成陈述句,就大事不妙了。

金硕珍安抚的摸了摸忙内的头。少年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在眼睑洒下一片淡淡的阴影。星星积淀在他眼底,冰凉潋滟。

“前辈一定不知道吧,允熙并不是天生的脸盲症。是脑部受伤才引发了脸盲。她印在脑海里,记忆清晰的脸…”

他停顿,略扬头,是舞台上对着镜头的神情,下颚的弧线格外优越,像透明却锋利的水晶:“是我。也只有我。而不是你。”

田柾国这句话,扎的可不仅仅是吴世勋的心。

方才还微微垂首的金泰亨,蓦地看向田柾国,没来得及收拾好的神情就像猝不及防被荆棘扎破了肌肤那般,是被刺伤的痛。

朴智旻笑了。他在想,自己现在的脸色,是不是就和泰亨一个样。

而EXO的练习室里,视线正好掠过边伯贤的都暻秀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是失落。

可是,为什么?要失落,也该是世勋才对啊。

吴世勋倒是没有展现出失落的神情,反而冰冷的吓人。他身边的朴灿烈眉心一蹙,脸色也是同样的冰冻千里。

Kai爷默默退后了一步。这几个哥的气场都太强了,完全能想象到电话那头BTS的几个估计也是气场全开的状态吧。

——“柾国,够了。”

——“世勋,够了。”

金南俊和金俊勉同时对着自家忙内开口。

金俊勉觉得金南俊此刻的心情应该和自己如出一辙。对着同样霸道倔强的忙内,这队长可真不好当。

金俊勉开口制止,还有一个原因:允熙她,情绪好像很不对劲。

就像……好不容易愈合结痂的伤口,被谁轻描淡写揭开捅破,又一次鲜血淋漓的受了伤一样。

“你们两个,把我的过往经历,当成什么了?炫耀的勋章吗?”

她皮肤本来就莹白似雪,稍微一激动,白皙的鼻尖就和漂亮的眼尾一样泛着红,惹人心疼。

趁着吴世勋怔楞的功夫,她把手机拿了回来,挂断以后,径直关机了。

她不喜欢看到哥哥们同情怜悯的眼神。所以她从来不曾提及自己的过往。

被霸凌被欺负被疯狂的私生跟踪到家差一点被……那些灰暗的过去,就让它被丢弃在记忆的罅隙里落满蛛网,不好吗?

“允熙……”吴世勋低声唤她。

而池允熙此时此刻,一点也不想和吴世勋或田柾国说话。

直播被迫中断,想都能想到此刻网上会开始乱猜测,谁知道会不会有捕风捉影的媒体会乱写些什么。

她自以为凶狠,其实水光荡漾,薄雾轻笼的眼神,撩拨着男孩子们的心弦。

怪只怪她太漂亮,是那样没有一丁点攻击性的漂亮,真纯娆丽,就连生气,都像风里摇曳的玫瑰。

吴世勋想要追上前,朴灿烈却拉住了他的胳膊:“让允熙静一静吧。”

都暻秀默默开口:“没事,至少允熙的竹马和我们世勋现在是一样的待遇。”

的确,BTS那边,田柾国试着再把电话播回去的时候发现池允熙的电话已经关机了。怎么打都打不通。

郑号锡宽慰道:“女孩子生气都不会太久,过一会儿应该就好了。”

然而无论是吴世勋还是田柾国,心里都很是不安。

没有人比他们两个更了解池允熙了。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

她从来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诉说自己经历过的那些痛苦。绝大多数她都是笑靥如花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她脆弱的模样。

至少在哥哥们面前,她都是这样的。

她不喜欢被亲近的朋友同情和怜悯。因为她不希望自己被当成一个弱者。

所以吴世勋和田柾国俩忙内同时发现,自己被气鼓鼓的女孩子,拉黑了。

--

蓝调装潢的清吧VIP包厢里——

池允熙去找车银优和郑在玹喝酒了。没叫金有谦和BamBam也没叫珉奎。

只要金有谦和金珉奎一来,哥俩绝对会给田柾国发短信告诉他她在哪。

也就银优和在炫会无条件站队她这边了。

“原来是直播的时候小国给你打电话了啊。我就说怎么直播突然中断了,担心了好久。”郑在玹倒了很多橙汁混在酒里。并不想让池允熙喝太多酒。

他无力抵抗她喝醉的模样。

“是不是允熙你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世勋前辈让他吃醋了。”车银优微微笑着,不敢对上池允熙清透的眼神。

她来找他们的时候,换了一件MiuMiu的桔梗连衣裙,开到锁骨处的V字领让女孩白皙如瓷的脖颈惹眼诱人的要命。

吻痕还未完全褪去。想也能想到是怎样缠绵缱绻的一夜。

“我现在不想听到田柾国的名字也不想听到吴世勋的名字。”池允熙不开心地说,顺手低头回了金泰亨和边伯贤的KKT。

两个哥哥几乎是同一时间发消息问她现在还好吗,人在哪里。

她把自己的位置发了个定位给他们,没有忘记跟他们说,不要告诉田柾国/吴世勋她在这里。

金泰亨准备出门的时候,朴智旻恰好在门边整理鞋柜。

“去找允熙吗?”朴智旻轻轻开口。

金泰亨有些愕然低头,对上朴智旻坦坦荡荡的笑:“我和你一起。”

他没有给金泰亨开口拒绝的机会,凭着舞者的敏捷优雅起身,披上大衣戴好鸭舌帽,动作一气呵成:“万一你被私生或者D社拍到了,还有我做挡箭牌。”

朴智旻侧头,避开了金泰亨看向他柔和的眼神。

他知道此刻金泰亨在想些什么,应该是很感动吧,庆幸自己有他这样的soul mate。

只有朴智旻自己知道心底那见不得光的心思。

而另一边EXO的宿舍,朴灿烈也跟着边伯贤一道出了门,用的理由是——“好久没有一起散步了,正好我们谈谈心。”

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车银优和郑在玹这两个后辈,在这一天的梨泰院清吧,没有一丝一毫防备的和四个大前辈,打了个照面。

前脚金泰亨和朴智旻刚停好车,后脚边伯贤和朴灿烈也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