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房玖

第六十一章 作天作地小公主

她蹭蹭蹭跑到律子川身边:“我想酿酒!肯定能发财!”

律子川这阵子已经听过很多遍青枝说发财计划,他连眉毛也不动,淡淡道:“嗯,酿酒确实能发财,但大周国虽允许百姓私酿售卖,酒坊仍需向地方官申请酿酒证,你觉得魏县令会不会给你?”

酿酒还要证明?!

“而且酒税非常沉重,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宋青枝愁眉苦脸地坐了下来,一整个下午都闷闷不乐,律子川几次找她说话她都蔫蔫的。

她辗转反复想了一整夜,天亮时突然想起董湛不是丽山镇富二代吗?**结正好啊!

她起来早饭也没吃,对陈氏说有事去市场,蹭蹭走到了董湛那金灿灿的别墅前面。

门人果然拦了她下来,青枝赶紧解释道:“我是来找董少爷的,他认识我,我是宋村……”

门人止住她话头,二话没说把她带进去交给一个丫头:“找少爷的。”

那小丫头立即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问也没问就将她往另一个方向带。

董湛你到底做过多少残害少女的缺德事?!下人都见怪不怪了!

那少女将她带到董湛房外,通报“有位姑娘找少爷”之后就避之不及地离开了。

青枝无力地想抬手留她下来做个见证,但是没用,那丫头已经走得不见人影了,董湛房中本来伺候着的丫头们也都纷纷退出,很快都消失无踪。

董湛色眯眯走到房门口,见到是宋青枝,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沉声道:“你怎么突然找上门来?!大家老乡一场,你没钱我可以资助,但是你别想着傍我啊!我喜欢三从四德那种的。”

宋青枝差点被气晕,但想到来是有正事,只摆摆手道:“我颜控。”

这句话明显打消了董湛的疑虑。

两人坐下,宋青枝将共同酿造麦酒的建议提起,问董湛能不能搞到许可。

来找董湛,她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欧防风与芦荟之后,青枝如果再拿出大麦种子,那也太扎眼了。

但董湛不一样啊,自从他十岁发烧生病,十里八村自动认定‘董家少爷病过一场之后变古怪了,喜欢折腾奇怪的事情’,简言之就是烧傻了,他拿出大麦种子折腾,没人会起疑心。

再说她需要董家的土地资源种批酿酒用大麦。

董湛一直侧着头,听得非常认真,时不时问上几句酿酒的细节,青枝来前已经看过攻略视频,拣着回答了一些。

听完沉思片刻,董湛诚挚道:“魏县令和我有点矛盾,酿酒许可我可能拿不下来。”

宋青枝:那你浪费我这么久时间?!还好我没把核心工艺告诉你!

董湛见她一副要揍人的样子,赶紧安抚道:“别呀!我告诉你啊,这可是机密:魏县令勾结南宫庆贩卖私盐,我怀疑他很快就会倒霉。咱们再等等呗!横竖不急,你那小店不是开得挺好的?又有小狼狗陪着。”

青枝心灰意冷懒得多说,匆匆敷衍几句,起身去了。

她回到店里,一进门就发现气氛不对,大家都怪怪地看着她,苏大还不停地叹气,律子川黑着脸炸火腿肠,正眼不瞧她一眼。

宋青枝正要问是怎么回事,陈氏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见她就抡起桌旁的长凳要打。

青枝赶紧躲到赶过来的律子川身后,大声问道:“打我做什么?!”

我明明在为了带领大家发财而努力好吧?!

苏大一边挡住陈氏,一边对青枝道:“青枝啊,今早李大娘看见你进董少爷家的门了,她来对我们说起,我心里着急,对陈大嫂说了你昨日想发财那一番话……”

陈氏听得火气上来,作势又要打她,又哭道:“青枝啊,芦荟的事情之后我知道你吓着了,从此变得财迷心窍!娘心疼你辛苦,也没说什么,不过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怎么能做?!”

宋青枝惊呆了:她在大家心目中竟然是个能为了发财做出那种事的形象?!

她气得大喝一声:“你们在想什么啊?我才不会做那种事情!我是去和他商量看看能不能一起酿酒!”

众人呆住,律子川仍然黑脸当她是空气,还是李大娘最先反应过来,问道:“酿酒好啊!可以吗?”

“不行!”

青枝恶狠狠地切葱花去了。

众人都有些不好意思,散开各做各的,脸上都有些惭愧。

除了律子川,他的脸仍然黑着。

午饭是律子川做的一锅红烧羊肉,里面还炖了萝卜,特别好吃。

青枝吃得开心,看他也顺眼了许多,吃完饭凑过去问道:“你气什么气?你以为我去董湛家做那种事,竟然没有去阻止我?”

律子川低头收拾桌子,冷冷道:“我没有像他们那样怀疑你!什么气不气的?”

宋青枝倒吸一口冷气:反了你个帮工!

但是他的腿真的很长,腰也很结实。

于是她很讲道理地温和道:“有话要好好讲清楚,你明明一直黑着一张脸,也没有掩饰一下,很明显的。”

律子川冷冷道:“我昨天刚说过酿酒不容易,我做不到,你就去找董湛,是觉得他比我有本事吗?觉得他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

宋青枝:??小律,你这个脑回路我就不懂了,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无理取闹作天作地的小公主呢!

小公主嘛,哄一哄好了。

学着网上看来的渣男口吻,宋青枝道:“我一向觉得你最有本事的!酿酒要先扳倒魏县令啊!这事谁都做不到只有你做到了!

反正……总之……我错了我错了!你要什么色号……不,晚上你想做什么好吃的?我去买食材。”

律子川咚咚咚剁猪肉,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道:“你是不是也喜欢董湛?”

宋青枝:你这个‘也’字,很有深意啊。

她立即摇头道:“我不喜欢他,我也谁都不喜欢。”

回过神来,突然狐疑地问道:“你……你难道是在吃醋?!”

啧啧啧,律子川竟然开始在乎她?

果然是只要功夫深,迟早睡男神!

律子川淡淡道:“没有,我就是好奇罢了,晚上你去买鱼吧。”

“好!还买上次那种鱼,你还那样给我们炖来吃好不好?上次真的好好吃啊!”

宋青枝想离开这个尴尬的氛围,分分钟挎着篮子出门买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