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其实我们已经快结束了呢。允熙她已经醉了,我和银优准备送她回家了。”郑在玹恭敬的和几个大前辈打完招呼以后,看了一眼阖着眼睛好像睡着了的女孩,不卑不亢的又加了一句。

池允熙喜欢酒精麻痹神经后的感觉——所有的感官,包括痛觉,都会被钝化,而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也放慢了,世界在以慢镜头的时速转动。只有在喝醉了以后,那种终日以来压在心头的沉甸甸的痛感,才能得以缓和。

她不需要药。她只需要酒。麻痹痛觉和神经的酒,就是她的药。醉?她才不会醉。这才是她最清醒,最快乐的时候。

“谁说我醉了?我才没有醉呢。”池允熙坐起来,看见包厢里多了四个男人。

两个人是漂染的银发,一人是黑发,还有一人是浅金色头发。

——太瘦了。

这是朴智旻进了包厢以后看见池允熙的第一反应。也许是女孩骨架本来就小,可是她的手腕还是太细了。他的视线缓缓向上移,看见了她线条分明的锁骨和颀长白皙的脖颈。

是一种精致易碎到近乎荏弱的美丽。她会消失吗,从自己的眼前,从这个世界,就像安徒生童话里最后化成了泡沫的美人鱼,那样彻底的,连一丝痕迹都狠心的不肯留下的消失。

朴智旻转过头,看见自己身边的金泰亨也在目光深沉地注视着池允熙细腻如此的脖颈。只是两个人的关注点截然不同。

朴首席看到的是女孩秀致却瘦削到令人心疼的颈线,而世首帅注意到的则是昏暗灯光下那一抹极容易被忽视的,已经从艳红褪色成浅粉的,吻痕。

——是他留下的吻痕,还是……柾国?

金泰亨不喜欢喝酒。白酒太辣太烈,红酒太苦太涩。但是当他眼前浮现出从前那个青涩稚嫩的,乖乖巧巧寸步不离跟在自己身后喊着‘哥’的田柾国,心底忽然涌现出一种想要不管不顾就这样喝醉好了的冲动。

如果他们喜欢的不是一个女孩,那该多好。

边伯贤也在看着池允熙,看着女孩樱桃色的嘴唇,想到的是某一天他不小心撞见的吴世勋低头吻她的画面,她像孱弱的猎物落到酷烈的捕猎者口中,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只好乖乖扬着头,被吻到颤抖。

朴灿烈是唯一一个没有看向池允熙的,也一直没出声,他在找骰子。

池允熙把酒扎里兑好的酒斟了满满一杯,还没来得及放到嘴边,手腕就被一只温热的手稳稳的握住了,制止了她再喝一杯的举动。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两道她熟悉的声音。

“允熙,别喝了。”

“该回家了,允熙。”

握住她手腕的,是朴智旻。出声的,是边伯贤和金泰亨。

边伯贤对上金泰亨沉郁的眼睛。

金泰亨的眼睛是独特的一单一双,笑的时候看起来活泼又深情,但是此刻他唇角没有上扬,脸色更是漠然至极,看向边伯贤的眼神像冬日冰冷的雾凇。

朴智旻的视线也投向了边伯贤。平时软萌的团子,面无表情的时候气场瘆人。朴首席的眼神要多冰冷有多冰冷,眼帘微垂着,又给人一种淡淡的讥讽的感觉。

朴灿烈把玩着骰子,坐姿霸气外放,那不羁的架势,似乎随时准备下一秒就站起来,一脚把桌子踹翻。

空气里仿佛有一把上了弦的弓,一张黑晶石桌子横亘在EXO和BTS这几个人气top之间明显不够,剑拔**张、针尖对麦芒的氛围,一触即发。

朴灿烈眉峰一挑,看向坐在池允熙身边的金泰亨和朴智旻,漫不经心打破了暗流汹涌的寂静:“来一局?谁赢了,谁送允熙回家。”

池允熙能感受到这包厢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此时此刻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炙热而专注。

她想她也许是醉了。如果是清醒时候的自己,被这么多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大概是会赧然地问他们在看什么吧,然而她现在完全不在意了。

她在乎的只有自己那杯被拿走的酒。

“送我回家?”男孩子们都还未开口,池允熙第一个出声了,女孩双眼迷蒙,笑靥灿烂:“好啊,跟我拼酒吧欧巴们。今天晚上谁喝的过我,我就跟谁回家。”

朴智旻侧过头看了金泰亨一眼。估计全包厢里面最不能喝酒的,就是泰亨了吧。果然,金泰亨低声驳回了池允熙的话:“不要再喝了,允熙。现在就跟我回家吧。”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神情真挚而认真。

边伯贤开口了,语气淡然礼貌,话里的内容却荆棘丛生:“金泰亨xi,允熙是我们的师妹,是我们S/M的艺人,不是你们Big Hit的。我想知道,泰亨xi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送她回家?”

朴灿烈啧啧两声,双腿交叉坐姿霸气,直接给自家伯贤儿鼓起了掌:“说的好。”

郑在玹拿起了酒杯,又放下了。这几个大前辈针尖对麦芒,眼看着表面的和睦都要被撕破,他是真的担心这互不相让的局面无法善了。

朴智旻笑出了声。他优雅起身,径直给自己倒了杯酒,仰起头,一饮而尽:“那就喝吧。”

空荡荡的酒杯被冷冷掷在黑晶石桌面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响。

97的两个好亲故沉默着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叹气。看来今天,真没办法善了。

从某些方面来讲,边伯贤和金泰亨是很相似的,比如说两个人都是小学生口味,喜欢甜的,如果不是必要场合,酒在所有饮品里面会是他们不得已的最后选择。

但是在这样波涛暗涌的场合,他们两个谁都不愿意向对方认输。

边伯贤连骰子都没有筛,直截了当的给自己斟满一杯酒,潇洒利落的一口干掉。只是白兰地还是太烈太浓了,就算兑了橙汁,流过喉咙依旧留下了火辣辣的灼烧感。

他唇角上扬,锋芒暗藏在散漫温和的姿态里:“**了。你们随意。”

金泰亨端起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他终究还是不喜欢酒,太过醇烈。他仿佛骤不及防想到了什么,抬起眼睫,看了一眼朴灿烈,又看了一眼边伯贤,粉丝们所熟悉的单纯烂漫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他噙着笑,慢悠悠地说:“伯贤xi和我们允熙,说的好听点是师兄妹,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公司的同事而已吧。就和Super Junior的前辈们一样,不是吗?连亲故都不算的话,伯贤xi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和智旻尼的呢?”

边伯贤谛视着金泰亨,仿佛有一簇毕毕剥剥的烈火燃烧在他心口。

“同事?”他唇边温润柔和的笑在听到金泰亨这句话以后,顿时消失不见。

朴智旻直觉边伯贤下一句会说出口让他和金泰亨无法反驳的话。朴首席怎么可能会眼看着他们两人在这样针锋相对的酒局落入下风。

朴智旻莞尔笑着,把金泰亨喝光的酒杯把玩在手里,赶在边伯贤下一句话说出口以前,不紧不慢道:“酒,我们喝完了。伯贤xi,到你们了。”

边伯贤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不该是到我了吗?”池允熙带着几分微醺醉意的甜软嗓音一响起,包厢里所有男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她。

她的酒杯又不见了。

池允熙知道今天到场的哥哥们大抵都不会再让她喝酒了,无论是去找智旻哥要酒还是伯贤哥要酒,两边都不会给她。不过幸好她的两个好亲故还在场。

“允熙,你醉了,不可以再喝了哦。”这时候犀利的朴首席又回到了温软的朴团子状态,放缓了的轻柔语气,就像是在对待什么易碎的珍品。

——什么样的人最大胆?那自然是,喝醉了但是自己觉得自己没醉的人。

池允熙一边晕乎乎地起身转向车银优,一边对朴智旻嘟囔着:“智旻oppa自己酒量不好容易醉还说我醉了。我才没有醉呢。你们家柾国儿都喝不过我的。”

朴智旻又无奈又想笑。酒量不好?队里酒量最好的就属他、硕珍哥和玧其哥了。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看来她是真的醉了吧。

车银优也不想让池允熙再喝了。

六杯。这就是池允熙的酒量。如果再喝一杯,就是第七杯了。上一次她喝了超过六杯以后……

他猝不及防的又一次回忆起女孩温软的唇瓣摩挲着他侧脸的触感。

他把自己面前的酒杯也藏到了身后:“智旻哥说的对。允熙你真的醉了,不能再喝了。”

池允熙愣了一下。

车银优是那个会在她被迫节食期间偷偷给她带炸鸡和啤酒的朋友,是在吴世勋和田柾国不容置喙的强迫她吃治抑郁症的药的时候,会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告诉她‘不想吃就不要吃了,允熙开心就好了’,这样无条件包容她所有的朋友。

但是今天,他居然连一杯酒都不肯给她?

她想要伸手把车银优身后的杯子拿过来,然而身体却跟不上脑子,一个没站稳身子向前摔了过去。幸好面前的车银优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腰。

他看见她的手不安分的朝他身后的杯子伸了过去,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女孩的动作:“不可以。”

被领班带到包厢的田柾国一进来,映入眼帘的就是这般刺眼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