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5. (5)第五章

(第五章)

“说吧,你和柾国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吵架?”金有谦笑得无奈。

池允熙一听到田柾国这个名字就来气,她一气,眼圈就泛红,眼里水雾弥漫,看起来似乎很是楚楚可怜。

却又不是完全的楚楚可怜——她嘴唇嫣红的像玫瑰花瓣,肌肤腻白似雪,滑腻莹润,让人想起来可口甜美的牛奶布丁。

就是这样纯真又诱人,连哭都让人想要和她接吻。

女孩子气呼呼坐下来嘟噜噜说了一大堆,金珉奎和金有谦在听,车银优和郑在玹却纷纷走了神。

“你们敢相信吗,上一次我问他,如果我和阿米同时掉到水里他会去救谁,你们猜他怎么回答的?”

金珉奎乖巧摇头,金有谦唇角一勾,已经忍不住开始笑了。他大概猜到柾国儿是怎么回答的了。

池允熙一想到那场对话,就更生气了:“他特别认真的想了很久,然后跟我说,他会去救阿米因为,我会游泳??!!”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有谦笑趴在了桌子上,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如此真挚(直男)的脑回路,不愧是你啊小国。

“我生气他还特别委屈!阿西吧,他委屈个什么劲啊。”池允熙越想越气,更气自己,每次他用那样不染纤尘的眼神看她,她再怎么生气都没有办法对他发火了。

只好自己被气哭。

车银优望着池允熙水红的唇出神。

快一年过去了,车银优依然深刻清晰地记得那天池允熙身上的气息——甜甜的柚子香,混淆着几分淡淡酒味。她像可爱的树袋熊,双手双脚缠着抱住他。

那是16年,去年的圣诞夜,喝醉的池允熙第一次把车银优认成了田柾国,缠着他不肯放手,像小奶猫一样柔柔舔吮着他的唇。

“柾国啊……”她望着他的眼神满含春水柔情,嘴里却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而她吻像雨滴,他的心被濡湿的彻底,晒干以后留下的尽是她的印记。

——如果允熙喝醉以后,心心念念喊着的名字,是车银优就好了。

这个念头在他的心底晦暗的角落缓慢滋生,像杀不死的癌症细胞,每次她甜甜笑着看他一眼,他心里的防线就又坍塌了一隅。

郑在玹面色淡淡抿了口酒,借以喝酒遮掩眼底的深色。他和车银优一样,表面在听,实则走了神。

他看着她,笑,梨涡浅浅地漾在他的脸颊,眸底的神色却深沉莫测。

郑在玹的视线时不时飘向了女孩子优美颀长的脖颈。

池允熙茶色长卷发下面,几枚深红色的吻痕若隐若现,梅花似的绽放在她的颈侧。漂亮纯美的玫瑰,放在唇齿间品尝,会是怎样的滋味?

他握紧酒杯,仰头把烈酒一饮而尽,都忘了在里边兑橙汁可乐。一口纯度极浓的烈酒下喉,灼得他喉管都是疼的。

郑在玹骤然想起来几个月以前,S/M家族演唱会的彩排舞台上池允熙受了伤,白嫩的脚掌心被玻璃碎片扎的血肉模糊,落在谁的眼里看着都觉得疼。

她伤口还淌着血,玻璃深深扎进了肉里,却仰着脸朝郑在玹灿烂笑了:“别皱眉呀。我真的不疼的。”

“反正他,他,他就是个pabo(傻瓜)!”池允熙生气地总结道。

她自顾自开封了一瓶崭新的酒,学着郑在玹潇洒饮酒的模样,仰起头来就往嘴里灌,都没往杯子里倒。

她把吃药的事情略过去了。抑郁症的事情,并不想让亲故们知道。她觉得自己很好,什么抑郁症,都是医生骗鬼的。

写不出来歌她才是真的要抑郁了呢。

而田柾国就是那个听信了医生谎言的傻瓜。

“嗯,田柾国的确是个傻瓜。”只听见了最后一句的郑在玹笑着附和她。

——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他一定不会让她流泪受伤。

郑在玹被这个突如其来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柾国可是他的亲故啊,允熙也是他的亲故,他怎么可以对允熙,抱有这样的想法?

“珉奎啊还是你好!他们几个人都没好好听我说话!”池允熙感动地看着郑在玹,又认错了人。

郑在玹叹气,伸手揉了揉池允熙的头:“允熙啊,我是在玹。”

金有谦也委屈地出声:“哪有,是他们在发呆,我明明有认真听允熙说柾国坏话的。”

池允熙眼睁睁看着金有谦点开KKT,给田柾国发了一条语音过去:“柾国儿你可快来吧,再不来你在允熙嘴里就不仅仅是笨蛋傻瓜了,还有,她喝了好多酒,我们没拦住,你快把她带——”

被田柾国气完又被金有谦气了个半死的池允熙不怎么温柔的一把抢过来金有谦的手机,直接摁了关机。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少年们听着女孩软乎乎的气话,互相对视一眼,笑得无奈又宠溺。

是他们的允熙啊。

--

田柾国赶到的时候,池允熙已经走了。

她本来只是说着气话没有真的打算走,却没想到李秀满nim的电话说来就来。

身为S/M的艺人,制作总监让你去公司你能不去吗?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还是拖着郑在玹回了公司。

准确来讲,是郑在玹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公司,像个忠诚的守护骑士一样跟在她后面一道打了车。

池允熙和郑在玹前脚刚走,后脚田柾国就到了。

“允熙呢?”田柾国进了门第一件事情就是搜寻他女朋友的身影。

金珉奎不客气地揶揄他好亲故:“被你这个pabo气走了。”

“她又去哪里了?”田柾国微微睁大眼睛:“不是才刚到没多久吗?”

“公司好像有急事把她叫走了。”

金有谦同情地看了一眼田柾国。总觉得允熙是真的很生气呢……虽然作为没什么恋爱经验的人,他也不太懂为什么女孩子会生气。

允熙她脾气一向是很好的,几乎从来不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柾国总是惹她生气,还把女孩子哄不好,经常越哄她哭得越大声。

金有谦在这点是很同情田柾国的。

因为他也不会哄女孩子。

不过还好允熙似乎从来没有生过自己的气。金有谦想到这里就有些开心。看来自己比小国这个直男还是好了那么一丢丢?

“可是,她出门的时候没有带钥匙啊。”田柾国说完这句话,又愣了一下,抿了抿唇,声音低了下去,没什么底气地说:“我急着把她追回来,好像把她公寓的钥匙,也落在客厅里了……”

安静了许久的车银优抬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田柾国,抓住了核心字眼:“允熙把她公寓的钥匙,给你了?”

他和他V前辈,被同一件事情心塞到了。

田柾国弯着眼睛笑,眸光潋滟,是一个让单身狗们看了羡慕嫉妒恨,阿米和颜狗们看了心脏砰砰跳的好看的要命的笑:“啊,她刚搬进去的时候,就把钥匙配了一套给我。”

车银优抿唇不语。

明明,在她最需要男朋友的那些时候,田柾国都不在她的身边。他不是在排练回归舞台,就是在巡演和签售会的路上。

明明,那些时候,都是车银优陪着池允熙的啊……

田柾国在池允熙心里,真的就这么无可替代吗?

他可不可以试着取代田柾国,成为池允熙心里那个独一无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