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少年时 》咖啡色的团子

第 10 章

餐桌上摆着简单的三菜一汤。

西红柿炒鸡蛋、红烧鸡腿、清蒸鲈鱼和丝瓜花蛤汤。

这三菜一汤对别人而言或许没有任何意义,但对陆时,准确来说是对陆时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格而言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西红柿炒鸡蛋,这是陆时母亲最喜欢做的一道菜,也是陆时小学以前最常吃的菜,母亲过世后,这道菜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红烧鸡腿也意义非凡,那是陆时奶奶接陆时回老家后,亲手为他准备的菜,那时候陆时小学刚毕业,被关在家里饿了三天。那顿红烧鸡腿对当时的陆时而言,简直是神仙美味,尽管为此他拉了好几天的肚子。

清蒸鲈鱼和丝瓜花蛤汤对陆时而言也有不一样的意义。

这些,陆时从来就没有告诉其他人,知道的人只有他这个副人格。

而现在,岑默带回来的三菜一汤,每一道都精准地踩中陆时的喜好,真的是巧合吗?

陆时偏头看了岑默一眼,眼底一片暗沉。

岑默见陆时还不动筷子,明知故问道:“怎么不吃?不和你胃口吗?”

“没,”陆时摇摇,坐到岑默身旁,拿起碗筷,“多少钱?等会儿我给你。”

“上次也不是说要照顾你到你的伤好吗?”岑默没有直接说不用给钱,而是找了个由头,“后来我家里有事,没照顾到你,这顿饭算我补偿你的。”

陆时对上岑默的视线,窥探到幽蓝色眼眸里隐匿的温柔,拒绝的话到了喉头,变成了“谢谢”两字。

岑默差点伸手去揉陆时的脑袋,见他乖巧的模样,掌心真的痒痒的。

碾了碾手指,岑默催促道:“吃饭吃饭。”

“嗯。”陆时应了一声,低头吃饭。

之后全程无话,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和咀嚼的声音。

两人都是发育中的男孩,正是胃口大的时候,二十分钟左右,桌子上的三菜一汤就被两人吃得干干净净。

岑默很满足,倒不是自己吃饱了,而是投喂陆时的感觉让他感到很满足。看来,以后是要想办法继续投喂陆时,亲手把陆时养胖。

吃完饭,岑默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嘱咐了几句,让陆时好好吃药,好好休息后,就告辞离开,顺手带走了宿舍里的垃圾。

陆时目送岑默离去,人走远了办公室的门关上了,陆时还没收回目光,就直直地望着岑默离去的方向,眼神里透着迷茫之色。

晚些时候,宋树青和班上的其他同学来宿舍探望陆时,见陆时没事,就放心了。

临走的时候,宋树青颇为语重心长地和陆时说道:“岑默本性不坏,那天的事或许有误会。早上你晕倒,岑默是第一个赶到你身边的,老师看得出来,他很担心你,当时他脸都白了。或许你们可以谈一谈,早点把误会解开。”

宋树青也承认自己对岑默有所误会,如果他真的想要对付陆时,今早不会展现出那样纯粹的担忧。

在今天之前,宋树青还担心岑默还看陆时不顺眼,想找个机会教训陆时。但现在,宋树青已经打消了这个疑虑,情急之下展现出来情绪是不会骗人的,岑默的担心也是货真价实的。

听到宋树青的话,陆时并不觉得意外,垂在身侧的手却捏成了拳,像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你好好休息,”宋树青把陆时的沉默当成了他对岑默还心存芥蒂,便没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拍拍陆时的肩膀,“我和下午的科任老师说一声,不用急着去上课。”

陆时摇摇头,“老师,我身体没问题,中午的课我会去上。”

宋树青对上陆时坚定的眼神,便知道自己劝不下陆时,笑着妥协了,“也可以,但凡事量力而行。”

陆时:“我知道。”

***

岑默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奋笔疾书,他在抄笔记。

现在高中才开学一个多月,岑默以前又学过一次,想要重新捡起来学并不是特别困难。

但是原主浪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岑默现在必须把这部分内容补上。

其他人暂时还没感觉到岑默的变化,作为笔记的出借者、岑默的头号恐惧者,吴晓坤今天一天的状态都是迷茫的。

吴晓坤: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岑默不仅借了他的笔记,作为报答,岑默还给他买了饮料。

这会儿吴晓坤手里拿着可乐就像是拿着烫手山芋,拒绝是不敢拒绝,喝又不敢喝。

岑默抄笔记的间隙,抬头瞄了吴晓坤一眼,登时乐了,“想喝就喝,不想喝就放下。放心,我可乐里没下毒。”

吴晓坤声如蚊呐: “我……我没这个意思。”

也不知道岑默听见没有,又低头继续抄笔记了。

直到头顶上投下一片阴影。

岑默抬头,想了一下,想起对方是谁了。

“刘静琳?”

正是原主看上的新晋校花,刘静琳。原主正因为她和陆时走得近,而开始霸凌陆时。

当然,岑默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和刘静琳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原主发疯罢了。

而岑默对刘静琳倒是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对方是班级里的学习委员。

现在再见到她,同样没什么感觉。

刘静琳仿佛有些犹豫,站在岑默面前隐隐有些退缩和害怕,她都不敢看岑默,眼睛略显慌乱地望着窗外。

听见岑默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又往后退了一步。

岑默:“……”

他现在非常想知道,原主到底传了什么名声出去,才让班上的同学避他如蛇蝎?

岑默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和,“你找我有事?”

刘静琳抖了一下,又做了个深呼吸,“岑默……我们可以谈谈吗?”

岑默大概能猜到刘静琳想说什么,于是放下笔站起来,“走吧。”

刘静琳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有些话她早就想找岑默说了,但一直没敢说。岑默请了一周的假回来上课,也不知道发生什么,看着好像变了一点,没有之前那么凶巴巴了,刘静琳才鼓起勇气找他。

两人来到班级门口,岑默很绅士地和刘静琳保持一段距离,静静等待刘静琳开口。

“岑默同学……”刘静琳咬咬唇,勇敢地抬头看向岑默,“我之前拒绝你是因为我想好好学习,不想早恋,和任何人没有关系。”

“我知道,”岑默猜到了,刘静琳找他就是不想让他去找陆时麻烦,他认真道:“你放心,我现在的重心同样放在学习上,不会再打扰你。”

“啊?”

刘静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完全没想到岑默这么好说话。上次岑默向她表白被她拒绝的时候,表情狰狞语气狠厉,纵容小弟说了许多不堪入耳的话。

可是今天,岑默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语气平和,更没有因为她的再次拒绝而愤怒。

刘静琳再次看向他,愣住了。

少年的半倚靠在走廊的栏杆上,一手撑着栏杆,一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校服挺括,衬得他身高腿长。午后的阳光恰好投射在他身上,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就像校园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刘静琳第一次知道,有人只是换了个发型,竟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匆忙收回视线,眨了眨眼,留下一句“那就好”后,快步走回教室。

岑默正想回去,眼角的余光便瞄到一道高瘦的身影从楼梯走上来,他抬手打招呼,“陆时。”

陆时闻声抬头看了过来,微微眯了眯眼。

“你怎么不多休息?”岑默虽然这么问,但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他知道少年时的自己对学习有多么看重。

陆时见岑默走过来,没拒绝他的靠近,“在哪都是学。”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教室。

岑默顺手把桌子上的笔记本递给他,“早上的笔记都在这儿了。”

陆时伸手去接,“谢谢。”

岑默没放手,一手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陆时。

有个小孩早上还不相信他会记笔记来着。

要是以往,陆时根本没心思和岑默周旋,早就放手走人了。但今天,他心里抱着某些隐秘的心思,故而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

陆时想了想,大致可以猜到岑默的心思,故意和岑默僵持了一会儿,承认错误,“是我误会你了。”

岑默这才松手,“学习我是认真的。”

陆时附和:“嗯,你很认真。”

岑默满意挥手,“快上课了,回你座位上去吧。”

陆时拿着笔记本回到自己的座位。

班级下面发生的事,陆时同桌费胜星并没有看到,他见陆时来了,先是关心了一番陆时的身体状况,又把自己今天早上的笔记递过去,“喏,早上的笔记。”

“不用了,”陆时把书包放进抽屉里,把岑默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我找别人借了。”

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笔记本的封皮,手心开始出汗。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紧张。

陆时像是朝圣一般,郑重其事地翻开笔记本的封皮。

待看清笔记本里的字时,他的心猛地一抽。

眼睛瞬间模糊,而后逐渐清晰。

一滴水液滴落在笔记本上,晕开了上面的字迹。

至此,天朗气清,繁花竟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