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6. (6)第六章

(第六章)

坐上车以后,池允熙明显感觉郑在玹和她独处的时候,有那么些许不自在。

不是尴尬的那种不自在,而是说不出来的微妙感。

他的沉默,会让她想起来昨夜的……泰亨哥。

“在玹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素人女朋友带来给我们看看呀。我甚至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她率先打破了寂静,笑靥如花地看着他,眼睛水亮,面颊嫣红,漂亮的好像一副色彩鲜艳的绝世油画。

出租车的后座就这么大点儿地,狭小的空间里他和她离得那么近,近到他能闻到女孩身上沁鼻的香气,清甜的味道,让他想起葳蕤的白色玫瑰。

是Gucci的香水,Bloom。他给他的女朋友送过同一款。啊,其实是前女友了。

“我和她分手了。”他扭过头,不敢去看她的脸。再多看一眼,他心跳的频率,就要为她失控了。

池允熙惊愕地看着郑在玹:“什么?!分手了?为什么呀?你们不是才交往不到一个月?”

车刹在红灯亮起的十字路口。郑在玹望着车窗外池允熙的巨幅LED广告牌——女孩穿着Gucci的深V露背长裙,优雅伫立在洒满了玫瑰花瓣的红毯上,回眸对着镜头柔美一笑。

就在5月份的时候,防弹少年团创造了韩团新历史,成为第一支被Billboard邀请的偶像组合。

而池允熙几乎是在同一段日子,成功签下Gucci代言人的合同,正式成为高奢品牌古驰的全球大使。

精致又美丽,纯真而性感,没有任何女明星比一颦一笑都让人上瘾的池允熙更适合代言古驰了。

“嗯。分手了。因为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了。”

——她不是你。也永远不可能是你。而我喜欢的,似乎只是像你的她。

——我喜欢你。却不能喜欢你。

——可我该怎样才能……不去喜欢你。

黄灯骤然转红,眼看着要闯红灯的司机猛地刹车。没有系安全带的池允熙一个重心不稳,身子一晃,头差点磕上了车窗。

她闭上眼睛,以为会听见额头狠狠撞到窗户的‘梆’的一声,等待疼痛来袭的她,等来的却是一只温热的手和温暖的不可思议的怀抱。

池允熙抬头,跌入他的眼眸。

郑在玹一直扬着唇笑,梨涡耀眼。尽管他知道,在池允熙眼里,他也好,车银优也好,都和田柾国是一个模样。

“我在的时候,不会让允熙受伤的。”他温软的嘴唇擦过她的耳廓,像一个,一触即离的吻。

没关系。反正他们是好亲故。这是亲故之间,应该做的,不是吗?保护女孩子,不让她受伤,也是男孩子应该做的。

郑在玹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却一直到车再次启动,还在贪恋他指尖滑过的她柔嫩的肌肤,和他唇边差一点点就可以亲吻的她白皙泛红的耳垂。

一直到胸腔里有闷痛感遽然蔓延,池允熙才陡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直屏住了气,忘记了呼吸。

“在玹你……”她低下头,看着他握住她腕子忘了放开的手。

郑在玹像是被烫伤了那般,蓦地把覆在她腕子上的手抽走。

“到了。”他看着近在咫尺的S/M大楼,避开她清亮的眼睛。

他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映。可是他知道,他的倒影只是映在了她眼底,却没有映在她心底。

他假装洒脱的把她从他的怀抱里放走,像放走一只抓在手心里翩跹的蝴蝶。

多么想扯下她美丽脆弱的翅膀,却又舍不得看她在他眼前哭泣受伤。

--

池允熙进了李秀满办公室谈话,不知道在谈什么,几十分钟了还没有出来。

细心的郑在玹担心女孩口渴,去楼下公司食堂想买一瓶她最爱喝的果粒橙,被李泰容抓了个正着。

“马上到时装周走秀了,我们在正式彩排之前自己先彩排一次吧。”李泰容笑着搭上郑在玹的肩,没给好友开口拒绝的机会,拽着他就走。

“我和道英,Mark就等你了。”

郑在玹默默把那句‘我想等允熙出来’咽了下去。潜意识里,他并不想让李泰容见到池允熙。

国民初恋U-Hey和BTS的JungKook交往的事情,除了防弹知道,97Line的几个亲故知道,圈内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就像池允熙和吴世勋复合这件事情,除了EXO知道,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一样。

毕竟是偶像。谈恋爱,要做好很辛苦的保密工作。

所以并不知道池允熙有男朋友的李泰容,一直想找机会向她表白。

幸好池允熙行程大多数时候都很忙,和NCT碰不上,李泰容也就没有找到单独和她相处的机会。

“走吧。”郑在玹垂眼,跟在李泰容身后低头给池允熙发短信,跟她说自己有事情不得不先走一步。

而池允熙忘了充电,自动关机了她都不知道。

她从李秀满办公室一出来,就看见了等在电梯口的吴世勋和朴灿烈。

两个人刚和EXO经纪人赵雅琳聊完关于月底安排的直播事宜。

在任何一个人眼里,吴世勋和朴灿烈都是两个颜值出众,且并肩站一起绝对不会搞混的两张脸。

然而,因为朴灿烈没把头发染成其他颜色,和吴世勋一样回归到了本来的黑发,这俩人在池允熙眼里,几乎没差。

无论是吴世勋,还是田柾国,又或许是金泰亨和车银优,在重度脸盲症患者池允熙眼里……

长得都像她男朋友=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但是没办法辩出谁是谁。

而好死不巧的,郑在玹穿了件黑衬衫,凯卓Kenzo的。

朴灿烈也穿了件黑衬衫,华伦天奴Valentino的。

虽然牌子不一样,但是颜色一样,款式相似,在并不会特别去观察衣服牌子的池小姐眼里,就等于是一个人了。

朴灿烈看到池允熙向他们走过来了,眼睛一亮,正准备笑容粲然地打招呼,就被吴世勋淡声阻止了。

“哥,别出声。”吴世勋看着从走廊尽头向他们走来的池允熙,声音低的像一声叹息:“我就想知道,她这一次,能不能认出我来。”

2016年MMA盛典的后台,她拉着他的手,又一次甜甜地喊他,‘柾国’。

‘田柾国’这个名字,从此以后就成了吴世勋最不想听见的名字。

尽管他知道她有很严重的脸盲症。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多的名字,她总是喊错同一个名字?

Jeon Jungkook. 田柾国。

吴世勋把这个名字放在嘴里冷冷咀嚼。

这次在S/M公司里,她总不会再把他认错了吧...?至少,不会再把他认成田柾国了吧。

而且,她向他承诺了——

“世勋欧巴在我心里,是一个很特别很重要的存在。”池允熙是这样对吴世勋说的。

她的肌肤像软雪一样莹白,他轻轻嘬吻都会引起她甜美的颤栗。

“我会好好努力的,努力记住世勋欧巴的脸。”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伸出软软的指尖抚过他的清俊矜贵的脸,仿佛在用她的指尖而不是眼睛,去记住他的容颜。

所以,她记住了吗?她可以认出来他吗?

朴灿烈和吴世勋一眨不眨地看着池允熙,看她红着眼睛从李秀满nim的办公室出来,一步步向他们走过来。

然后,可怜巴巴地站在了朴灿烈的面前,嗓音里还带着哭过的鼻音,试探性地出声:“……在玹?”

朴灿烈瞄了一眼自家忙内看不出表情的脸,又看了一眼明显刚刚哭过一场的池允熙,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叮。

——“允熙,站在我旁边的,才是世勋。”

电梯门开的瞬间,朴灿烈开口了:“你刚才是和NCT的郑在玹在一起?”

吴世勋的侧脸在一瞬绷紧。

池允熙不知所措地挪到吴世勋身边,抬起头,对上他深邃漆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