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11 章

金毛犬在门口悉悉索索了好一阵子,还用爪子挠了挠们,发出委屈巴拉的哼唧声,表达很想进它哥哥房间里一起玩的意愿。

事实上它的哥哥万鹏,从来就没做出过关门不让它进的无义气行为。

俞季阳道:“你的狗弟弟肯定更不喜欢我了。”

“等你走了我再哄它,它很好哄的。”万鹏此时的心里哪还有狗弟弟的位置,道,“你过来点,干吗离我那么远?还怕我吃了你啊?”

他心里还挺拽,认为这是一次成功的调情。人他都狠狠抱过一把了,简直厉害死了。

俞季阳乖乖朝他挨近了些,低声道:“你会吃。”

马上惊呼:“哇!这是什么?”

万鹏把一本摄影画册铺在他俩面前,《极限地球》,德国国家地理出品,由许多幅震撼人心的摄影作品构成,展示了波澜壮阔的地球之美。

俞季阳可太喜欢这种画册了,眼睛落在上面后就再也挪不开。

而万鹏已经看过很多次,喜欢嘛倒也是喜欢的,平时没事常翻来看,猜到俞季阳一定也会喜欢,才献宝一样拿出来。只是现在他的心思全在旁处。

俞季阳专注地翻着这本《极限地球》,慢慢地趴在了万鹏的床上。

他的手肘交叠着撑在胸口,肩背曲线顺延,腰处明显是个塌陷的窝,两只小腿翘起来还互相勾着,裤管落下来少许,露出黑白条纹袜的边缘,和一点点白到发亮的肌肤。

房间里光线很好,明媚又不刺眼,好似一幅恬静又俏皮的美少年画册封面。

而万鹏这边,可以叫做《极限忍耐》。

“我想再抱抱你。”他不想忍了,说着霸道的话,小心地曲起一侧的腿,坐在俞季阳旁边,摆出一副酷炫的帅哥模样,有点试图色.诱俞季阳的意思。

“等我看完。”俞季阳头都没抬起来。

“不用,”万鹏耍帅失败,可还是心花怒放,把俞季阳这个回答当做同意,道,“你看你的,我抱我的。”

他凑近俞季阳,伸出手,从俞季阳的腰后绕过去,环住。

俞季阳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迟滞地从画册上方抬起头看了看他。那眼神万鹏读懂了,有一点紧张害怕,还有一点期待和鼓励。

万鹏感觉自己心脏砰砰跳,头顶可能都在冒烟,不想被俞季阳看出来,故作强硬地把下巴抵在俞季阳肩上,还口不择言地说:“你的腰怎么比女孩都细?”

然后学着玛丽苏剧里看来的霸总发言:“宝贝,被我这么搂着,是不是很紧张?”

俞季阳简直控制不住满头的黑线,道:“我腰不细。我也不紧张。”

万鹏道:“别撒谎,不紧张你抖什么?”

俞季阳:“我……我怕痒。”

万鹏:“……”

他不信邪地去挠他腰侧,俞季阳一下笑出声,整个人笑软得趴下,扑在了铺开的画册上,马上直起身,道:“别闹,把书都弄脏了。”

万鹏道:“已经被我翻旧了,要不我买一套新的送你吧。”

“不要。”俞季阳推开他,坐起来,很珍惜地把那厚重的画册端起来放在腿上,说,“看过就满足了,不是非要拥有。”

万鹏道:“那,我搂着你看行吗?”

俞季阳一双笑眼看了看他,三分羞赧七分纵容地别过身去,说:“你随便。”

万鹏很快找到了更合适的抱抱姿势,他从背后搂着俞季阳,让俞季阳靠在自己胸口继续看画册。

这个姿势大大方便了他想吸俞季阳的时候、随时能吸一口的心愿。

俞季阳从头发到皮肤到骨骼,都透着一种很柔软的特别触感,发丝间有洗发水的香气,身上也有很淡很好闻的气息,是透过皮肉发散出来的味道。万鹏还不明白自己是闻到了恋爱中的俞季阳在不自觉发散出的费洛蒙,只觉得好香,搂着人不想撒手。

“你好像一只毛茸茸的猫咪,又软又暖和。”万鹏两手圈着俞季阳,说,“我小学时候家里养过一只猫,冬天看电视,觉得冷了,我就像这样搂着它。”

当前是夏天,空调温度倒也很适宜,俩人腻在一起也不觉热。

俞季阳“嗯”了声,说:“现在你家怎么没养猫了?”

万鹏道:“我妈忽然有一年体质变化,对猫毛过敏,没法养了,只能养狗。阳阳,我买只小猫送你吧?”

“我养不了,”俞季阳翻着画册,说,“我妈不喜欢。”

万鹏不以为意道:“先斩后奏,都带回家了,她还能把猫扔了?”

俞季阳静了片刻,道:“扔了都是好的。”

“我小时候在小区里捡到过一只兔子,藏在衣柜里,偷偷养了几天。”

“有天放学回家,我妈让我去厨房把火关掉……”

“我的小兔子,在锅里。”

万鹏:“……”

他听俞仲夏说过哥俩的妈妈“有病不治,整天拿弟弟出气”,以为偶尔挨骂挨打就是极限了。

气氛一时凝固住。

俞季阳朝前挪了挪,离他的身体远了些,是有些后悔对他说太多,换了副轻松语气道:“是不是吓到你了?当故事会听听就好了。”

万鹏却立即又挨过来,再度从正面把俞季阳搂在自己怀里,还轻轻拍着他的背,像是在哄他一般。

俞季阳:“……我有故意夸张的成分,你别当真。”

万鹏道:“好,我没当真,你也别难过了,快点忘了这个故事会,忘干净它。”

俞季阳歪了歪头,把脸埋在万鹏的肩窝里。没有一个人曾这样哄过他,从来不曾有过。

两人这样依偎了数分钟。

万鹏脑子里忽上忽下地想了很多事,最终汇聚成了——

“等你以后嫁给了我,在咱们家里,你想养兔子还是养猫,都行,想养多少就养多少,把家里当成动物园都行。”

他这番话说的,像是许下的誓言,但不管谁听来,又过分轻描淡写,不像真的,只像玩笑话。

“……”俞季阳道,“嫁……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是男生。”

万鹏还用力搂紧他,道:“那我也要娶你的,我才不在乎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跟男的结不了婚,”俞季阳竟有点急了,语气有点冷硬地说,“求你别说傻话了。”

万鹏却道:“现在是不能,等我们到了法定年龄,没准就能了,如果还是不能,我就带你出国啊,你喜欢哪儿?我喜欢北欧,能看极光,就是太冷了……澳洲也不错,就是挺落后的,像个大农村。”

俞季阳:“……”

万鹏说了一通,又不好意思起来,自知此时许下的承诺像是在吹牛逼,便多少往回收了收:“咱们才十六七,过几年再聊这个也行,世界变化日新月异,能留在中国当然还是最好了。你说呢?”

“我……”俞季阳迷茫了起来,道,“我想问个问题,你以前谈过恋爱吗?喜欢过谁吗?”

“没有。你有时候真像个小姑娘,”万鹏抬起一只手,揉了揉俞季阳软软的头发,心里充满了要喷薄而出的喜欢和怜爱,说,“怎么还在担心这种问题?不是都跟你说过了?你就是我的初恋,是初恋!”

俞季阳道:“你没喜欢过男生,也没喜欢过女生,那你怎么知道……你是同性恋呢?”

他说“同性恋”这三个字时,语气极其轻缓,生怕惊扰到这个世界。

而万鹏像极其无所谓一般道:“你不是学霸吗,怎么这么笨?我都喜欢上你了,还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

说罢他忽而心中警铃大作,问:“等下,难道你以前喜欢过别个谁吗?”

“没有。”俞季阳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那你也是因为喜欢我,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万鹏满意了,你我喜欢的第一个人刚好就是对方,这是他心里最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纯真爱情。

“不是,”俞季阳却道,“我早就知道自己是了。”

万鹏:“……怎么知道的?发现自己更喜欢看帅哥?”

后半句又开始泛起了酸味。

俞季阳没正面回答,只道:“我喜欢不了女孩,有时候还有点害怕她们。”

万鹏想了想,觉得自己懂了,说:“是因为你妈……应该是吧?”

“不知道。”俞季阳说。

“那你说,到底是不是只喜欢过我一个人?”万鹏仍很执着于这个问题。

“是啦是啦,”俞季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颇有些复杂的无奈,嘀咕了句,“你才像个小姑娘。”

万鹏认真道:“我像就我像吧,反正将来你是要嫁给我的。”

俞季阳拧了拧眉毛,轻声道:“你为什么这么……为什么能把这件事,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万鹏也想了一想,有些苦恼地说:“倒也不是理所当然,如果有一天你变了,不喜欢我了,喜欢上了别人,那我除了伤心难过,也没办法。”

俞季阳道:“我还怕你变了呢。”

“不可能!”万鹏立即发誓赌咒道,“我要是变心喜欢了别人,我就给你俞季阳当一辈子狗。”

俞季阳:“……”

万鹏皱眉道:“等会儿!我换个誓言行不?这句太没逼格了。”

俞季阳:“…………”

“跟你哥学的吗我是?近墨者黑了我!”万鹏扼腕懊恼,又吐槽大舅哥,“他跟他女朋友打赌,输了的要学狗叫,我要是那女生,就甩他个大耳刮子。”

俞季阳睁大眼睛,倍觉荒唐,忍不住笑:“我哥……他怎么这样的?我还以为他很会谈恋爱。”

万鹏道:“你哥跟我们男生一起玩的时候很正常,一谈恋爱就像个脑子丢了的智障。不知道那些女生喜欢他什么?他还特别邋遢,你去过他家不?他房间跟垃圾场一样,进门都没下脚的地方。”

“很久没去过了,”俞季阳道,“我爸不喜欢我去。”

万鹏道:“你们哥俩见面多吗?”

俞季阳说:“多的,我哥经常去看我,带我出去玩,去吃好吃的,给我买衣服,还给我塞零花钱……他比我爸都像我爸。”

这是他俩第二次聊到俞家兄弟俩的感情,这一次,万鹏捕捉到了上一次没能清楚感觉到的微妙。

“你对你哥,是不是有点……别的什么?”万鹏道。

俞季阳愣了下,看着万鹏,不说话了。

万鹏怕惹他不高兴,道:“你不喜欢我问,我就不问了。”

俞季阳却忽然高兴起来,道:“没有,我喜欢你问我的事。”

“我很喜欢我哥哥。”俞季阳道,“只是有时候……我会有点嫉妒他,就只有一点点。”

那时万鹏没有太明白,既不是很明白俞季阳对哥哥的“嫉妒”从何而来,也不是太明白俞季阳那句“喜欢你问我的事”是什么意思。

他那时候只是全心全意地喜欢俞季阳,虽然还很年轻但又很认真地,想和俞季阳把爱情进行到底。

后来过了很久,他好不容易才弄明白了俞季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渐渐懂了,俞季阳既害怕把全部的自己展示在他面前,又希望他不要只喜欢自己装出来的样子。

他那时,有着十六岁的天真和愚钝;而早熟的俞季阳,实际上,也只有十七岁。

中秋节过完,工作日归来,R大又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

这天早上第一节有课,万鹏刚进教室,收到俞季阳的微信,问他:起床了没有?上课别迟到,早饭要吃。

万鹏回:报告老婆,吃过早饭,已经准备上课了

俞季阳:什么课?

万鹏:和马原同学坐在一起上马原课

俞季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俞季阳:我没课,在睡懒觉

俞季阳发了张自拍过来,人还在被窝里,笑眯眯对着镜头比了个心。

俞季阳:马原学进去了是很有意思的,要好好听课!

谁要管马原有没有意思?万鹏只想抛下马原同学和马原课,去老婆宿舍找老婆。

他隔空发骚话:老婆,我in了!

但俞季阳没再理他。

他也明白俞季阳不想跟他打情骂俏影响他上课,只得作罢。

老师来了,开始点名。

万鹏抱着手臂,坐得端端正正,他外貌出色,还坐在前排,本就引人注目,此时又一副深沉酷哥的模样,连台上的老师都趁着点名的空隙,欣赏了这小帅哥几眼。

其实帅哥本人神游天外,脑子里没半点正经东西,走马灯一样播放着中秋假里出去开房的一幕一幕。

俞季阳弯腰换拖鞋,露出一截腰来……

俞季阳看见他脱上衣,脸一红,背过身去喝水……

俞季阳的白色内裤和白色袜子……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无法阻止一个男的想老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