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我对好友的双胞胎弟弟一见钟情这件事 》徐徐图之

第 16 章

万鹏懵逼了半分钟。

这种被俞季阳指尖滑过而带来的浑身发“麻”,他似曾相识,但又不太熟。

是在梦里,就在那个他对俞季阳描述过的梦里。

猛然间,他感到自己赤着上身与俞季阳拥抱的行为,非常之色情!显得他非常之禽兽!

而刚才那暧昧的触碰,一定是俞季阳不小心碰到了他。

俞季阳纯纯的,就是无心之举,没准压根都没察觉出有碰到他。

他自己跟这儿麻啊、痒啊的臭不要脸,大开黄色脑洞。做个人吧万鹏。

“我……那个,”他羞愧尴尬地垂下手,并向后退了退,拉开自己胸膛和俞季阳之间的距离,一边给自己驱黄一边努力款款情深地说,“我去帮你拿纸巾擦擦泪,别哭了宝贝。”

“……”俞季阳抿着嘴唇,眼角还有泪,脸上浮着两片红晕,不自然地抬眼看了看这位十六岁霸总,视线朝下,刚触到他的胸腹肌,马上又转开,更加不自然了几分。

霸总本人:“?”

霸总虽然是个未成年傻子,终究还是个雄的,天性使然,对某方面的信号领会得还挺快。

所以那一下,俞季阳是故意碰他的。

是喜欢他的身材?喜欢他的肌肉?万鹏厚脸皮地想着,一面觉得不好意思,一面暗暗吸了口气,好让腹肌更明显一点。

还有可能,是他哄的方式不对?那俞季阳会希望他怎么做?

万鹏不懂就问:“宝贝,我亲亲你?好不?”

俞季阳眼睛看着别处,下巴极轻地点了下,是“嗯”的意思。

万鹏哪好意思再用一丝未挂的胸膛去贴人家,便弯了弯腰,让自己的脸和俞季阳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再凑近了,在俞季阳的嘴唇上吧唧了一口,自己相当满意。

亲完后,他捧着俞季阳的脸,用两根拇指擦了擦俞季阳的眼角,说:“别哭了……你这眼睛水多的,还真跟你哥说的一样,像黄河决了提,金山寺白蛇打秃驴。”

他是想学点俞仲夏的俏皮话,好快点哄老婆高兴起来。

但俞季阳明显不高兴,皱起眉道:“为什么你总是……要提我哥?这时候还要提,要不然……你去找他亲嘴吧。”

万鹏荒唐道:“老婆,我们正甜甜蜜蜜接吻呢,你别说这么恶心的话。”

俞季阳:“哪里甜甜蜜蜜了?再说这也不是……”

他瞥了万鹏一眼,低声道:“不是接吻。”

万鹏还一脸懵懂,没有明白。

俞季阳把他捧着自己脸的手拉下来,又抿嘴唇,犹豫了数秒,一歪头,凑近万鹏。

万鹏:“……”

随即大喜,老婆主动和他贴贴!

两人的嘴唇再度贴在一起。

少顷。

万鹏:“?”

万鹏:“!”

万鹏:“……????!!!!……!!!!!!”

俞季阳退开。

两人都从脸红到了脖子,像一对突突冒烟的蒸螃蟹。

尤其是万鹏,没穿上衣,胸口都红了一大片。他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更大,瞳孔里正在同时发生山体滑坡洪水爆发八级地震十二级台风,呼哩哗啦噼里啪啦砰砰砰嘛哩嘛哩哄!

“万鹏!”外面,万妈妈叫了一声,道,“身份证呢?快给我拿来。”

万鹏跟聋了一样,怔怔盯着俞季阳。

俞季阳:“……”

万妈妈走过来,隔着门:“睡着了不是?仲夏是不是走了?你下午跟我一起出趟门吧?”

俞季阳忙道:“没呢,阿姨我还在。”

他不等万鹏反应过来,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灵魂深处还在经历巨大自然灾害的万鹏:“……”

他听到俞季阳在外面和他妈告别。

“阿姨,我回家了。”是俞季阳羞答答的声音。

“不再玩一会儿了?拿点水果回去吧,我跟你叔叔买重样了,买了好多。”自家热情好客的美女妈。

“不要不要……我走了,阿姨再见。”俞季阳的声音远了,可能是怕真给他水果,听声儿是已经走到了门口。

“那,仲夏你路上慢点,常来玩啊。”妈!那不是俞仲夏,是……你儿媳妇。

万鹏忽然回过神来,从衣架上随手拿了件短袖,一边往头上套,一边追了出去。

家里的防盗门刚关上,俞季阳走了。

万妈妈看到万鹏慌慌张张出来,问:“怎么了?”

万鹏道:“他……他落下东西了。”

他大步冲到门边,开门追了出去。防盗门在他身后砰一声关上。

不像是人家落下了什么,倒像是人家偷走了什么。

留下家里的万妈妈和金毛弟弟,妈妈犹自一脸茫然但并没把青春期男孩们的“秘密”放在心上。

弟弟慢慢摇着尾巴,好似看透了一切。

楼道里,俞季阳按了电梯,电梯却还停在一楼不动。

他看到万鹏追出来,有点慌乱地看门内,怕被万妈妈注意道,说:“不用你送,快回去。”

万鹏道:“才不是来送你的。”

俞季阳:“……”

万鹏过来牵了他的手,蛮横地拖着他,进了电梯旁的楼梯间。

电梯房一般很少有住户走楼梯,此时又是大中午,更不会有人来。

俞季阳道:“我得回家去……”

不等他说完,万鹏野蛮地一把将他按在楼道雪白的墙壁上。

俞季阳刹那间噤了声。

万鹏逼近他,两人之间的距离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刚才那是?”万鹏难以置信,同时声音里充满了危险意味,低声问道,“你怎么会那样的?”

俞季阳不说话,一双眼湿漉漉,不知是眼泪没干,还是刚才亲湿的。

“你不喜欢吗?”片刻后,俞季阳也压低了声音,说了这么一句问话。

但他的语气和表情,分明笃定了,万鹏很喜欢。

万鹏:“……”

和俞季阳那双蛊惑人心的湿润眼睛对视着,万鹏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骚?”

俞季阳顿时色变,也没了那种要撩不撩的表情,嘴唇几动,可能是想反驳,但可能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一下子气得眼圈发了红。

万鹏看他要哭,登时蒙了圈,道:“……不是,你别生气,不是那意思。”

俞季阳一秒就眼泪汪汪,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万鹏:“……”

他刚刚差点被俞季阳亲疯了,从俞季阳轻舔他嘴唇起,他就感觉天灵盖分分钟要炸开。

接吻是这样的吗?那他兴冲冲地“亲”俞季阳的两次,算个屁,屁都不是。

等到俞季阳笨拙地勾缠住他的舌尖,他的灵魂已经从天灵盖冲出去,一路冲出了渤海湾,冲出了亚洲,冲出了太阳系。

渤海湾有好多鱼,银河系有好多星星,他嘴里有好多跳跳糖,还是彩虹色的,每一颗都在唱着快乐的情歌。

“没有别的意思,”万鹏把心一横,道,“我说你像个狐狸精。”

俞季阳道:“你……!”

万鹏一不做二不休,一把又他按回雪白墙面上,上去吧唧一口,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俞季阳微弱地挣扎了下,不动了。

他是被亲服了。

万鹏突破了对于接吻的认知桎梏,不讲道理地横冲直撞,要什么技巧,反正是两个菜鸟,靠本能和荷尔蒙,他把俞季阳亲得虚脱,靠着墙都站不住,两手圈住了他的脖颈。

万鹏把人亲得晕菜,洋洋得意,还要挤出时间来,为先前的事再抢白老婆两句:“俞季阳,你就是个骚0。”

说完又堵着嘴乱亲。

俞季阳揪了揪他后脑的一撮头发,警告似的不让他说。

“你就是……”万鹏却偏还要再说一次,像是为先前自己只会贴贴的丢脸而挽尊,道,“你还看过黄片,你就是装纯。”

俞季阳急了:“我不是……”

万鹏不给他机会反驳,又极为凶狠地亲他,几分钟就熟能生巧,他搂着俞季阳,感到俞季阳被他亲得浑身发烫。

俞季阳说不了话,也反驳不了他的胡说八道,还伴着被侵略的脆弱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放在平时,万鹏准是要心疼的,得好好哄一哄,此时心里却仰天大笑:我把老婆弄哭了!我好猛一个1啊!

“万鹏!”好猛一个1的耳边响起一声暴喝,“我操.你大爷!”

万鹏沉浸在弄哭老婆的愉悦感里,脑子半点不动,还快乐地想:哈?万律师是独生子,我可没有大爷。

没有大爷的万鹏,亲着老婆,心里唱着歌,就差吃个火锅,结果遇上了麻匪……

不是,遇上了大舅哥。

因电梯坏掉不得不爬楼梯的俞仲夏,亲眼目击了弟弟被好友蹂.躏的现场。

好哥哥当即怒发冲冠,飞身上前一脚将万鹏踹开。

万鹏晕头转向,脱口而出:“你大爷的!……”

看清对方的脸:“呃……”

被亲得一脸泪的俞季阳也蒙了:“哥?”

俞仲夏破口大骂:“万朋鸟!我他妈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死基佬?你乐意搞基你去搞别人啊!我弟弟你都搞?我操……老子要鲨你全家!”

万鹏:“……”

俞仲夏两手抓住弟弟的肩,悲痛欲绝道:“他对你都做了什么?他像这样欺负你多久了?你为什么又不跟我说啊!”

俞季阳:“……”

万鹏在旁边愤然道:“什么多久了?就这一次!我才刚学会!”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