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4. (4)第四章

(第四章)

“米亚内。”田柾国轻声道歉,紧握她的那只手却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昨天晚上,允熙是一直和……”

他忽而停顿,似乎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这个名字,是一根卡在他喉咙的刺,划破了喉管,划的他鲜血淋漓:“一直和,V哥,在一起吗?”

田柾国的眼前蓦地浮现出他推开门映入眼底的那一幕:金泰亨轻垂眼帘,女孩茶色的长发从他指缝间滑落,神情安静而温柔。

原来……如鲠在喉,是这样一种刺痛的感觉啊。

池允熙侧过头,避开了田柾国的视线。他的眼神,像流动的琥珀,太澄净透彻,她总觉得他的注视下,所有一切谎言似乎都无处遁形。

“最近一直没有写歌的灵感,就去喝了好多好多酒,想找找灵感。却忘记带伞,淋了雨又喝醉发了烧……还好遇到了泰亨哥,把我送回家了。”

她蜷缩在他的臂弯里,指尖轻轻划过他棱角漂亮的下颔,伸手握住他触感冰凉的耳坠。

长长的银链子,附着一片纹路细腻的银质羽毛。当时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一对耳坠,轻盈而精致,像羽毛,像他喷洒她颈侧的呼吸。

“是这样吗。”他轻声回她。

田柾国没有再问下去了。他怎么可以用这样晦暗的心思,去猜忌他的哥哥和他的女朋友呢?

然而,可是……

可是又是为什么,她睁开眼睛,喊的是,‘泰亨哥’?

他闭上眼睛吻她的唇,不去看她白色蕾丝裙下面锁骨边若隐若现的旖旎痕迹。

应该是他前几天留下的吻痕还没有消退吧?一定是这样的。

他细细舔过她柔嫩湿润的颚肉,温热的唇舌又在她敏感不经碰的脖颈流连。她仰着颀长的脖颈,在他的吻下颤栗颤抖,像濒死的天鹅,呜咽着和他十指相扣。

——原来田柾国和金泰亨是这么迥然不同的两个人啊。就连吻,都带给她截然不同的感受。

金泰亨的吻深而柔,翩若无物,他吻得那般小心翼翼,仿佛池允熙不是真实的存在,而是他一场禁忌的幻梦。

而田柾国的吻……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他又吻痛她了。

他的吻,就像少年人真挚而炙热的一腔爱恋,她被他吻成了雨里颤巍巍绽放的花,水淋淋湿漉漉,骨头缝里的积雪被他暖热了,暖成了潺潺流淌的溪水。

她在燥热的情潮中点燃,快要燃成灰烬的那一瞬间又被他带来的海水浪潮推上顶点。

“允熙…允熙。”他透明的眼波里流淌着无处安放的情/欲,纤长浓密的睫羽刷在她怕痒的侧脸,就这样轻声的喘息着,用他撩拨她心弦的嗓音,一边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和她深切地纠缠。

秋季的雨水不再是雨水,而是浓稠又炙灼的春水,所有的一切——风、云朵、空气,连呼吸都湿透了。

而她也是真的被他弄痛了。

池允熙害怕昨夜留下的痕迹被他发现,只敢紧紧抱着他却不敢喊痛,有些过长的指甲在少年精瘦的后背划出一道道暧昧的红痕。

当田柾国咬上她耳垂的那一刻,酥麻的电流在她的脉管里肆意窜涌,铺天盖地的浪潮将她淹没,她哭的眼睛都肿了:“疼,柾国,你又弄疼我了。”

她白嫩的耳垂被他咬出了一点点皮,颤悠悠渗出几滴血。

细皮嫩肉的女孩,娇柔的不得了,一疼就哭,乌蝶似的睫毛沾染着泪水颤啊颤,颤到了少年的心底。

——允熙,你一定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田柾国吻走了她眼睫上露珠似的泪水。

--

田柾国和池允熙还是吵架了,却不是因为金泰亨。

一下起雨来,池允熙就断断续续的发烧,高烧转低烧,好不容易退下去了,一场缠绵又让她体温升到了三十九度多块四十度。

田柾国轻车熟路地拉开装着药瓶的抽屉,想要拿退烧药,随便扫一眼,却看见了连瓶盖都没开封的左洛复。

这是几个月前他陪她去看病的时候医生给她开的药。

都落灰了。

池允熙一只手扶着额头上浸了冷水的冰毛巾,光着脚软绵绵朝他走过来,生病了的嗓音比平时更甜软,像裹着糖霜融化的布丁:“怎么拿药去了这么久呀。”

她把额头虚弱地抵在他背上,迎接她的却是少年久久未语的沉默和僵硬的身体。

“为什么,不吃药?”他握着药瓶,太过用力,苍白的手背上青色的血管鲜明。

池允熙这才看到田柾国手里的那瓶她从来就没有打算吃一粒的左洛复。

她咨询过了。这个药的副作用,太多了。而其中她最无法接受也不可能忍受的副作用就是,对神经的影响,会影响她创作灵感的。

作为出道三年和IU并肩,成为了销量快破百万的solo女歌手,亚洲全民初恋的池允熙,如果失去了创作灵感,就是失去了她所得到的一切。

她不可以再回到曾经那个一无所有的地狱里去了。

“我要写歌。”她唞着花瓣似的唇,满脸倔强:“我不要吃药。”

她想要伸手把田柾国手里的药瓶夺过来,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却没料到少年攒得那么紧,她用力掰他的手指都掰不开。

“不可以不吃。”他的固执比她的倔强,只多不少。

这是一场注定分不出输赢的拉锯战。

田柾国还是拧开了药瓶。左洛复白色的药粒和退烧药摆在一起,他搂着她的腰把她抱在怀里。

不,与其说是抱在怀里,不如说,是禁锢在他的怀抱里。

他的舌尖撬开她紧闭的唇齿,用一个潮湿的吻把药喂进了她的嘴里,不容拒绝,不容置喙。

这点田柾国和吴世勋真是太像了,明明看起来都是那么温柔内敛的男孩子,相处起来在点点滴滴的细节中却总是会不经意的露出这般霸道的一面。

她想去把药吐出来,他却抱着她不肯松手,低头去吻她,吻到她无法呼吸。

“你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左洛复的副作用……你不知道写歌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他吻走了她的眼泪,又有温热的泪水接连流出来。

似乎每一次见面,她都会被他弄疼,被他惹哭。

“如果,允熙真的没有办法写歌了,那就退出娱乐圈好了。”他认真的神情和郑重的语气让池允熙惊呆了。

他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不要怕。我养你。”他看着她的眼睛像剔透的黑曜石,亮盈盈的光,是一双让阿米们尖叫的漂亮眼眸。

她望着这双眼睛,却只觉得浑身发冷,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明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相爱拉扯了这么多年的竹马,恍惚间却忽然对他,有了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退出娱乐圈,就相当于,她亲手放弃斩断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收入,自己的名誉,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写歌这件事情本身。

池允熙是为创作而生的。

如果写不出来好的作品了,那她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田柾国以为池允熙会被他哄好,却没有想到她愈发生气了。

最开始的时候,她虽然生气,但是并没有发火,只是擦着眼泪,低着头,软软向他解释音乐对她的意义。

是和生命一样重要的意义。

“防弹和ARMY于你,就像创作和写歌于我。你懂吗,柾国?”

他觉得自己懂了,她却觉得他根本就不懂她在说什么。

因为他还在坚持让她吃药,一粒都不许少。

田柾国没有见过吃治抑郁症的药吃上瘾的那些人可悲又可怖的模样,所以他不知道池允熙到底在怕什么。

他在用他的方式去爱她,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抗拒。

池允熙被理直气壮的田柾国气得浑身发抖。

即使这般生气了,她还是没有办法对他发火。于是就像曾经无数次吵架那样,她披上外套戴上口罩和墨镜,转身就往门外跑。

“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她哭红了眼睛,说出来了自以为最狠的一句话。

落在少年的耳里,却还是甜软的,带着细微的哭腔,好像在撒娇一样。

--

池允熙去找车银优的时候,97line的几个核心成员恰好都在。

金有谦和金珉奎在一边喝soju一边猜拳,笑的东倒西歪。

车银优在厨房切水果,所以是郑在玹开的门。

几个大势男团忙内都到齐了,97Line的领袖人物·世首美·池允熙也到了,就差防弹家国总了。

“允熙来了~”金珉奎一看到池允熙,第一反应就是把烧酒藏在桌子下面。

她上次喝醉以后非指着金有谦说是郑在玹,又指着车银优笃定他是田柾国,人拦都拦不住,吧唧一口亲上去,柾国儿那脸色……

“诶柾国呢?”以为他会她一起出现的郑在玹在门口探头探脑。

这几个亲故都知道池允熙分不清人,叫错名字认错人的事情发生太多回了,纷纷在她开口认人之前自己出声。

池允熙把墨镜摘下来,露出一双弥漫着水汽的眼睛,自以为凶狠其实在男孩子们眼里特别委屈又可爱的一抹眼睛:“我正式宣布田柾国退出97line聊天室!以后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车银优端着果盘出来了。

他看见池允熙的那一瞬间,眼里溢满了欢喜,却很快垂下眼,把所有情绪小心藏匿好。

“允熙来了。”他朝她微微一笑。

金有谦叹了口气,正想说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赫然是今天被迫缺席的国总。

“别接!”池允熙刚出声,金有谦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他戴着蓝牙耳机,池允熙听不见那头田柾国在说什么,只能听见金有谦带笑的眼神向她扫了过来:“哎一古?允熙她啊……”

池允熙忙不迭出声:“跟他说我不在这里!”

金有谦沉默了一会儿,放下手机,看着池允熙笑:“允熙,你不打自招了。他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