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圈BTS]不能说的秘密 》七七甜心果

7. (7)第七章

(第七章)

边伯贤有些奇怪朴灿烈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世勋呢?”边伯贤戴着耳机,朝门口看了一眼,随口问道。刚刚连赢了三局LOL的天才爱豆心情十分愉悦,准备再开第四局。

朴灿烈的神情则有些古怪,浓眉大眼的帅哥,蹙起眉来依旧迷人,眉毛皱着,嘴唇却止不住地上扬。

似乎是又苦恼,又想笑。

“今天去公司,碰到允熙了。”

一听到“允熙”这个名字,原本只是在漫不经心随口和朴灿烈聊天的边伯贤一下子认真起来了。

“她果然还是没有办法认出来世勋。站在我面前,喊了郑在玹那孩子的名字。”朴灿烈一想到自家忙内那一副吞了玻璃碎片,满口鲜血却吐不出来的神情,又是心疼又是想笑。

还有一丝丝的庆幸。在允熙眼里,他们都是一个样,那是不是说明,在她心里,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

朴灿烈猛的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个危险的念头赶紧从脑袋里甩出去。

一听到池允熙的名字,边伯贤立刻认真起来了。

他摘下耳机,放下鼠标,转过身看向朴灿烈,尽可能用之前那样轻松的口吻问他:“又把世勋认成其他人了吗?”

“不过允熙她,好像每一次都能认出我来呢。”边伯贤低醇好听的嗓音里浸着淡淡的笑意。

朴灿烈下意识地反驳:“那是因为伯贤你顶着一头银发吧,所以允熙才能辨认出来。你下次染个黑发站她面前,她肯定会喊错名字。”

边伯贤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她好像和Big Hit的防弹少年团,关系很好。”朴灿烈语气沉了下去。

“田柾国吗?”边伯贤放在鼠标上的手骤然握紧。

朴灿烈不确定地说:“她和他们的忙内line,好像关系,都很好。”

“我记得我们钟仁有一次问允熙他跳舞怎么样,允熙说,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因为她心里最帅舞担只有朴智旻一人。”

说到这里,朴灿烈语气有些酸了。池允熙是他们师妹,手机铃声居然不是EXO的新歌Ko Ko Bop, 而是防弹年初获得了歌谣大赏的《血汗泪》。

朴灿烈话还没说完,边伯贤已经上了naver开始搜“血汗泪 BTS 舞台视频”。

他凝重的样子,让朴灿烈不禁想起了面无表情上油管搜“田柾国舞台直拍”然后面无表情看对家忙内视频的吴世勋。

也不知道世勋他和允熙现在在做什么?

--

池允熙坐上吴世勋的副驾驶时,越发有了种时空错乱的混乱感——EXO和BTS的忙内,开的车,恰好都是奔驰。只不过吴世勋开的是GLK越野款,而田柾国开的是GT63的跑车。

更巧的是,池允熙昨天晚上,既没回吴世勋短信,也没回田柾国电话。

“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吴世勋把车打着了火,却没有开。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过身深深望着她。

他的拇指缓缓摩挲她的嘴唇,仿佛在擦拭掉谁覆盖上的看不见的印记。

“昨天喝醉了,头好痛。”她的脸轻轻蹭着他的掌心:“哥哥,允熙没有灵感了,写不出来歌了……要怎么办才好?”

她绵软地喊着他‘欧巴’,看起来那么甜那么乖,比糖果要甜,比云朵还软,像香草味的冰淇淋,却又比冰淇淋要温热。

他忽然想亲她。

吴世勋撩开散落在池允熙颈侧的头发,想去吻她漂亮的颈窝,却一眼就看见了绽放在她腻白肌肤上刺目的吻痕。

没有照镜子的池允熙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脖子上被占有欲强的南韩醋王·黄金忙内·田某人,无意识地烙下了彰显主权的痕迹。

池允熙满脑子都是写歌的事情。她被李秀满敲了警钟。三专一拖再拖,不可以再拖了。

公司不养没用的废物美人。

“你和Scelus公司违约的债务纠纷,是S/M帮你还清的,对吧,允熙?”

李秀满的语气并不尖锐,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蔼,池允熙却在听见她前东家‘Scelus’名字的时候,就开始发抖。

13岁的池允熙,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成为高管财阀们的掌中玩物了。

是田柾国把她从地狱里拉了出来。

是吴世勋把她带回到了人间。

“最近又开始做噩梦了。每天晚上闭上眼睛,却睡不着。明明不想哭的,真的很开心,可是好奇怪的,眼泪老是说流就流下来了。”

她钻到吴世勋的怀里,侧脸枕着他的胸膛,泪水打湿了他的衣领。

他看着女孩脖颈上刺目的吻痕,半晌没有说话,嘭嘭跳动的心像是被一只冰冷的手攢紧了,连最纤细的血管都快要破裂,心脏有一种生理性被撕扯的错觉。

原来心痛的感觉,就是被玫瑰花丛刺破掌心的感觉吗。

吴世勋低下头,嘴唇覆上女孩烙下吻痕的那处肌肤,忽然启唇,狠狠咬住。

他的唇舌在她敏感的颈肉嘬咬,牙齿抵着她的肌肤研磨,他咬得她又疼又痒,就快要承受不了。

今天的吴世勋和田柾国一样‘坏’。

两个忙内,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却在爱她这件事情上,出奇地相像。

是温柔的那种霸道,像迅疾的透明雨水打在玫瑰的花蕊,铺天盖地,无处可躲。

“呜……疼,世勋oppa和柾国一样好过分的。”

他们都会吻痛她。他们都喜欢舔吮她时常沾染着眼泪的睫毛。

泪水才刚刚在女孩颤栗的睫尖凝聚,就被吴世勋含在了唇里,像含着一片被夜色染黑的霜雪。

“又是田柾国吗。”他的语调结了冰。

他的吻像暴烈的雨水,渗透了她的肌肤,流淌成意乱情迷的血液。

“他也和我一样,这样吻过允熙吗?”他勾着她的舌软软地吮,像舔吮甜蜜的果冻。

她呜咽着点头,又摇头。眼前的人究竟是谁?她分不清晰,也不想去分清。

他的手顺着她纤细的腰线往下滑,她忽地抓住他的手,真纯漂亮的脸蛋蓦地褪去血色:“今天不可以……”

她并拢了腿,在他的怀里簌簌发抖。

那里还是肿着的。会被发现的。如果发现了,他会很生气的吧?

他会……离她而去吗?

池允熙不敢想象吴世勋和田柾国离开她的那一天。

会很痛的吧。

他们对她而言,像什么呢?

像,诠释了生命的心脏,和构造了生命支架的肋骨。如果把心脏剖开,把肋骨剥离,那她还是完整的池允熙吗?

他以为她来了月经,没有再强求,只是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喘息着,引领她去抚慰自己,幽黑迷人的眼眸里映满了她的影子。

“除了我,还有谁吻过允熙?”他的唇凉丝丝的,手心却是炙热的。

她蓦地想起田柾国的吻——少年舔过她脖颈脆弱的动脉,牙齿磕磨碾咬着吮出了暧昧不清的吻痕。她还是无法辩清他的眉眼,却记得他的眼神,清澈而无辜,看着她时又掺了几分痛楚。

在不合时宜的十二月出生的玫瑰,在雨中绽放,被雨水打湿,弄得湿淋黏乱,香味却更加甜美。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只有世勋欧巴……”池允熙眼梢泛着微红的水汽,眼神像诱人清香的蜜桃酒,吴世勋闭上眼睛,害怕再看一眼就要沉醉不醒。

他的女孩是个爱说谎的小骗子。

他看穿了她的谎言,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她是娆丽纯美的玫瑰,越想要紧抓在手里,越会被玫瑰刺得鲜血直流。

疼吗?疼。

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爱她,就像控制不住心跳的频率,无法忍住的喷嚏,和不可或缺的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