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1. 第 1 章

明媚秋日,R大正式开学,迎来了新一届朝气蓬勃的莘莘学子。

公共管理学院新生接待处。

学生会接新的学长拿着小喇叭呜哩哇啦维持秩序,新生们叽里呱啦吵作一团,好不热闹。

一片嘈杂声里,学生会的一位学姐快步过来,问拿喇叭的男生:“那个体育生来了没?就单招来的那个。李老师说,让他带上运动员等级证,去学院办公室一趟。”

男生:“来了来了,刚才还在这儿……哎人呢?”

学姐也环顾一圈,没看到形态疑似体育单招生的新学弟,却看到人群外的便道上孤零零一只行李箱,好似也没人在意。

她诧异地指着箱子,问道:“这是谁的?哟还是日默瓦的,怎么就扔外边啊?等会儿别人顺手给你拖走了!到底是谁的?没人知道吗?不是咱们学院的?”

她音量渐大,一名跟人聊天的新生回过神来,举手道:“是咱们学院的!他有事走开会儿,拜托我帮忙看下行李箱,我这不是给聊嗨了么,一下给忘了。”

“你俩心可真够大的……”学姐把行李箱拖到桌子后面暂时保管,一扒拉行李托运条,看到了主人名字WanPeng,好嘛,李老师在院办公室等的不就这倒霉孩子?

“万鹏哪儿去了?”学姐问那替万鹏照管箱子的新生,“他不抓紧时间报到,乱跑什么?”

新生道:“找对象去了。”

学姐:“啊?”

新生:“他对象上大二了,经济学院的。”

和这边的人声鼎沸比起来,经济学院接新处,堪称优雅恬静。

学长学姐们慢条斯理,新生们井然有序。

“这位学长,”一个新生打量桌后坐着正低头登记信息的男生,上前问,“看你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

学长抬头,对他温和一笑,说:“大概我是大众脸。”

问话的那新生还没说什么,另一位高个子学长便失笑接道:“俞季阳,你要是大众脸,我们的脸就都是美团团购来的。”

旁边众人都笑了起来。

新生们齐刷刷看向那个叫俞季阳的大二学长。学长瞬时涨红了脸庞,那是一张令人见之难忘的俊俏巴掌脸,眉目如画,肤白唇红。

不远处,有个男生停下正走近的脚步,原本晴空**的表情变得乌云密布。

而这边,等片刻后大家注意力渐渐转移开了,俞季阳才对那高个子的大三男生悄声道:“学长,别老是取笑我。”

学长也低声回答他:“你才别只顾着低头登记,带你来可不是单让你干活,是带你来玩,也跟学弟学妹们说说话,热情一点,跟学妹不好意思的话,跟学弟聊聊天也很好啊。”

俞季阳握紧了手里的笔,面上仍是有些不好意思。

学长还想再鼓励他多和别人互动,旁边横里**来一道男声:“说的很对,多跟学弟聊聊天嘛。”

俞季阳猛然转头看过去。

旁边几步开外站着一个男生,黑色T恤、运动裤、篮球鞋,头发很短,半支棱着立在头顶上,脸长得倒是很帅,可那表情像是不太高兴,双手虚插在裤兜里,两道眉毛微微皱着,一双眼睛直盯着这边。

大三学长以为是本院新生,热情道:“学弟是自己来报到的吗?登记过了没有?”

男生不说话,视线朝学长一斜,眼神有几分没来由的不友善。

学长莫名其妙,也有些疑惑。

身旁坐着的俞季阳豁然站起来,以身体拦住了男生的视线。

“他是来找我的,”俞季阳道,“学长,我走开一下。”

学长看了看那面色不善的男生,怀疑地轻声问俞季阳:“没事吧?怎么看他像是来找茬的?”

但俞季阳的性格,也不像会惹到别人的人。

男生听不清楚学长在说什么,向前迈步想走近,口中道:“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俞季阳立即过来挡住男生,说:“有话去旁边说。”

男生终究不情不愿地被他推着走了。

学长满心疑惑,另还有点担心俞季阳。

这时有个和俞季阳同班的女生过来坐下,接替俞季阳继续登记名单,不在意地对学长道:“没事的!他是公管的大一新生,跟俞季阳是老乡,好像沾点什么远亲,去年就跑来北京找俞季阳出去玩过好几次,我看他很听俞季阳的话……中二少年爱装酷,怎么上了大学还这样。”

好心学长听是熟人,这才放了心,搁置不管了,继续专心接待新生。

中二少年被俞季阳带着走到远处,还回头看了接新处几次。

“你还看什么?”俞季阳像是怕引起别人注意似的,不住地拉他快走,又问,“万鹏,你报到了没有啊?行李呢?怎么就这么跑来找我?”

万鹏不答他的问题,阴阳怪气地说:“学长待你真不错,生怕我欺负了你,走这么远了还张望。”

俞季阳诧异地看他,那眼神分明就在说:你怎么这么说别人?这么说我?

万鹏斜睨着他,不依不饶道:“要不你回去?别害得学长牵肠挂肚,你说是不是?”

俞季阳恼了,放下拉他手臂的手,说:“好,那我就回去了,接新本来就很多事要做。”

说罢竟作势转身真要回去。

万鹏顿时变脸,既阴阳不起来也再出不了怪气,绷着的冷脸都再绷不住,三分愤怒七分委屈地说道:“俞季阳,你对我一点都不好。”

俞季阳停住,转头看他,似是想再说他几句,看他这表情,又住了嘴,只拿一双漂亮眼睛静静望着他。

万鹏愈发感到委屈,小声抱怨:“我今天新生报到,你也不管我,只顾着接你们学院的新学弟,还跟学长打情骂俏,他们一个个都比我重要。”

俞季阳默默听他胡说八道,完了才说:“你几岁了?”

万鹏拧起眉毛,愤恨地看着他。

俞季阳道:“你已经十八岁零三个月……”

“是四个月。”万鹏怒道,“我的生日你都记不住!”

俞季阳改口说:“好,十八岁零四个月。那你在这里装什么八岁小孩儿?你是小学生吗?你们学院没有接新处?为什么你要跑这边来捣乱?”

他说话的声音轻柔,语速缓慢,如果是个陌生人听了,八成觉得这学长批评人的时候还是温柔可亲,很容易生出好感来。

偏偏万鹏现在听他这么说话就更来气。

“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万鹏想到刚才目击他接新的现场,对学弟和对学长,都是一样的态度,失落道,“我没什么特别。”

“你……”俞季阳一震,似乎想要辩驳,但数秒后,他说的是,“算了,你先回去把该办的事都办好,晚一点再来找我。”

万鹏赌气道:“我不来找你了。”

俞季阳温声道:“那我去找你。”

万鹏说:“你也别来找我。”

俞季阳:“你到底想怎么样?”

万鹏语气越发冷硬:“要你管。”

俞季阳无奈地看着他。

两人相顾无言,如此片刻。

“你今天……”俞季阳忽道,“好帅。”

万鹏:“……”

俞季阳继续那种语气道:“中午一起吃饭?忙完我就给你打电话。”

万鹏脸上气哼哼,但心里有点甜起来,偏说:“我才不接你电话。”

俞季阳道:“那我就一直打,打到你接为止。”

万鹏把手从裤兜里抽出来,想去碰一下俞季阳,俞季阳却先主动伸手,把万鹏褶进裤子里的T恤下摆拉了出来,轻轻抚平。

“……这是故意的,”万鹏无语道,“这么着显得腿长。”

他身高一米八六,练跨栏,即使现在穿了运动长裤也看得出一双长腿爆发力极强。

俞季阳声音里带了笑意,说:“你这长腿怪还想怎么长?你看看,方圆两百米哪有比你腿更长的人?”

万鹏脸色彻底变得好看起来,原地恢复晴空**。

“回去吧,”俞季阳道,“别刚开学就把行李给弄丢了。乖乖听安排,别惹事。”

万鹏道:“知道了。”

他转身走,刚迈开腿又回头看俞季阳,俞季阳道:“又怎么了?”

“宝贝,你今天真好看。”万鹏酷酷地说道。

回到公共管理学院,被接新的学姐数落了几句,万鹏低头听了,也没反驳,乖乖办好了入学手续。

先前帮忙替他看行李箱的不着调男生,名叫马原,刚好和也不太着调的万鹏,分到了同一间寝室。

两人先前刚到时就聊过几句,比较投机,去寝室的路上迅速熟络了起来,到了寝室,两人又是邻床。

“你对象好特么厉害啊,”铺床的间隙里,马原羡慕不已地低声道,“我本来也想学经管,分数线太高了,我权衡利弊不敢冒险,退而报了公管。”

万鹏云淡风轻地炫耀起来:“那你跟他也差不多,他是我们省前三十,权衡利弊不敢冒险报清北,退而来了R大。”

马原也不生气,哈哈大笑,又问出了关键性问题:“她漂亮吗?”

“当然漂亮,”像每个拥有漂亮对象的十八岁男生一样,万鹏得意地说,“我对他是一见钟情,你说他漂不漂亮?”

马原好笑道:“演偶像剧呐?始于颜值可不牢靠。”

万鹏道:“不全是看脸,我更喜欢他的灵魂。”

马原爆笑道:“快拉倒吧!都是男的,少装蒜!”

“这么说吧,”万鹏却很认真地要掰扯清楚,道,“他和他哥哥是双胞胎,他哥是我的好兄弟,如果看脸,我为什么不跟他哥搞对象?”

马原完全没有领会到是“他”而不是“她”,理解成了是一男一女龙凤双胞胎,还以为这新同学是在开玩笑,当即一阵大笑:“哈哈哈哈那你该跟他哥搞基才对啊,迎男而上哈哈哈哈哈哈!”

对刚认识的同学大胆出柜是自取灭亡,万鹏忍住了曝光对象性别的冲动。

但他对俞季阳真的是一见钟情,在见到俞季阳的第一天,他就鬼使神差地喜欢上了他。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