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隐士高人 》阴阳五行

第十六章

长生七岁的生日快到了。

拾音听说了之后,就在思考要为长生准备什么礼物。

既然长生都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还乖乖地帮自己保守秘密,那就不能随便送一份礼物。

想到他和自己说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绝世剑客,而身为一个绝世剑客,又怎么能没有一把好剑呢?

然后拾音就开始翻自己随身界里的武器库。

然后发现武器库里的武器品阶都太高了,而且外观品级也都很高,导致自带各种酷炫特效,实在是过于醒目了。

拾音最后挑挑拣拣,只能拿自己之前在随身界修炼的时候无聊练着玩的剑出来。

用神级材料星髓精魄加上琅嬛金石锻造而成的剑,即使拾音的锻造等级垃圾,造出来也有六阶,虽然外观品级低了一些,只有五品,但并不妨碍这把剑拿出随身界后依旧可以碾压江湖上所有的剑。

准备好了生日礼物,拾音忽然觉得很奇怪,原本总是爱黏着自己的长生竟然一整天都没来找自己。

不过因为已经有些晚了,所以她准备第二天再去看长生。

那天晚上的天气很闷,厚厚的乌云压在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风越来越凛冽。

当时周梅和钱婶一起,两个人敲响了拾音的门,在看到拾音的那一刻她们眼里都噙着泪水。

“这是怎么了?”拾音有了不祥的预感。

“长生少爷他生病了。”

·

拾音赶到的时候,院子里站了很多人。

花老爷,花夫人,花满楼,还有一个陌生的红衣男子。

拾音想对方可能就是长生说的那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王伯伯。

花三嫂哭泣的声音从长生房间内传来,花三哥站在门外面无表情。

花三哥和花三嫂年少相识相恋,成婚多年没有生育,本来都不抱希望了,却在三十多岁又生下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这让这对夫妻喜出望外。

但长生先天体弱,病痛不断,多次差点夭折,都是靠着花家底蕴丰厚才勉强救活。

一直都养在房间里不敢让他随便出门,生怕一场风寒就把这孩子带走。

直到五岁时,精通奇门医术的怪侠王怜花为他治疗,他的体质才变得和一般的孩子差不多。

所有人都以为等到长生再大一些,身体再养好一些,可以承受住治疗的时候,就可以彻底治好他,让他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健康长大。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九阳绝脉乃逆天之体,这样的孩子大多生下就夭折,能活到七岁已经很不容易了。”王怜花叹息到,“与其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们这个残酷的事实,我觉得还不如让你们开开心心过完剩下的时间。”

这样留下的记忆里也都是开心的。

事到如今,没有人能腾出心思评判王怜花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院子里陷入死一般地沉默。

花夫人把头埋进花老爷怀里,花老爷揽住她肩膀的手在微微颤抖。

花满楼仿佛陷入了静止,原本春风般和煦的气息变成了冬天里寒冷到凝固的死寂。

花三嫂的哭声忽然顿住,“长生!长生你醒了。”

所有人都连忙跑进长生的房间,只留下王怜花在原地再次长叹一口气。

拾音站在院门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长生即将死去。

那个总是笑着、聪明敏锐的小家伙。

长生的床边围满了人。

从清晨开始就陷入昏迷的小家伙即使醒来也还是浑浑噩噩的,嘴里嘟囔着,“花…我的花。”

是啊,他和拾音约好了,要一起看花的。

花满楼将那盆风雨兰从窗台拿到床头,但长生却连睁开眼看一看的力气都没有。

看长生病的神志不清,花三嫂再一次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从拾音身边略过,跑进了院子里,表情十分为难。

“老爷!江南总督李大人、杭州知府周大人还有杭州巡抚吴大人前来拜访。”

这声音犹如一道惊雷,能瞬间把人劈进更深的深渊。

作为一家之主,花老爷颤颤巍巍擦干了眼泪,准备去应付此时上门的几位贵客,花满楼扶住有些踉跄的父亲。

“爹,我和你一起去。”

花满楼的声音里满是压抑的愤怒。

他或许是在生那些人的气,也或许是在生自己的气。

花老爷摇了摇头还没有说话,花三哥深深吸了一口气,松开紧握的拳头站了起来。

他拍拍花满楼的肩膀。

“七童你留下陪长生吧,我跟爹去。”

花满楼想要说些什么,花三哥苦笑着打断他。

“乖,听话。”

面对兄长溢满的悲伤,花满楼僵住了。

这个一向乐观开朗的青年感觉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几乎要窒息。

花三哥扶着花老爷即将和拾音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你就是拾音姑娘吧,去看看长生吧,他总是念叨着你。”

目送两个男人离开,王怜花走到了拾音身边,非常仔细得打量着拾音的脸。

“原来你就是拾音。”他笑了。

拾音不明所以,但也顾不上探究,她问:“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救长生吗?”

在拾音看来,长生身为妥妥的未来主角,不可能真的陷入绝境。

“没有。”王怜花摇了摇头,“他的经脉已经全部堵塞,最多活到明天。”

而明天就是长生七岁的生日。

当拾音冲到长生的房间里时,长生已经再次昏睡了过去。

拾音可以看到,长生经脉断绝的临时状态下已经开始了死亡的倒计时。

如果不打断,长生真的会在黎明来前死去。

·

雷声轰鸣,狂风中大雨倾盆。

所有人不得不从院中离开,到大厅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而正如花夫人当初守着花满楼一样,花三嫂一直守在长生床边。

如今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祈求上苍,只是痴痴地望着自己的孩子,想把他的样子深深刻在自己脑海里。

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清脆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掺杂在雨声里难以辨别。

花三嫂没来得及回头,就感到自己被一股看不见的气流所冲击,晕晕麻麻的感觉像是波纹一般在脑海回荡不断泛起青蓝色的涟漪。

她晕了过去。

拾音松开手,淡青色的灵晶粉末在手中飘散,于空气中化为乌有。

灵气的冲击让花三嫂昏睡过去,却为像风中残烛一样的长生续上了一些燃料。

长生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趴在床边睡过去的母亲,还有摆在床头,依旧没有开放,或许永远都不会开放了的花。

以及站在床前的拾音。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他转动眼睛观察着,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总结出了自己的现状。

他先是留恋地深深看了母亲一眼,然后又对拾音扬起笑脸。

“姐姐,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带你走?带你去哪?”拾音笑着反问。

“我知道我要死了。”长生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风雨兰的叶子。

“没关系,我知道人的生死是注定的,我不会让姐姐你为难,会乖乖跟你走的。”

“你当我是勾魂使者啊。”拾音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长生的小脑袋。

长生捂着脑袋解释,“可是话本子上说,守护着他人的神仙会在那个人死去的时候亲自把人送去地府轮回。”

长生说的话让拾音啼笑皆非。

“那是因为故事里的人寿终正寝了,既然我守护着你,又怎么会让你年纪轻轻还没来得及实现梦想就死了呢?”

拾音的话让长生的眼睛亮起来,不过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陷入萎靡。

“可是我之前都和姐姐约定好了我和七叔交换,让姐姐你去守护七叔了。”

“可是咱们约定的是在你七岁之后学习武功,能自己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但你现在不是还没有七岁吗?”

正如拾音所说,长生现在离七岁的生辰还差一个时辰。

看到长生因为自己的话重新振奋起来,拾音莞尔一笑,轻轻摸了摸长生的脑袋。

“咱们还约好了要一起看花开,你的生日礼物我还没有送给你呢。”

听到有生日礼物,长生更加兴奋,眼里满是期待的小星星。

拾音见状,将那把准备送给他的剑拿出来放在床边,长生试图去拿,却发现剑很沉,还很虚弱的自己拿不起来。

“这把剑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有些重,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带着它行走江湖了。”

“而现在的你只需要赶紧睡一觉,等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让长生重新躺下,拾音为他掖好被子,哄着他闭上眼睛。

拾音拿出琉璃丹,轻声对长生说:“现在我数一、二、三,数完你就会立马睡着了。”

泛着七彩光芒的丹药化作金色的液体流下。

“一”

“二”

“三!”

金色的流光一闪而逝,长生的意识也随之陷入了黑甜的梦境。

黎明到来时,大雨也终于停了下来,花三嫂从噩梦中惊醒,惊慌地抱住长生。

感受到指尖温热的温度,她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而在过于紧密的怀抱中醒来的长生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母亲惊喜到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长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娘,早上好。”

床头盛开的风雨兰迎着爽朗的微风轻轻摇摆,在温暖明亮的金色晨光照耀下,床边古朴的剑上有流光一闪而逝。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