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0. (10)第十章

这是朴智旻失眠的第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女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用她那双清透的窥春的眼睛,望着他笑,欺霜胜雪的腻白肌肤上布满了旖旎艳红的印记。

她是那么漂亮诱人,挂着一身污痕都不会让人觉得脏,只想彻底、完全的,让她属于自己。只属于自己。

他低下头吻她,吻得她在他怀里直打哆嗦,颤栗的睫羽像蝴蝶的低语,令他沉迷。

“想要哥哥抱。”她环住他的颈,喊着他“oppa”,舒服了就甜甜软软的说喜欢,疼了就红着眼睛细声撒娇说不要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推开他,而是乖巧的任他索取。“最喜欢智旻哥哥了。”她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依赖地抱住他,像一朵被春水淋湿的花,湿得一塌糊涂。

朴智旻从睡梦惊醒。

客厅的光从门缝泻入几缕,他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十五。

“泰亨你怎么还不睡?”朴智旻有些粗暴的把床单塞进洗衣机里,动作迅速,生怕自己的soul mate看到他做梦时不小心弄脏的床单。

“向南俊哥学习。”金泰亨抬眼看向朴智旻笑了笑。

朴智旻看了一眼金泰亨拿在手里的书,封皮朝外,赫然印着三个字:《失乐园》。下面的小字写着:

——爱情真是不可思议,或者说,是一种宿命。

就像欲望的扉页,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书写,就再也无法合上也无法抹去痕迹。更无法忘却品尝过的滋味。

《失乐园》这本书,不是讲的是,出轨的男女吗?他平时看的电影和书,不是都更偏向梦幻理想的爱情吗?像《时空恋旅人》这种。

渡边淳一的书,可不怎么符合泰亨他素来的品味喜好啊。

朴智旻看着书皮,陷入了沉思。

“话说,智旻啊……”

金泰亨注意到了朴智旻的视线,‘啪的’把书合上,状似漫不经心地问朴智旻:“允熙她的演唱会,和她一起跳《Aphrodite》的特邀嘉宾,请的人,是你吗?”

他看着朴智旻,依然还在笑,笑容却淡淡的,眼底郁色很浓。

朴智旻太了解金泰亨了。他一看到这位好亲故展露出来类似于拍摄海报时镜头前的那种笑,就知道金泰亨问的这句话,绝不仅仅是好奇而已。

不过说起来,他会和允熙同台表演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告诉防弹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柾国。

不知道为什么,朴智旻一想到忙内,就会在同一时间联想到池允熙,想到她回荡在他耳边的,女孩那像呜咽又像喘息的哭吟。

她情动时的嗓音像云朵浸透了糖霜,甜甜绵绵。

女孩就是用这样天真悦耳的嗓音,对他们忙内撒着娇说,‘怎么办,我湿了。’

“对,是我。”朴智旻索性也不打算睡了,直接坐在了金泰亨旁边,笑着回他:“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说呢。泰亨你……怎么知道的?”

所谓soul mate就是,不需要说客套话,也没办法在彼此面前伪装。有些话就算不说,眼神也会泄露所有。

“我把她当做妹妹。妹妹要开演唱会了,但是舞台恐惧症还没有好,哥哥多关心一下,是很正常的不是吗?”金泰亨挑眉看着朴智旻,语气里裹挟着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防备之意。

他在害怕,害怕朴智旻看出来他对池允熙的心思。所以他会用这种不自觉带了刺的语气去回朴智旻。

而这反而确认了朴智旻的猜想。

他没有拆穿金泰亨的反常,只是像往常那样拍了拍金泰亨的肩膀:“我也是呢。把她当成很好的妹妹。”

——所以想看她一边被自己弄哭,一边用她那么好听的声音喊他,‘哥哥’。

出来喝水的郑号锡很是惊讶地发现两个弟弟居然凌晨还不睡,排排坐在沙发上聊什么聊的入迷?

三哥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习惯性地问:“小国呢?”

“在允熙那里。”朴智旻带着笑说:“我们忙内长大了呢。”

睡眠本来就浅的金硕珍趿着拖鞋出来了,一出来就听到了这句话,整个人都清醒了。

“Moya?!”

在大哥心里,忙内Line三人都还是没长大的小孩子呢。怎么一转眼都去女朋友家里过夜了?虽然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

“柾国儿肯定是我们几个人里面最早结婚的那个了。”郑号锡抓了抓头发感慨道。

金泰亨忽然‘蹭的’起身,没什么表情地说:“米亚内,感觉有些困了,我先去睡了。晚安。”

大哥和三哥哥还没反应过来,世首帅已经走了,只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漠然而心事重重的背影。

朴智旻看着金泰亨的背影,蓦地笑出了声。

郑号锡和金硕珍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分别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担忧。

最近忙内line的三个弟弟,怎么一个个都感觉……怪怪的?

“你们有没觉得,最近小国和泰亨儿直接的关系,有点,说不上来?”金硕珍压低了声音问着两个弟弟。

郑号锡也皱起了眉头,深思道:“哥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他们两个人好像没有和对方有过什么直接的交流了。”

出行程时也不坐同一辆车了。

可是他们明明没有吵架啊?至少在成员们的面前,他们没有爆发过任何明面上的争吵。

所以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朴智旻听着两个哥哥小声的交谈,笑的好看,却一言不语。

他大概猜到了为什么了,但是他不能告诉金硕珍和郑号锡。

他也没有资格告诉任何人。因为也许他和金泰亨一样,对女孩,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朴智旻忽然很想试一试。在池允熙的心里,她的少年真的是那么不可替代的吗?

如果有一天,她喊错名字时,喊得是‘智旻哥’,而不是‘柾国’……

朴智旻的手无力地覆上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仅仅过了一夜,这样危险的想法,越来越多?尽管他在竭力把这样危险的念头遏抑,却还是在他未曾注意到的内心角落滋生发芽。

越不想要去想她,反而越会去想她。

朴智旻看了一眼金泰亨紧闭的房门——泰亨你,也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