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8. 第 8 章

开学后近一周,大一新生万鹏和大二学长俞季阳见面的机会不少,独处的次数却不多。

为了让新生熟悉环境,公管学院、学生会和各级社团,安排了大大小小无数次迎新活动,缺席哪个也不好。

加之万鹏本人是高水平运动队单招进来的体育特长生,除了参加活动,上课,还要兼顾一周三到四次的体育训练。

于是一个礼拜里,客观条件限制了他的自由恋爱,R大校园又非常小,即使没约,调调转转一天里也总能偶遇到一两次。

每次偶遇,万鹏都对着俞学长一脸委屈巴巴,表情活脱脱像他家那只美味零食就在面前、看得着吃不到的金毛犬。

而俞季阳当着旁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分开后再通过手机给他发消息,画大饼:听话,再坚持一下,周末和你玩。

万鹏只好含泪吃了这饼暂且充饥。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周末。

周五傍晚训练一结束,万鹏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不住,站着也难受,躺下心里也像一把火似烧得紧。

要明天才能约会,那这一夜漫漫,要怎么过去?

这晚经济学院正开迎新晚会,俞季阳被学生会叫去帮忙,戴了个袖章,在礼堂外做新生向导,并维持秩序。

他长得好看,待人又很和气,接新的时候就收获了不少新生的好感,这次在礼堂外,又被不下十个学弟学妹问了微信号,还有玩心大的新生想偷拍他的照片,被他发现,忙抬手挡住不让拍。

“就拍一张,”新生大约觉得俞学长看起来是好说话的软性子,卖萌撒娇地请求道,“不会发到网上,我保证!”

这种保证根本就没保证。俞季阳连连摆手:“不好意思,我很不上相的。”

新生哪里肯信这种托辞:“那我开美颜相机,拍完你看看,不喜欢我就马上删掉。”

俞季阳道:“真的不行。”

新生说:“是怕女朋友不高兴吗?”

俞季阳当即便露出一些不好意思。

新生八卦地问:“学长有女朋友了?也是咱们学院的?”

俞季阳脸颊微红,说:“晚会要开始了,快进去吧。”

新生也不再执着拍照,一边进去,一边在新生群里爆料:瓜来!俞季阳学长原来早就有女朋友了!

离晚会开始只有几分钟,礼堂外门可罗雀,俞季阳和其他几个戴袖章的学生会干事也准备撤了,进去看节目。

朝台阶上走了几级,俞季阳手机响,他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我狗子

“你们先进去,我接个电话。”俞季阳与其他人道了别,又退回到台阶下,还朝边上走了走,站在树影下面接了电话,道,“训练完了?累不累?”

万鹏的声音在那边说:“这点强度,才不累,我体力好不好,你不知道?”

俞季阳听他说到“体力”,就预感到下面不是正经话,嘴唇抿出了点害羞的意思,听他说完才轻声斥道:“你好好说话。”

万鹏:“你在哪儿?”

俞季阳道:“我们学院今天开迎新晚会,不是告诉你了吗?忘了?”

有路人经过,俞季阳忙转过身,背对着过道,似乎不想让外人看到他谈恋爱的表情,还没忘了把袖章摘掉,不想引起旁人半点注意。

“记得。”万鹏道,“可是我怎么不记得你有女朋友,什么时候有的?”

俞季阳的背影一怔。

万鹏的手机听筒里传出来一声很轻的“啊……”,是属于俞季阳式的小小欢呼。

“你在哪儿?”俞季阳转过身四处张望,道,“别藏了,快出来!”

万鹏挂了电话,从旁边花丛后转出来,但却不走过去,只对俞季阳展颜一笑。刚做了一礼拜的大学生,他竟就比先前多了几分偏于成熟的气质,个子高,长得又帅,站在月光下的花丛旁,还挺……勾人。

俞季阳拘束地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注意自己,才朝万鹏走过来。

刚走到万鹏近前,万鹏马上就现了原形,拉住俞季阳的手,露出想吃零食的金毛表情。

俞季阳马上低声道:“别闹。”

万鹏也不在乎,抓着他的手来回晃了两下,嘟囔着说:“我要饿死了,陪我吃饭去,不陪我我就闹。”

俞季阳的“工作”就是在礼堂外维持秩序,不表演节目,不是必须要到晚会现场。

这一点,万鹏刚才就通过观察,得出了“可以把人拐跑”的结论。

能拐跑,但不能跑太远。

校门口,有一家鼎泰丰。

万鹏感觉口味也就一般般,来这家是因为——上一学年,他还上高三,来北京找俞季阳玩,清楚记得俞季阳很喜欢这家的蟹粉小笼包。

当时他读高三读的简直想死,太想老婆了,忍不住了就偷偷跑来北京,每次都被俞季阳骂一顿,怪他不好好学习、心思不放在正事上、跑来做什么?

等骂完他,俞季阳自己又一副要哭的样子。

横竖来都来了,挨老婆骂不疼不痒的,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挨骂算什么,挨打他都愿意。乖乖挨完骂,他再把眼睛红红的俞季阳搂在怀里亲一亲,哄一哄。

高三一年,他来了四次,次次都又甜又苦,甜是真的,苦也是真的。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这所大学,不知道甜能甜多久,而苦又有没有尽头。

说是陪他吃饭,他倒一个劲地往俞季阳碟子里夹东西,不满意地说:“暑假回去才养胖了点,你们这开学还没半个月,怎么又瘦回去了?”

俞季阳被喂得呼吸都快不畅了,当着服务员更觉不好意思,轻声道:“够了,我真的吃不下了。”

“要不,”万鹏决定一石二鸟,道,“下周开始,早中晚饭你都和我一起,我盯着你吃,好好保护你这点少得可怜的脂肪。”

俞季阳说:“你就别找理由了,你不就是……”

万鹏非常厚脸皮,眼看要被戳穿心思,一脸满不在乎地又给俞季阳夹了一个蟹粉小笼。

“不就是想蹭我的饭卡吗?”俞季阳道。

万鹏嗤一声笑了出来,俞季阳一本正经道:“不给蹭,我很小气的,你不知道吗?”

“知道。”万鹏道,“哪能不知道?你就是不大方,我报到都一个礼拜了,别说兑现全部承诺,连亲嘴都一次没有。”

俞季阳轻拍他一下,满脸尴尬地示意他小点声。

万鹏小声了点,继续说:“是谁?春天跟我说,我能考上这大学,我想怎么亲就怎么亲,想怎么欺负人都行,说了也不算,你们学霸就会骗人。”

俞季阳双眼圆睁,道:“你……你好不讲理呀。暑假你没……没有吗?”

刚过去的暑假里,他俩才第一次把情侣能做的都做了,当然还不止一次。

万鹏一副失忆脸:“暑假?没有啊,暑假怎么了?”

俞季阳:“……”

万鹏眯起眼睛,耍流氓的口吻道:“学长,暑假发生过什么?你跟学弟说说?”

俞季阳不理他了,叫服务员来把剩下的蟹粉小笼打了包,然后把打包袋扔给万鹏,起身就走。

万鹏只好提着袋子,跟着他离开了餐厅。

九月份的夜晚,不冷不热,微风几许,温柔拂面。

从餐厅里出来,俞季阳前面走,万鹏在后面跟着,道:“去哪儿?我还不想回学校,还早呢。”

俞季阳不回头,走得不快不慢。

万鹏道:“你怎么还这么害羞?都老夫老妻了,什么没干过。”

他手里提着袋子也不老实提着,袋子在手指上绕着,被他飞转了两圈。

俞季阳听声音都听不下去,回头道:“你别转了!小笼包都破掉了,还怎么吃?”

万鹏听话地放下手,非要嘴欠,说:“不转就不转,你对小笼包感情都比对我深。”

“……”俞季阳忍无可忍道,“刚才就让你别点那么多,你不听,我能吃几个?这家……很贵的。”

万鹏见他真来气了,低头认错道:“知道了,下次我收着点……都怪你太瘦了,我想让你多吃点。”

俞季阳又转身走了。

万鹏一脸郁闷地跟着,又忍不住想跟人家说话:“俞季阳……阳阳……学长……老婆!你理理我!我要闹了!”

俞季阳果然站住,停下的地方正在一棵大树的树影下。

“过来。”俞季阳道。

万鹏朝前走了一步,迈进了树影里,路灯的光被留在了他身后。

俞季阳抬了抬手,万鹏懂了,大步上前。

两人慢慢地,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身高差很好地藏住了他俩的性别,就像一对普通大学生情侣。

“你真的瘦了好多。”万鹏勒了下他的腰,说,“你开学我去机场送你,还比这胖点。”

俞季阳道:“还说,去机场送我,那么多人看着,你抱着我哭什么?”

万鹏:“……忍不住。”

俞季阳接着道:“害我在飞机上也哭了一路。我为什么瘦了……多半是想你想的。”

“学霸又来骗人。”万鹏强硬地要求道,“说你喜欢我,你好久没说过了。”

俞季阳道:“你喜欢我。”

万鹏气结道:“你……”

俞季阳在他肩头笑起来,道:“我更喜欢你。”

万鹏不服气道:“那还是我更喜欢你。”

“随便吧,都一样。”俞季阳的手指顺着他的背蜿蜒到了后颈,再到耳后,轻声道,“你想怎么亲我?来。”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