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海底有套房 》恶魔奶茶

谁上?

小海前生今世两辈子,第一碰到孕妇生产,而且还是当街生产。更别说这个孕妇还是个雄性海马,也更更别说接生这回事了。

简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所以他现在有些晕晕乎乎的,完全没比那些刚第一次当新爸爸守在产房门口焦急等待的人好到哪里去。

就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还是章鱼大叔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撩开贝壳床的盖子,在暗乎乎的几乎没有光线的洞中,仔细观察小海马的状态。

怪不得这两天,对方一直嗜睡,原来是要生了。

小海此时也隐约看到,海马小哥的肚子比前几天见到他的时候又大了整整一圈,里面似乎不断地有小小海马顶着他的肚皮,迫不及待地想要出生。

众鱼自然是没有接生经验的。虽然海底经常能看见不少生物在特定的时节分娩下一代,可是对于海马小哥这种雄性生产的经历,大家的经验都为零,完全没见到过。

“怎么办?”小海小声问道。“海马哥,你感觉如何?”

小海简直比快要分娩的海马还要紧张,紧张地不断吞咽着口水。

“放心,他可以的。”章鱼大叔看不下去了,“你一紧张说不定他也紧张了,不就是生孩子嘛,这有什么的。”

“什么叫这有什么的,这可是生孩子啊!”小海还是紧张,“章叔你又没孩子,说的简单。”

章鱼大叔:“……”

“对哦叔,你一把年纪了怎么没个孩子?”海豚小哥关心地看了眼小海马,转头也跟着道。

“什么一把年纪,你这个臭小子会不会说话。”章鱼大叔抬起足腕点了点小海豚的脑袋,“你叔我还是风华正茂知道不。”

“那也比我老啊……”海豚小哥小声嘀咕。

“好了好了。”眼看章鱼大叔气不过又要开口,小海连忙打断两只。“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快过来看看,海马哥好像不舒服。”

“好痛……”

一道虚弱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小海立马焦急转身。

“哪里痛?!”

“废话,当然肚子痛了。”章鱼大叔实在看不过眼,“让开,我来。”

“啊,叔你连接生都会?”小海惊讶地让开了位置。

章鱼大叔斜了他一眼,转头问小海马。“你知道怎么生吗?”

“恩。”海马小哥虚弱点点头,指着自己肚子的某处道,“就从这里生。”

几只瞬间凑过去,勉强借着一点的光线,发现小海马肚子上有个黑漆漆的洞口,正不断地随着肚皮的收缩鼓胀而慢慢撑大。

海豚小哥:“那快生啊!还等什么!”

小海马哥有些吃力,眼圈因为疼痛而微红。“没吃,没力气……”

!!!

小海心一沉,没错,这两天大家都饿着,谁知道这海马这时候要生了呢,哪里来的力气。

这岂不是要难产了?他也没办法给他剖腹产啊!

“我们还有吃的吗?”小海问道。

“没了,一点都不剩了。”海豚小哥摇头。

“那怎么办……”小海更急了,看向身边。

倒地的翻车鱼已经饿晕了,靠不上。蜘蛛蟹小哥和他一样紧张,也靠不上。他最后看向闷在壳子里睡大觉的贝壳老大爷。

“大爷大爷醒醒。”他敲了敲贝壳,“大爷快醒醒有事!”

“臭小子干嘛!”贝壳大爷不耐烦的声音从壳里传出来,这几天他还在生闷气呢,口气自然不好。

“大爷大爷,海马哥要生了,但是饿的没力气,你知道怎么办吗?”小海现在活马当死马医,病急乱投医,希望贝壳大爷真的能给出他建议。

“靠,什么海马,老头子怎么会知道,老头子又不会生娃!”贝壳大爷骂骂咧咧,最后又道:“那没力气,你们帮他生啊!”

小海:……

他就不该抱希望的。

却不想此时章鱼大叔反而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道,“我觉得可以试试,我们帮他用力。”

“啊?怎么帮?”小海纳闷,这孕妇生孩子旁人怎么帮。他脑中还是成年人的思维,完全没明白章鱼大叔什么意思。

“对,我知道我知道!”海豚小哥兴奋道,“我们帮他挤压肚子,用力不就行了吗?!”

“恩,我就是这个意思。”章鱼大叔解释了他的思路,“我猜海马生孩子应该也是腹部收缩用力,然后把孩子挤出来。”

“那会不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小海一听似乎觉得这个方法确实有可行性。

“不知道,我们可以先小心的试探看看,弄个方案出来。”章鱼大叔道。

小海和海豚小哥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一帮子雄性开始研究起了怎么生孩子。从力道的轻重,到发力的角度,进行短暂又漫长的激烈讨论。直到被海马小哥一声惊恐的叫声打断了。

“肚子要破了!啊,好胀!”

刚才还讨论的有模有样,一来真的,众鱼顿时又手忙脚乱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小海焦急道,“章叔你快上啊!”

“我上?不是你上吗?!”

“那小豚哥你上!”

海豚小哥觉得自己手都在抖,“啊?怎么我上?小蟹你上!”

章鱼大叔:……

“搞什么搞,他的腿那么硬。”

小海也还剩下点理智,点头同意。“没错,小蟹不能上。”

他看了眼那又长又细长着狰狞倒刺的蟹腿,心道这要上了,怕不是真要给海马小哥来个剖腹产了……

所以,到底谁上?

这一瞬间小海和海豚小哥仿佛点亮了心灵相通技能,同时转头看向章鱼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