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次元的我与纸片人们格格不入 》白纸雀

5. 第 5 章

三花猫发现依旧待在青雀被窝里的乱步时,已经感觉不大到惊讶了。

“老爷子,咱跟你商量个事。”青雀趴在地面上与夏目簌石平视。

三花猫懒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点点头。

这一副乖巧的小猫咪样子,看得青雀手指痒痒,就想去rua一把。

但青雀还是选择尊重老爷子的爱好。

“乱步看上了你另一个学生,福泽谕吉。现在,我们需要给福泽谕吉一个考验,看看乱步适不适合跟着福泽谕吉。”

猫猫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白光闪过,三花猫变成了人。

“青雀,我们去外面说吧。”

青雀眨眨眼,扭头和乱步对视一眼。

“青雀快去,乱步大人是不会偷听的。”

青雀默默他的小脑袋,“好,等着我哦。”

两人来到了小茶室。

“乱步这个孩子,很聪明。”青雀为夏目簌石泡了一壶茶水。

“他有着惊人的推理才华和能力,但是他本身却对此事一无所知。在他看来,世界上的大人,都是奇怪的。他很惶恐,因为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会在他把众所周知的事情说出来之后如此生气,也不明白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大人们会一遍一遍地曲解他。”

“我能做的,只是一点点委婉告诉他,他是不一样的。”

青雀说完,在夏目簌石面前第一次展露出了属于成年人的神色。

“所以,夏目先生,我希望您能够给予乱步帮助,以此作为契机,让乱步彻底意识到,他是不一样的。”

温热的茶水不断冒着白色的雾气,一缕缕飘散至空中。

两人相对而坐。

不知道隔了多久,夏目簌石才叹了一口气。

他看向青雀的眼神充满了复杂,“青雀,你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反倒像是一个大人。到底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养育你这般与众不同的人呢?”

他的语气带着一种奇怪的沉重感。

青雀明白这种沉重感来自哪里。

“请放心吧,老爷子,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青雀恢复了往日的表情,整个人懒懒散散的。

“乱步的事情,老夫同意了。福泽那一边,我也会安排的。只是那一日,你不能跟着。因为,乱步需要成长。”

这就是答应了。

青雀莞尔一笑,“老爷子还真是喜欢小孩子啊。”

“……咳咳,孩子嘛。”

当青雀回到房间时,乱步已经等得昏昏欲睡了。

“青雀好慢啊~”乱步嘟嘟囔囔说道。

青雀来到乱步身边,帮他盖好被子,“乱步,后天的时候,你就要跟福泽去一个地方。只有你和福泽,我是不会去的。”

乱步依旧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关键词,便抓住了青雀的小指,“乱步想和青雀一起。”

“不可以哦,乱步。这是乱步对福泽的考验,也是我对乱步的考验。乱步是一个好孩子,我相信,乱步可以好好完成的。”

“……乱步,知道了。”

灯光黯淡下来,两人纷纷睡去。

后天的时间如期将至。

书店内,青雀帮乱步整理好衣服,把帽子戴在他的脑袋上,又顺便揉了揉他的耳朵。

“我相信乱步,一定可以完成考验的,对吧?”青雀说。

乱步挺起胸膛,“乱步大人一定会完成的!到时候青雀一定要好好表扬乱步!”

“当然。”

正在说话时,福泽谕吉来到了书店。

“大叔终于来了!”乱步朝福泽谕吉打招呼。

青雀自然也看见了福泽谕吉。她笑着同他打了招呼,就把乱步往他的方向推,“去吧,我在书店里等你。”

“青雀要好好等我。不可以偷偷吃乱步的糖,如果真的很想吃,要等乱步回来哦。”

“好,我们约定了。”

最后,乱步跟着福泽谕吉离开了。

送走两人,青雀也要开始自己的工作。

今天森鸥外也没有来,算算时间,已经一个星期了。

青雀倒是不怎么担心森鸥外会有什么危险。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这家伙在这一部动漫里绝对是属于命长的那种。

书店内的工作很清闲,只是会有偶尔几个顾客来这里购买报纸。

送走一位客人,青雀无所事事,想着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于是她拿住了纸和笔。

穿越前就是一个小说家,没道理穿越之后把饭碗丢掉吧?

“可是,要写什么呢?”青雀陷入思索。

又想到了乱步,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好像是要去一个歌剧院,还是夏目簌石安排的。

希望这一次之后,乱步能够意识到自己的不一样吧。

想着想着,青雀只觉得朝思泉涌!

【樱总是在想,自己到底是谁。周围的人都在说:“你是樱,是樱。”

但是,樱觉得,自己不是樱。

樱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而取的代号,而真正的她,与樱毫无关系。

樱花总是绚烂的,高高挂在枝头上,会随着春日的阳光一起盛放,张开娇嫩的花蕊,散发出令人痴醉的香气。

她不是樱,只是恰好叫做‘樱’而已。仅此而已。

所以,她是谁?

为了寻找这个答案,樱决定离开家,出去寻找。

路途遥远,天空看不到边际。

樱来到了第一个地方。这里,是一个小村庄。】

青雀一直写到了正午,才反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稿子已经攒了好几页。

手指也传来阵阵的疼痛。

“真希望这个混乱的时代赶快结束,然后进入电子时代。用手写书什么的,对于小说家来说绝对是折磨。”青雀默默吐槽。

收好稿子,青雀打开了报纸,看到了出版社的文稿征收。

“先试着投一下吧。”青雀带着不确定自言自语说。

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毕竟背景不一样,不清楚这里的出版社会不会接受她的稿件。

要不干脆等老爷子和乱步回来之后给他们看看吧。

抱着这样的心思,青雀继续终于停止了工作摸鱼。

大概是短暂的想念,下午的时候,森鸥外出现在了书店的门口。

“雀酱~我好想你哦~”

依旧是荡漾的声线,紧接着,森鸥外迈着极其扭捏的步伐,迅速靠近青雀,面颊还带着诡异的红晕,双手变魔术一样变出一条花花公主裙。

“雀酱~快看快看,这一条裙子是不是很漂亮呢?”

青雀瞟了一眼,真心实意夸赞道,“是的,是一条十分漂亮的裙子。但是很可惜,我不喜欢。”

青雀斩钉截铁的拒绝没有让森鸥外气馁。

他将花花公主裙完全展现在青雀的眼前,“你看,这可爱的蕾丝边,看这可爱的蝴蝶结,不觉得和雀酱可爱的气质十分般配吗?”

“或许,但是我真的不喜欢。”

“雀酱~就试一试,试一试吧~”

青雀被吵得头疼,一声一声“雀酱”叫下来,搞得她鸡皮疙瘩。

“森先生,如果你喜欢,可以让爱丽丝小姐穿的,没有必要来找我。”

提到爱丽丝,森鸥外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嘤嘤嘤,爱丽丝酱和我生气了。明明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爱丽丝酱不喜欢我了。”提到伤心之处,森鸥外甚至抹了一把眼泪。

他的表情看着无比假惺惺,但是耐不住他会整活。

“是吗,那能告诉我爱丽丝为什么生气吗?”青雀很配合森鸥外的文字游戏。

“因为雀酱总是不让爱丽丝酱碰,爱丽丝酱就开始对我发脾气。明明我也很无辜,雀酱不也没有试穿我的小裙子嘛~”假的。因为爱丽丝的反馈,是惧怕。

真奇怪,异能竟然会生出自主意识去惧怕一个普通人。

青雀懂了,这一波叫做试探。

因为明确知道爱丽丝是森鸥外的异能力,碰了爱丽丝就相当于和森鸥外亲密接触,所以青雀是不允许爱丽丝与她接触的。随后因为夏目簌石的意外,知道了爱丽丝一旦触碰她就会消失,所以更加不给碰了。

森鸥外这个狗贼别看平时装的很萝莉控的样子,其实比谁都精明。要是被这个狗贼发现她会让异能力消散,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因为爱丽丝是你的异能力,所以和爱丽丝拥抱,就等于和你拥抱,所以很抱歉,森先生,我不怎么喜欢和成年男性过于亲密。”青雀说。

假的,只是不喜欢和萝莉控接触而已。

森鸥外没想到青雀是如此直接的回答,当即僵硬了身体。

看起来受到的打击很大。

“所以,雀酱是嫌弃我老吗?”森鸥外呢喃道。

青雀听见了,不过她决定假装没有听见。

“对了,森先生,我写了一篇小故事,不知道森先生可不可以帮我阅读一番。”青雀突然说。

森鸥外虽然是狗贼,但好歹是夏目簌石的学生,所以文学素养还是有的。何况这家伙之前还是军医,阅读赏析绝对是可以的!

“雀酱写了小故事?”森鸥外疑惑,随后背景板立刻开出一朵朵小花花,“雀酱原来不讨厌我嘛!”

“把自己写的故事分享给我,呜呜呜,好可爱!雀酱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嘛~”

青雀:真的,倒也不是不允许男生撒娇。只是森鸥外的撒娇真的有点恶心。扭起身体来的样子,真的好像蚯蚓。

她叹了一口气,“森先生,如果你在用这种语气说话,我真的不理你了。”

“……嘤!雀酱好狠心。”

从抽屉里拿出自己今早写的故事,递给森鸥外,“还请森先生雅正。”

森鸥外接过稿件的动作略微停顿,随后小心翼翼捧住了稿件。

嘛,雀酱的某些口癖真是可爱呢。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