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16)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朴灿烈是一个很直爽的人。他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打太极。浓眉大眼的烟嗓帅哥双手一抱臂:“我和伯贤来接小师妹回家。”一句话挑明了立场,半点迂回的余地都没留。

而朴智旻身为釜山大男人,能礼貌谦虚的率先问好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

他单手插兜,垂眼轻轻嗤笑了一声,正准备开口,身侧的金泰亨已经冷冷出声了:“那是真的好巧。我和智旻也是来接妹妹回家的。”

这一点朴智旻和金泰亨两个95的十分相似——唇角上扬笑的时候那叫一个甜入心扉,天真烂漫,然而当他们两个敛了笑,面无表情的时候,那股凛冽冰冷的气场就仿佛实质化了一样。

这要是换成任何一个后辈,被世首帅和朴首席这般冷漠的眼神扫过去,估计早就瑟缩在一旁发抖了。然而站在他们两个对面的不是任何什么其他后辈,而是……同样身为人气top的对家两位前辈。

边伯贤是赶完通告直接过来的,妆都没有卸。原本素颜的时候微微下垂而给人带来无辜感的眼睛,在眼线的勾勒下又冷又魅,两方气场相当,势均力敌。

“是金夏妍吗?”边伯贤笑着说,语气寻常,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然而金泰亨听出来了边伯贤这句平淡话语下的刺——金夏妍是他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而池允熙……是他的,‘妹妹’。

边伯贤不想在门口吹冷风了。手机里世勋又给他发了一条讯息:【哥允熙联系你了吗?她还是没有接我的电话。】

他的心情太凌乱,自己都捉摸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他明明应该告诉世勋的,告诉他允熙就在Gallery,而自己和灿烈已经到门口了。可是他居然迟疑了。

他的眼前骤然浮现出几年前的某天晚上。那是他们才刚出道的时候,久久未回宿舍的忙内在凌晨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了那个一身伤,血流了很多,眼泪也流个不停的女孩。

他不记得那天池允熙穿了什么颜色的裙子,也不记得那时她伤到了哪里。只记得她好像流了很多血,却不肯去医院,更不肯开口说话,只是紧紧抓着吴世勋的手,颤唞着流眼泪。

“她们学校的那群有钱有势的女生,好像一直在霸凌她。”

直到很久以后,边伯贤才从吴世勋的嘴里得以窥见一点当年残忍的真相。原来她肩胛骨下面的蝴蝶纹身,是用来遮掩当年被燃着的烟头烫出的伤疤。

——想要把她紧紧的,紧紧的抱在怀里,亲吻她身上的每一寸受过伤的肌肤,再也不放开。

边伯贤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把允熙就在这里的事情,告诉世勋。这样陌生的情绪让他心烦。有一种快要失控的感觉。

而对面BTS那两个孩子,看起来也不是会很轻易就退让的人。

他身旁的朴灿烈眉头一皱,双手插兜,直接转身:“伯贤,走了。别让允熙等太久了。”

边伯贤没有猜错。无论是金泰亨还是朴智旻,退让是不可能退让的。今天来到了这里,就不可能放任他们的女孩被对家送回家……甚至是,带回到EXO的宿舍里。

边伯贤刚刚一转身,和朴灿烈还没有进门,就听见了身后金泰亨好像在和谁讲电话的声音,低磁而温柔,就仿佛在安抚流泪的情人一样。

——“允熙乖,别再喝了。我来带你回家了。”

边伯贤惊愕地回头,看见金泰亨握着手机,方才还漠然的仿佛冰冷雕塑一般的容颜此刻唇边噙着很淡很柔和的笑。

是无论阿米们还是路人颜狗们看见了都会忍不住花痴尖叫的那样温柔的笑。

为什么,允熙给金泰亨打了电话?

朴智旻抬眼,对着两位前辈笑了笑,和金泰亨一前一后走进了门里。

边伯贤和朴灿烈的脸色同时冷了下来。像是被含了铅的透明空气一拳砸在胸口,又疼又闷,却说不出口。

“刚刚允熙她,真的给你打电话了吗?”朴智旻笑着问金泰亨,似乎不经意的挑破了真相:“泰亨你的手机,好像没有响呢。”

金泰亨歪头看着朴智旻,这会儿笑的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你猜允熙有没有打给我?”

朴智旻跟着金泰亨一起笑了:“我猜啊,泰亨你,说谎了吧。”

他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昏暗迷离的光线尽数遮掩了眼底的神情。

边伯贤和朴灿烈紧跟在他们后面进了Gallery。金泰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双手插兜走路带风的朴灿烈,和他身侧抿着唇面色很沉的边伯贤,收起了唇畔的笑。

包厢的门从里被拉开了。

池允熙快要喝醉了,车银优和郑在玹都不希望她再喝下去了。如果她再抱着他们两个人中的谁软软吻着喊“柾国”...今夜大概率,是会出事的。

车银优打开门,刚想出去找服务员把酒换成汽水,猝不及防的和站门口的四个大前辈打了个照面。

他以为自己也喝醉了出现了可怖的幻觉,“哗的”又把门拉上了。

池允熙已经趴倒在了桌子上,茶色长卷发披散在她背后,只能看见女孩露出的一半姣好侧脸。

白皙的面颊染着胭脂般的酡红,她听到了门打开又关上的声响,双眼迷离的看了车银优一眼,嘴唇也是水红的:“银优啊我的酒呢?”

郑在玹疑惑的看着车银优:“怎么回事?”

车银优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我好像也有点醉了。刚才打开门,看见了防弹的泰亨哥和智旻哥,EXO的伯贤前辈和灿烈前辈也在。”

郑在玹摇了摇头:“那你是醉的挺厉害的。还是我去吧。”

他刚起身,包厢门从外被打开了,映入眼帘两个气质出众,容颜出挑的男人。

郑在玹想,如果不是他也喝醉了,那就是……

“桌上一瓶,是Cabernet?”朴智旻对着两个后辈露出一个镜头前那样可爱的笑:“介意我和泰亨加入吗?”

门第二次被打开。

这一次是边伯贤和朴灿烈。

“在炫,好久不见。”边伯贤淡笑着对师弟打了招呼:“在喝酒?介意我和灿烈也加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