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1. (11)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池允熙睁开眼睛的那瞬间,田柾国的吻正好落在了她湿润的睫毛上。

他明明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地半垂着睫羽,却亲昵而熟稔吻上了她的眼睛,像是演练过千百遍。

少年的嘴唇轻触她的眼睫,舌尖舔走她睫尖的泪水,温热而潮湿的触碰让她不禁颤栗。

田柾国的吻让池允熙想到了吴世勋。

“除了我,还有别人这么吻过你吗?”吴世勋似乎这样问过她。

她是怎么回答的呢?池允熙不记得了。只是忽然想到了金泰亨,想到他无比轻柔而小心的吻。

然后她又想到了他是怎样细致温柔的为她吹干每一络头发。

池允熙真的很想要记住金泰亨的脸。她总觉得他看她的目光好温柔,是那种深沉的温柔,一不小心就会溺毙在他的眼里。

“泰亨哥....”池允熙把头埋进少年的颈窝,小声的喃喃自语。

那是和田柾国的温柔,很不一样的,独属于金泰亨的温柔。田柾国的温柔总是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炙热。

女孩的呢喃像细细的针,一下子扎进少年的耳蜗。

田柾国瞬间清醒了。

而池允熙,她一边想着金泰亨,一边又想到了她的田柾国。

她的少年就像初生的太阳,光芒潋滟,纯澈透明,散发着焚尽世间万物的热情火焰。

可是火焰就算透明,终究还是炽烈,所以她会被他的爱灼痛。

所以他总是吻得她为他湿润,却又让她有种下一秒就快要窒息的错觉,相拥在一起交颈而眠,就算再怎么小心,还是会弄疼她。

像是罗马末日的黄昏诗篇,极尽缱绻。

她在他水晶般透明的眼神里沦陷。

她想起约翰.济慈的诗篇。

——“ 我期冀着,我们可以化成蝴蝶,纵然生命仅有三个夏日,这三日的欢愉,也胜过五十载的寂寥春秋。”

她不知道自己在无意识间唤了金泰亨的名字。思绪千回百转之后,她往田柾国的怀里又缩了缩。

池允熙喜欢田柾国的体温,就像他的爱一样,是热的。不像总是手凉脚凉的她,哪里都冰凉凉的,也不知道她的心会不会也是捂不热的温度。

田柾国垂眼望着他怀里是女孩,望着她娇嫩醉人的肌肤,和肌肤上他昨夜留下的一个个艳色的吻痕齿印。

起床困难户的他,从未有一天早晨,比这一刻清醒。

他的允熙又一次唤了别的男人的名字。唤了同一个名字,在他的怀里。

田柾国闭上眼睛。哥,告诉我,要怎样才能相信你?

他不敢去设想,如果金泰亨真的骗了他,他会用什么样的心情和态度,再去和他的V哥相处。

他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金泰亨对于允熙来说,只是一个很亲近的哥哥而已。就像金泰亨于自己一样。只是哥哥,而已,对吧。

--

因为防弹下午才有行程,早饭少年和少女终于可以一起吃了,就像其他同居的小情侣一样。

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对于其他情侣而言普通的早晨,对于池允熙和田柾国这两个行程都很忙的偶像明星而言却是极其珍贵的一顿早饭。

在田柾国看来,除了她睡醒时那一声”泰亨哥”像刺一样扎进了他的心,其他一切都幸福的好像生活在童话故事里一样。

池允熙在田柾国怀里赖了一会儿床,就起来去给两个人做早饭了。

她最擅长做西餐,面包箱里烤着法式吐司,案板上她开始切奶酪,准备涂抹在吐司上,再放上熏肉和火腿,早餐就是这么简单。

她还穿着昨夜为他换上的纯白色真丝吊带睡裙,雪白的背脊在田柾国眼前晃啊晃。少年走上前,环住女孩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嘬吻着她细腻怕痒的脖颈。

“我想你了。”他嘟嘴,像个孩子一样。

池允熙放下奶酪,伸手去摸少年的耳垂,和他长长漂亮的耳坠。

水晶吊灯下银质耳链闪烁着细碎的光,很漂亮,就像他眼底揉碎的星光一样。

“我就在你面前呀。”她扬起头,放纵他的吻。他的嘴唇落在她的肌肤上,吮出又一个嫣红的印记。

“总觉得允熙好像泡沫。”他看着她,声音很轻,仿佛裹着一层雾,像夏日夜晚的风:“对,就像泡沫一样。太阳下缤纷绚烂,但是轻轻一碰,就会消散不见。”

越来越担心会失去她。他害怕,他那么想要把她紧抓在手里,握住拳头才发现,她早已消失。

“允熙会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不见吗?”他用认真而执拗的语气,去问她一个明显孩子气的问题。

这很田柾国。

池允熙多么想斩钉截铁地回答田柾国,‘不会’。

可是她的眼前止不住地闪现自己死去的画面。是她在失眠的夜晚,不知道为什么,会一遍又一遍去假想的,池允熙死去的画面。

在池允熙自己脑海的世界里,她已经死了好多好多次了。

死掉了,那也会彻底消失吧,从这个世界消失,从田柾国的世界里消失。

她一瞬的迟疑被敏感细腻的田柾国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

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只知道她犹豫了。

多么简单直白的问题,她却犹豫了。

田柾国低下头,笑了。

他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转身回到房间里,把那条买给她的卡地亚锁骨链拿了出来,在她困惑的眼神下,浅浅笑着,系在了她的脖颈上。

就像锁住了一只总想要飞走的天鹅。

“我爱你。”他对她说,眼神清澈无辜,仿佛世间所有星河的光芒,都源自他的眼睛。

——你是我的。

他想要她的眼睛只看着他,心里只想着他,耳朵里听的音乐,都是他唱的歌,睡梦里也只有他一人的身影。

“我也爱你。”她回抱住他,软软的吻落在少年的喉结上。

“啊对了亲爱的,这次演唱会的特邀嘉宾,定下来了。”她抿着唇对他笑:“是智旻哥呢。”

她这么说着,鼻尖撒娇似的在他锁骨边缘磨蹭:“虽然我也好喜欢智旻哥的,但是我总觉得这首歌,和泰亨哥一起跳,舞台效果会不会更好一点?”

田柾国什么也没说,只是舌尖又一次抵上内腮,沉默着,把她唤出口的那个名字,在他的心里重复了一遍,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咬碎。

泰。亨。哥。

Kim-Tae-Hyung。

--

田柾国回宿舍的时候经纪人浩范哥也快到了。他们马上就要出发去彩排平昌冬奥会的圣火传递祝贺K-POP演唱会了。

金硕珍笑嘻嘻地唤了声他最宠爱的忙内:“柾国儿啊,回来啦。昨天在女朋友家里休息的怎么样?”

大哥这句话落在队长耳朵里,直接导致正在喝水的金南俊呛了个死去活来,拍着胸直咳嗽。

“小国昨天晚上出去了?!”睡得昏天黑地的金南俊完全没听到昨夜客厅里的一丁点动静:“还去了女朋友家?!”

金硕珍了然地看了一眼金南俊,十分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就和他昨天晚上收到的冲击一模一样。

在这点大哥和金队两个人显然想法很统一:我们幺宝还是个孩子呢!仿佛昨天才刚上高中的样子,怎么就……长大了呢!

懒洋洋倚在沙发上的闵玧其换了个坐姿,抿了口咖啡,没有说话。

坐在朴智旻身边的金泰亨察觉到了田柾国看过来的视线,若无其事地抬头,直直对上少年的眼睛。

金泰亨看到了田柾国在一瞬间绷紧的侧脸,和身侧颤栗着攥紧的拳头。

少年锋利的下颚线勾勒出几分倨傲,是舞台上尽显ace锋芒的那一种倨傲。

像是瞄准了他咽喉的刀锋,锋芒雪亮。

只有一瞬。一瞬之后田柾国又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安静乖巧地笑了笑,笑的几个哥哥们心都要融化了。

金泰亨移开视线。他知道刚才田柾国那一眼,不是自己的错觉。

坐上车的时候,田柾国近来难得终于和金泰亨上了同一辆车,还坐在了他旁边,不明所以的哥line们还以为两个弟弟之间那奇怪的氛围终于消失了。

金南俊很是欣慰地点头,郑号锡笑眯眯摸了摸忙内圆圆的脑袋,同样感到欣慰。他就说,这段时间那种微妙的感觉,肯定是错觉!都是家人一样的兄弟了,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矛盾?

车里,田柾国沉默了很久。他侧过头望向车窗外面,从上车以后就没有再往身侧金泰亨的方向看一眼。

好像在隐忍着什么危险的情绪一样。

田柾国不开口,金泰亨也就不说话。他低头同样沉默地玩着手机,用KKT给池允熙发了几则关心的消息,仿佛真的是一个负责任的哥哥一样。

如果忽略掉他对她深沉隐秘的渴求,和那一天发生过的亲密关系。

那头收到金泰亨消息的池允熙并不知道车里两个人气top之间的暗流汹涌。

她马上要开直播了。很久没有和粉丝们互动了,经纪人宇彬哥又开始催。

池允熙正在纠结直播的时候穿什么衣服比较好。

她换一件木耳边娃娃领连衣裙,茶色长卷发温柔地散落下来,眼神清透朦胧,嘴唇是异常诱人的艳色。她拍了张自拍照给金泰亨发了过去,叹气。

U_Heyyy:【马上要直播了呢好紧张啊!泰亨哥觉得这件裙子好看吗?粉丝们会喜欢吗?】

金泰亨点开她的自拍照。他看着女孩又纯又媚的面容,想要去亲吻她的冲动又在心底翻涌。

很难想象会有这样一个女孩,把娆媚和纯真这两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如果,他是小王子,他多希望她是他的玫瑰。

田柾国一转头,就看到了金泰亨亮起的手机屏幕上自己女朋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