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妃儿传 》耶味

第三十二章:怒

我自认算不上愚笨,于茶水一道也就实践两遍便出了师。

我端着我泡成的茶水跟在展福身后行走,展福走到书房前顿住脚步,敲门轻声说,“殿下,茶水来了。”

“进。”安王的声音。

展福开门对着里面行礼,朝我使了使眼色。

我深吸一口气渡步进去,端着茶盘神情恭敬的行礼,“安王殿下好。”

听闻这声安王才抬眼,瞥了我一眼说,“你怎么来了?”

展福代为回答,“萧情姑娘泡了茶水来予殿下。”

安王长“哦”一声,“这样啊……”向身边伺候的人一扬下巴,“你们都先下去吧。”

磨墨的手下展喜停下手中动作,答应一声与展福一起出去了。

临走前展福倒是看了我一眼,像是让我好好伺候。

安王嘱咐完就继续沉浸在书上,像是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人存在。

我硬着头皮走上前,将茶盏轻轻放下,道,“殿下请用茶。”

安王放下书,拿起茶盏优雅嗟了一口,皱眉放下,“凉了!”

我收拾茶盏,低眉说,“请殿下恕罪,奴婢再去准备。”

安王嗯了一声,边看书边漫不经心的说,“初来乍到,本王就不追究你的过失了,你去吧。”

“是。”

当我敲门再进来后,看到安王在提笔写字,我将茶盏放下,“殿下请用茶。”

安王却是头也不抬的说,“给本王磨墨。”

我依言执起墨。

安王余光看到我的动作,问道,“以前学过?”

“回安王殿下,倒是不曾学过,不过方才展福大哥提起过。”

展福大哥?安王微皱眉又说,“他提过几句你就敢为本王磨墨?胆子倒是不小!”

这不是你让我磨的吗?

我面上诚惶诚恐说,“如若殿下嫌奴婢磨得不好,奴婢便出去唤人,只求殿下不要怪罪。”

安王摆摆手,“罢了罢了,磨墨尚可。”

那是因为爸爸一手毛笔字写得好,常常为别人写春联赚钱,我当然也为他磨过墨,次数多了也就知道怎么磨墨最好。

想到爸爸,我垂下眉。

安王说,“你现在真是无趣,昨日胆子不是很大?现在动不动就是告罪声。”

“安王殿下出身高贵,一句话便可让奴婢没了性命,奴婢自然不敢冲撞于您。”

安王忽而一笑,放下笔说,“也是,如今你可是本王的通房丫鬟,作为通房,应该不用本王教你,你自己履行通房丫鬟的义务吧。”

这是赤果果的为难,就照安王二十一年清心寡欲的生活,我就不信他真要对我做什么,左不过是让我难堪。

我说,“今早老夫人让奴婢好好伺候殿下,奴婢当然无有不从,但是这是书房重地,圣贤之书随处可见,奴婢不敢造次,就怕老夫人怪罪下来。”

安王似笑非笑,“是吗?那现在本王怪罪你,与之后老夫人怪罪你又有什么差别?本王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老夫人可能救你?”

“殿下若看不顺眼奴婢,奴婢的生死自然如草芥,奴婢让殿下不高兴了,老夫人自然也就不高兴奴婢,不说老夫人救不救得了奴婢,光殿下不喜奴婢这点,老夫人就不会想着奴婢在您身边继续呆着。

老夫人让奴婢来是为了让殿下您顺心,而不是堵心的。”

安王倒是愣了一下,说,“你这马屁倒是拍得颇为清新脱俗,本王手底下无一人及你。”

“奴婢只是发自肺腑之言。”

“好!好极!”安王笑了两声,我刚松口气,却听他继续说,“但是本王还是想看你勾引本王的样子。”

“……”这是哪来的恶趣味?

安王好整以暇的看我。

我放下墨笔,“殿下确定?”

“自然确定,本王从不妄言。”

我的手搭在安王的肩上,半坐在安王的腿上,“殿下方才让奴婢履行义务的意思是说……让奴婢自己……来?”我的后半句减轻音量,几乎用气音在说话,最后一字的尾音微勾,撩人轻慢。

安王唇角微勾,“是啊,你昨日拒绝本王,今日总是要弥补回来的。”说着他闭上眼睛让我自由发挥似的。

我的手在安王的衣襟处流连。

“老夫人让奴婢伺候您,可她也知道……”我凑近安王的耳边,轻轻说,“奴婢的月事来了。”

安王促狭的神情顿住了,他睁眼看我。

我从安王的腿上下来,低眉顺眼说,“所以老夫人让奴婢这几天先伺候殿下的起居,至于其他,便是过几日再说。”

今早春香送我出老太太院门口的时候早与我交代清楚。

安王咬牙,好一会儿才说,“好!很好!”他站起身,“本王当你今日顺从至极,到头来倒是本王看走了眼!”

安王气,气急!如何能不气?昨日被耍弄一下便也罢了,如今又被同一人再次耍弄!

他想让这人难堪,倒不曾想却被这人反戏弄,安王从小到大就没吃这么大的亏过!

我跪下,“奴婢该死,都是奴婢的错,早不该晚不该,偏偏这几日污秽在身!”

安王来回渡步的步子顿住了,瞧瞧这话说的,不就是说没她错处?毕竟身子怎样可不是她能控制的!

“哼!”安王到底沉得住气,说,“本王手下又不是无人,何苦要一个通房丫鬟伺候?既然你身子不爽利,那就等爽利了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吧!”

说得好像你真的要对我做什么似的。

“本王看你实在碍眼,你还待在这做甚?”

我告罪,“是,殿下息怒,奴婢这就退下。”

我走了。

安王大喝几口凉茶才觉冷静一些。

半响怒气下去了,才又坐在椅上,想想刚刚那丫鬟的言行,却又若有所思。

“这丫鬟倒是机灵,只是……哼!”他冷哼。

~##

那天之后展福询问我做了什么事惹得我不能出现在安王面前。

我就说,“安王只需奴婢暖床,奴婢现在暖不了,安王自然不让奴婢出现在他面前。”

得到答案后展福看安王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殿下不近女色让一干手下也是着急不已,毕竟时不时让老夫人召见打量哪个长得白嫩好看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体验。

却不曾想,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萧情姑娘之后,殿下却急色到这种地步?甚至因为萧情姑娘身体缘故不能让殿下如愿,殿下还大怒了?

这……

于是安王好长时间都感受到手下们的诡异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