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2)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就在金泰亨和田柾国两个人多日攒下来的矛盾一触即发之时,坐副驾驶的朴智旻替代了之前的金泰亨,开始和池允熙发起了短信。

池允熙收到朴智旻KKT的时候也上了车,准备前往公司进行直播了。这一次的直播内容是——突袭师兄团EXO的练习室。

她别的都不怕,就怕当着直播间几百万人的面认错人不说,万一她和吴世勋掉马了……池允熙把头靠在车窗上,只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

不过世勋欧巴在镜头前一项是很讲分寸的,应该不会有事吧?

池允熙的担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最近她身边的男孩子,似乎都有些反常。

在莫名其妙疏远她快一年后又突然温柔起来的泰亨哥,有意无意把田柾国和挂嘴边的吴世勋,还有……

比从前记忆里的他还要温柔体贴的朴智旻。在蚕食体育馆空荡荡的舞台上喝醉以后,是智旻哥把柾国叫过来接她回家的吧。

池允熙记得那天晚上朴智旻身上的味道,是一种木质香调的奶味。清清凉凉的微甜,就像他带给她的感觉一样。

Kakaotalk的提示音响了,池允熙低下头,不是泰亨哥,是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智旻oppa。

智旻尼:【今天终于天晴了呢。[图片.jpg]】

池允熙看到朴智旻的消息后拉开了窗帘。

阴雨连绵了快一周的晦暗天空,居然真的放晴了。雨后的天空连一朵云都看不见。

她笑着给朴智旻回消息,再一次看向朴智旻传来的图片时,却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他的镜头正好捕捉到了金泰亨不带表情的冰冷侧脸。

池允熙是通过金泰亨的长十字架耳坠和他狙击了无数少男少女心的那根发带认出的金泰亨。

多亏了这根发带,才能让池允熙认出来金泰亨。

年初Not Today那首歌的打歌舞台,池允熙连田柾国都没认出来,却分辨出来了金泰亨和朴智旻。

因为他们两个人鲜明的形象——金泰亨的发带,和朴智旻惹眼的粉色头发。

U_Heyyy:【那个……智旻哥,泰亨哥他是,不开心吗?】

U_Heyyy:【你的照片里他不小心入镜啦。】

朴智旻的眼神定格在女孩笑靥如花的头像上:方方正正的头像框里,池允熙在太阳下仰头对着镜头,笑若夏花。

她是那么白,好像初冬落下的第一场新雪。真想在她的肌肤上嘬吻出艳丽的吻痕啊。

朴智旻倏然记起了女孩那仿佛融化了的蜂蜜一般甜美的哭吟。

他几乎都能想象的出来她眼里水汽弥漫,咬着指头说‘不要了’的模样。

智旻尼:【泰亨他,好像和小国,有一些误会呢。】

朴智旻看了一眼后座,轻轻叹了口气。

--

金泰亨知道田柾国在看他。

那是一道无论是谁都无法忽视的目光。他不用抬头去看,都知道田柾国在用什么样的多亏神在看他。

金泰亨把手机倒扣着放在膝盖上,对着田柾国展露出一个天真烂漫的笑:“今天天气好像不太好,快下雨了。”

金泰亨不是没有看见田柾国比往常都苍白许多的脸色和他雾气弥漫的眼睛。

也不是没有看见少年把自己咬的血痕斑斑的嘴唇,仿佛内心在经历什么煎熬一样。

金泰亨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该和这个曾经最疼爱的弟弟说些什么。他不知道田柾国对于自己和池允熙的事情知道了多少,更不敢去想象如果他知道所有真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就像田柾国同样无法去想象这个曾经和自己最为要好的哥哥如果……真的背叛了自己,他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田柾国就这样沉默不语的,执着地盯着金泰亨,仿佛他已经问过了他想问的问题,只在等一个答案。

少年还是成长了,不像刚出道那会儿还很青涩,不懂得掩藏自己炙热的感情和少年人的占有欲,会为了独占粉丝送的果篮而闹别扭,把哥哥们气到脑仁疼。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这样占有欲极强一面,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少年尽可能地藏匿在了最深的角落。

如同朴智旻和金泰亨对池允熙那样隐秘的欲望一样,被他们藏匿在了最深的角落,竭尽全力地遏抑,却依然在寂静无声的夜晚,缓缓抽枝发芽。

“哥是在看允熙的照片吗?”田柾国终于开口了:“我的女朋友,是很漂亮呢。”

他一句话,只着重强调了一个词——‘我的’。

第一次学游泳,第一次一起去溜冰,第一次坐过山车,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在情侣酒店的水床上做/爱。

第一次吵架,第一次分手,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到声嘶力竭,第一次纹身,把他的名字纹在了她覆在心脏的那层肌肤上。

这样深刻而动荡的感情,给了对方所有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次的感情,怎么可能会有第三个人懂。

他又可能忍受第三个人,无论是谁,觊觎池允熙。

她是他的。池允熙是田柾国的。

金泰亨笑了笑,尽可能不动声色地附和道:“嗯,闹木耶啵(非常漂亮)呢。”

金泰亨不知道自己夸赞池允熙漂亮的时候,语气有多么温柔。

温柔的,就仿佛夸的不是自己弟弟女朋友,而是自己的女朋友一样。

真实而深沉的喜欢,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完全藏住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流出蛛丝马迹,从眼神,从笑容。

田柾国在看到金泰亨唇边不自觉展露出那样温柔的笑容时,名为理智的弦,在一刹那间‘嗡的’断裂。

像是有一把玻璃碎片,碎在了血管里,随着流淌的血液,把脉管从内划得遍体鳞伤。细碎的疼痛在蔓延,他却一声‘疼’都无法说出口。

“所以,仅仅只是被允熙的外表所以吸引的你,可以离我的女朋友,远一点吗?”

坐在副驾驶的朴智旻回头看向后座的两人。

朴智旻一下子就看见了田柾国故作坚强冷漠的脸。少年的面部线条锋利却也脆弱,绷紧了侧脸,眼圈却微微泛了红。

“你们……”

朴智旻的声音被金泰亨沉静低磁的嗓音盖过了。

金泰亨平静地看着田柾国,没有笑,也没有蹙眉,甚至一丝一毫的表情都没有,仿佛真的成了一具精致完美却冰冷的希腊雕像,:“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

BTS的后台休息室。

只有郑号锡察觉出来了两个弟弟之间的不对劲。尤其是,田柾国。

虽然说这个弟弟平时里安静的时候居多,但是当七个人都聚在一起准备上台演出的时候,他的快乐几乎能从那双黑曜石般剔透的眼睛里满的溢出来。

更别提忙内在队内‘捧场王’这个昵称了:以往大哥说了什么冷笑话,田柾国总是第一个get到笑点并且真心实意笑的开心的那个。

可是今天大哥和往常一样讲了一个冷到北极的笑话以后,金泰亨没有笑就算了,‘捧场王’忙内田柾国居然也没有一点反应。

郑号锡甚至看不见田柾国的表情。

因为他低着头似乎在玩手机,手机屏幕却是黑的,亮都没有亮,少年的流海儿遮住了他的神情,只能看见他褪了色的唇,和苍白的面色。

戴着耳机同样在看手机的朴智旻忽然出声了,一句话吸引了休息室里所有成员的注意力:“允熙这次直播,是在EXO的练习室呢。”

他抬头,不经意地看向田柾国的方向,轻声说:“柾国啊,允熙的脸盲症是好一些了吗?我看她好像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吴世勋呢。”

田柾国蓦地抬头。

金泰亨也朝朴智旻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下子认出来了谁?”不明所以的金硕珍替弟弟们问出了口。

朴智旻握紧了手机:“吴世勋。”

池允熙的确一下子认出来了吴世勋,却不是因为脸,而是因为吴世勋的卫衣。

就像金泰亨的十字架耳坠,田柾国的羽毛耳链,和朴智旻的粉色头发,吴世勋身上的这一件IZRO的深蓝色连帽卫衣,是池允熙送给他的。

特别订制款,IZRO的logo下面还有她手写的吴世勋英文名字:Oh Se-Hun.

自己送出去的礼物,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