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次元的我与纸片人们格格不入 》白纸雀

2. 第 2 章

那个孩子,仅仅是看一眼,就能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

……

青雀对于自己穿越的动漫,内心有一定的逼数。

一群霓虹的文豪弃笔从戎,天天在一个叫做横滨的城市搞事情,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准备打架的路上。

因此,当她知道老头子的学生叫做森鸥外的时候并不感到意外。

就是吃了没看动漫的亏,完全不知道森鸥外到底是什么个鸟样子。现在好了,天天被对方缠着穿蕾丝公主裙,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

“雀酱~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你不觉得和这一条小裙子特别搭配吗?”黑发男人脸上的表情荡漾得如风中摇曳的菊花,十分辣眼睛。

“无论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拒绝。”青雀万分笃定说完,就绕过他下楼去了。

书店并不大,摆设也十分陈旧。

在这个缺少娱乐活动的时代背景下,青雀为数不多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看书。

只可惜这些书能看的没几本。就算有,那也都是咕咕精。思来想去也正常,在这吃饱饭都是个问题的社会,多浪费一秒钟时间去看这些无用的书籍,就是少了一秒钟活下去的希望。

森鸥外的纠缠持续到了中午,依旧没有成功。在青雀写满了无语的表情中,垂头丧气跑去做饭了。

午餐是乌冬面。

青雀抓起筷子,进行日常的道谢。

“谢谢你,森先生。”

“不用哦~如果雀酱能够穿上小裙子作为报答,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我收回我的感谢。”

无视备受打击的森鸥外,青雀低头干饭。

一种来自种花家的执念,无论是什么食物,一定要好好对待。更何况青雀本身除了开水白菜外并不会做饭,所以对会做饭的人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崇拜。

很显然,森鸥外很享受这种崇拜。准确来说,是来自萝莉的崇拜。

用过午饭,森鸥外收拾好东西之后,就离开了书店。

他本身就有自己的工作需要完成,能够纠缠青雀到中午,已经是他挤出来的最多的时间了。

而他的离开,让青雀松了好一大口气。

就算喜欢小孩子,那也太热情了。作为一个伪萝莉,青雀觉得自己实在是无福消受。

中午时分的书店很安静。

实际上大多数时候,书店内都是安静的。来来往往的人就算是来到书店,过不久也会离开。而店内最受欢迎的不是时下的畅销书籍,而是每天都会登出的报纸。

青雀当然也会看报。

她敢笃定,整个横滨的报纸都被这一家出版社垄断了。就算是翻开书籍,看到的出版社也都是同一家。

但这一市场垄断并不能让这一个出版社看起来得意洋洋。因为这个叫做横滨的城市都在苟延残喘,仅仅的并不是生活必需品的书籍报纸等文娱类,每天靠的不过是微薄的利润垂死挣扎。

可怜,但是还不至于太可怜。

“喂!青雀!乱步来了!”

书店门口突然响起了少年的声音。

少年身穿着绿色的制服,从自行车上下来,呼哈呼哈地穿着粗气。

青雀停下手中的工作,来到门口,“今天好早啊。”

江户川乱步半个月前曾经是过来送报纸的送报员。也是那个时候,青雀与他结识的。

刚刚见面的时候,这个少年就理直气壮地朝青雀索要糖果,笃定青雀一定会把糖果给他。

事实上,青雀的确无法拒绝未成年人合理的请求。所以,一包糖果就送出去了。

也因为一包糖果,两人算是成为了朋友。

两天前,乱步被出版社辞退了,成为一位送信的邮差。

“哼!乱步今天可是做了好事!”乱步得意洋洋说道,可爱的模样就好像是一只替主人赶走了蟑螂的小猫咪。

“原来如此,那乱步真是一个好孩子。”青雀抬手,拍了拍乱步的脑袋,“能告诉我做了什么好事吗?”

被摸头的乱步露出了略微不理解的表情,“这种事情,青雀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嘛?为什么还要问我?”

青雀拉着乱步走进书店,又给他搬来凳子,招呼他坐下。

乱步顺从地坐下了。

青雀又拿出一小包老头子昨天带回来的饼干,来到乱步面前。

乱步的视线自从青雀拿出饼干之后就一直锁定在饼干上,一动不动。

“就算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听见乱步亲口告诉我。而我会因为乱步告诉我感到高兴,所以会奖励乱步小饼干。”青雀说完,还把饼干特意在乱步的面前晃了晃。

样式可爱的小饼干在袋子里被晃得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就算是隔了一个晚上,也能够想象出一旦咬上一口,就会感受到酥脆的口感。

“约定了!乱步说出来,青雀就会把小饼干奖励给乱步!”乱步急切说道。

“当然!说到做到!”

乱步猛地从小板凳上站起来,“乱步今天工作,帮助客户把完全不必要的信件都丢掉,让他们省去了好多时间!”

“你把客户们不必要的信件都丢掉了?”青雀略带惊讶重复了一边。

“嗯!”

瞧着少年得意洋洋的小表情,青雀内心复杂。

不过很快,她就掩饰住了。

“乱步真的是帮了大忙呢。所以,这一包小饼干就奖励给乱步了。”青雀抓起乱步的手,将小饼干放入他的手中。

得到了心爱的小饼干,乱步的嘴角高高扬起,一双碧绿色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哼哼!乱步大人可是好孩子!”

青雀无可奈何,只能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乱步心满意足地将小饼干塞进嘴巴里。

脸颊被饼干填满,和包子一样鼓起来,瞧着软乎乎的十分可爱。

大概是青雀的表情过分专注,就算是乱步也不能忽视。

他想了想,勉为其难从中拿出一块,递给青雀,“嘛,青雀这么想吃的话,乱步大人就分给你一块。毕竟青雀也是一个好孩子嘛。”

青雀略微失神,但很快就笑着接过饼干,啃了起来。

入口,就是浓郁的牛奶黄油香甜的味道,酥脆的口感一瞬间在口腔唇齿之中炸开,就连心情也都跟着好上了许多。

“乱步,如果我不经过你的允许,就把你的糖果吃掉了,你会生气吗?”青雀突然说。

乱步一愣,“为什么要吃掉乱步的糖果!”

“因为,乱步吃太多糖果会蛀牙哦。”青雀笑道,“乱步吃糖果实在是没有节制,为了让乱步的牙齿保持健康,所以必须要把你的糖果吃掉。”

随着青雀的话音落下,就是乱步的委屈猫猫头,“不,乱步大人,才不会蛀牙。不许吃掉乱步的糖果。”

“可是……”青雀的手轻轻放在乱步的脑袋上,“乱步不就是没有经过客户的允许,就把客户的信件丢掉了吗?”

“可是那些信件都是完全没必要看的!”乱步下意识反驳。

“糖果会让乱步蛀牙,那么乱步也没有必要吃,不是吗?”青雀轻缓着语气说。

江户川乱步停顿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认为不必要的信件是浪费客户的时间,所以干脆全部都丢掉,完全没有询问过当事人。正如美味的糖果,因为会让乱步蛀牙,所以可以不经过乱步的同意全部替乱步吃掉。

同样的事情,只需要换一个当事人,就能够体会到心情了。

“乱步知道了。”江户川乱步耸拉着脑袋。

小猫咪耸拉着脑袋的模样着实委屈,饶是青雀也不能抵抗住。

尤其是他还是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青雀更是没有办法多责备。

“就算乱步想要帮忙,也要经过他人的同意才行。等到了明天,要好好向他们道歉哦。”青雀胡乱揉了一通少年毛茸茸的脑袋,说。

“嗯。”小猫咪还是蔫了吧唧的。

乱步在书店内待了没几个小时,就要去工作了。

青雀与他再三约定一定要和丢失了信件的客户们好好道歉,才放心得让他离开。

傍晚,夜幕降临。

青雀将书店的门锁好,关上。

“喵~”一只小猫咪从窗口跳进书店。

“猫?”青雀寻着声音,看见那只三花猫跳到了书店的收银台上。

三花猫伸着软乎乎的小爪子挠了挠耳朵,又朝青雀叫唤了两声。

“咪咪?”青雀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青雀好像从这一张毛茸茸的猫猫脸上出现了一种无语的情绪。

“如果是肚子饿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我不会做饭。”青雀说。

她走进三花猫,“但是有一些老爷子买来的小鱼干,你吃不吃?”

“喵~”

“看来是要吃的。”

青雀伸手,抱住了三花,准备带它去厨房。

但是,下一秒,一阵光芒突然从三花猫身上散发出来!

青雀:???

光芒退散之后,怀中的重量没有了,倒是面前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

青雀:……

夏目簌石:……

两人面面相觑,尴尬无比。

“老爷子你还有这种爱好啊。”青雀首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咳!老夫也没想到会被发现。”夏目簌石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但是很快,他的神情变得严肃,“青雀,你明白你刚才的能力代表着什么吗?”

青雀沉默了足足三秒钟,“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特殊能力?”

青雀敢保证,自己就是一个正正经经的三次元人物。比如她做不到头发一秒烘干,也做不到倒立的时候裙子可以反重力。

所以,她一个正正经经的三次元人物能有什么纸片人才有的能力?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