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9. (9)第九章

(第九章)

凌晨两点的蚕室体育馆,只有舞台上几束孤零零的顶光灯开着,观众席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黑的连影子都被吞没了。

离池允熙的首场演唱会,还有一个礼拜不到。

而她的舞台恐惧症,丝毫没有好转。现在单单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她都会紧张到失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一想到唱歌这件事情本身,还是会激动到血液都快沸腾。

可是又是为什么,当她像之前无数次那样,站在同样的舞台上,会有这般汹涌的情绪呼啸而来,让她连呼吸都在发抖。

这是池允熙失眠的第十三天。而《Aphrodite》的特邀嘉宾,据她的经纪人说已经选好了,然而他还没有告诉她他选了谁。

不过对于现在的池允熙而言,是谁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她现在这个状态,到底要怎么登上舞台?

粉丝们会失望的。一定会失望的。看见这样的她,这样懦弱又胆小的她,一定会离开的吧。

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池允熙。连她自己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她低着头,面无表情的,用开心雀跃的语气,回着那头田柾国的KKT。

JK大宝贝:【[臭豆腐.jpg][烤香肠.jpg][煎饼果子.jpg]给宝宝看我们前天在台北吃的好吃的,是阿米们推荐的呢,味道真的好好![长耳萌兔子开心跳舞.gif]】

U_Heyyyy:【kkkkkk我的男朋友xi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吃啊!】

她给那头的他发了一大长串的‘哈哈哈哈’,嘴角却一点上扬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对池允熙来说,流眼泪是一件比微笑要容易得多的事情。

她忽然很好奇,那头的柾国,又是在用什么样的表情给她短信呢?

他会不会在很多个夜晚,也和自己一样,因为各种连自己都揣摩不透的原因,失眠到天亮,默默的,独自一个人流着眼泪,却假装开心的给她,和这个世界,展现出微笑雀跃的表情。

池允熙听见了脚步声。有谁从后台上了舞台。

她以为是天天在自己耳边念叨的经纪人韩宇彬,于是继续抱着膝盖坐在舞台中央,握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宇彬哥你先回去休息吧。别担心我。我没事的。我再待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有谁的手穿过了她的发,沾染着首尔夜晚寒气的微凉指尖抚上她潮湿的眼角。

她缓缓抬头,看见一头漂染的浅金色头发,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他看着她,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允熙能猜出来我是谁吗?”

是一个无比柔和清亮的声音——比金泰亨低磁悦耳的嗓音高了些许,又比田柾国清水流泉的嗓音多了几分空灵。

池允熙笑了:“是我的智旻oppa。”

--

“所以,宇彬哥是请了智旻oppa你来当我的特邀嘉宾吗?”池允熙问完这句话才发现朴智旻在用一种捉摸不透的神情看着她。

不知道琥珀色是他本来瞳孔的颜色还是没有来得及卸下的美瞳,这使得他望着她的眼神像迷人的

旋涡。

他低垂着眼望向她,嘴唇是殷红的,仿佛刚刚抿了口红酒,会让人不禁好奇他的唇会不会和红酒是一个味道。

“允熙居然真的认出我了。”他说着说着,就笑了,上扬的尾音痒痒地挠着她的耳蜗。

这是个致命的男人,笑声都好听得要命。

“我不会弄错的,智旻哥的声音,和柾国还有泰亨哥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你们一说话,我就知道谁是谁了。”

但是如果不说话……又染着相似的发色,身高又这么接近,单看脸,她完全无法分清谁是谁。

“这次回来待几个小时呢?”她用‘几个小时’的夸张修辞来开他的玩笑。

好像身边的人都很忙,都很努力,都在……闪闪发光。只有池允熙在原地踏步,瑟缩在黑暗的角落里。

“四天。”他揉了揉她的头。

池允熙想起来了。过两天他们在奖忠洞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记者访谈会。

再然后,又要飞到澳门继续巡演了。

不愧是今年火到欧美的‘世界弹’啊。

朴智旻闻到了池允熙身上淡淡的酒味。

尽管被Gucci Bloom馥郁甜美的遮掩住了,还是流出来了引人迷醉的味道。

池允熙笑了笑,安静了许久。她一直看着他,眼神却给他一种很遥远的感觉,仿佛在透着他看着别的什么人一样。

“欧巴喝吗?”她又打开了一瓶soju,桃子味的,又甜又烈,就像她一样。

他接过她递过来的酒,却没有喝,而是放到了她伸手够不着的地方:“允熙乖哦,别喝了。”

朴智旻用他的指尖轻轻抚过她的眼角。女孩的泪水像清晨未干的露珠,悄无声息浸湿了他内心的一隅。

她哭了。可是,为什么?是在...害怕这个舞台吗?还是在害怕些其他什么**的事情?

“我们把那首歌过一次吧。”他轻轻把她拉起来。

那一声“乖哦”太温柔缱绻,柔和得不像话,有一瞬间,她几乎要分不清他真的是朴智旻吗,还是她的田柾国?

池允熙侧过头,错开了朴智旻笑弯的弧度好看的眼睛,却又一次看到了,她避之不及的像黑洞一样漆黑一片的观众席。

闭上眼睛,她几乎都能听见台下浪潮般的尖叫和欢呼。他们在喊她的名字,激动而颤抖着呼喊着...U-Hey。

世人喜欢的是漂亮纯真坚强爱笑的创作才女U-Hey,不是失眠怕黑爱哭脆弱的池允熙。

他下意识把她抱在怀里,像他仿佛耳语的声音一样的温柔——因为他察觉到她在发抖。

她的掌心沁着层薄薄的汗水,看就连指尖都在颤唞。

“我好像...不会唱歌了,怎么办才好,智旻oppa?”

她连哭都这么好看,眼梢泛着潮红,嘴唇像褪色的花瓣,睫毛沾着露水似的眼泪。她像易碎的琉璃,风一吹就散的彩云。

“智旻欧巴,可以陪我,喝一瓶吗?”她看着他的眼睛水雾雾的。

朴智旻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每一次看见她和他们忙内拥抱,都是她被柾国儿那么紧的抱在怀里。

因为会害怕,害怕不够紧的拥抱留不住她。

害怕她会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再也寻找不到,就像雨落在水里,连一丝痕迹都狠心的不留下。

答应了她的经纪人帮她客服舞台恐惧症,原本打算今天一定要把Aphrodite完整过一遍,却最终计划不如变化,空荡荡的舞台上,现代舞首席和全民初恋女神对着黑漆漆的观众席干杯。

烈酒下肚,却不见消愁。

朴智旻没有想到池允熙一喝醉,就开始抱着他喊“柾国”。

她像一株致幻的葳蕤藤蔓,缠绕着他的脖颈,凑上来用她软软的唇一下一下啄吻他的嘴:“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的?可是我都不敢给你打电话。你总是那么忙。忙完了才会想起我。”

“你别皱眉呀。我不难过。我真的不难过。你亲亲我,我就好啦。”她看着他在笑,眼角确实是干的,可是他总觉得,她是真的,很难过。

“我爱你啊。”

难过又孤独的女孩,永远都在假装坚强,害怕被抛弃,所以佯装不在乎,只有在喝醉以后才敢说“想念”,说“爱你”。

他望着她嫣红的嘴唇,比花瓣还要柔软的嘴唇,不属于深秋的燥热感朝他兜头袭来。

朴智旻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失控。列车一旦脱轨,始向的地方,便只有深渊了吧。

他迟疑了一瞬,还是拨通了忙内的电话。

--

“Hiong,谢谢你。”平日里经常一嬉闹起来就忘记喊他‘哥’,被他们宠上天的黄金忙内,很久没有这样郑重其事地喊着他“哥”,认真而庄重地道谢。

朴智旻对上田柾国真挚的不含一丝杂质的眼睛,心头蓦然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

他想起来池允熙的吻。轻轻软软,像一朵云擦过他的唇角。

不可以去回味啊朴智旻。那可是你弟弟的女朋友。是把你当成了哥哥的女孩。

“我们小国也是个让女孩子依靠的男人了。长大了呢。”他用开玩笑的口吻揶揄着忙内,尽可能不去看他怀里的女孩。

“明天公司见~”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软,就像粉丝们给他的“糯米团子”昵称那样轻柔。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在被什么样的情绪拉扯着。

朴智旻忽然想到了最近在面对田柾国时总是异常沉默的金泰亨。

他站在门口,出了神。

门里的两个孩子估计以为他离开了。他听见女孩醉醺醺的,撒着娇说:“为什么你的眼睛里藏满了星星?”

“是不是星星都跑到了你的眼睛里,所以我的夜晚才这么黑?”

用这样娇软的嗓音说着这么撩拨人心的话,他想如果他是田柾国,他也许连她的话都听不完整,

就会去亲吻她的嘴唇。

他知道他该走了,可是他的步子却仿佛被拉扯不掉的胶水黏在了地上。他听到了少年少女接吻的声音,两个人都动了情。

他从来没有听过比池允熙更软更甜的嗓音了,像裹着蜜糖的刀子划拉着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