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2)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金泰亨知道田柾国在看他。

那是一道无论是谁都无法忽视的目光。他不用抬头去看,都知道田柾国在用什么样的眼神在看他。

金泰亨把手机倒扣着放在膝盖上,对着田柾国展露出一个天真烂漫的笑:“今天天气好像不太好,快下雨了。”

金泰亨不是没有看见田柾国比往常都苍白许多的脸色和他雾气弥漫的眼睛。

也不是没有看见少年把自己咬的血痕斑斑的嘴唇,仿佛内心在经历什么煎熬一样。

金泰亨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该和这个曾经最疼爱的弟弟说些什么。他不知道田柾国对于自己和池允熙的事情知道了多少,更不敢去想象如果他知道所有真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就像田柾国同样无法去想象这个曾经和自己最为要好的哥哥如果……真的背叛了自己,他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田柾国就这样沉默不语的,执着地盯着金泰亨,仿佛他已经问过了他想问的问题,只在等一个答案。

少年还是成长了,不像刚出道那会儿还很青涩,不懂得掩藏自己炙热的感情和少年人的占有欲,会为了独占粉丝送的果篮而闹别扭,把哥哥们气到脑仁疼。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这样占有欲极强一面,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少年尽可能地藏匿在了最深的角落。

如同朴智旻和金泰亨对池允熙那样隐秘的欲望一样,被他们藏匿在了最深的角落,竭尽全力地遏抑,却依然在寂静无声的夜晚,缓缓抽枝发芽。

“哥是在看允熙的照片吗?”田柾国终于开口了:“我的女朋友,是很漂亮呢。”

他一句话,只着重强调了一个词——‘我的’。

第一次学游泳,第一次一起去溜冰,第一次坐过山车,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在情侣酒店的水床上做/爱。

第一次吵架,第一次分手,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到声嘶力竭,第一次纹身,把他的名字纹在了她覆在心脏的那层肌肤上。

这样深刻而动荡的感情,给了对方所有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的感情,怎么可能会有第三个人懂。

他又可能忍受第三个人,无论是谁,觊觎池允熙。

她是他的。池允熙是田柾国的。

金泰亨笑了笑,尽可能不动声色地附和道:“嗯,闹木耶啵(非常漂亮)呢。”

金泰亨不知道自己夸赞池允熙漂亮的时候,语气有多么温柔。

温柔的,就仿佛夸的不是自己弟弟女朋友,而是自己的女朋友一样。

真实而深沉的喜欢,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完全藏住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流出蛛丝马迹,从眼神,从笑容。

田柾国在看到金泰亨唇边不自觉展露出那样温柔的笑容时,名为理智的弦,在一刹那间‘嗡的’断裂。

“所以,仅仅只是被允熙的外表所以吸引的你,可以离我的女朋友,远一点吗?”

坐在副驾驶的朴智旻拔下耳机,蓦然回头看向后座的两人。

金泰亨没有想到田柾国会陡然说出来这样的话。他怔楞了一瞬,而后笑了。

淡淡的嘲讽的笑,分不清是在嘲讽他自己,还是在嘲笑少年的爱情:“让我离她远一点,然后放任她发烧病死在的公寓里吗?”

“永远把粉丝和舞台放在第一位,不忙的时候才想起来有女朋友的你,真的有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吗,田柾国?”

“她是我的女朋友。”田柾国执拗的,像一个生气又委屈的孩子,重复着同一句话:“她是我的。允熙是我的女朋友。”

不是你的。不是金泰亨的。

他知道自己有许多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他也是第一次谈恋爱啊,他已经把能给的,都给她了。而金泰亨又有什么资格来对他的感情指手画脚?

“我说你们……”朴智旻的声音被金泰亨一连串倾吐出来的冷漠句子盖过了。

“她被私生跟踪到家里,差点被强//奸的时候,你在哪里?打了几十通的电话给你,都打不通,最后只好打到我这里,拜托我把电话转给你,多么卑微的请求啊,在医院里打着吊水,男朋友不在身边,只是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那并不是多么久远以前的事情,就是九月份的意外。防弹在忙着准备DNA的舞台,首次在世界范围内复出。

身为舞台center,队里ace,顶着‘黄金忙内’称号的田柾国,每一次回归都是倾其所有去练习和彩排,为了每一场舞台都可以堪称完美。

而他一旦进入这样专注而热情的工作模式,‘女朋友’的存在,是会被他不自觉在心里往后排位的。

他会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在包里,也许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都不会去回消息。毕竟从彩排、到正式舞台,中间再穿插一些团队拍摄和采访,时间就这么一眨眼过去了。

忙碌起来的时候,是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

田柾国完全不知道金泰亨说的这件事情。池允熙从未在他面前提及。

他只知道她的抑郁症又复发了。那天在她的手腕上看到一道道细细的小口子,他问她是不是又开始伤害自己了,而她居然笑着骗他说,只是不小心划伤了。

“你不知道她其实有恐高症吧?但是她还是陪着你坐了云霄飞车,陪你去蹦极,去玩空中冲浪。”

金泰亨看到了田柾国眼底的刺痛,就像他自己的心一样。每一次,想到池允熙故作坚强,明明想要流眼泪,却又强装微笑的样子,他的心脏都有沉甸甸的痛。

他想到了她哭泣的模样。漂亮的唇角努力上扬,水汽在她眼底弥漫,眼泪一滴一滴从眼角坠落,像冰透的雪一滴一滴地融化。

“你呢?田柾国?你又为她做过什么妥协?你把全部的自己都给了舞台和阿米,又给她留了多少?”

田柾国是真的生气了。

无论是朴智旻还是金泰亨,都没有看见过少年露出这样冰冷的神情。

他线条漂亮的脸锋利却也脆弱,眼底仿佛结了一层苍白的浮冰,浓长的睫羽不住颤抖,倔强地抬高了下巴。

“你不配当我哥。”

闪电撕裂天空,冰冷的雨水倾泻如瀑,就像破碎的梦,断裂后下坠。

“你不配。金泰亨。”

田柾国攥紧了拳头,眼圈却悄悄红了。

后来,当防弹七个成员坐下来,认真地谈论到2018年年初想要解散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谈到当年对未来的迷茫,谈到因为太忙碌而和身边朋友渐行渐远,谈到了因为成功而带来的不安和负担,唯独没有提及金泰亨和田柾国两个人王不见王的针锋对麦芒。

所有人都下意识去淡忘矛盾最初的起因。

是因为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