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次元的我与纸片人们格格不入 》白纸雀

6. 第 6 章

【“你的名字叫做樱,对吗?真是一个好名字。”老婆婆抚摸着她的脑袋,轻轻说。

她的声音就像是穿堂而过的微风,带着一丝丝凉意。

樱昏昏欲睡,面前的老婆婆开始模糊起来。

“为什么,要叫我‘樱’呢?”她模模糊糊听到了自己的询问。

“这个需要樱去自己发现。”

“自己……发现?”

“是的哦。樱花可是很美丽的事物呢,樱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名字啊。”

不明白,依旧是不明白。

带着这样的疑惑,樱陷入了沉睡。】

森鸥外继续往下翻,脸上没有了此前对着青雀撒娇的扭捏。

书店内很安静,只有森鸥外偶尔翻页的声音。

青雀也不着急,只是摊开报纸,观看今日横滨有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无非就是哪个组织被黑吃黑了,又是哪一处街道被炸了,翻来覆去看这些。

【“我的名字?我叫做石岛。”

“为什么?因为爸爸希望我和石头一样,虽然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但是很坚硬,也很有用。”小男孩说着,询问樱,“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樱,樱花的樱。”

“嗷,好奇怪,明明你长得一点都不像樱花,为什么你爸爸妈妈要给你取名樱。”石岛不解说。

樱也很困惑,“是的,我也感觉很奇怪。我觉得,樱不是我的名字,因为我和樱花没有半点关系。但是除了樱之外,我不知道我还应该叫什么。”

“要不叫你叶子?”

“叶子?”

“嗯。花朵旁边不都有叶子吗?如果你不是樱花,那有可能是叶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或许是小蜜蜂,或许是蝴蝶。随便啦,总之很多。”石岛说着,突然捏了捏怀中小婴儿的脸蛋,“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的妹妹是苹果。”

“诶?为什么?明明她长得一点都不像苹果。”樱感到吃惊。

不可否认,小婴儿的确很可爱,但是也不至于可爱到和苹果一样吧?

石岛皱起眉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你知道吧?我妹妹出生的第一天,我看见她,我就觉得,她是苹果。”

“好神奇啊。”樱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了。】

“真是神奇啊,樱到后面会注意到名字的真正意义吗?”森鸥外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手开始翻到下一页。

“诶?读完了?”森鸥外看着已经读完的稿件,突然感觉内心空落落的。

好好奇啊,接下来讲的是什么呢?石岛和樱的关系真好啊,婆婆也很温柔,就连石岛的妹妹苹果也很可爱。

明明讲的是很日常的故事吧,可是读起来就是让人有会心一笑的温馨呢。

“雀酱的文字真是和雀酱一样可爱啊。”森鸥外说道。

青雀闻言,笑了笑,“看来森先生觉得还不错。”

“不仅仅是不错的程度了哦,已经到了雀酱的文字已经到了优秀的程度了。”

“是一篇相当优秀的童话了呢。”森鸥外评价道。

青雀粲然一笑,“森先生居然认为这是一篇童话故事吗?”

“咦?难道不是童话吗?”

“唔,如果森先生这么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青雀就继续看报纸了。

森鸥外无奈,“雀酱是生气了吗?”

青雀摇头。

生气?并没有。只是比较期待而已。期待森鸥外看完了她一整篇故事之后的表情。

至于现在,就把这本书定义为童话吧。

见青雀真的没有生气,森鸥外松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收起稿件,森鸥外将它放回了抽屉。

“晚上雀酱想吃什么呢?”

“都可以,我不挑食的。”

突然,青雀想到了什么,对森鸥外说:“请多做几人的分量吧,今晚有客人。”

森鸥外略略挑眉,随即扬起笑容,“雀酱的朋友吗?当然可以哦。”

萝莉的朋友是什么?当然是萝莉!

好期待呀!雀酱的朋友,一定也是位可爱的萝莉吧~

森鸥外的确是一个十分擅长照顾孩子的人,忽略他萝莉控的事实,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大人。

傍晚。

“青雀!!!乱步大人回来了!乱步大人回来啦啊!!!”

还没见着人,青雀就听见了乱步的喊声。

声音朝气蓬勃,完全能够感受到主人欢快喜悦的情绪。

青雀放下报纸,来到书店门口。

果不其然,乱步一蹦一跳向她跑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如阳光,就连发丝都透露出了欣喜。而身后跟着的,正是福泽谕吉。

青雀面上也不由自主扬起了笑容。

然,等乱步来到她的面前,青雀的脸色却沉下来了。

“乱步,脸是谁打的。”

青雀指着乱步红肿的脸颊。

乱步一愣,然后立刻露出心虚的表情,“是,是乱步摔的。”

他身后的福泽谕吉眼睛有一瞬间的游移。

青雀虽然不如乱步善于观察,但是这点痕迹还是能发现的。

“福泽打你的?”青雀犀利的眼神瞬间扎进福泽谕吉的脑袋瓜上,看样子是只要乱步点头,就会冲上去揍他一顿。

乱步一颤,到底不敢和青雀说谎。

于是,他使用了撒娇大法。

“青雀,福泽大叔很厉害的!福泽大叔也不是故意的,青雀不要生气了~”

福泽谕吉也端正态度,向青雀微微低头,“抱歉,是我的错误。”

明明是一个面目威严的成年人,但是在十二岁的青雀面前却怂的和孩子一样。

“算了,想也知道不是故意的。”青雀选择放过两人。

出去一趟完全就一条战线了啊。

“你们一起进来吧。”

进了书店,乱步就牵着青雀的手撒娇。

“青雀,乱步大人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哦?那乱步愿意告诉我吗?”

“哼哼!乱步大人都知道了。青雀虽然很聪明,但是没有乱步聪明!乱步有着异能力,就是那种只要看一眼,就可以知道真相的异能力!”

青雀一愣,“异能力?”

“嗯!乱步大人的异能力叫做【超推理】!乱步还知道了,青雀之前根本就看不出来周围人都做了什么,只有乱步大人知道。青雀为了和乱步交朋友,所以才装作知道的样子!”

乱步的一番话,说的青雀一愣一愣的。

青雀比谁都清楚,乱步根本就没有异能力。如果乱步有异能力,绝对会被她消散掉。

“原来如此,乱步好厉害。这件事情也是乱步用异能力推理出来的吗?”

“当然!福泽大叔告诉乱步了!”乱步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黑框眼镜,“以后,只要戴上这一幅眼睛,乱步大人就可以使用异能力了!”

原来如此,原来福泽谕吉是这样子与乱步解释的。

青雀完全明白了。

“不愧是乱步。已经完成了我的考验。”青雀说着,“福泽也得到了你的承认。”

乱步的小表情写满了得意。

青雀伸手,轻轻放在乱步毛茸茸的脑袋上,“乱步,真是一个很棒很棒的好孩子。”

乱步哔哔叭叭的嘴巴瞬间停下来了。

脸蛋也被绯红色填满,就连耳朵都是红彤彤的。

“乱步当然是,好孩子。”

看着是害羞了。

青雀正想再夸两句,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上多了份重量。

乱步的手也放在青雀的脑袋上,“青雀也是好孩子,是好很好,好的不得了的好孩子。”

福泽谕吉在身后,看着两个小孩子互相摸脑袋,只觉得是两只猫猫互相夸奖。

爱猫人士的手蠢蠢欲动,最后还是在忍住了。

恰好此时,森鸥外饭菜做好了,冒着小花花背景板,声音也温柔地可以掐出水来。

“雀酱~是朋友过来了吗~”

然后,就和福泽谕吉面面相觑。

森鸥外:???

福泽谕吉:……

两位成年人面面相觑,最后纷纷默契地别过眼睛,露出了微妙的嫌弃。

“雀酱的朋友难不成是福泽阁下?咦惹,明明是一个大叔,却还要和小萝莉交朋友吗?”

“应该注意的是森阁下,毕竟您的兴趣爱好实在是危险。”

青雀与乱步就这么看着两个大人你来我往。

“青雀,这个秃头大叔看着好危险啊,你要离他远一点。”乱步扯着青雀的衣角说。

“谢谢乱步的提醒,好在这个家伙还没有干什么。”青雀说。

原本期待的萝莉好朋友没有了,一个是老师的另一个学生,另一个是对雀酱动手动脚的少年,森鸥外的表情别提有多失望。

原本精心准备的给萝莉朋友的可爱晚餐也变得索然无味。

望着小手手都不让他牵的青雀和乱步的互动,森鸥外一双眼睛嫉妒得可以喷出火来。

尤其是看见青雀竟然给乱步夹菜,更是嫉妒得扭曲了五官,如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嘤嘤嘤,我也想要雀酱夹菜,为什么雀酱不给我夹菜~”

乱步吃着青雀给他的小肉丸,对森鸥外露出挑衅的表情,“哈哈,秃头大叔永远都不会得到青雀的喜爱的!”

福泽谕吉虽然不说话,但是用点头来表达对乱步观点的赞同。

“怎么可以这样!”森鸥外嚎啕大哭,小心翼翼望着青雀,两个泪汪汪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她看。

被盯得浑身不舒坦。

晚餐到底是森鸥外做的,青雀觉得好歹给个面子。

于是,她夹起一片青菜,放到了森鸥外碗里。

“要注意营养搭配。”

森鸥外感天动地,如果不是青雀不允许,绝对会立刻抱起青雀猛吸一口!

“呜啊哇哇!!!雀酱还是爱我的!”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