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5)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包厢里——

“允熙,柾国他,给我打电话了。”手机嗡嗡震动着,车银优却迟疑着迟迟未按下接听键。

田柾国终究还是给车银优打了电话。他还是太了解她了。就像他知道她最爱吃的甜品并不是粉丝和大众以为的黑巧克力,而是几乎无人知晓的葡萄兰姆酒味的冰淇淋。

他知道她会来找车银优和郑在玹,而不是金有谦和金珉奎,或是任何其他人。

“没关系,接吧。”池允熙看着迷离的灯光下车银优微微抿着的唇,眼前又一次浮现出一张完美糅合了少年的纤尘不染和男人的棱角分明的隽秀容颜。

郑在玹叹气:“不接的话,以小国他细腻的心思,更会怀疑吧。”

车银优按下接听键。田柾国的声音清晰地回响在包厢里:“银优啊,允熙有联系你吗?”是不会让人错认的田柾国的声音,清澈而无暇,像晨雾安静在房间里蔓延。

她想起来刚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是用同样轻柔的语调,清澈的嗓音,认真的对她说:“把其他男孩子的联系方式都删掉,好不好?”

他一边温柔的问着她好不好,一边已经拿过来她的手机,自顾自的把除了他以外的其他男同学的电话号码都删了个干净。

车银优小心翼翼看了池允熙一眼,尽量用自然的语气回着田柾国:“允熙吗?没有联系我。是发生什么了吗?”

车银优抿了一口酒。酒杯边缘印着一个淡淡的殷红色的唇印。他启唇,用唇瓣抿去酒杯边沿她留下的唇印。

——仿佛透过了冰凉的杯,在亲吻她的嘴。

田柾国听到了电话那头的背景声响,是他耳熟的莱奥纳尔·汉普顿的经典爵士乐曲《Lester Leaps In》,也是Gallery这家清吧最常放的背景乐。

由池允熙发起的,97Line的第一次聚会,就在Gallery,当时他们一进门听到的音乐,就是这首《Lester Leaps In》。

他轻轻‘哦’了一声:“你们是在Gallery吗。”

——你们?

车银优和郑在玹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到了对方眼底的不自在。

这一声‘你们’,指的应该是自己和在炫吧?车银优似乎都能感觉到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快,手心沁了曾薄薄的汗水。

就在车银优和田柾国说话的功夫,池允熙又喝了两个shot的白兰地。

懒懒扫射的镭射灯下女孩的面孔染着漂亮的绯红,水润的眼睛怔怔的出了神,听着电话那头自己男朋友的声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车银优应的声音有些游移,似乎不知道除了这一声‘嗯’,不知道该亲故一些什么好。

Gallery偏蓝调古典的优雅装潢是池允熙的喜好。而男孩子们其实更偏好另外一家清吧——The Bungalow,这家放的背景乐也更多是黑泡而不是爵士。

车银优不知道,凭田柾国对允熙的了解,他这样拙劣的掩饰,真的能骗到他这位心思敏感细腻的亲故吗?

郑在玹出声了,尽可能帮车银优圆场:“银优和我在一起呢。我们本来想叫允熙一起来的,但是也联系不到她了。”

电话那头的少年安静了须臾,再然后,他们听见了田柾国似乎轻声笑了。

不是他和哥哥们在一起玩闹时那种感染力极强的魔性笑声,是很轻的笑,轻的像一声叹息。

“只有你们两个吗?没有叫珉奎和有谦,也没有叫我呢。”

他这句有些委屈的仿佛在撒娇一样的话,更像是在对池允熙的说的。

似乎他知道她就在这个包厢里,听着整场对话一样。

池允熙几乎都能想象出来田柾国是在用什么样的表情说着这句话,可可爱爱的嘟着嘴,亮盈盈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分不清是水光还是星光。

车银优这下是真的尴尬的不知道回一些什么好了。

每一次他们聚会,都是大家一起的,几乎很少会出现只有他们两个约而不叫上97line其他亲故的情况。

毕竟大家行程都很繁忙,没什么时间一对一的单独约。

就在车银优费尽心思在构思一个合理的借口的时候,包厢门忽然被哗啦拉开了,在一声兴奋的尖叫后,紧跟着一句惊呼:“啊啊啊是U-Hey呢!!可以请您给我签个名吗?!我我我喜欢你喜欢了快三年了!”

是前来送酒的实习生服务员。显然专业经验还不足,看起来是个大学都还没毕业的男生,青涩莽撞,看一眼池允熙就红了脸,话都说不利索完全。

车银优自以为的泰然自若在一瞬间崩塌:“米亚内柾国我这边出了一点状况,等一会再给你打回去。”他连再见都忘了说,就匆忙挂了电话。

——那一声‘Uhey’,电话对面的柾国,听到了吗?

田柾国怔怔地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坐在没有开灯的漆黑房间里,握紧了手机,眼睛水光潋滟,微潮的像要流泪了一样。

--

客厅里,金硕珍和郑号锡正在收拾行李。

再过一周,他们又要飞澳门了。11月4号,Wings Tour的下一站,就是澳门。

自从发生过一次换洗的内裤忘在了宿舍不得不大半夜去买新内裤的事情后,金硕珍就成了最早收拾行李的那个。

勤奋好学的三哥哥开始向大哥看齐,跟着一起收拾了行李。早收拾,总比临时发现自己落下了什么东西手忙脚乱的好。

这里的坏榜样无疑就是他们丢三落四的金南俊·真南人了。

“澳门好像挺热的吧,要不要多带几件短袖?”郑号锡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看见了不吭不响就穿戴整齐的忙内。

——Vehement的黑色连帽卫衣、CK的破洞牛仔裤,是他们帅气的忙内私下出门很常见的装扮没错了。

“这么晚出去啊?”郑号锡看了一眼钟表。已经凌晨一点了。

“嗯啊。”田柾国乖巧地回着三哥哥的话,开始弯腰穿鞋。

“对了哥,泰亨儿和智旻尼是不是也出去了?”郑号锡问完这句话,就看见了田柾国猝然抬头看向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

金硕珍点了点头:“去梨泰院那边了吧。玧其好像还提了一句让他们帮他带一瓶赤霞珠回来。”

金硕珍和郑号锡同时看见了安静顶腮的自家忙内。

弟弟默默不开心了吗?

郑号锡盯着菇头菇脑的弟弟,眉头紧蹙。

“柾国啊……”他后半句话还没说出来,田柾国已经弯着眼睛对他笑着回了话:“hyung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然而郑号锡并不放心。因为田柾国这个孩子,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诉说心事的人。

这是内敛的人性格的通病。不管内心承受着多大的煎熬,表面都不愿意把这些汹涌泛滥的情绪展现出来。

就算想要流泪,也要尽可能笑着去流泪。坚强倔强的让人心疼的那种孩子。

郑号锡盯着忙内圆圆的后脑勺,蹙紧的眉头就没舒展开来。

总觉得最近,哪里都不太对劲。

先是公司里的氛围,很是奇怪。先是从他们出道初期就负责编舞的郑老师被S/M挖走了,听说又有几个高层陆陆续续的离职。现在就连队里的氛围,好像都有些说不上来无法形容的微妙。

田柾国走了以后,金硕珍也叹了口气:“总觉得好像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啊。就连我们柾国,都有秘密了呢。”

--

酒吧外——

朴智旻锁好车门,刚想问金泰亨为什么站在车边没有动,一转身顺着金泰亨的目光,也看到了不远处停在原地的边伯贤和朴灿烈。

梨泰院灯红酒绿的喧嚣似乎在这一刻和空气一同凝滞,四个人沉默无言的对视。

“好巧。”朴智旻率先出声打破了这令人心悸的沉默:“前辈也来喝酒吗?”

无论是按辈分还是年龄,他和金泰亨两个95出生的,都是对面边伯贤和朴灿烈两个92出生的后辈。

他只字不提池允熙。尽管双方人马在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就已经心知肚明前来Gallery的缘由。

边伯贤笑了笑。

似乎,EXO和BTS,不仅仅是对家,更是,情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